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一寸相思一寸灰(古诗词中的情与美)

  • 定价: ¥36
  • ISBN:978721009654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西人民
  • 页数:236页
  • 作者:曾入龙
  • 立即节省:
  • 2017-09-01 第1版
  • 2017-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明末清初弹词《天雨花》第一回,有言:  “我思女子之中,若通些文艺,必竟脱俗。”文艺这个词,仿佛有魔胜似的,让人无法自拔。略带文艺的人,是灵性的。
    高晓松曾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怀有一颗文艺的心,眼前即诗和远方!我们要学会在苟且的日子里诗意的栖居。记得罗曼罗兰说过“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后,依旧热爱生活。”愿这本曾入龙著《一寸相思一寸灰(古诗词中的情与美)》能带给你这样一种心境!

内容提要

  

    曾入龙著《一寸相思一寸灰(古诗词中的情与美)》是一本优美的散文集。全书由五卷组成,分别是:第一卷,流萤纪 此心不负锦香囊,第二卷,枕上琴 半衾轻梦浓如酒,第三卷,卖花声 一回顾作两相思,第四卷,再回首 凉影浮上绿萝衣,第五卷,少年时 窗外芭蕉窗里人。抒写了作者对古诗词里那一个个格律,一个个句读的研读,古诗词中的情与美有如空中翩然而过的云彩,让作者流连在诗意里,作者的古典文学素养,给现代读者呈现出一份宁静悠远的文学情怀。

作者简介

    曾入龙,鲁迅文学院学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诗刊》《民族文学》《青年文学》《山花》等刊。曾获贵州省第三届尹珍诗歌奖新锐奖。出版诗集《放牧云朵的风》、随笔集《何曾吹落北风中:从宋诗里开出花来》《一寸相思一寸灰:古诗词中的情与美》。

目录

第一卷  流萤纪·此心不负锦香囊
    碧纱窗外度流萤
    歌尽桃花扁底风
    此心不负锦香囊
    我见青山多妩媚
    共醉花前玉笛声
    弹棋夜半灯花落
第二卷  枕匕琴·半衾轻梦浓如酒
    半衾轻梦浓如酒
    唯愿花心似我心
    笑筵歌席连昏昼
    枕上琴闲借客弹
    同赴松窗烛下棋
    刺桐花下学兰亭
第三卷  卖花声·一回顾作两相思
    名鸟群飞古画中
    梦回犹听卖花声
    一回顾作两相思
    年华惊梦不如归
    消受村居一味闲
    帕罗香软衬金荷
第四卷  再回首·凉影浮上绿罗衣
    风前一雁落彤弓
    晚泊孤舟古祠下
    回首烟波十四桥
    花香袭梦到河州
    无数飞泉大小珠
    凉影浮上绿萝衣
第五卷  少年时·窗外芭蕉窗里人
    葵心独向曜灵倾
    满城尽染芙蓉色
    鲜衣怒马少年时
    腰问宝剑映金章
    窗外芭蕉窗里人
    山好更宜余积雪

前言

  

