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泰绮思/诺贝尔文学奖大系

  • 定价: ¥28.8
  • ISBN:978755501202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海峡文艺
  • 页数:164页
  • 作者:(法国)法朗士|译...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泰绮思/诺贝尔文学奖大系》是阿纳托尔·法朗士的代表作,作品以古埃及名城亚历山大和后期希腊文化生活为背景,叙述在沙漠里修行的圣僧巴甫努斯,立誓拯救女优泰绮思。他冒险进城,劝导泰绮思改行,并胜利地把她送进修道院。可是他却被泰绮思的美貌所打动,堕入情网。

内容提要

  

   《泰绮思/诺贝尔文学奖大系》是法朗士的代表作,作品以古埃及名城亚历山大和后期希腊文化生活为背景,叙述在沙漠里修行的圣僧巴甫努斯,立誓拯救女优泰绮思。他冒险进城,劝导泰绮思改行,并胜利地把她送进修道院。可是他却被泰绮思的美貌所打动,堕入情网。《泰绮思》是一部杰作,也是一个拯救灵魂的故事。鲁迅在其《京派和海派》中指出:“《泰绮思》的构想,很多是应用弗洛伊特的精神分析学说的。”并在评论泰绮思的艺术形象时说:“她在俗时是泼辣的活,出家后就刻苦的修,比起我们的有些所谓‘文人’,刚到中年,就自叹道‘我是心灰意懒了’的死样活气来,实在更其像人样。”

作者简介

    阿纳托尔·法朗士,Anatole France(1844—1924)
    生于巴黎一个书商家庭,自幼博览群书;1862年,中学毕业,随即开始自谋生计,参加帕尔纳斯派诗歌团体的活动,开始在报刊上发表诗歌、小说和评论;1973年出版第一部诗集《金色诗篇》,尔后以写文学批评文章成名;1881年出版《波纳尔之罪》,在文坛上声名大噪。
     之后,他写了一系列的小说,如《泰绮思》(1890)、《鹅掌女王烤肉店》(1893)、《企鹅岛》(1908)、《诸神渴了》(1912)等长篇小说。其中《诸神渴了》被称作是“情节很戏剧化的一部杰作”。此外,他的重要作品还有短篇小说《克兰比尔》(1901)、长篇小说《在白石上》(1904)、《天使的反叛》(1914),以及长篇四部曲《当代史话》(1897-1901)。1921年,法郎士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目录

泰绮思
  莲花篇
  纸草篇
  宴会篇
  大戟篇
附录
  法朗士作品年表

前言

  

