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

  • 定价: ¥45
  • ISBN:978755961050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68页
  • 作者:白岩松
  • 立即节省: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是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以媒体人的视角,平实客观地将一段在日本的记忆呈现给读者。书中,他以其惯有的风格,记叙了差旅报道采访的台前幕后故事,也和读者一起分享了媒体人的态度与责任。
    此书文字如静水深流,再现白岩松老师的睿智、冷静、犀利与宽广的胸怀。

内容提要

    《白岩松(行走在爱与恨之间)》记录着白岩松的行走与思考,由白岩松亲笔写序修订,真实描写了他行走的所见、所感、所悟。白岩松以其一贯的冷静视角,平实、客观地将一段关于日本的记忆呈现在读者眼前。
    全书绝非情绪之作和轻描淡写,白岩松深入采访各界代表人物,带着思考去谛听,带着问题去交谈。力图从自己的近距离观察之中,剖析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时尚等诸多方面。
    本书正如其书名一般,两种情绪交织相合。或许正如白岩松所说,“把爱恨放下,先去了解”,我们更能看清更多的问题。

作者简介

    白岩松,48岁,中央电视台《新闻1+1》《新闻周刊》主持人,曾主持《焦点访谈》《新闻会客厅》《感动中国》等节目,出版作品有《痛并快乐着》《幸福了吗》《白说》等。

目录


行走在爱恨之间
东京:日本初印象
靖国神社:极端的日本“二战”史观
和平博物馆:一种理性的声音
神风特攻队:一张单程机票
渡边恒雄:敢于说不的新闻良心
冲突与希望
旷日持久的劳工案
慰安妇问题再起风波
来自中国的高中留学生
防灾:无处不在的国民意识
日本小学防灾演习
深入人心的防灾观念
渡边淳一:爱的顶点是死亡
涩谷109百货:亚洲流行时尚的发源地
大相扑:不仅仅是运动
从垃圾处理看日本环保
落语:日本的单口相声
道顿堀:走进天下厨房
银色一族的第二人生
谷村新司:中国观众熟悉又陌生的日本歌手
栗原小卷:与表演艺术的一世姻缘
感受动漫神话
鹿儿岛的沙浴温泉
滨崎步:最艰难的一次采访
中曾根康弘:日本政坛的常青树
御手洗:日本财界总理
走近东京歌舞伎町
体验东京地铁
七日樱花与杉本姐姐
镜中印象

