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繁星

  • 定价: ¥32.8
  • ISBN:978755350795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化
  • 页数:276页
  • 作者:溯汀
  • 立即节省: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溯汀著的《繁星》是一个美丽的关注追逐的故事。
    作为报复,桐衫在时装秀声名鹊起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手为前情敌准备婚礼礼服】。
    在婚礼现场,她不出意料地遇到了终止钢琴巡演来“抢婚”的杨斐。
    高中时,她为生计早早担起了家庭重担,跑到琴房偷偷做起了裁缝,而他为了陪她,找了个借口在她的缝纫机旁为她演奏钢琴。
    少年少女不敢表达的心意最终酿成一场误会。
    她逃离故乡,为了有一天能与他比肩,而他看着她留下的一堆碎布,不知哪个才是给他的衣裳。
    多年后再相见,他问她:“嫁衣,你敢不敢做?”
    原来在最初的最初,小小的他说爱像云朵,飘散不定。她摇头,手心摊开云朵状的棉团,“如果我爱他就要给他做件衣裳,牢牢地把他锁在身旁。”

内容提要

  

    《繁星》由溯汀著。
    桐衫在时装秀声名鹊起,作为报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手为前情敌准备婚礼礼服】。在婚礼现场,她遇到了终止钢琴巡演来“抢婚”的杨斐。
    高中时,她为生计旱早担起了家庭重担,跑到琴房偷偷做起了裁缝,而他为了陪她,找了个借口在她的缝纫机旁为她演奏钢琴。少年少女不敢表达的心意最终酿成一场误会。
    多年后再相见,他问她:“嫁衣,你敢不敢做?”
    繁星满天,她终于追逐到了她的那颗。

作者简介

    溯汀,小花阅读签约作者。来自美丽的大连,水瓶座,AB型血。天马行空爱幻想,脑洞大到收不住。喜欢一切温暖可爱的事物。梦想有一天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温暖别人。
    代表作:《繁星》

目录

楔子
第一章/卡农
第二章/COS服·上
第三章/COS服·下
第四章/前奏
第五章/蕾丝旗袍
第六章/时装周
第七章/老宅
第八章/香云纱
第九章/莨纱
第十章//小安
第十一章/波兰
第十二章/秋日私语
第十三章/夜曲
第十四章/秀场
第十五章/月光
第十六章/苹果
第十七章/土拨鼠
第十八章/古着
第十九章/鸢尾
第二十章/新手村
第二十一章/雨的印记
第二十二章/屏风
第二十三章/水边的阿狄丽娜
第二十四章/星月夜
第二十五章/追星
第二十六章/暗夜
第二十七章/绊
第二十八章/婚礼
番外一/千山鸟飞绝
番外二/在雨中

前言

  

