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奇书诡途

  • 定价: ¥36
  • ISBN:978722114355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贵州人民
  • 页数:312页
  • 作者:田国鹏
  • 立即节省:
  • 2017-10-01 第1版
  • 2017-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田国鹏著的《奇书诡途》讲述了民国十九年,军阀混战,硝烟四起,各色人物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秘书,抱着不同的目的,怀着相同的野心踏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诡途。主人公少年王二愣也被卷入其中,期间经历了生死存亡,看遍了人生百态,更让他难以忘怀的是经历一幕幕不可思议的诡异事件,善良勇敢的他走进这段奇幻冒险之旅。

内容提要

  

    田国鹏著的《奇书诡途》讲述了民国时期,军阀混战,硝烟四起。而民间三教九流各色人物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秘书,抱着不同的目的,怀着相同的野心踏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诡途。
    在这个黑暗的未知领域中,刻满符文咒语的骷髅头究竟隐藏着多么惊人的秘密,一个个寻找奇书的人踏进了这个不应触碰的世界,看到了他们不该看到的事物,他们是否能够找到传说中的奇书?他们是否能够平安地回到现实世界?一场惊心动魄的探秘之旅,一个未知的地下诡异世界,您看到的不止这些……

媒体推荐

    文字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果然是一本奇书。
    ——悬疑女王澹台镜
    这是一部非常吸引人的探奇小说,山外山之域的奇幻,人外人之旅的诡途,如果你有幸翻开这本书,会让你无限遐想!
    ——超人气作家、著名编剧蛇从革
    鬼灵异怪的故事,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这不是一本书,而是一段奇异的旅程!
    ——《民企教父沈万三》的作者、畅销书作家李蒙
    作为影视公司总制片人,我本身比较喜欢奇幻探险类型的小说。《奇书诡途》是此类型小说中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广州蔚兰星影业总裁、动画电影《天狼之狼族来袭》总制片孔月琛

作者简介

    田国鹏,笔名风逝花歌,河北秦皇岛人,天涯牛人堂作者。孩童时代深受父亲村野白话故事所感染,喜好听故事,也善于给别人讲故事,喜爱读书、写作、旅游、运动,对民间故事和社会奇闻感兴趣,想象力丰富。
    曾出版作品《天诡一老爸诡迷心窍》。

目录

前言
引子
古玩市场
太平天书
神秘无门
骷髅诡闻
水葬传说
车站碰瓷
二叔往事
险山劫匪
鬼水怪谈
骷髅迷洞
吸血鬼蝠
黑白水潭
潭底鱼棺
见识巫术
浓雾妖树
旱魃肥遗
邪教歹人
墓室恶斗
《天书秘卷》
林中捕猎
午夜魅影
古老秘族
活人祭祀
南柯一梦
狼孩相救
铜锣解蛊
九龙盘佛
墓室狂蜂
尸蜜神酒
白毛妖猿
千年龙树
身世之谜
暗水魔虫
白毛尸煞
地下蜃楼
龙井神泉
逃出生天
偶遇驴友
驴头露面
驴粪火器
狼王争霸
最后较量

