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爱的信笺(精)

  • 定价: ¥48
  • ISBN:9787541148132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258页
  • 作者:黄石PK
  • 立即节省:
  • 2017-10-01 第1版
  • 2017-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如果真有大千世界,你想寄一封怎样的信,给另外一个世界的你?
    黄石PK著的这本《爱的信笺》是中国版《恋恋笔记本》,两封信,一封给他,一封给她,用古老的方式传达一生的爱恋。
    本书继《青梅竹马,去哪儿啊》之后,再次讲述一个跨越时间与空间的爱情童话。
    该书叙事流畅,情节生动,具有影视化的潜力。本书适合普通大众,尤其是青少年读者、女性读者阅读,具有较大市场。

内容提要

    黄石PK著的这本《爱的信笺》讲述了一对夫妻经历七年之痒、事业危机、婚姻失败后携手风雨,一起白头的故事。以回忆录的形式插叙、倒叙他们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有悬疑多伏笔,更多的还是爱情的信仰。很多人说夫妻白头到后来就是亲情,相信看完这本书的人,它所说的六十年,能让人再重拾内心温暖的渴望和对爱情的信仰。

目录

楔子  自此无梦
第一章  符堃
第二章  木茜
第三章  问题的起源
第四章  葬身之地
第五章  冷战
第六章  向你坠落
第七章  Belmont小镇
第八章  有情人  快乐事
第九章  燃烧的灰烬
第十章  记恨
第十一章  爱的唇语
第十二章  无言以对
第十三章  没有你的舞
后记

前言

    自此无梦
    幽静的小道上没有什么人,沿途的密林都蒙上了一层细细软软的雪。已经很多年没有下过雪的青岛,在二〇六八年初,居然开始出奇地冷起来。
    在茂密的树林中,隐约看见了红色的屋檐,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踩着细雪,脚下咯吱咯吱的微小声响,瞬间又被这静谧的环境所湮没。
    前天,我接到了贝儿的电话,约在了这里见面。
    这里曾被媒体包围得水泄不通,因为一个跨越了六十年,依然优雅美丽、风华不减的女人——木茜。
    在她的晚年时光中,有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
    我曾看过她的电影,其中最爱的便是《双人舞》,有关这部电影的坊间传闻,似乎是有点隐射她的家庭夫妻生活,大概是她在她的丈夫符堃生病后的心路历程,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经历,她才能在这部电影中将演技发挥得淋漓尽致。
    又或许这已经不是演技的讨论范畴,我曾如此感慨,也许在她眼中,那个男演员罗伯特便是她的符堃。作为一个影迷,我也曾有过遗憾,如果《双人舞》的男主角换成符堃的话,那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正所谓戏如人生,人生如戏,莫过如此。
    思绪百转,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木茜和符堃曾经生活过的老屋,大门微微打开,也没有什么人,我抬手敲了敲门,听见里面有人回应“进来”,于是把随手带来的雨伞轻轻放在玄关处,在门口的地毯上擦了擦鞋底,推门走到温暖的客厅中,环视了下屋内,装修和家具虽然都略微有些陈旧,但是看得出来主人在很用心地维护着它。
    墙角边的橱柜上满满地摆着各种样式的相框,这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走过去俯身仔细端详起来。
    其中最下面一排最中间的那一张,是木茜和符堃的合照,两人笑得甜蜜,鹤发依偎,时间定格在二〇六〇年二月。
    算起两人先后离世的时间,我想这应该是他们的最后一张合影。
