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最后的獒王(2獒狼血战)

  • 定价: ¥33
  • ISBN:978755970341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398页
  • 作者:杨志军
  • 立即节省:
  • 2017-12-01 第1版
  • 2017-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杨志军著的《最后的獒王(2獒狼血战)》是一部从藏地富有灵性的动物藏獒来透视藏地文明和人类精神处境的力作,与狼负载的弱肉强食不同,来自神秘的喜马拉雅高原的藏獒具有独到的通灵气质,它们负载了超越人类普通情感的高贵和丰富,小说中在青果阿妈西部草原支教的父亲、獒王冈日森格、铁棒喇嘛、神秘的阿玛尼卿雪山、古老的咒语“玛哈噶喇奔森保”、獒狼大战……构成了一幅奇瑰的藏地精神长卷。本册主要描写了獒王在天寒地冻的雪地大战群狼的故事。

内容提要

    杨志军著的《最后的獒王(2獒狼血战)》是一本讲述藏獒为了保护西结古草原牧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与荒原狼群之间展开生死大战的惊心动魄的小说。
    罕见的大雪灾让西结古大草原生机寥寥。然而,本已经陷入九死一生境地的牧民们却又受到了空前数量的荒原狼群的巨大威胁,命悬一线。此时,藏地牧民们的守护者藏獒挺身而出。虽然敌众我寡,但是藏獒们在獒王的率领下,将英勇无畏、舍己为人的精神品质发挥到了极致。哪怕自己跑死、饿死、战死,也要将保护人类的使命坚守到底!
    让我们翻开书页,身临其境地去感受真正的藏獒精神。

作者简介

    杨志军,出生于青海,在青藏高原生活四十年。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环湖崩溃》《海昨天退去》《失去男根的亚当》《隐秘春秋》《天荒》《永远的申诉》《迎着子弹缠绵》《无人区》《无人部落》《大悲原》《生命形迹》《敲响人头鼓》《骆驼》《藏獒1》《藏獒2》《藏獒3》《伏藏》《西藏的战争》《藏獒不是狗》,散文集《藏獒的精神》。曾获全国文学新人奖、《当代》文学奖、《当代》文学拉力赛年度总冠军、《当代》长篇小说年度最佳读者奖、新浪最佳文学类图书奖、中国最佳风云榜读者最喜爱的作品奖、中国小说学会2005年排行榜第一名、全国第十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图书奖等,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入选台湾十大畅销书排行榜,入选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向青少年推荐的一百本优秀图书”,入选“首批齐鲁文化名家”。

目录

第一章  狼来了
  大黑獒那日死了
  加油,多吉来吧
  孩子们危险了
  獒与狼的智慧较量
第二章  小母獒卓嘎
  直面狼群
  诡计啊,诡计
  上兵伐谋,獒王完胜
  好样的,卓嘎
第三章  护人魔怪
  狼吃狼
  冈日森格的慈悲
  救了只狼崽
  多吉来吧绝望了
第四章  命主敌鬼
  獒王要去救孩子们了
  咬不死的多吉来吧
  救命的糌粑
  一定要为孩子们报仇
第五章  屋脊宝瓶沟
  命主敌鬼的美餐
  一个人的战场
  父亲睡着了
  单挑獒王的战狼
第六章  瘌痢头公狼
  天上掉下了糌粑
  新的獒王
  两匹瘌痢头的饿狼
  违背天性的选择
第七章  千恶一义
  是玩伴还是仇敌
  父亲差点儿成了狼的美餐
  母狼的报恩
  狼崽和小母獒成了朋友
第八章  雪坑深深
  獒王单挑八只猞猁
  先救汉扎西
  父亲活过来了
  多吉来吧走了
第九章  江秋帮穷
  一场惨烈的厮杀
  营救头人索朗旺堆一家
  新獒王争夺战一触即发
  江秋帮穷逃跑了
第十章  徒钦甲保
  江秋帮穷的选择
  冈日森格哭了
  战胜白爪子头狼
  大黑獒那日的葬礼
第十一章  白爪子狼
  空气中飘来獒王的味道
  獒王回归
  奔赴十忿怒王地
  温泉湖里发现了美食
第十二章  护狼神瓦恰
  信?谁的信?
  救活一个是一个
  营救大灰獒
  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第十三章  十忿怒王地
  兵分两路
  悲愤的上阿妈狼群
  喂狼的人
  所有的人必须都救出来
第十四章  飞翔的领地狗群
  不依不饶的抵抗
  三路人马终于集中到了一起
  “舍命”霹雳王
  悲伤而温情的故事一个接一个
第十五章  多猕头狼
  各个击破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反客为主
  暗中出击
第十六章  獒王的哭泣
  獒王救母狼
  永远的大力王神
  再见了,小卓嘎
  回来吧,多吉来吧
第十七章  心如激雷而面如平湖者
  赤膊的父亲吓退了狼群
  神鬼莫测的伏击
  生死对峙
  后会有期