前言

    这本书,是2007年《岩松看日本》系列电视节目的文字版本,时隔七年,文字可以恢复原状,历史不能了。
    《岩松看日本》策划于2005年台北的台风之夜,当时中日关系处于低谷。出发念头诞生时,安倍晋三刚当选为日本新首相,首站出访,便选择北京。而现如今,七年过去,中日关系处于更低的谷,日本的首相又是安倍晋三,不过,同一个人,却是不同的面孔。七年前,他想成为破冰者;今天,在中日关系中,他是加冰者。由此可见,两个国家的关系,寄托于个别领导人的身上,是完全靠不住的。
    那靠什么?
    归根到底,对于中日关系的真正正常化,要靠中国的实力。中国真正强大了,一切都好办。但在此之前,对对方的了解与镜鉴也万分重要。古人说:知己知彼。了解对方,了解自己。而有时,认真地了解对方,也是了解自己并让自己变得更好的一条路。《岩松看日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出发的。
    去得多了,了解得多了,有些事情就不再那么简单。比如靖国神社,这是中日关系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表面上看,人们的愤怒,来自于那里供奉着“二战”甲级战犯的灵位,而实质上,比这灵位更可怕的是仿佛无形的靖国史观。在靖国神社中的游就馆里,日本一些人为“二战”翻案,美化侵略行为,不认同战后的东京审判。而在这种扭曲的史观中,日本一些人的矛头直奔美国,直接对抗人类的正义与公理。也因此,了解才会知道真相,才更该让世界明白,日本的向右滑行,绝不仅仅是中韩不高兴的问题,而是人类不高兴的问题。我们有责任告诉世界:要警惕日本的右行。
    这是了解才会得出的结论,这了解,与《岩松看日本》的行走与采访有关。
    看日本,躲不开看到美国,战后的日本,很多方面,是“美国制造”。
    美国与日本的关系奇怪又正常。两国曾经有过激烈对抗,都在对方身上留下过深深的伤口。日本袭击了珍珠港,美国向日本扔了原子弹。战后日本,包括宪法在内,一切都由美国来定。仿佛距离很近,其实谁也不会忘记历史,这种相处很奇怪。
    但其实非常正常。你如果更多地了解日本,就明白,这是一个习惯于“傍大款”的国度。从之前的“傍中国”到如今的“傍美国”,你若真强,他就真服,然后就真的靠近你。这其中,有一种日本式的生存逻辑,也符合他的利益。而对于美国来说,自然也是利益。有这样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停在亚洲,何乐而不为?更何况,中日韩关系很好,走得很近,美国不会高兴;但如果真走到刀枪相见,美国估计也不愿意。因此,美国为自己的利益,也在中日韩之间玩着一个危险的游戏。但在利益与“日本尽在掌握”的强者心态中,日本的公然右行,美国这个“价值观大国”又该如何对得起自己的价值观呢?又或者,只是利益高于一切?
    别人是靠不住的,还是要靠自己。
    历史过去得久了,很多事儿已经模糊,今天的中国年轻人,可能想不明白,几十年前,一个四亿人的中国,为何被七千万人的日本侵略多年?
    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是真理。但也太空洞。前不久,翻一本书时,其中的一些数字可当辅料:1938年,日本年产钢580万吨,中国是4万吨。当年中国全国大学生4万多名,发行量最大的《大公报》不过发行8万份最最这些数字,是否可以说明“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
    那今天,我们强大了吗?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所谓的中日关系蜜月期。想想也应该,刚刚打开国门,中国的落后一眼可见,我们急于前行与发展,其他的顾不上;而日本,还有内疚之心,看这么落后的中国,感受不到威胁,反而能帮一把是一把,于是,加上老一辈两国领导人的大智慧,中日关系蜜月了一段。但到了九十年代,这蜜月烟消云散。从那时开始,中日关系与中国的发展成反比,与日本经济的停滞成正比。随着中国GDP超过日本,这种关系更沉入谷底。其实不奇怪,中国强大了,可日本还不习惯,还没认同你真的强,还没有服气,反而“中国威胁论”上涨,这个时候,中日关系处不好,不难理解。
    什么时候,两国关系真的会平静、平衡、平常一些?
    在东京,在《北京最东京》论坛上,我曾公开表态,过去一百多年,中国落后于日本是不正常的,你们有责任,我们自己也要反思。现在,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才是正常的,而且只会越超越多,你们应该习惯,习惯了就好了最最
    我还有没说的话,是现在中国GDP超过日本还不到2倍,等到超过3倍或4倍时,中日关系的情况可能会比现在好得多。但问题是:回到国内,我们是不是都有这样的共识?中日关系,决定因素在中国,强大,才是对日本最好的制衡。一切也才能简单起来。没有真正的强大,只喊口号,是解决不了历史积怨的。而如果你真的强大,对方也认可了你的强大之后,爱与恨,也就不再是个最重要的情绪。
