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心若从容便是优雅

  • 定价: ¥38
  • ISBN:978751436429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
  • 页数:248页
  • 作者:张其姝
  • 立即节省: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张其姝著的《心若从容便是优雅》是继百万畅销书《心若淡定,便是优雅》后的另一本心血之作。
    这是一本送给现代女性的心灵洗涤书,是一剂抚慰伤痕的良药。
    现代的女性,大多都存在生活与工作的双重压力。我们的前路虽然漫长,脚下虽然布满荆棘,但痛苦不会永无止境。捱过这含泪吞声的片刻,便是步步生花的荣光。

内容提要

    张其姝著的《心若从容便是优雅》讲述的是愿花好,愿月圆,愿总成空。
    但所有美好都无一例外的脆弱,女孩们身怀宝藏,难免引人觊觎。情动而懵懂,惑人而无辜,芬芳而有刺,这都是痛苦的根源。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前路虽然漫长,脚下虽然布满荆棘,但痛苦不会永无止境。挨过这含泪吞声的片刻,便是步步生花的荣光。
    这是一场浩大的奔赴,也是冷暖自知的修行;是一次单枪匹马的行走,也是投石问路的求道。
    到最后,我们都会变得更好,哪怕未尝所愿,也是心如菩提。

作者简介

    张其姝,文学硕士,曾留学德国。喜欢一切旧的东西,尤其古字古文。
    这是一本送给现代女性的心灵洗涤书,是一剂抚慰伤痕的良药。现代的女性,大多存在生活与工作的双重压力。我们的前路虽然漫长,脚下虽然布满荆棘,但痛苦不会永无止境。挨过这含泪吞声的片刻,便是步步生花的荣光。

目录

1.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2.得体比美貌更重要
3.你那么好,为什么担心没人爱?
4.若是攒够失望,不妨重新开始
5.别急着岁月静好
6.该动脑子的时候,别动心
7.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没有人珍惜
8.女人要内秀,也要好皮囊
9.不完美才是完美
10.无聊比无能更可怕
11.最好的初恋对象是自己
12.远方依然只有苟且
13.你不是别人的复制
14.学会拿起,学着放下
15.因为懂得,所以不能慈悲
16.成功都是蓄谋已久
17.不争,是最大的争
18.相信爱情,但不要依赖爱情
19.留心处,有花开
20.最难的是你不懂自己
21.孤独是最好的药
22.不解释,是错误的开始
23.要追求品质,而不是品牌
24.请尊重每一个不起眼的姑娘
25.话不能多,人不能作
26.贪爱的女人需要戒毒
27.别回头,也别念旧
28.转角会遇到风景
29.请远离怨妇
30.学会投资自己
31.温柔是最好的铠甲
32.对不起,我要赢
33.你的男人,就是你的名片
34.始知伶俐不如痴
35.要讲究,别将就
36.会撒娇的女人更好命
37.吃亏要趁早
38.高情商不会委屈自己
39.你的善良,必须带点锋芒
40.别把最好的留到最后
41.先谋生,再谋爱
42.恋爱看五官,也看三观
43.能力比美貌更保值
44.谈钱见人品
45.不打扰,才会有幸福
46.爱或喜欢,都是明码标价
47.苦难不值得迷恋
48.你不是笨,你是懒