    颁奖辞
    瑞典学院常任秘书  F.A.卡尔菲尔德
    1881年,阿纳托尔·法朗士的《波纳尔的罪行》轰动了整个法国文学界。当这本书的影响力扩大到整个文明世界时,他已经不是一个年轻的作家了。在波及全世界的影响力产生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总是悄无声息地埋头工作着。他以常人所没有的毅力和坚持平静地度过这段能够洗尽铅华的沉寂时光,然而正是在这段时光中他所创作出来的作品,饱含着他智慧的结晶、高尚的品位以及字里行间飞扬的思绪。在他人生所收获的众多“财富”当中,唯独金钱和名位不是他所追求的,可以这么说,在他看轻那些所谓名利场的功与名的同时,他的梦想充盈了整个生命。他曾回忆道,七岁那年,自己曾经想要在长大以后成为一个名人,而他拥有一个虔诚信教的母亲,在母亲的谆谆引导下,他渐渐地发现,那些关于圣人的传说和典故更能够让他备受鼓舞,那时的他就决定成为隐匿于世外的高人,如同圣安东尼、圣热罗姆那样在无垠的沙漠中定居,打理着属于自己的“绿色庄园”,陪伴着一同生活在自己所搭建的房子中的麇鹿、羚羊和斑鸠,仰头沐浴着天父所赐予他们的恩惠。
    世上没有一个母亲不会担心自己的孩子整日想入非非而不懂得脚踏实地,而法朗士的父亲却对此丝毫没有任何的担忧,反倒开始劝解起自己的妻子来:“别想太多了,等将来他长大了,会明白这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玩意儿有多么的令人不齿。…父亲的断言成真了。”法朗士说:“正如伊弗托国王那样,在声望与金钱之外的我不被任何人所惦记,抛开一切世俗凡尘的困扰是我做梦都想要的生活。关于儿时想要成为隐匿于世外的高人的那个梦想,在我这段渐行渐远的人生旅途中,我重新感悟了一遍。也可以这么说,每当太阳从地平面升起时,我对它的感触又焕然一新了。当我将自己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时,我总能感受到它对我的召唤,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切勿忽略平淡生活中潜藏的趣味。”法朗士在他十五岁那年,完成了他的第一本散文集——《圣哈德贡德的传奇——法国的女王》——是为献给他的父母所作。遗憾的是,这部作品并没有被流传下来。不过,我们仍然能够发现,即使他在儿时那种对圣人的崇敬之情已经不复存在,他的笔下依旧能够繁衍出富有传奇色彩的文字。
    阿纳托尔-法朗士在群星般的作家群体中是以诗人的身份首次为民众所熟知的。他的父亲拥有一个旧书店,而正是在这里,他发觉到自己对知识的渴望和对蒙盖着岁月痕迹的旧书无可言说的情感。收藏家们和喜爱旧书的人经常来到这个旧书店,在寻找所需要的旧书的同时讨论着各自对其作者和版本的看法。而正是这些书店中的日常所见,将阿纳托尔引进一个新奇而又博学的地域。在平凡无奇的生活中,研究学问成为他最大的兴趣。在他的笔下,有夸尼亚尔神父在(《鹅掌女王的烤肉店》中所发扬出的品质——他开导一位年轻的烤肉工人,以教会他伶俐的口齿为酬劳,让自己得以免费享受这些物质供给;接着他来到图书馆,从荷兰买来旧书,无条件地充实了他的精神世界;再将视线转移到贝杰瑞先生身上,在家中待腻的他散步至书店伙同三三两两的同好们倚在书架旁谈天说地,这是他一天中最美妙的光景了。因而我们不难发现法朗士是个寄生在图书馆中的诗人。他欣赏《达斯塔拉克文集》这部集书体和手札为一体的巨作,一个犹太神秘主义者在这部书中寻求巫术的秘密。从这儿我们不难看出法朗士就如同一个图书收藏者,愉快地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瓜纳尔在历经精彩纷呈的旅途的最后说:“这儿比以往要热闹得多,我要在某个旧书店里寻找一张空桌常驻。那个书店中各类的书籍,安静地躺在那儿。相比人类,我更愿意同它们交流。生活中有许多不同的方向可供我们前进,然而在我看来最好的方向无非就是阅读,平静地承受着生活的沧桑,用百年的沉淀使我们的生命不朽。”喜欢充满智慧的优秀作品是法朗士个人爱好的一个基本特征,就如同他所写到的神甫,站在自己用学识与思想所垒筑的高塔顶端,朝外向地球的另一端的古老国度凝望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他过去为信仰而献出自己的一切,而如今他的讽刺仍然具有活力。
