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历史.地理 > 历史 > 传记

苏东坡传

  • 定价: ¥39.8
  • ISBN:978750574178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318页
  • 作者:陈鹏
  • 立即节省: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陈鹏著的这本《苏东坡传》讲的是,“苏东坡是如何炼成的”。短命的天才,常以自毁的方式使刹那成为永恒,虽然夺目却留下更多遗憾;而真正的天才,却可以放弃自怨自艾,于深重的苦难当中,通过心灵的体察和省悟,实现自我的救赎,从而发出更璀璨夺目的光彩。即便千年以后,苏东坡依然可以穿越时空,抵达我们的内心,滋养我们的生命。本书之重点,是要看苏东坡如何面对苦难,实现自我的心灵突围,又看他如何抵制寂寞,救赎孤独的灵魂。

内容提要

    苏东坡是一个传奇,他诗词书画,无不精通,其文豪放自如,文采斐然,被广为流传,千古传诵;他又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曾任翰林学士,身居高位,参与朝廷重大决策,成地方大员后又造福一方,备受百姓爱戴;他对所有人平等视之,他的朋友圈上至皇帝高官,下至平头百姓,既有文人墨客,也有僧侣乞儿;他是一名真正的儒士,却又深得佛家与道家的思想精髓……
    苏东坡是历史长河中的一颗巨星,熠熠生辉,逾千年而不暗淡。其伟大人格和赤子般的精神,随着时间的洗礼,越发令人瞩目。
    作者陈鹏历时数年,几易其稿,剖析苏东坡的生命历程,打开其丰富的内心世界。翻开这本《苏东坡传》,一个真实立体的苏东坡跃然纸上,深入阅读,苏东坡传奇而跌宕的一生,如在眼前。

作者简介

    陈鹏,七零后,山东鄄城人。好走路,好骑行,好咖啡与茶,好读史,好美食,好八卦。苏东坡忠实拥趸。曾任潮流杂志《FUN!》总编辑,中国网文化中国主编,蜜悦运营总监等。著有《先秦猛人录》《闲说王府旧风流》《馋是一枝花》等。

目录

自序:寂寞沙洲,不冷
第一章  童年与少年
  眉山苏家
  严的父,慈的母
  十八岁前后
  同榜高中亲兄弟
  新科进士的悲伤
第二章  入仕知凶险
  父子同求官
  苏判官初上任
  无法逃脱的上司之手
  人生中无尽的伤
  半路上杀出来一个王安石
  保守派最佳代言人
  逃离京师
第三章  江湖浪里行
  谁不爱杭州
  好茶好酒好友
  救灾能手
  勇退水患救一城百姓
第四章  陷害与围剿
  谁不忆江南
  对手偷袭,谏官群殴
  一朝成囚徒
  生死一念
  终可以获救
第五章  黄州黄州
  陈季常君
  无黄州,不东坡
  自我救赎
  没朋友怎么活
  做一回老农民
  本是人间美食家
  才情汹涌
  苦乐家事
  赤壁绝唱
第六章  重出江湖
  皇帝没有忘了他
  一晃五年
  远近高低各不同
  倏忽中年
  从公已觉十年迟
  只想寻田终老
  匆匆,重被起用
第七章  京华风雨
  坐火箭蹿升
  兄弟怡怡
  与理学大师的交恶
  党争残酷
  六君子都在苏门
  官场是非
第八章  四度知州
  杭城未了缘
  西湖的再造与审美
  断案
  政治旋涡
  到颖州去,到扬州去
  教皇帝读书
  整顿边防
第九章  岭南之地
  一贬再贬
  惠州新生
  亲情重叙
  大慈善家
  朝云之死
  奔海南
第十章  海南生活
  垂老投荒
  自娱娱人
  总能化解危机
  新友与故交
  蛮荒之地的文化生活
  兄弟内迁
第十一章   东坡之死
  一路折腾
  安家何处
  骤然病倒
  东坡之死
苏东坡年谱
参考资料

