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月亮和六便士(名家导读版)/琥珀经典文丛

  • 定价: ¥28
  • ISBN:978755310807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巴蜀
  • 页数:233页
  • 作者:(英)威廉·萨默塞...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著的这本《月亮和六便士》为中北大学翻译名家王晋华最新修订全译本,超高性价比。
    超越庸常生活(六便士),追求超凡梦想(月亮),一部震撼心灵的大师杰作。
    书中的主人公“我”是伦敦怀才不遇的作家,偶然间认识了一位证券经纪人,对方在人届中年后突然响应内心的呼唤,离经叛道舍弃一切,先是奔赴巴黎,后又到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与土著人一起生活,全身心投入绘画,并在死后声名大噪。“我”在他成名后开始追溯与艺术家曾经的来往与对方之后的人生经历。

内容提要

  

    《月亮和六便士》是英国大作家威廉·萨默塞特·毛姆最知名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以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的生平为基础,讲述了一个艺术家的故事。证券经纪人查理斯·斯特里克兰德人到中年,却响应内心的呼唤,为追求绘画的理想,抛弃了安适的生活,弃家出走到巴黎。一番穷困潦倒后,他告别文明世界,到了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于此地灵感勃发,创作出大量传世杰作。小说深入探讨了天才、个性、激情与物质文明及现代婚姻、家庭生活之间的矛盾冲突,在世界上广受欢迎。

媒体推荐

    我这一代的作家,如果说实活,是很难假装对毛姆的大作漠不关心的,他几乎无处不在。
    ——戈尔·维达尔
    毛姆一生的意义在于表现一个人如何克服他所面临的种种障碍,怎样充分发挥他的全部潜力。这一点假如毛姆能做到,人人就都有希望做到。
    ——特德·摩根
    人一旦被爱占有,对世上其他任何事情都会不闻不顾,他们就像是古代锁在木船里摇桨的奴隶一样,已不再是自己的主人。攫住了思特里克兰德心灵的那股热情,就像爱情一样专横跋扈。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目录

正文

前言

  