    时间在中国这一边。但历史告诉我们:没有外人可以打败我们,我们自己却可能败于自己手下。想要战胜别人,首先要战胜自己。而想要战胜自己,需要每一个人的进步与努力,你什么样,中国就什么样。
    有理有礼有节,保持冷静,继续前行,才是当下中国最该有的态度。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
    《岩松看日本》之后的7年,我看到越来越多走近日本的行动与文字,这是对的。不管目的是什么,“知日”都是必经之路,也只有真正的“知日”,才可能“制日”,不让他在右行的路上越滑越远。更何况,日本身上还有很多我们该借鉴的优点。看到,拿过来,提升自己,没什么不对。所以,这种对他国的了解,永远应当在路上。
    《岩松看日本》已经是过去时,但有些东西不会过时。时间,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两国之间的仇恨与“蜜月”,在时间的面前,都可能只是一瞬。行走中的相处,是永远的课题,但愿这书中的一些文字,仍有现实意义;或哪怕只让你有瞬间触动,也对得起多年前的行走。更何况,行走不该停止,我会继续,相信你也同样如此。不管目的地是哪儿,好奇与清醒的行走多了,中国的未来才会更加让人好奇。
    时间过去7年,文字仍被重印,感谢磨铁出版人与编辑的看重,这看重,相信小部分是商业行为,大部分是责任与思考的结果。也因为后者,我们在同一条路上。
    最后,当然是感谢您对本书的“打开”。打开,书与文字才有了最终的意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白岩松:您也说过,我们不要去看中国人或者是朝鲜人和韩国人在说什么,但是日本要先自己去反省战争责任。您觉得日本人应该怎样去反省这种责任,或者说反省到什么程度您比较满意?
    渡边恒雄:日本了解战争或者是体验过战争的人,绝大部分都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人们多数是不知道那场战争的,并且对当时的战争没有任何责任。他们对自己的父辈、对自己的祖辈,到底做了一些什么事情、是谁发起的战争、谁是战争的牺牲者,可以说完全不了解。学校的教科书对现代日本历史、现代世界历史,也没有说清楚,我认为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事情。今年我已经80岁,我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就要去世了。如果我们都去世的话,就没有人讲述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我想抓紧时间,来告诉人们当时的情况。
    白岩松:先生不仅说反对首相去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而且说靖国神社本身就是问题。我想知道,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渡边恒雄:因为靖国神社里面有一个游就馆,这个游就馆的解说文章最近可能会有一些修改。但是它以前曾经说过,战争是为了日本的自存自荣而发生的,是因为当时美国总统的阴谋所引起的。一个神社的负责人,为什么能够以200万、500万战争牺牲者灵魂的代表来做这样的发言?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可耻的事情,不可容忍的事情。
    我的家就在靖国神社的附近,所以我经常带着我妻子,还有我养的狗一起在旁边散步。靖国神社里有一部分区域叫神域,是祭拜的地方。像这些地方,狗是不能进去的。对我来讲狗很重要,如果狗不能进去,我当然更不愿意进去,我也不想进去。所以我和妻子,还有狗就不到这样的地方去。游就馆从门外可以看到里面,从外面只要看一眼我就会非常生气。因为在这里面,摆设着军马军犬等,好像都是英雄,战争让它合理化、神圣化。但是相反,在佛经和千鸟渊,也有墓地。千鸟渊墓地里面,埋葬的是战争结束以后,从中国的东北地区,当时的满洲国地区跑到这一带避难中去世的人,大概有55万牺牲者的骨灰,埋葬在这个墓地里。这里面没有战犯,也没有战争的发起人,所以我有时候,就到这个墓地去。当时花100日元,可以拿一枝菊花,我去供菊花,这里面确实是有骨灰的。但是靖国神社里面完全没有骨灰,只有一片一片写着名字的纸张,里面也包括甲级战犯与被处刑的战犯的名字。
    白岩松:我听说您也劝过安倍首相,说不要去靖国神社参拜了,要是去参拜的话就去千鸟渊。这样的话,可以更好地去解决问题,是吗?
    渡边恒雄:我已经说过多次了。我觉得国外的首脑来的时候,也可以去千岛渊,因为这里面是没有战犯的,就好像是到美国阿林多墓地去参拜一样,在几万牺牲者中有1/3是饿死的,而不是投入战争牺牲的。饿死的原因是谁造成的?就是日本的大本营,日本拒不投降所造成的。
    白岩松:您曾经说过,在日本内部,都应该对那场战争进行很好的反省,让中国及韩国等国家接受。您觉得,日本怎样反省,中国和韩国等国家才能接受,您的分寸是怎么掌握的?
    P5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