    诗词于我,是一见倾心的,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是玉碗盛来琥珀光,是似曾相识燕归来,亦是斜风细雨不须归。
    在诗词里栖居,整个人一下子诗意起来。于诗词里,饮清风,步明月,闲逸如此,风雨安然。或柳下泊舟,舟前钓烟,烟里曲径,径上寻花,于这素素光阴里,宜以素心一粒,静听细水流长。
    或于花阴一片中,拾一朵两朵花,拈一瓣两瓣香,扑一只两只蝴蝶,看一场两场日落。日出日落,如画如诗,朝霞卷雪,晚霞欲醉。日薄西山时,听燕啭莺啼,看倦鸟归林。月上柳梢时,有白云出岫,任烟笼寒沙。
    或于深山一隅,孤村一角,寻一处僻壤隐居,赏开谢之花,看来去之人。最好缁衣胜雪,于清风明月里,烹茶扫雪,闲话渔樵,庭前吟诗作画,一任风雨潇潇。如此,便是最好的皈依了。
    从诗词中寻出一片文艺之风。《天雨花》第一回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思女子之中,若通些文艺,必竟脱俗。”一下子心心念念了。文艺这个词,仿佛有魔性似的,让人一旦沉沦了,便再也无法自拔。
    文艺是什么?在我看来,文艺什么都不是,却又什么都是。用雪小禅的话来说,文艺就是日常。
    雪小禅说:“心怎么养,心到底是什么?光阴之物到底是什么?这是我从前追问的问题。现在,有答案了。”她的答案是,日常。最是日常动人处,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文艺起来了,都诗意起来了。仿佛低到尘埃里的生活,因了一粒素心,开出了最美的花朵。
    文艺确实是日常的。在日常里,买一本书,寻一片清幽之地,最好有古楸翠柏,最好有花影松风,然后扶竹而歌,或者倚石而坐,然后在一片浓密的树阴下,浪费一下午的光阴。
    若是身在城市,不妨寻一处咖啡店坐下,店无须大,最好客人也不要太多,就寻一个角落坐下,点一杯卡布奇诺,然后看着窗外行人来去匆匆,窗外车辆渐行渐远,或者就那么静静坐着,饮完了一杯再饮一杯,细细品味其中的滋味,任之从舌尖扩散至心底,再从心底扩散至全身。
    想起《红楼梦》来,其中的公子、小姐们,实在文艺过了分。但那样的生活,实在太精致了,是让人销了魂倾了心的,是能把骨子磨软的,然后让人沉沦了,便再也不想挣扎了。
    《红楼梦》中,他们猜灯谜、结诗社、庆元宵、行酒令……最是日常动人处,就连吃螃蟹,也能想出咏螃蟹的游戏。犹记得第五十回里,众人齐聚芦雪庵,如此美景良辰,当即有人提议,咱们联诗吧。此话一出,应者如云,随即拈阄为序,即景联诗。
    还有第三十七回。初秋时节,探春提议组建海棠诗社,旨在“宴集诗人於风庭月榭,醉飞吟盏於帘杏溪桃,作诗吟辞以显大观园众姊妹之文采不让桃李须眉”,如此风雅趣事,众姊妹自是乐在其中。其中有趣的,除了赋菊花诗外,便是各起名号了。黛玉叫“潇湘妃子”,宝钗叫“蘅芜君”,李纨叫“稻香老农”,探春叫“蕉下客”……一个个锦心绣口人,活生生将日常过得如此诗意盎然。
    这样的生活真让人艳羡。
    大学时,常常行至图书馆,馆中多旧书,尤其“古代文学,,这一带,因为鲜有人来,所以一排排整齐的书籍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尘埃。正合我意啊,于是借着灯光,寻了书,倚在窗户边,静静地看了起来。无人经过,无人打扰,那一刻,自己仿佛空谷中的幽兰,甚至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从自己身上,嗅到了若有若无的清香。
    看的都是诗词,辛弃疾、苏东坡、柳永、晏几道、杜甫、李白、张玉娘、纳兰容若……所有思绪全在古诗词里,那一个个句读,那一个个格律,如空中翩然而过的云朵,与我流连诗意里,斜风细雨不须归。
    所以是醉了的,醉在了古诗词里,至今不愿醒来。愿在古诗词里.与诗人一起,对酒当歌,闲话渔樵。
    愿有人随我一道,于古诗词里,坐看暖云香雪,闲听静水流深。愿古诗词里的文艺之风,从书中缓缓吹起,轻轻拂过人间。
    愿诗中有花一朵,为君倾尽一生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碧纱窗外度流萤
    看过一首小诗,一下子惊艳了,美从中来,势不可当。于是沿着平仄的浮动,轻轻缓缓,不徐不疾,披着月色,溯回那段芬芳迷人的大唐时光。
    在哪里看到的已然忘记了,只记得诗的题目——《秋夕》。一种静美扑面而来,沁入人心,刹那间秋高气爽了,仿佛置身于天高云淡间,静看庭前花开花落,笑说天上云卷云舒。
    在这样静美的秋夕,一人静坐,听雨听风。最宜在一处亭台之上,亭前流水,亭外青山,于此倚栏而坐,有青灯如豆,映石上花影。
    如此良辰如此夜,最先想起的,竟是汤显祖《牡丹亭》中的一段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忍不住轻吟。轻声吟唱、手舞足蹈起来,在这个小小的亭台之上,云是我的天,花是我的地,这一方世界是我的,我的山河,我的岁月,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这般恣意,好不洒然。一直艳羡这样的生活,在这个秋夕,愿做一位青衣,浅施粉黛,淡抹妆容,一举手一投足间,天上的星辰眨巴着眼睛,藏身于白云深处,窥视着亭中轻舞的身影。
    想想都是美的,单是一个题目,便已美得如此倾城。
    秋夕,一个引人遐思的题目。在一个静美的秋夕里,最宜做的,其实是只身一人,花前静坐,最好膝上放上一本书,封面不张扬,愈素雅愈好。最好扉页上什么也没有,不题字,无色彩,只是简简单单地印上几朵幽花,幽花含露,欲语还休。最好是诗词,唐诗或者宋词,辞赋或者元曲,于一个两个句读间,听唐时的风,看宋时的雨,描摹几处汉时宫阙,勾勒几笔元代烟波。
    其实更适宜的,是挑灯月下,读雪小禅或者白落梅,或与李娟寻美,或者在白音格力的文字里,感受一种恬静的情怀。
    在作家李娟的文章中,看到过这样一段文字:“不知不觉,三月了。去江畔看桃,看李,看春风。什么也不做,听杜鹃叫,看白鹭飞。梅令人高,兰令人幽,竹令人韵,菊令人野,四季草木,人世春秋。烟花三月,读画,赏花,写字,深情唯有落花知。"一下子倾了心。这样素雅的文字,是勾魂药,是摄魂丹,让一颗沉寂已久的文艺之心,逐渐萌动起来,重新活络起来。
    这样的生活,简直美得不可方物。在雪小禅笔下,每一个日子都是精致的,粗茶淡饭,柴米油盐,有烟火味,有里短家长。雪小禅接受一家药;志采访时,杂志问:“你到一个城市中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哪里?”雪小禅的答案是:“菜市场。”
    雪小禅说:“绝非我故意要玩弄什么噱头……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