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放飞水母的女孩

  • 定价: ¥32
  • ISBN:978753067291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文艺
  • 页数:249页
  • 作者:(美)艾丽·本杰明...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艾丽·本杰明著的《放飞水母的女孩》是美国长篇儿童文学小说。七年级的苏西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她的好朋友弗兰妮在海中意外身亡,周围人都认为她是溺水而死,只有苏西认为她是被带有剧毒的伊鲁康吉水母蜇咬死亡。为此,她制定了详细的计划来验证自己的猜想。弗兰妮的去世令苏西的心情跌落谷底,父母请来医生进行心理干预,但收效甚微。但苏西知道自己要得到什么。她运用科学课上老师教的方法来调查这件事。在经过仔细选择之后,苏西决定亲赴澳洲找水母专家探寻答案。经历了一番波折的苏西发现,原本封闭的世界为她打开了一扇门,而她会如何选择?故事构思新奇,语言流畅生动,深沉的故事里不乏幽默色彩,感性的文字中闪烁着科学的光芒。引导孩子发现身边的爱与温暖。

内容提要

    艾丽·本杰明著的《放飞水母的女孩》讲述了:
    地球上有七十亿人。
    每年发生一亿五千万次水母蜇刺。
    这意味着,每四十六至四十七人中就有一人被水母蜇过……
    苏西知晓水母的种类和迁徙模式,渴望了解与水母有关的一切。然而她并非想成为水母学家,而是为了证明:这种在海里无声游弋的生物,正是令好友弗兰妮遇难的罪魁祸首。欢笑、泪水、愤怒、悔恨,苏西背负着沉甸甸的往事,运用科学课学到的方法,独自踏上探寻之路。而在此时,真相慢慢浮出水面。

媒体推荐

    《放飞水母的女孩》巧妙地捕捉到了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起伏而微妙的心绪,语言优雅流畅。女孩苏西深刻的自我探寻之旅,探索了生命和令人惊叹的宇宙,同时证明了爱与希望就在我们身边。
    ——国家图书奖颁奖词

作者简介

    艾丽·本杰明(AliBenjamin)美国作家,新英格兰科学作家协会成员。因为一趟海洋馆之旅,被美丽而诡谲的水母及其特殊的生态习性深深吸引,于是写下这本书。《放飞水母的女孩》甫一出版,即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获E.B.怀特朗读奖、绿色地球图书奖和马萨诸塞州图书奖等多项殊荣。