    “每个个体的存在是渺小而美好的,散布四处,然而作家们却能够赋予他们具体的形式和风格。”法朗士的博学和冥思,使他的作品具有一种庄重感,而为了完善自己的创作风格,法朗士投入了他的全部心血。法朗士努力运用一种高贵的语言,而法语本身就是由拉丁母语所孕育出来的,可谓是条件得天独厚,这种语言曾被最为杰出的大师们所运用。它拥有着宁静和魅力、力量和旋律。法朗士在……解的爱国主义、为恢复被迫害的人的权利而大声疾呼。然而由于他当时的爱国主义不被人所理解,使得自己也深受其害。他来到工人之中,设法在阶级之间和民族之间进行调解。他的高龄并未能牵绊他的脚步,在这几年他反而完成了好几件大事。在格蕾丝女神的宫廷里度过了许多年阳光灿烂的生活以后,他还是抛弃了多彩欢愉的研究生涯转而投身到理想主义的奋斗中去。晚年,他极力反对社会的堕落、物质主义和金钱主义。他在这方面的行动并未能直接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在其高尚的情操影响下,修正他的文学形象却有着无可估量的正影响力。他不是一个看重名利的人。《圣女贞德的一生》这部作品引来颇多争议,他在这部作品上耗费了巨大的心血,他试图尝试着揭开这位法国女英雄的神秘面纱,恢复她的本性和真实的生活。可是在这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她存在的意义的时代里,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
    《诸神渴了》是描写法国大革命进程的杰作,这场被认为是为理想而斗争的革命,反映了在杀戮中个人无足轻重的命运。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认为法朗士赞同自己的论断。想要清晰地刻画人类走向悲悯和人道的进程,一个世纪是远远不够的。之后的事件证实了他的预言。这本书出版后几年,便发生了巨大的灾难。为蝾螈们准备了多么漂亮的舞台!战争的硝烟仍然在这颗星球上弥散,硝烟之外则涌现出邪恶的神灵,难道世界即将走向尽头?阴郁的先知们作了一次新的预言。一股迷信的浪潮即将淹没文明的废墟,法朗士握着仅有的武器,把这些牛鬼蛇神打得狼狈逃窜。对于我们这个时代,信仰是必需的——然而必须是经过理性的批判、清晰思维净化过的信仰,这是一种新的人道主义,一种新的文艺复兴,一种新的宗教改革。
    像文明世界的其他地方一样,瑞典不能遗忘它曾受过法国文明的陶冶。在形式上我们受到法国古典主义这颗成熟而美妙的果实的滋补。没有它我们会是什么样子?这是我们今天应该扪心自问的。法朗士是对当代法国文明最有话语权的人,是最后一位杰出的古典主义者。他甚至被视为最后一个“欧洲人”。确实,沙文主义是最罪恶和最愚蠢的意识形态,它企图用惨遭破坏的废墟建起新的围墙,阻止自由知识分子在民族之间进行交流。在这样的时代里,他朗朗动听的声音比别人更为高亢,在告诫人们要懂得他们都彼此需要。这个机智、卓越、宽宏大量和无所畏惧的骑士,在文明向野蛮发动的战争中是最优秀的战士。他是高乃依和哈辛创造的光荣之军时代里的一位法国统帅。
    今天,在古老的日耳曼国家,当我们把这个世界性的文学奖颁发给这位法国大师——这位真和美的忠实仆人,人道主义的继承者,拉伯雷、蒙田、伏尔泰、勒南的继承者之时,我们想起了他有一次在勒南雕像下面所说的话,这句话表明了他的全部信仰:“人类将缓慢地实现智者的梦想,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
    阿纳托尔·法朗士先生——您继承了法语这种最为令人羡慕的语言,这是一个高尚和典雅的民族的语言,因您而更为耀眼的法兰西学院虔诚地捍卫着它,使它保持令人羡慕的纯洁环境。您拥有这个出色的工具,它在您的手中闪耀着“美”的光芒。您曾运用它创造出能够代表法国典雅风格的杰作。然而使我们陶醉的不仅是您的艺术,我们同样敬慕您的创作天分,并且为您在作品中彰显出来的宽容和悲悯之心所倾倒。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莲花篇
