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刺槐

  • 定价: ¥29.8
  • ISBN:9787553507965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化
  • 页数:277页
  • 作者:野榈
  • 立即节省:
  • 2017-10-01 第1版
  • 2017-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野榈著的《刺槐》讲述了一个是曾经被遗弃沦落街头乞讨的少女,一个是以救助人的身份领养了她的人民警察,她的身世注定了她孤注一掷的情感,而他的身份注定了敢爱却不敢言。
    她曾被拐卖被遗弃,如困兽带刺 他却静如明月,带她回家,等她长大……所以,季诚楠,你等我长大好不好?
    

内容提要

  

    野榈著的《刺槐》讲述了十五年前,一场救援被拐儿童的行动,简桦初遇季诚楠。
    他是为人民服务也为她服务的警员,而她心有困兽不让人靠近。
    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他用他心里仅存的善良关心照顾着这个女孩。
    她忍受亲如家人的生离死别,他陪她一起面对;她在学校生活里受尽欺凌,他把她推至前面让她学会反抗;她萌生爱意,他却误以为是对另外一个人,把她推向别人。她想要找回亲生父母,他虽不愿意却尽心帮忙。
    季诚楠,我这一辈子,从坏到好,从死到生,都是你给我的。只要想到你的名字,哪怕前面是高山,是深海,是荆棘万里,我也义不容辞奔向你。

作者简介

    野榈,小花阅读签约写手。
    一棵来自四川南充的南方植物。白羊座,属性刚烈火热。致力于生活中的所有反侦察活动,并且把这些用眼睛记录下的内容通过心灵的熬制奉献给大家。梦想很大,先实现个小的——希望一只废咯也能熬出尊严。
    已完稿:《刺槐》《花道之光》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同一个屋檐
第二章  日久深情
第三章  朝夕相对
第四章  两地相隔
第五章  争锋相对
第六章  大学生活
第七章  周家的人
第八章  塌陷的真相
第九章  幸而得你
徐行番外
方纶番外

前言

  