目录

幽灵之心
第一部
第二部
第三部
第四部
第五部
第六部
第七部
第八部

前言

    幽灵之心
    如果你长时间凝视一只水母,就会发现它像一颗跳动的心脏。这跟水母的种类无关:不论是闪烁着迷人光线、鲜红如血的警报水母,或是有各式褶边的戴笠帽的水母,还是近乎透明的海月水母,它们都依靠脉冲快速收缩、扩张,就像一颗幽灵之心——你可以透过这颗心直抵另一个世界,那里隐藏着你曾经遗失的一切。
    水母甚至没有心脏。当然,它们不光没有心脏,也没有大脑、骨头和血液。但如果盯着它们看一会儿,你便会注意到它们在跳动。
    特顿夫人说过:“如果活到八十岁,你的心脏就会跳动三十亿次。”我一直在想这句话,试着想象这么大的一个数字。三十亿。倒数三十亿小时,现代人类还不存在——世上仅有眼神狂野、浑身毛发、咕哝个不停的穴居人。三十亿年前,生命本身几乎不存在。而你的心脏,始终恪尽职守,跳动不息,直到三十亿次。
    不过,你得活到那么久。
    无论你睡觉、看电视,还是站在海滩上把脚趾埋在沙子里时,你的心脏都在跳动。也许你站在那里,望着深海上的点点白光,琢磨着要不要再次入水时;也许你留意到晒伤的肩膀上泳衣肩带有点紧,或是阳光太刺眼时,它都在跳。
    你眯起眼睛。此刻你与其他人一样,都是活生生的。
    海浪仍在你的脚下翻滚,一浪接着一浪(就像心跳一样——不管你有没有留意过),肩带还在勒紧。也许你心里想的并不是阳光或肩带,而是海水有多冷,或者海浪是怎样在你脚下的湿沙上冲出洼陷的。妈妈在不远处拍照,你知道应该转向她,对着镜头微笑。
    但你没有。你既未转身,也没微笑,只是一直望着大海。你们都没意识到此刻有什么重要,或将会发生什么(你们又怎会知道呢?)。
    其间,你的心一直跳着。它只是忠于职守,一下接一下地跳动,直至接收到停止的信号——这或许几分钟后就会发生,而你对此甚至一无所知。
    因为有的心脏仅仅跳动四亿一千两百万次左右。
    这数字听起来庞大,事实上却几乎难以令你活到十二岁。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触摸
    在七年级的前三周,我学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一个人只是保持安静就会变得可有可无。
    我一直以为,人们是通过眼睛感知事物存在的。但是,当尤金。菲尔德纪念中学组织去水族馆秋游,我——苏西.斯旺森彻底消失时,我才发现,人们更多是通过耳朵而非眼睛来察觉事物的。
    我们在触摸水箱厅听一个留着络腮胡的工作人员对着麦克风讲话。“把手伸平。”他说。他解释道,如果我们把手放在水族箱里保持纹丝不动,小鲨鱼和鳐鱼就会像友好的家猫一样轻摩我们的手掌。“它们会向你游去,但你必须伸平手掌,保持不动。”
    我本来也想体验鲨鱼轻抚手指的感觉,但水族箱前围满了人,特别嘈杂。我站在后面,只是看着。
    为准备这次秋游,我们在艺术课上做了扎染衬衫,手也沾上霓虹橙色和蓝色。现在我们穿着这些衬衫,就像穿着荧光制服。我猜这样安排的原因是万一有人走失会很容易被发现。一些漂亮女孩——像奥布里·拉瓦利、莫莉·桑普森和珍娜·凡·胡斯,都把衣服在腰间打了个结。我的衬衫却像件旧艺术工作服似的垂在牛仔裤外面。
    从最坏的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我变得沉默寡言也差不多有这么长时间。我并不是像其他人所想的那样拒绝说话,只是不想在没必要的时候让世界充斥我的声音。这和过去那个滔滔不绝的我正好相反,但比人们期望我能闲聊要好一些。
    如果我能和别人闲聊,也许父母就不会坚持让我跟医生聊一聊了。下午秋游之后我就要去见医生。说实话,他们让我去见医生的理由站不住脚。我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人只是不说话——如果这就是根本问题所在——那他最不该见的就是这种医生。
    而且,我知道这种“聊一聊”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父母认为我脑子出了问题,这种问题不像做不出数学题或学不会阅读那么简单,而是他们认为我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弗兰妮称之为“疯”,意为“精神充满缺陷和裂缝”。
    这意味着我的精神有缺陷和裂缝了。
    “把手伸平。”水族馆的工作人员不知道在对谁说——这样也好,因为根本没人听他讲话。“这些动物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屋子里的心跳,你们没必要晃动手指。”
    贾斯汀·马洛尼,一个阅读时需要动嘴默念的男孩,一直试图抓住鳐鱼的尾巴。他的裤子很松,每次他向水箱探身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的一截内裤。他的扎染衬衫穿反了。又一条鳐鱼游了过来,贾斯汀快速伸手去抓,却溅了旁边的莎拉·约翰斯顿一身水。莎拉是新来的转学生,她抹掉额上的盐水,往远处挪了挪。
    莎拉非常安静,这点我很喜欢,她在开学第一天还朝我微笑了。但当时莫莉走过来对她说了什么,然后我看到她在储物柜边和奥布里交谈。于是现在莎拉和那些女孩一样,都把衬衫在腰间打了个结。
    我把挡在眼前的一绺头发别到耳朵后面,但它瞬间又垂到了我的脸上。真拿一头鬈发没办法。
    迪兰·帕克悄悄地走到奥布里身后,抓住她的肩膀摇晃。“鲨鱼!”他大喊道。
    周围的男孩哄堂大笑。奥布里尖声惊叫,旁边的女孩们也都跟着叫起来,但又都咯咯笑了——男孩在旁边时,女孩常会那样笑。
    当然,这又让我想到弗兰妮,如果她在那里,也会像她们一样咯咯笑的。
    我浑身冒汗,极度不适——每次只要想到弗兰妮就会有这种感觉。P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