前言

    寂寞沙洲,不冷
    元丰五年(1082),寓居黄州定慧院的苏轼写下著名的《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他的身体还未从漫长的旅途中完全苏醒,他的情绪尚未从乌台诗案的阴影里平复,就要面对无边的寂寞了。
    此时的他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寂寞的开端。他后半生的很多时间,都将在漫长的流放中度过。
    寂寞予以他痛苦,同样成就了他的伟大——让他重新思考活着的意义。让他走出精神的低谷,让他焕发出无限光彩。
    如今,“寂寞”这个词,一点儿也不寂寞。
    网络里或者现实中,总看到许多男女挤眉弄眼撒欢儿,口口声声说,我真的真的好寂寞。前人说,不疯魔,不成活;现在是,不寂寞,不好过。
    智者失语,浮躁当道,这是最坏的时代。
    寂寞被调侃,被戏弄,它早已面目全非,转而变成大众表达浮躁情绪的专利,而真正的寂寞者,却只能尴尬地站在原地,拔剑四顾心茫然。
    曾和一帮朋友遥想古代,没有电视,没有Wi-Fi,没有苹果手机,没有微信,没有啤酒,没有迪士尼……他们却一样可以自得其乐,逍遥自在。
    就像苏东坡和他的朋友,常常携了美酒,湖上泛舟,鼓琴吹箫,纵论四方,神游八极,华彩诗章自胸中喷涌而出,端的是人生至美之享受。讨论的结论是,没有现代的科技产品,没有花样繁多的娱乐方式,一样可以活得充实富足。倒是身处物质过剩时代的我们,总要迷茫于精神世界的苍白,留恋于物质世界的种种。
    聪敏之如苏轼,有过人才情,有豁达天性,却也难免被命运捉弄。他这么爱热闹的人,却也常常要被命运抛到陌生的绝境,遭受寂寞的围攻,在孤独里舔舐心灵的伤口。
    面临苦难,面对寂寞,他最初之反应,亦有与常人相似的一面,或举手无措,或顾影自怜,寻不到前路,看不见终点。但他总能以自己天才的悟性,乐观的天性,不会任由伤痛停留太久。
    短暂的迷茫之后,他能够迅速从失落中重拾自尊,采取了各种方式,救治肉体之苦痛,摆脱心灵之炼狱。悟道也好,参禅也罢,都是他脱离苦海的方法之一种,是他自救的积极态度。
    寂寞纵然难耐,却不是逃避现实的借口,若要战胜痛苦,须先要正面这寂寞,接纳这寂寞,战胜这寂寞。
    所以,苏轼的种种作为,便可呈现他之面对寂寞的态度。
    他游山玩水,寄情于天地万物;
    他广交朋友,在心灵的交合中开拓精神疆界;
    他救贫扶弱,常怀慈悲之心;
    他吟诗赋词,宣泄豪情与失意;
    他发掘美食,享受世俗的欢乐;
    他参悟古人,学习放下的哲学;
    于无尽的寂寞中,对自我进行归纳、总结、反省,重新发现生命的意义所在。
    若无黄州的寂寞历练,便放不下对名利的追求,便没有未来的无尽淡定。黄州是他命运的大转折,也是他走向伟大的新起点。
    寂寞成就了他人生的光彩,也成就了他的传奇。
    东坡之伟大,一方面,是因为他写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华章;另一方面,是他具有豁达开朗、乐天知命的人格魅力。
    伟大固然得益于他横溢的天才,更多则是来自寂寞的锤炼。命运经常毫不留情地将他逼至人生的角落:乌台狱中的折磨,黄州务农的辛苦,惠州的无限惨淡,海南缺衣少食的生活……却从未将他打垮,一有机会,他就会强力反弹。
    在寂寞里,磨炼了心志,洗涤了灵魂,并使他的才华得以更大程度地发挥。若其一生顺风顺水,也许仍然伟大,但一定不如饱受锤炼后更伟大。
    在世人眼中,苏轼是一个丰富的存在,扮演了各种角色。他是父母的好儿子,努力攻读,早登科第,少年得志;他是弟弟的好兄长,时时眷顾兄弟之情,为践行风雨对床之约,三番五次想要从仕途中退出,享受兄弟相处的喜悦;他是朋友的好朋友,率性,坦诚,开阔,大气,让人爱戴;他是儿子的好父亲,从不施以打骂,而喜欢夸奖和启示;他是百姓爱戴的好官,时时心系大众,因他们的苦难而苦,因他们的艰辛而哀,他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予以力所能及的帮助;他是一代诗家和词家,他开创了跨时代的审美意象,创造了中国文学史上无法复制的经典。