    抬眼瞧了瞧其他的照片,居然在最边角的旮旯上发现了一张两人第一次上电视合作的合影。这张六十多年前的照片已经显得有些模糊,可是被观众所围住的两个人却那么光彩夺目,英俊害羞的年轻男人和红着脸颊的美丽女人。
    偶然抬头望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又开始飘飘洒洒下起了小雪,看着外面的草坪点缀上丝丝晶莹的雪花,低头又见另一侧这夫妇两人年轻时的照片,思绪时远时近,忽然间莫名的,心中泛起一丝笔墨难容的滋味。六十年光景,不是两张照片便能涵盖,从一张照片到另外一张照片,那就是他们的一生。
    “实在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贝儿抱着一个暗红色的小皮箱走了出来。
    我的目光落在了皮箱上,款式很老套,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了。只见她将皮箱轻轻地放在桌上,端详良久,这才抬头缓缓道:“之所以拜托您一定要来一趟,是因为想请您看看这个,也许对您要写的传记会有所帮助。”
    我直径走到桌前,望着那小皮箱问道:“就是这个吗?”
    这就是贝儿约我来的原因了,作为一个传记作家,我知道这个箱子里面肯定有我,或者是大众感兴趣的东西。世人对名人的故事,总是有着强盛的求知欲和窥探欲,因为名人的光鲜靓丽与不为人知的私隐。
    “看过您写的其他传记,我个人非常喜欢。”贝儿低头,拿着一串钥匙一把一把地试着,她说,“或许,这故事由您来写,最适合不过。”
    她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也从来没有打开过,因为一直没有勇气去看,我害怕看到这些,就会想起他们。”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这故事是属于符堃和木茜,但是也应该属于曾喜欢过他们的世人,贝儿和她的两位哥哥觉得应该把他们父母的故事写出来,所以找到了我。
    盒子打开了,里面有一本日记和一些剪纸。
    在贝儿的默许下,我翻开了那本日记本,有心情,有记事,有短信的记录,也有照片。一页一页地翻过,看着这些,我似乎正在经历着一段别人的人生和爱情,为此深深陷入,渐渐不能自拔。
    尽管在此之前,我已经查阅了他们夫妻这几十年的所有新闻视频、文字资料、电视节目等,可是现在看着这本日记时,我突然发现自己之前查阅的资料都仅仅只是皮毛而已,所见所闻并非事实真相和历史全部。我整个人一下子跟着兴奋了起来,盒子里的那些秘密就像一个时光旋涡,将我完全吸了进去。
    客厅里安静极了,只有我一页一页的翻书声,我仿佛听见了木茜的只言片语,看到了一些真相剪影,似乎她和符堃之间的对白就在我耳边回响,情节一大片一大片开始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尽管在接受写这个传记之前,我做了大量调查,并且很有兴趣做。不过当看见这些封尘已久的秘密后,我更加迫不及待,想要把故事都完整地写出来,虽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犹记得他们的合葬墓碑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任性、固执、抱怨、吵架甚至有时还会动手,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庆幸我们还是一起走到了最后,岁月无忧,自此无梦。
    现在的世界已经失去了感受爱和疼痛的知觉,生活在高度物质化的茧壳之中,没有真实和虚拟的分界,没有从前世界的真实和美好,剩下更多的是麻木不仁。
    我的初衷未变,希望这本书是以纸质的模样面世,变成能触摸到的文字,因为它的真实,它的冷暖变迁,它所说的六十年,或许能让我们再重拾内心对温暖的渴望和对爱情的信仰。我想,读完这本书的人,或许能更深刻地理解墓碑上这句话的含义,也会明白为什么符堃会把执着一生的KM,在去世前舍去。
    愿正看着这本书的你,今夜,能有好梦。
    2008年2月4日