    威廉·萨默塞特·毛姆(1874—1965)是英国著名小说家和戏剧家。毛姆一生创作甚丰,有多部长篇小说、一百五十多部短篇、三十多个剧本,还写了不少游记与自传性质的书,以及以序言形式出现的文学评论文章。不过他的主要成就还是在小说方面,他的四部代表作《人性的枷锁》《月亮和六便士》《寻欢作乐》《刀锋》以及一些优秀的短篇作品至今深受各国读者喜爱。
    尤其《月亮和六便士》,更受中国读者的青睐和好评。该作品对理想与现实、肉体与灵魂、艺术与生活、文明或世俗与人的本性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做了深刻的探讨和剖析,引起读者的思考和共鸣,给人的思想和心灵以诸多启迪。上述主题毛姆在许多作品中常常探讨,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把它表达得更集中、更强烈,给人以更深刻的印象。从这一方面讲,我觉得《月亮和六便士》是毛姆最好的作品之一。我翻译的《了不起的盖茨比》译本序中,我曾说:“《了不起的盖茨比》是西方文学中最伟大的作品之一。时至今日,它仍以其内容和形式上的独树一帜,在西方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中放射着异彩。”把这一段话运用到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上,我觉得也是非常合适的。
    国内外一些评论家们认为毛姆是自然主义作家。我们知道,自然主义作家的一个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强调环境和性格对人的命运的决定性影响,从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中,我们看不出它有这样的特点。从它的表现主题和创作手法上看,它倒更像是现实主义或现代主义的作品。
    毛姆具有敏锐的观察力,他的笔锋就像一把解剖刀,他对笔下的人物常常取一种医师、“临床”的冷静态度。在这部作品中,正是运用这一手法,毛姆对人的本性、人的自然本能以及隐藏在人的内心深处的思想活动(潜意识)进行了精彩的描述和深刻的剖析。我们知道,弗洛伊德强调的是人的潜意识和无意识,而荣格强调的是人的“集体无意识”。在《月亮和六便士》中,我觉得毛姆可能更多受了荣格的“集体无意识”思想的影响,因为他侧重的是对主人公原始的自然本能(也就是未受到文明和世俗浸染的部分)的分析。平时这一“集体无意识”可能潜伏在人的内心最深处,当作家通过对主人公的描述把读者身上隐伏的这一“集体无意识”召唤出来时,作品就会震撼读者。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之所以能震撼读者,原因就在这里。
    跟《了不起的盖茨比》一样,毛姆的这部作品也使用第一人称的“我”,作为故事的叙述者,这个叙述者既在事内,又在事外。不同的是,毛姆的这个叙述者显得更冷静,更客观,更睿智,更偏重于在事外,更少个人情感,这样当作者拿着解剖刀对主人公进行剖析,并对剖析的结果进行分析和评论时,就更容易让读者信服,更具有说服力。
    此外,这部作品的情节以法国后印象派画家高更的生平为基础(主人公的生活经历和创作生涯与高更颇有相似之处),其情节和结构并不复杂,所描述的社会面和人物也不多。除了主人公思特里克兰德和故事的叙述者之外,在英国主要就是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在巴黎就是施特略夫和他的妻子,还有就是在塔希提岛跟思特里克兰德有过接触的几个人。狭窄的社会面和生活圈更利于作者对主人公的精神世界做深入的解析,增加作品的思想深度。
    市面上《月亮和六便士》的中文译本还不多,较好的是傅惟慈先生的译本,多出版几个译本便于读者进行比较,同时也会加深读者对原作的理解,因为各译者翻译时都会有意无意加进去自己对原作的理解。我并不认为这是坏事,因为只有加进去译者自己的理解,作品才能变得生动、变得鲜活起来,就像演员扮演人物那样。
    王晋华
    中北大学外语系
    2015年12月2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刚认识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时,我真的一点儿也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可现在很少有人能否认他的伟大了。我说的伟大,不是指那些有幸成为政治家或是那些战火中的士兵所成就的伟大:这些人的显赫一时,主要应归功于他们所处的位置,而不是他们本人,其地位或环境一旦变化,他们的光环也就褪色了。人们常常发现,一个卸任的首相充其量不过一个娴于辞令的演说家而已,没了队伍的将军也就成了市井之中的谦和君子。而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所禀有的。是一种真正的伟大。或许你会不喜欢他的艺术,但无论如何,你几乎不可能不对它产生兴趣。他让你心动,让你无法平静。他不再是人们嘲弄的一个对象,为他辩护、对他赞美也不再被看作某些人的怪癖或大逆不道。现在,他的缺点被认为是对他优点的必要补充。他在艺术史中的地位还可以商榷和讨论,其追慕者对他的褒扬和诋毁者对他的贬损都可能失之偏颇和随意,但有一点毫无疑义,那就是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具有天才。在我看来,艺术中最令人感兴趣的是艺术家的个性;如果禀有独特的性格,纵便他有一千个缺点,我也可以原谅。我以为委拉斯凯兹①是个比埃尔,格列柯②更好的画家,可对他那种传统的喜好,我们却略感乏味:而那位克里特岛画家的作品,却有一种色欲和凄凉的美,就像永恒的牺牲,呈现出他灵魂的秘密。艺术家,画家、诗人或是音乐家,创造或崇高或美好的作品,以满足人们的审美意识;但这跟人的性欲本能也不无相似,都有粗野狂烈的一面:他展现在你眼前的,是他个人更伟大的天赋。探寻他的秘密,就像读一部侦探小说那样叫你入迷。这奥秘探求起来,宛如浩瀚无垠的宇宙,永远没有穷尽答案的时候。就是在思特里克兰德看似最不起眼的作品里,也折射出他的奇特、复杂和饱受折磨的性格;正是这一点,甚至使那些不喜欢他画作的人也不能漠然视之。也正是这一点,激起了人们对他生平和性格的好奇与兴趣。
    思特里克兰德逝世四年之后,莫里斯·胥瑞才写了那篇发表在《法兰西信使》上的文章,使这位不知名的画家未被湮没,也使后来不敢标新立异的画家鼓起勇气,沿着思特里克兰德开辟的道路走下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哪一个法国的批评家比莫里斯·胥瑞享有更高的无可争辩的权威,他文中提出的那些主张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的评价看似有些过分,可后来评论界的结论却证实了他的公允,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的名声正是在他所划定的几个方面稳固地建立起来。思特里克兰德声名鹊起,这是艺术史上最富浪漫色彩的事件之一。但在这里,我并不打算谈论他的作品,除非与他的性格有关,才会提及。我不能同意某些画家的看法,他们武断地认为外行根本不懂绘画,他要欣赏绘画,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缄默,并痛痛快快开具买画的支票。把艺术看作只有艺术家才能读懂的技艺,显然是荒谬的误解:艺术是对情感的宣示,情感是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当然,我也承认,对技巧知识和艺术实践一无所知的批评家很少能做出真正有价值的评论,而我对绘画可说是一窍不通。值得庆幸,这方面我无须冒险,因为我的朋友爱德华,雷加特先生,一位颇有能力的作家和众人称道的画家,已在他的一本小书①里对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的作品做了详尽的讨论,这本书文风优美,堪称楷模,只是这一文风如今在英国已不像在法国那么时兴了。
    那篇著名的文章中,莫里斯·胥瑞对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的生平做了生动的勾勒,以图激起人们进一步探求的兴趣。他对艺术的热爱丝毫不掺杂个人好恶,他真心希望引起有识之士对这位极具独创精神的天才画家的重视。然而,他又是个写作高手,不可能不知道只有引起读者兴趣的文章才容易达到目的。那些过去与思特里克兰德有过接触的人们——在伦敦就认识他的那些作家,以及在蒙马特尔咖啡馆里常常碰面的那些画家——惊讶地发现,他们当初看到的那个落魄画家却是一个与他们擦肩而过的真正天才。他们纷纷撰文,投在法国和美国的各种艺术杂志上,这一个回忆思特里克兰德,那一个赏析他的画作,令他声誉大增,也煽起了大众永无满足的好奇心。这题目大受青睐,魏特布瑞希特一罗特霍尔兹在他精心撰写的长篇专题论文①里,开出一个单子,列举了不少这方面的权威文章。
    对神话的向往是人类的天性,它会贪婪地抓住名人生涯中任何隐秘或令人惊诧的事件,编造出一个神话,并对其近乎疯狂地相信。这是浪漫主义对生活之平庸乏味的抗议。这些传奇里的趣闻轶事是主人公永垂青史的最可靠的通行证。瓦尔特,饶利爵士②之所以长久留在人们的记忆里,不是因为他让英国之名进人未被发现的疆域,而是因为他把披风铺在地上,让伊丽莎白女王踏着走了过去,一个擅于嘲讽的哲学家想到这事就难免失笑。查理斯,思特里克兰德生前默默无闻。他结了不少冤家,却没什么朋友。那些为他撰文的人须借助想象的生动来弥补史料的匮乏,也就不足为奇了。思特里克兰德的生平,尽管人们所知不多,可也足够富于浪漫精神的文人驰骋想象力了;生活由的思特里克兰德,多有乖戾和令人咂舌的行为,他的性格里有荒谬和怪诞的成分,他坎坷的命运里不乏凄苦和悲凉。经过一段时间,从这些史实与情势中间,便演绎出一个关于思特里克兰德的神话,对此明智的历史学家都不会贸然抨击。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