    这么多身份,在我看来,都不如“寂寞者”对今人更有启示:在一定程度上,寂寞可以救治我们当下的苦难,解决心灵的沉疴——面对寂寞时,我们可以学着像他一样思考人生,像他一样享受生活。
    从这个意义上讲,寂寞者的最高境界,不是与寂寞对抗,而是与寂寞同行,并从中汲取生命的能量。
    东坡一生,因寂寞而精彩,也因寂寞实现了自我的救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三苏不只名动于宋朝的文坛和政坛,对后世亦产生极深远之影响。评论家们更是将苏氏父子与唐宋年间的其他五位优秀作家相提并论,赞之为“唐宋八大家”。
    在悠久绵长的中国文化史上,一家人占据了如此重要之位置,几乎仅此一例,实属绝无仅有。有人说曹操三父子可与比肩,但若较起真来,三曹文学创作的广度和深度,与三苏相比,还是要稍逊一筹。
    眉山,在成都之南五十公里。这一块土地,因为地理环境的关系,其水土丰美,物产富饶,山不高而秀,水不深而清,算得上风水宝地。
    长江有一支流,为岷江,岷江有一支流称玻璃江,玻璃江流经眉山县城东郊,水色清碧,江水简直像玻璃一般透明,一眼便可望到江底,故得此名。
    沿江两岸,眉山人遍植了桃树和杨柳,每年春天一到,粉嫩的桃花争艳,清新的杨柳吐绿,东坡曾有诗赞之日“清江入城郭,小圃生微澜”,气象着实万千,令人留恋不止。此等绝美景色,沿江岸两旁连绵不绝,非常壮观,不知道的人乍到此地,误以为自己身在世外桃源,人们因此称眉山为“小桃源”。
    眉山是个古典诗意的小城,气候温润,风光旖旎,淳朴适意,人在其中,不免耽于美好而忘却时光的流逝。比之五十公里外的繁华大城市成都,这里少了些热闹,却多了些安静;少了份浮华,却多了份实在。生活在这清幽小城的百姓,最是怡然自得,乐于享受这清平人世。
    眉山适合居家,全因其“小”使然:人口不多,不至于拥挤;相对封闭,却更适于修身养性。假若用现在时髦的新概念包装,就是“最适宜居住的地方”,当地人民的幸福指数,俨然超出那个大城市成都。
    莲花是眉山特产,城中池塘密布,每年五六月间,莲花次第开放,香气飘到了城中的每个角落,全城人民共同分享着花开时节的喜悦。
    眉山城在莲花的包围当中,别有一番天赋的趣味和美丽。
    在莲花和荷叶间,鱼儿自由自在嬉戏于水中,无所挂碍,正如汉乐府之采莲诗所描述:江南可采莲,鱼戏莲叶问。静的莲,动的鱼,相映成趣,倘若有画师在,把这景色如实描绘,那也绝对是精彩之作。
    眉山苏氏,原籍赵郡,即今河北赵县,东坡亦常以“赵郡苏轼”自称。
    苏洵曾作《苏氏族谱》,对眉山苏氏的来龙去脉有过比较清晰的交代:唐神龙初,长史味道刺眉州,卒于官,一子留于眉,眉之有苏氏自是始。大意是说,唐中宗神龙初年,老苏家的祖上有个叫苏味道的人,来眉州当官,后来死于此地,留下一个儿子,由此眉山有了苏氏,香火不断,绵延不绝。
    这眉山的苏氏一支,历经三百年发展,虽非名门望族,倒也算人丁兴旺,再加上乐善好施,在当地获得一定的声望。
    苏氏家族一路繁衍下来,逐渐形成两个重要的传统:其一是淡泊名利,其二是勤俭持家。
    淡泊名利,便对做官的兴趣不大,对于功名没有太多的进取心,对经济亦没有太多的计较;而勤俭持家,则让苏家积聚不少家财,夯实了经济基础,因此,苏家虽算不上眉山的富贵人家,但也已步人小康行列。
    这样的家风持续多年,一路传承,对苏氏一门的影响显而易见。
    只要人们稍加留意,便不难发现苏氏各代传人身上所具有的这些特质。苏洵的父亲,苏轼的爷爷苏序,便是这良好家风的继承人。
    苏序体格健壮,胸怀开阔,为人平和厚道,生活朴素节俭,深得乡里人敬重。苏序与人交往,不论是士大夫,还是普通百姓,乃至田父野老,都一样礼貌周到,注重细节,时时顾及别人感受。苏序有此品格,当受其父苏杲的影响极深,苏序评价父亲“最好善,事父母极于孝,与兄弟笃于爱,与朋友笃于信,乡间之人无亲疏皆爱敬之”。
    对于功名利禄,苏序亦有着异乎寻常的淡泊态度。他曾有机会争取到当地的一官半职,但他不但不争,甚至还说服家人,不要掺和到这件事情当中。
    苏序的生活作风,俭朴到了极致。
    P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