    年年岁岁,且慢且长
    完稿的周末,我跟朋友们在一起聚餐,一间小小的屋子,坐了十来号人,他们都是我在这个陌生城市的家人。
    出来实习的短短几个月里,我们还像在学校里一样,天天在群里闲聊,大家都乐呵呵的。如果不是那天晚上聚餐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送别两个朋友,我根本不会知道其实他们过得并不开心。
    在我开始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从学校搬了出来,开始是四个人合租,后来变成三个人。大家一个接一个的找房子,面试工作,而我天天坐在电脑面前,一边看他们的聊天记录,一边写稿子,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
    但是我不知道的是:他们接连面试被刷,公司不正规,专业不对口……这些问题接连向他们而去,而每当我因为卡了情节心情不好,在群里说话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接连冒出来继续跟我斗表情包。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用我娘的话来说,就是“从你来长沙的第一天起,就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不管是当初我不听我爸的话留在四川来了长沙,还是一实习进了小花,我都靠着自己心里很大很大的坚持,走完了这条漫漫的长路。
    在方纶的番外的里,我说——梦想是一种能让你感到坚持就是幸福的东西,我很庆幸自己是一个幸福又幸运的人。
    在这个故事里,一开始我给了徐行很多很多的情节,可是又被我删了很多,在她的性格里,是我很多很多朋友的影子。他们都像徐行一样保护我这个蠢笨的异乡人,陪我吃吃喝喝,打打闹闹,从寝室到教室两年相伴。我同样的也很感激他们,他们理解我的梦想,并毫无条件的支持。
    要感谢的人其实很多。
    谢谢烟罗姐给我的肯定,让我一直不曾与人分享的梦想终于实现,也让我能更加坚定的写下去。
    谢谢胡姐姐,总是很耐心的给我提出意见,让我那颗想跟世界作对的心慢慢消停下来。
    谢谢小花组的盆友们,每天询问我字数让我知道我真的不能厚着脸皮不动手敲稿子,三百六十度鞠躬。
    再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故事里“季诚楠”的原型,是我的哥哥,当然,他并不是一个帅气英勇的警察,我是说,他的性格,恩!
    在我来长沙前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时候,一直是他保护我的梦想,鼓励我往自己喜欢的方向走,不要听别人的瞎胡扯大道理,遵从自己的内心,大胆的往前跨步子!
    我很感激他——这个年长我九岁的大男生,谢谢你让我毫无顾虑的走到现在,比心。
    恩,接下来,我还会写很多很多的字给你们看,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求求你们一定要喜欢了!),我都想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你们,这个世界其实很美好,因为有很多很多怀有善意的人,在这条被年月堆垒而起的路上,一直保护你。
    野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九叔被打得疼了,却不敢哼出声音来,最后终于挺不住,晕了过去。
    挥拳的男人们终于停了下来,踢了踢地上的人:“给我关进厕所去,我看谁还想跑!”说完,眼睛四处看了看周围浑身发抖的孩子和女人。
    几个人将九叔拾起来扔进厕所,潮湿的厕所里溅起几滴污水在简桦脸上。
    关上门后,她走近九叔,抹开他脸上的血,哭声不止。
    “九叔,你醒醒。”她摇了摇地上的人,见没有反应,跑到墙边扯下一块抹布,想止住还在淌出的血。
    “九叔,你醒醒啊,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些话了,你醒醒……”
    整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
    在简桦的记忆里,梧城的街道上,好像每一天都飘洒着变黄的梧桐叶。她每天从乞讨的地方捡起一片,小心地收在衣服口袋里。
    那时候她每天跟着九叔出去乞讨,上午在学校门口,下午在天桥,碰上热闹的节日还会去人流很多的步行街附近。
    “你抓着我的衣服,不要走丢了知道吗?附近很多人贩子的,专门偷你这样的小孩。”九叔每每都这样告诉她,可是连他自己也忘了,他们两个就是被他口中的人贩子养活着的。
    九叔是个残疾人,他的双手被一场车祸夺走,老婆嫌弃他,说是要去大城市做工,就再没有回来过。村里的人告诉他,他老婆走的那天坐在拖拉机上一脸窃喜,开着拖拉机的男人,还摸了他老婆的屁股,于是他们都说“肯定是跟人跑咯”。
    他不信,叫人帮他收拾了两件衣服,挎在他胸前。他说要出去找自家媳妇儿,可是还没找到他老婆口中的大城市,就被骗来了现在住的仓库。管事儿的人抢走他身上仅揣着的三百块钱,威胁他带着这些孩子出去乞讨。他一个人孤苦无依,每次反抗都会招来痛打,他屈服下来,换来每天三餐的剩菜剩饭……
    简桦偷偷地塞给他一个馒头:“叔叔,我吃饱了,你吃吧。”
    递来的那双手上,是满满的伤痕。他不忍心,掰开馒头,又递回去半个。
    来往的人时不时向他们面前的碗里投些硬币,又匆匆走开。碗里的钱还不到一半,今天晚上可能又会没有饭吃,简桦在心里细细打算着。
    赶在放饭前回去,九叔在公共电话亭前站了很久,上面贴了很多的广告。她能识的字已经不少,九叔常常教她念写,现在也能背出好几首诗来。
    “你以后一定要读书,这样才有本事,才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九叔突然对她说,眼睛里有些湿润。
    人生啊,真的是一步都容不得歇气的漫漫长征。
    简桦不懂,什么样的日子才叫作苦日子呢?从她记事开始,每天就如同现在这般生活着,有吃的东西,有睡的地方,她觉得只要不挨饿,就是好日子了。
    “我忘了,你连好日子都没过过,哪还分得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哦?”男人的叹息声频频。
    九叔时常同她说起他妻子还在家的日子。那时候,他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因为没有从医资格证,所以只接待一些他能治好的小病症的患者,碰上谁家老人孩子大病前来,他通通拒之门外:“我怕啊,要是把谁给医死了,我可赔不起呢!”
    他说那时候不算有钱,但是生活勉勉强强还算过得去。可自从他发生意外变成残疾,便没什么病人来了,媳妇儿总是跟他抱怨家里米没了、盐没了,后来带着赔偿金跟人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打开,照进来的光刺得简桦眼睛生疼,她有些看不清,可是感觉到有人走近她。
    “这里还有人,还有个孩子!”她听见来人冲着外面大声喊道。
    然后,又冲进来几个人,把九叔抬走了。她被抱出仓库,被人小心地放在一辆白色的车上。
    车里可真干净啊,也没有臭味,她心里想。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