后记

    这本传记很短,关于他们的故事,我并没有在这里面详细地写出来。
    有些事情未在正文中点明,因为我相信,当你看完这本书的时候,心中自然已经明了。比如曾经闹得人尽皆知的“私生女”事件,比如关于木茜和其他人的一些绯闻。没有写进来的原因是,这与他和她的爱情无关。
    但是不管怎么样查资料或者整理他们留下的东西,我都无法完整地还原他们的爱情。
    也许有人会觉得,原来童话般的KM也如此现实,他们经历过所有普通人都要经历的事情。他们不是圣人,他们有错过,有遗憾,有失落,有颓然,但是这就是他们,也是我想写出来的他们。而促使我写出来的动力,却是因为我相信这样的故事才是真正的童话。
    大家都在口口声声地说着生活不是童话,生活十有八九不如意,生活很现实很残酷,童话如符垄和木茜也难逃生活的消磨。可是人生在世,谁又能真正地一帆风顺,平步青云,或者年少得志,或家财万贯,或者婚姻美好,或儿女成群。
    这一路,肯定会充满挫折、艰辛、泪水和苦难,但只要你还活着,还在为梦想挣扎着,为事业苦恼着,为喜欢的那个人心烦着,就说明一切都还正在上演。每一个你的坚持、你的决定、你的转念都会变成不同的结果,好的坏的,转个弯或者继续。我想,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情,所以,生活啊,就是童话。
    再说当我在写这本传记的时候,恰好遇上了一段很低落的时期,这里就不写出来让大家见笑了,哭了一个下午,
    然后翻到了符堃的日记,其中有一段话这样写到:
    在我们的生活中,无论是波澜起伏的时候,或是觉得很不开心的时候,只要我们能敞开胸怀接受任何进入到我们生活中的好事,将每一天积累下去,我们的生活就会在不经意间好起来。
    虽然他已然离开了多年,但是还是要谢谢他写的这段话,让我渐渐地从那段可怕的日子中走了出来。我想他说的那些好事,大部分是和木茜有关,毕竟人生短短几十年,有很长一段路都是他们彼此搀扶走过,所以我想最后符堃的离开应该是最圆满的结局。这人世很长,他想留下来,是因为害怕她孤独,这人时已尽,他想离开,也是害怕她孤独。
    最后还是想说,我初衷未变,希望这本书是以纸质的模样面世,变成能触摸到的文字。因为它的真实,因为它的浪漫,因为它的冷暖变迁,因为它的浓情蜜意,它所说的六十年,能让我们再重拾内心对温暖的渴望,对爱情的信仰,对生活的希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二○二七年底的某一天。
    傍晚。
    符堃一脸倦容地从他的办公室走了出来,他的秘书简政,手里还拿着未挂的电话,只是轻轻捂住了听筒,低声询问道:“我已经帮你预订好了二十二号的航班。”
    符堃怔了怔,侧头看着他,微蹙眉头,略带疑惑,简政连忙补充道:“您之前不是说要回新加坡和家人过圣诞节,所以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符垄打断了:“好,我知道了。”
    符垄指了指简政手中的电话,示意让他先做完手中的事,然后转身出门。
    简政挑了挑眉,将电话放在耳边,无奈地小声道:“我真的帮不了你,老板的行程早就排好了,你是知道的,就不要为难我了,好吗?”
    符垄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和文件夹,穿梭在公司的走廊上。看着迎面而来的人,有他熟识的经理主管,也有他不熟悉的新进职员,他们朝他点头、微笑、问好,目送他走向电梯的过道。要是以往的话,符垄都会点头回应,心情好的话还会多做停留并说上几句,只是今天有些不同,手中平板电脑里的那些资料,让他展不开笑颜。
    一个年轻的公司要准备上市,对它的创始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让资本涌进来,控制自己,还是控制涌进来的资本,成就自己?
    他是为了成就自己吗?
    几天前,他的心理医师这样问过他,他一时之间也答不上来,他不知为何要这样拼命地去做。不给自己留下退路,只想要快一点实现自己的宏图,这样的想法在儿子们出生后愈发强烈,连他自己都忘记了,他一天还剩下几个小时的睡眠。
    从电梯出来,然后走进停车场,他打开车门将手中的平板电脑和文件夹放在副驾上,顿了一下,又将它们都放到副驾的车柜里。
    双手握着方向盘,却迟迟没有踩下油门,脑海里还重复着那些枯燥的数据:成本投资、盈利模式、年盈利和负债、公司的每年年报……
    越想越乱,于是他放开了方向盘,把座位调后,他整个人朝座位后面靠了上去,伸手从旁边的卡位中拿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
    抬手看表,六点十五分,才点燃的烟没有抽上两口就被他遗弃在烟缸里,启动发动机,踩下油门离开了公司,因为约好了七点钟和妻儿视频。
    烦心的事固然很多,甚至有一段时间,他害怕看见简政,害怕手机铃声的响起,想过逃避工作,甚至也对重要的客户爽过约。
    可是,只有木茜,还有两个儿子,是他唯一想要时刻见到、唯一不想迟到半秒的人。
    车上环绕着Jason Mraz的Lucky,这是现在他唯一能听进去的一首老歌,能让浮躁的他有片刻的平静。
    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却还是可以拿着吉他对着视频里的妻儿唱这首歌,和木茜一起轻唱。如果说以前都是他一个人唱,那现在这首歌是需要他们两人才能唱下去,这也是恋爱和结婚的区别,木茜如是说。
    她长发轻束坐在两个儿子的后面,总是等他们叽叽喳喳地说完后,才会开口对他说几句,无非就是注意休息,快点回来。
    再没多余的话,情人之间的打情骂俏已经慢慢淡化为生活中的琐碎。
    在绕城高速上飞快地行驶着,突然之间,他想起了木茜曾说他以前不会开快车的,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坏习惯?脑海里只有她的声音,却想不起她到底是何时说的这话,说这话时的模样和神情。
    尽管如此,他却减慢不了速度,每次从公司回到公寓,他的车速都在一百左右,连他自己都不自觉,也许是想快一点回家,回到那个其实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P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