    追逐繁星的孩子
    二月份的时候,若若梨大大告诉我长篇的名字定了,叫《繁星》。
    当时我被自我厌恶折磨了一个月,看到这个名字,念出它时,脑海里出现了寂静的黑夜里缀满星星的画面。
    瞬间开心到想转圈,心想,我的第一个“孩子”有名字了,一定要更努力一点才行,我就这样,被奇迹般地治愈了。
    故事里,桐衫要追逐的繁星,是杨斐那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是多年努力后对当初弱小自己的交待。
    而我的繁星是梦想。
    我是个胆子很小的姑娘。
    从小就有写东西的想法,一直藏在心里不敢和别人说的,到大学终于有了机会就开始正式实施起来。
    “黑夜”当然是少不了的啦。
    先是从打字都只能一只手指敲,到标点、格式、冲突、障碍的设置等一点点开始,再是投稿后无人问津的阶段,最后,独身一人来到长沙求一个实现梦想的机会。无数次追问自己真的可以吗,自我折磨与打击过后,又无数次重新站起来。
    但是正因如此“星星”才会更闪亮。
    那些写完第一个故事后的满足感,短篇第一次登上星星花后激动到发抖的心情,来大鱼面试成功后的喜悦,都使那些暗夜变得不值一提。
    对我来说,写作这件事,就是星与夜并存的。
    星让夜更加闪亮,夜让星有所依托。
    真的很幸运,从很久以前就是大鱼的读者,上大学后写稿也是登上大鱼文学网和星星花杂志,面试成功后,登上小花阅读,现在这本书里我又是小花阅读的签约作者。
    有很多人要感谢。
    感谢烟罗大大和若若梨大大对我的包容与鼓励,让我在大鱼有这么珍贵的体验,今年七月我还会再回来长沙的。
    感谢爸爸妈妈,能支持我一个人从辽宁来到湖南,选择写作这样一个职业。
    感谢曾在小花三组一起陪伴过我的每一个小伙伴。
    感谢我人生第一个编辑喵团大人,感谢你让我有短篇登上杂志那么美好的经历。
    还要感谢我的朋友们:西米露,大哥,露璐,汉子,龟龟。因为害羞,写东西这种事我很少与人提及,谢谢你们一路给我的安慰与鼓励。从写稿起就一直暗戳戳地想着,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写了书一定要把你们的名字印在上面。
    谢谢大家给了我这么多的爱。
    这是我第一次写长篇,很抱歉,作为作者的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它的缺点与不足,但同时,我也明白,只有继续写,这些缺点才能有机会在下一个故事里得到改正。
    最后,祝我的读者们,都能找到自己的星星,并努力去追逐它。
    星星那么远,那么美,追逐它的过程虽然很辛苦,却也真的好幸福呀。
    我向你们保证。
    溯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卡农
    可人生二十二年的经验告诉桐衫,回报和期待总是不成正比的
    她还没有过瘾,没好好享受杨斐那难得一见的表情,就被送到了市郊临近湖泊的草地上。
    据说为了方便招待宾客,新郎新娘特意选了这里继续婚礼的后半程。
    茵绿的草地上被架起一座巨大的鲜花拱门,拱门和白桌布上的装饰都是为了搭配新娘香槟色小礼服的香槟玫瑰,还特地邀请了米其林顶级厨师来现场制作主菜和小甜品。
    即使这么大费周章,桐衫也能一下子透过现象看出事物的本质:在教堂里新郎新娘不好意思收份子钱。
    桐衫穿着自己以前做的青花旗袍靠在一个甜点桌前,正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忽然被一个穿着华贵的富家小姐拦住了脚步。
    “麻烦帮我拿杯酒。”
    这是,把她当侍者了?她穿的很像服务员吗?
    桐衫扫视了会场一周,发现女侍者确实都穿着白上衣搭配青裙子,而男士者则是白衬衫蓝西裤。她咬了咬牙,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设计师身份受到了侮辱,并坚信侍者的衣服绝对是几天前新娘在打听到她准备穿这款旗袍之后故意安排的。
    “小姐,”桐衫叫她,耐心地讲解,“您看哈,这花样是我自己设计的,青花是我一针一线自己绣上去的,还有这面料,阳光下是会浮现暗纹的你看没看到......”
    “所以?”富家小姐打断她,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
    桐衫压着心里的小火焰,从复古钱夹里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她,“所以,我是新娘婚纱的设计师。”真不是服务员。
    刚刚还臭着一张脸的富家小姐看到名片马上变了脸色,张大嘴巴看着桐衫,神经质地连忙跑开。
    就在桐衫歪着脑袋不明所以的时候,富家小姐不仅自己又跑了回来,还叫来了富家小姐的姐妹团,她们激动地说很喜欢桐衫设计的婚纱,想要她的电话,让她帮忙设计礼服。
    众人簇拥下,桐衫感觉刚刚被伤到的心再次满血复活,微笑着一一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后,忍不住在内心给自己鼓了个掌,很好,生意主动上门了。
    桐衫转了一圈后,随意找了个人少的位子坐下,在侍者花花绿绿的托盘里要了一杯看起来度数最低的红酒。
    她酒量浅,平常很少喝,可这次不一样,她怕自己控制不住。
    三十分钟前,出人意料地,杨斐并没有抢婚。
    他在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之后,转身双手关上了教堂的门,隔绝了刺目的白光。俊朗的脸在那一刻变得渐渐清晰起来,桐衫清楚地看到杨斐收敛了眉眼,微微倾了倾身子,薄唇轻启,对着众人说,抱歉,我来迟了。像是他本应在邀请之列,而现在不过是飞机延误后的小迟到。
    他淡定地环顾一周,最后在桐衫旁边的空位置坐下,安静地当了个观众。
    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阵插曲过后,婚礼正常进行。
    只有桐衫,因为杨斐坐在身边而变得僵硬,紧张到吞了好几次口水,婚礼间隙,她偷瞄杨斐平静的脸,不确定他刚刚的焦急和热切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人真是越长大演技越好了,不对,她忘了,杨斐本来就很会演戏。
    杨斐似乎感觉到她的欲言又止,食指放在唇中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眼睛平视前方交换戒指的场景,对她说:“嘘,桐衫,你走了五年,我们还有很多账可以慢慢算。”
    “不急。”
    明明天气很好,温度也不低,桐衫还是实实在在打了个哆嗦。
    草地上原本就有一个舞台,在仪式结束后,杨斐一点也没浪费演出的订制西装,还穿着它主动上台演奏钢琴曲。
    桐衫偷偷扯下一支婚礼上的香槟玫瑰,表面上非常小孩子气地和花瓣过不去,实则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琴声。
    是卡农。
    桐衫第一次见到杨斐时他就在弹这首曲子。
    她忍不住偷偷抬眼,看向远处舞台上演奏的杨斐。
    他们中间隔了七八张桌子,几十个脑袋,应该是个可以更大胆看他的安全距离。
    然而眼前的一切太过熟悉,让桐衫不禁想起十五岁那年她意外看到的那个小小的木制舞台,原本喧闹的礼堂一下子安静下来,厚重的红色帷幕被拉起,她看到那个正襟危坐的少年。
    两个场景渐渐重合。
    和多年前一样,面对钢琴时杨斐近乎虔诚。
    他穿着剪裁良好的黑西装,挺直了脊背端坐在白色钢琴前,像进行一场对神的祷告。
    阳光给他的侧脸镀上一层金边,让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显得柔和又亲切,他的手臂轻柔地放下又抬起,琴键如流水般被他修长的手指拨弄。
    时光像是从来不曾移动,却又不知不觉走了那么远。
    在众人的掌声下,桐衫回过神。
    曲毕,新郎主动上前和杨斐握手表示感谢,杨斐眼神平静地回礼。在他面前新郎比杨斐低一个脑袋,弯腰时气势一下子就被杨斐比了下去,桐衫觉得这不像一场婚礼,更像是他的个人独奏会。
    这个人总是这样轻易地就能掌握主导权。
    一点也不好玩。
    或许这场游戏的本身,就是她注定不会赢的死循环:杨斐为了新娘抢婚,桐衫会不开心,杨斐为了新娘想将她最重要的婚礼继续维持下去更让她不爽。
    P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