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摆渡人(2重返荒原)

  • 定价: ¥42.8
  • ISBN:978755002421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67页
  • 作者:(英)克莱儿·麦克...
  • 立即节省:
  • 2017-09-01 第1版
  • 2017-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万畅销书《摆渡人》(作者:克莱儿·麦克福尔)第二季重磅来袭!中英文全球同步上市!
    《摆渡人》第一季一经出版便大受欢迎,多次加印,销量过百万,始终高居各大排行榜,被称为最受读者欢迎的治愈系小说,有着广泛的读者基础。极大提高了读者对第二季的期待值。此次中英文同步上市,中国读者可以在第一时间阅读本书,一睹为快。
    第二季延续了《摆渡人》细腻的创作风格,故事温暖动人,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本书中男女主公打破生死界限回到了现实世界,他们渴望平静正常的生活,然而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的外表下却暗藏汹涌,一场由他们带来的巨变已悄然展开……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又温暖人心,并且加入了部分中国东方元素,更能打动中国读者。构思巧妙,值得瞩目。

内容提要

    克莱儿·麦克福尔著的《摆渡人(2重返荒原)》讲述了:女孩迪伦和灵魂摆渡人崔斯坦在经历了异常惊心动魄的抉择之后,终于打破生死界限,有惊无险地来到了现实世界中。
    与此同时,一位名叫苏珊娜的摆渡人因为窥探到他们逃离了荒原,也心生向往,渴望来到现实世界里生活,为此她欺骗了一个由她引渡的灵魂,并引发了一场巨变……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可以安然无恙的时候,命运的审判者骤然降临,它无声无息,强大而神秘,冷酷地下达了判决:
    摆渡人,
    你离开了荒原,
    放弃你神圣的职责。
    你要失去你在人间窃取的生命。
    你将返回荒原,
    成为那些恶鬼中的一员……

作者简介

    克莱儿·麦克福尔,居住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南部,是英国文坛备受瞩目的实力作家。
    她的作品往往在出其不意的情节架构中饱含感人至深的真情,贯穿着人生思索和人性独白。
    《摆渡人》是她最著名的作品,一举摘得五项世界文学大奖,版权销售33个国家,是令千万读者灵魂震颤的心灵治愈小说。

目录

序幕
Chpater 1
Chpater 2
Chpater 3
Chpater 4
Chpater 5
Chpater 6
Chpater 7
Chpater 8
Chpater 9
Chpater 10
Chpater 11
Chpater 12
Chpater 13
Chpater 14
Chpater 15
Chpater 16
Chpater 17
Chpater 18
Chpater 19
Chpater 20
Chpater 21
Chpater 22
Chpater 23
Chpater 24
Chpater 25
Chpater 26
Chpater 27
Chpater 28
Chpater 29
Chpater 30
Chpater 31
Chpater 32
Chpater 33
Chpater 34
Chpater 35
Chpater 36
Chpater 37
Chpater 38


前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Chpater 1
    迪伦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飘浮着,暖洋洋、昏沉沉的。她闭着眼睛平躺着,身子下面是厚厚的软垫子,被子几乎遮住了下巴。她感觉浑身舒适、惬意,想就这样永远赖在床上。
    不幸的是,她必须马上醒来了。附近传来的几个声音正在搅扰着她此刻的清静。至少,想对其中的一个声音继续置若罔闻是不可能的。
    “小伙子,你到底是谁?”琼的声音冷若冰霜。迪伦了解那种说话的口气,她太熟悉了,这样的声音听到过多少回,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不过,之前她并未察觉到,其中隐含着的焦虑和恐慌将声音的边缘磨得异常锋利。
    “我是和迪伦一起的。”第二个声音响起,迪伦的双眼霍然睁开。
    她实在忍不住了。她穿越了整个荒原,遭遇了之前她在吉斯夏尔中学受排挤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各种致命怪物,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迷人的声音。为了它,迪伦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当然,眼下有一件事她还做不到——现在她的脖子还被封在坚不可摧的塑料颈围里面,所以她还不能转过头去看一下崔斯坦,亲眼验证一下他依然在自己身边。尽管迪伦在尽力转动着脖子,不惜让坚硬的塑料刺进锁骨;尽管她的眼珠使劲向上转,带得太阳穴一阵抽痛,但他却依然令人沮丧地在她的视线之外。
    “真的吗?”琼的声音一顿,带着满腹狐疑。迪伦不禁皱了皱眉。
    琼继续说道:“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真是可笑!医生,你怎么能让这小子就这么接近我女儿?烦劳解释一下!他一直就坐在这里,完全没人管。”她的声音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愤怒,“我女儿现在躺在这里人事不省,他可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的!”
    迪伦早就听够了,她又羞又恼,想要拼命叫喊,结果从喉咙里只能发出低哑的一声“妈”。
    除了头顶上丑陋的白色条灯还有医院病床四周最常见的环形帘导轨,迪伦什么都看不见。
    她等了十几秒,琼的脸闯进了她的视野,“迪伦!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琼看上去像是已经年逾百岁,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眼袋上挂着一道道花了的睫毛膏痕迹;原本紧扎着的发髻现在湿透了,一缕缕头发蓬乱地贴在脸颊四周。她依然穿着她的护士制服,里面是件松松垮垮的开襟羊毛衫。迪伦突然想到,自己当时和她告别的时候,她穿的就是这件衣服。不,不算告别,她们明明只是吵了一架,就在那天早上——几天以前。过去的几天似乎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岁月的痕迹都留在了琼的脸上。
    没有任何征兆,迪伦突然热泪盈眶,泪水顺着脸颊滚落,消失在长发里。
    “妈!”她又喊了一声,脸上的肌肉一动,眼睛、鼻子和喉咙都一阵剧痛。
    “没事了,宝贝儿,妈在这儿。”琼紧握着迪伦的左手。虽然琼的手指冷冰冰的,迪伦心里却感到宽慰。
    迪伦试着抬起右手擦拭脸颊,但随即感到一阵剧痛,她的手被什么东西拽着,于是只能中途作罢。迪伦倒吸一口气,想同时抬起头和手,然而不仅脖子上有累赘的颈托,肩膀上还绑了一根带子,身体连一寸也抬不起来,稍一起身就疼痛难忍。
    琼赶紧放开她的左手,抓着她的右手阻止她,“先别动,孩子。”她柔声说道,“我们现在是在医院里,你出了很严重的事故,需要静养。”她轻轻捏了捏迪伦的右手,继续说道,“这会儿正在打点滴,要是你就这样……就这样一动不动就最好了,好吗?”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不,一点都不好。迪伦心想,就这样平躺在这里,让她感到无助,而且什么也看不到。
    “我能不能坐起来?”她问,只恨自己的声音又虚弱又可怜巴巴的。
    “不知道这个床能不能移动。”琼朝病床一侧的栏杆下面看了看。如果迪伦的下巴再向下移几毫米,就能够勉强看到栏杆。
    “她现在需要这么平躺着。”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一位医生歪斜着进入了迪伦的视线(她现在只能看到琼对面的床),他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看起来跟琼一样疲惫,但还是笑着对迪伦说:“我知道你现在这样可能挺难受的,但我们需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势,然后才好让你活动活动。你可能伤到了脊髓,我们不敢大意了。”
    迪伦想起了那节恐怖的车厢,瞬时心里满是恐惧。
    “我的腿……”她喃喃自语。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