    那个时候,沙漠里住着大队的隐士。尼罗河的两岸,有许多以木板和泥土砌成的小房屋。那些都是隐士们亲手建造的,各间房屋坐落的距离,务使居住的人既能孤独营生,又能于必要时得到相互的帮助。那顶着十字架的圣堂,远远近近君临着那许多的小房屋。僧侣们每逢什么节庆日期都到郡边圣堂里去做弥撒。在尼罗河的边际上,还有几座修道院,院里的人各自幽居在各人的小房间里,他们绝不聚集在一处生活的。假使他们聚集在一处生活了,这是为要更加真切地尝味那孤独的滋味。那种隐遁的修士们和修道者是非常节食的,每天到太阳落山之后,才吃他们的面包,夹着一点食盐和意沙泊(Hysope)的叶子,这便算他们一天的食料了。有几个人,还要深入到沙漠里去,窑洞或坟墓便是他们的居处,他们经营着一种更特别的生活。
    他们都谨守着禁欲的主义,穿戴惩戒自己的带子和罩满眼睛的肩挂。长夜的默想之后,便去睡在光秃秃的地上,祈祷、唱圣歌。总之,他们每天完成伟大的忏悔的苦行。为了思想到人类生来的罪孽,他们不仅拒绝了肉体的快乐和满足,而且拒绝了那时候的人以为人生所必需的调养。他们以为四肢的疾病足以使我们的灵魂康健;又以为身体的溃烂和创伤正是肉体最光荣的装饰。他们如此这般地实现那先知的预言了。原来先知说过的:“沙漠里将布满了花朵。”
    在这圣地旦白衣特居住的隐士们,有的在禁欲消磨他们的岁月和默想的生活里;有的编织椰子树的纤维;或者稻麦收获时雇佣给邻近的农家,去换得他们的食料。但是异教徒都瞎疑心他们中间有几个是做强盗过日子的,或是加入于流浪的阿拉伯人中间去掠夺旅行商人的。然后实际,这种僧侣所最最轻视的,便是财富,他们德行的熏香一直升到天上去的呢。
    天使们扮着青年人的样子,手里拄着拐杖,像旅行客人一般,来访问他们;至于恶魔呢,都套上了爱底洼人(埃及南部一地方的人民)的面貌或者扮作野兽,徘徊于孤独的修士们的四周,想把他们来诱惑。到了早上,僧侣们带了水壶到泉源那边去取水的时候,他们瞭见沙面上印着窿底儿(人面豚足有角之魔)和桑督儿(半人半马之怪物)的足迹。如果从精神的实际状态想起来,圣地旦白衣特真是一片战场,时时刻刻有天国与地狱的身体的战争,尤其是在夜间。
    那种禁欲的人,被那永受诅咒的恶魔们凶狠地袭击着,他们靠了断食,忏悔,苦行种种方法,以及靠了上地与天使的帮助,才保全了他们自己。有时候,肉体的苦闷像铁针一般凶狠地刺碎他们的身心,于是他们便唤出痛苦的呼声来,那号泣的声音,正和那满天星斗的夜间,恶狗的喊声相呼应。那时候,恶魔们便装扮成诱惑人的美貌,到他们的面前来了。原来恶魔是丑陋的,然而有时他们都会套上美丽的外貌,他们的本来面目便给藏过了。但旦白衣特的禁欲者们,在他们的小房间里,恐怖地瞧见种种淫逸的幻影,并且这种幻影就是在世俗的逸乐也没有那样的荒唐。幸而他们有的是十字架,终而没有被诱惑。那种恶魔们还了他们本来的面目,到黎明时便充满着羞耻愤怨而远离了。因此,在破晓的时光,遇见一两个带哭带逃的恶魔是绝非少有的事。有人询问他时,他便回答说:“我流泪,我呻吟,因为有一个在这儿的天主教徒用鞭子来打我,用毒药来赶走我。”
    沙漠里的老僧侣们权力很大,犯罪者和无信仰者都在他们的权力下面。他们的慈悲有时简直慈悲到可怕的地步。他们坚持从使徒那里得到有权力惩罚那种对于真的天主的亵渎,凡是受着他们惩罚了的人,简直没有什么可以挽救的了。近村的人民甚至亚历山大城的百姓,都恐怖地讲过,大地曾张开嘴来,吞灭那种被僧侣鞭笞过的恶人。因此,老僧侣们在无赖的眼中很为可怕,在滑稽的戏子、小丑、娶妻的僧侣、娼妇的眼中尤其觉得可怕。
    这种基督徒的功德真厉害,甚至能使猛兽屈服在他们的权力之下。据说引得一个隐遁的修士,到临死时,竟会有一匹狮子走来,用脚爪替他挖一个墓穴。那个圣徒,看见狮子来替他挖洞穴,知道是上帝召他到身子边去了,于是与他的道兄们接吻告别。接着,他为要去睡在天主的怀里,便快活地去安眠在墓穴的中间。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