前言

    每个姑娘都生而不俗
    “我未成名卿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
    这是很久以前读过的诗,印象深刻,出自罗隐。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江湖落魄,面对十年前相识的姑娘,他心酸地嘲讽着:是啊,我没能金榜题名,但你也照旧不如意,倚门卖笑,迟迟未嫁。
    你看,男人要是刻薄起来,直中要害,翻脸无情。但许多女人还是期望能倚赖男人,因为女人要过得如意,实在不容易。
    我认识一个好姑娘,姓朱。
    “不劳朱粉施”的朱,“看朱成碧思纷纷”的朱,“朱槿开时,尚有山榴一两枝”的朱。
    她二十八岁,年纪正好,在以色列的哭墙下站着,红唇青眉,对着镜头笑,美得惊艳岁月。
    她比谁都独立,一个人去西藏,去漠河,去内蒙古无人的冰天雪地。寄回来的照片里,她不露面,只有长长的铁轨不知道通向哪儿,沿途都是荒草,暴雨过后,空无一人。
    她深夜去看海,在没有人烟的小岛,海浪声鼓噪如心跳。
    她偶尔抽烟,剥完一整只橙子的手,会有奇异的香气,混合着烟草的潦倒。
    她不喜欢喝酒,但她喜欢找人喝酒,香槟、黑啤、伏特加、威士忌,美丽的颜色背后,一堆硬邦邦的语言就像骨头,是卤过而辛辣的骨头。
    她的工作是新闻摄影,天南海北地跑着,和衣冠楚楚的青年喝咖啡,和穷困潦倒的老农放羊,和惶惑的艾滋病患者吃饭,和路边的摇滚歌手聊天。
    可是,她总遇人不淑。
    他年轻俊朗,瘦而高,在台上唱崔健的《花房姑娘》,是一种认真的勾引。但他心里有一颗朱砂痣,在新欢和旧爱之间,优柔寡断。
    他是儒雅书生,最擅长柳体,右手腕上常年戴着一串檀木珠子。他们去卧佛寺,在佛像面前,她点了一支烟,他出声制止,她情不自禁地顺从。两个小时,她撞见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佛像面前,虔诚与温柔都如出一辙。
    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恋,然后一次又一次的遇见爱。
    她说,失恋算什么,那说明我值得更好的人。
    我认识另一个姑娘,姓李。
    “桃花能红李能白”的李,“桃李春风一杯酒”的李,“投我以桃,报之以李”的李。
    她爱下厨,仔仔细细地剖一条江鱼,并刀如水,添上吴盐和陈醋,味道辛辣而长。
    她偶尔写点诗,那三言两语,都像是柔软的桃花瓣。
    她喜欢茶,约上几个老友,谈天说地,聊聊风月,安安静静地耗上一天。
    她闲了,一个人拖着鱼竿去钓鱼,走上长长的路,找个不知名的野湖。
    她恋家,管家里的老太太叫姐,太阳落山时,两人相互挽着手,慢悠悠地散步。
    可惜,她没有好皮囊。
    她暗恋一个人,很多年了。她把他比喻成蒹葭,月色如水的夜里,她闻着桂花的香气翻来覆去,睡不着,披衣而起,给他写一封不会寄出去的信。
    她有浅浅的酒窝,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十来岁的孩童。但他喜欢灿若朝瑰的赵敏,喜欢一身翠衫的岳灵珊,喜欢那种狡黠和美。
    她坐十几小时的火车,去他的城市,笑眯眯地试探:嗨,请我吃顿饭吧。
    她去参加了他的婚礼,喜气洋洋地道贺,绝口不提那些信,搁在箱子底,落满了灰。
    她喝多了,对着老同学痛哭,那不是梨花带雨,是灰头土脸的狼狈。
    多少姑娘都嚼过了这样的局促和不甘心。
    愿花好,愿月圆,愿总成空。
    但所有美好都无一例外的脆弱,她们身怀宝藏,难免引人觊觎。情动而懵懂,惑人而无辜,芬芳而有刺,这都是痛苦的根源。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有些故事就像烧透了的灰烬,除了一点回光返照的余热,什么都不剩。有些人就像朝露待日晞,堪堪正好风华,美人尚小,英雄年幼。
    每个姑娘都生而不俗,以笑,以智慧,以明媚。如果来得及,希望所有的姑娘在天黑之前能擦了眼泪,一晌好梦,并且,美梦成真。
    要知道,前路虽然漫长,脚下虽然布满荆棘,但痛苦不会永无止境。挨过这含泪吞声的片刻,便是步步生花的荣光。
    这是一场浩大的奔赴,也是冷暖自知的修行;是一次单枪匹马的行走,也是投石问路的求道。
    到最后,我们都会变得更好,哪怕未尝所愿,也是心如菩提。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可以原谅,不可以遗忘
    青青是我的朋友,一个独自在外闯荡的女孩,年轻独立,坚韧能干。她长得不算漂亮,笑起来有小小的酒窝,看着很舒服。
    她与男友同居,就住在我隔壁,有好几次碰面,他们都是手挽着手,一起去超市采购或者下楼遛狗,看着很恩爱。熟悉以后,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多年了,从大学生到职场精英。
    青青是知名杂志的摄影师,和各路人打交道,性格好得没话说,既豪爽又仗义。她虽然常常天南海北地出差,在家时间不多,整个楼层的人却都喜欢她,碰到了,总能说上几句话。
    S小姐就是其中一个。她是一个十八线模特,没什么名气,但长得漂亮,身材棒,还嘴甜,一口一个“青姐”。青青热心地牵线搭桥,帮着找了几个广告拍摄的机会,S小姐也很识趣,三五不时地邀约她出游,上门帮她照顾宠物狗。
    这段融洽的关系竟然很快出现了裂隙。
    某次提前回家的青青,意外撞见了S小姐与男友的地下情,她大为震惊,当下甩了男友一耳光,扬长而去。
    青青的男友从事金融行业,工资不错,相貌不错,家境更不错,尽管S小姐有众多备胎和追求者,但这并不妨碍她惦记别人家的金龟婿。事发后,青青的男友道了歉,利落地提出分手,反倒是S小姐,抱着青青痛哭流涕,口口声声说着“对不起”,请求她的原谅,希望还能继续做好姐妹。
    如果一个女人无耻到理直气壮的地步,她还真是战无不胜。这种胜利不是因为她的战斗力有多强,而是人家不屑于和她计较,就像秀才遇到兵,有口说不清,生怕辱没了自己的风度,所以宁肯装聋作哑,避而远之。
    青青当天就搬走了。我送她离开,干巴巴地安慰了几句:“这年头贱人太多,犯不着为了他们生气。”
    “我是气我自己,一个男朋友,一个姐妹,我竟然没看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青青元气大伤,黯然道,“算了,就当给自己一个教训吧。”
    她换了住址,我们还是保持着联系,偶尔也约出去聚聚。我告诉她,S小姐一直试图打听她的近况,青青摇头,完全不想再提到这个人。
    时间永远是最好的疗伤药,两年后,青青已经是业内小有名气的女强人,她辞了职,自己开了家摄影工作室,经营得有声有色。
    再见面时,她谈笑风生,主动和我聊起S小姐,大有一笑泯恩仇的架势。没多久,S小姐就找上门了。
    “青姐,我错了,你还怪我吗?”她哭得梨花带雨,眼影和睫毛膏糊成一团,“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现在也和他分手了。”
    她哭哭啼啼的,神色有几分委屈。可能对男人来说,劈腿就像是抽烟,不会抽的时候便不惦记,一旦学会了,很容易成瘾。青青的前男友尝到了甜头,和S小姐在一起后,很快又另结新欢了。
    “青姐,你能原谅我吗?”S小姐楚楚可怜地看着她,“你看,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
    我听得目瞪口呆,简直要为这位S小姐拍手叫好。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对,我伤害过你,但是我现在也被伤害了,所以咱们扯平了,你就不能有点同情心,看在我这么难过这么有诚意的分上,大方地原谅我吗?咱们还可以做朋友。
    谁要跟这种人做朋友?(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