前言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东汉末年,宦官弄权,朝野动荡,赶上天灾人祸,盗贼四起,民不聊生。
    天下大乱之际正是英雄枭雄显世之时,而实际上这乱世里的翻腾当然少不了英雄枭雄的身影。问世间谁是英雄,谁又是枭雄?也许,时间会给出答案,同样,时间也可能埋没一切。
    张角,冀州巨鹿人,“乱世胸中怀天下,志在四方大作为”。一日上山砍柴,偶遇太平老人授传《太平要术》,命其速读速记,七日便当取回。太平老人日:“用其术可治民间瘟疫,大小疾病各有术法可医,救死扶伤解救万民,殊不知汝为人人,人人为汝。切记,心正、法正、术正,万万不可悖之。”言罢,化成一缕青烟而去。张角乃非常人物,今日偶遇神人授天书予己,此乃何等造化,心中豪情壮志的熊熊烈火开始燎原。张角日夜抄写天书,《太平要术》于七日之期受烛火焚烬,其手抄本更名《太平天书》,由于未抄全,不是全本。但张角借此书中术法治病传道,一时间广得民心,创立太平道,自称“大贤良师”,广为宣传教义“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十余年间,徒众足达十万之多,遍布各州。“黄巾起义”终于在中平元年初轰轰烈烈地爆发了,天下间战火连绵,狼烟弥漫。
    此时的朝中更是乌烟瘴气,权钱交易因乱世更加露骨。军中有大将,怎奈一名号而已,真正的神勇之将无钱无权,能人志士只能流落江湖。幸而朝野仍有一二贤臣,冒死上书,以血荐轩辕。朝中这才下诏,各地方组织乡勇平反叛乱。能人志士、贤将良臣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英雄枭雄横空出世,成为当时,也成为历史耀眼的叵星。
    经过各地新生势力和朝廷正规军的严厉打压,也由于黄巾军有失纲纪,逐渐丢落原始的愿景,最后终于变质,成了彻底的贼党。得民心者得天下,张角所领导的黄巾军后期有失纲纪,不得民心,张角争天下不得,抑郁染疾,可怜天不予人,其心不正、其法无用、其术无为,张角殁不合眼。黄巾军死的死,降的降,不死不降的丢了黄巾军的旗号,竖起昔日占山为王的大旗,千起往日捞偏门的勾当。
    攻打黄巾军的董卓所领的兵士历来对地上地下的财物手下不留情,抢光了地上的,又把地下的洗劫一空。张角陪葬的物品拿了不说,还被掘棺戮尸,以示余党。
    《太平天书》也在此次洗劫中下落不明,有人说此书流落到了华佗手中,华佗其心专医,精通了上面治病的术法,成就“神医华佗”之称。也有人说此书流落到了诸葛孔明之手,诸葛亮善研天文、地理、兵法和经卦,通晓了上面全部的术法,看破天机,才有了“神鬼莫测诸葛亮”的大名。
    总之,此书几经失传,几经易手,与它相关的秘闻和鲜有人知的故事历朝历代都在上演。
    民国十九年,军阀混战,外面硝烟四起,而“地下”三教九流各色人物为了寻找传说中的秘书,抱着不同的目的,怀着相同的野心踏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诡途。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拿起那本被虫子蛀了好些洞洞的《太平天书》说道:“摸着石头过完河才能打吆喝,你得让我看好再说买不买啊,做生意的还没见你这样赶人走的,还得过,且过,我过这个村,你就没这个店啦。这本书怎么来的,你知道它的背景吗?”我翻开书,饱经历史的尘埃随着打开的扉页上下翻飞,我打了一个喷嚏,吹落了满纸的尘埃,看着上面小如虫蚁看不懂的经文一样的字体问道:“这本破书多少钱?”
    长胡子老头眼睛如一把尖刀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半语不发,把我看得全身都不自在,我放下书结结巴巴地说:“您这宝贝太贵重,我这凡眼俗胎估计看不起,更买不起,打扰您老人家的生意,您别介意。我这就得过,且过,得过,且过啊。”我转身正要离去之际,背后被人拉住。
    回头一看,正是长胡子老头用满是突起筋脉的如枯树般的右手拉着我的衣角,看样子我这遇到的还是一位黑市卖家,八成我不买还要强卖给我。这要是碰上不是上年岁的黑心小商小贩,我指定动口不成再动手,可是老胳膊老腿的人我奈何不起。那就看看接下来能拿我怎么办吧,我也摆出一副让我强买没钱,要命一条的架势。
    “小哥,得过,且过,摸着石头过河打吆喝。长筒子照亮子,短地头忒黑呼,闹陇上并肩子,驴牛走地界子。”长胡子老头比画着手势,江湖术语说得我更是头大,前言不搭后语不说,根本听不明白。
    我有点生气,“大爷,你把话讲明白些,想要硬卖货吃钱就直说,物价局不管咱去公安局,我就不信了我,到那儿怎么也比在这儿明白。”
    长胡子老头听我放出这话,立刻松手赔笑,顺着白胡子话里有话地说:“小哥,莫生气,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理。人生本是一场梦,为了小事莫生气。纵然身处风雷雨,坚信朝阳必再遇。这种事最好不要进局子里谈,虽说不至于掉脑袋,呵呵,那也不是儿戏。”
    我听出来了,这老头子话里有话,像是有什么大事要跟我说,只不过可能因为这场合人杂忌讳。“我说大爷,您刚刚说这个《劝世良言》我爱听。您别的话可就言重了,咱俩素不相识,就算咱俩现在有生意上的来往,可还未成交,违法犯法的事情总不至于关我什么事吧。”
    “是呦,咳咳,可能是老夫看走了眼,以为你识得此书,书中虽没有颜如玉,书中虽也没有黄金屋,咳咳,可书中有……咳咳……说到哪儿了……本欲将书赠予有缘人……”老头子也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说话含含糊糊起来,还假装不认识我了,然后垂着自己的驼背叹气道:“唉,‘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可惜啊可惜。”长胡子老头摇头晃脑地叹着气,然后用眼睛的余光观察我的动静。
    好个看似老实巴交,实际上是精明圆滑的老头,跟我弯弯绕,他想要从我嘴里套出什么话来。哥也不是吃素的,管他玩的什么把戏,捅捅路子,透透底细。不是因为我对《太平天书》的举动才引出的这段吗,咱就还唱这段。“明月照沟渠正好,有沟有渠,水到渠成嘛,大爷,这本书您要赠给有缘人,我没听错吧?”
    “老夫向来说一不二,吐吐沫是个钉,这还有假?”长胡子老头一改刚才的态度,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那本《太平天书》泛黄的封面,跟我眨了眨眼睛说道。
    “哦,那我斗胆问一句,我对这本书略知一二,不知算不算您说的有缘人?”我注视着长胡子老头等着他的回答。
    听完我说的话,长胡子老头手一哆嗦,手中的《太平天书》掉在摊上,激起大股的尘土。他眼冒精光,像个孩子一样蹦了起来,脱口而出:“真的,太好了,老夫没有看错,这些年总算没有白等。”
    “哎,轻点好吗?大爷你弄疼我了。”我揉着被老头抓疼的皮肤说。
    P1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