前言

    我·父亲·藏獒(序)
    一切都来源于怀念——对父亲,也对藏獒。
    在我七岁那年,父亲从三江源的玉树草原给我和哥哥带来一只小藏獒,父亲说,藏獒是藏民的宝,什么都能干,你们把它养大吧。
    小藏獒对我们哥俩很冷漠,从来不会冲我们摇头摆尾。我们也不喜欢它,半个月以后用它换了一只哈巴狗。父亲很生气,却没有让我们把它换回来。过了两天,小藏獒自己跑回来了。父亲咧嘴笑着对我们说:“我早就知道它会回来。这就叫忠诚,知道吗?”
    可惜我们依然不喜欢不会摇头摆尾的小藏獒。父亲叹叹气,把它带回草原去了。
    一晃就是十四年。十四年中,我当兵,复员,上大学,然后成了《青海日报》的一名记者。第一次下牧区采访时,走近一处藏民的碉房,远远看到一只硕大的黑色藏獒朝我扑来,四蹄敲打着地面,敲出了一阵震天动地的鼓声。我吓得不知所措,死僵僵地立着,连发抖也不会了。
    但是,黑獒没有把我扑倒在地,在离我两步远的地方突然停下,屁股一坐,一动不动地望着我。随后跑来的藏民旦正嘉叔叔告诉我,黑獒是十四年前去过我家的小藏獒,它认出我来了。
    我对藏獒的感情从此产生。你仅仅喂了它半个月,十四年以后它还把你当作亲人;你做了它一天的主人,它都会牢记你一辈子。就算它是狗,也足以让我肃然起敬。
    黑狮子一样威武雄壮的黑獒死后不久,我成了三江源的长驻记者,一驻就是六年。六年的草原生活,我遭遇过无数的藏獒,无论它们多么凶猛,第一眼见我,都不张牙舞爪,感觉和我已经是多年的故交。它们的主人起初都奇怪,知道我的父亲是谁以后,才恍然大悟:你身上有你父亲的味道,它们天生就认得你!
    那六年里,父亲和一只他从玉树带去的藏獒生活在城市里,而在高原上的我,则生活在父亲和藏獒的传说中。父亲在草原上生活了将近二十年,做过记者,办过学校,搞过文学,也当过领导。草原上流传着许多他和藏獒的故事,虽不完全像我在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却同样传奇迷人。
    有个藏民干部对我说,“文革”中他们这一派想揪斗父亲,研究了四个晚上没敢动手,就是害怕父亲的藏獒报复他们。
    在长驻三江源的六年里,父亲的基因一直发挥着作用,使我不由自主地像他那样把自己完全融入了草原,完全像一个真正的藏民那样生活着。
    我那个时候的理想就是:娶一个藏族姑娘,和父亲一样养一群藏獒,冬天在冬窝子里吃肉,夏天在夏窝子里放牧,偶尔再带着藏獒去森林里雪山上打打猎冒冒险。我好像一直在为实现我的理想努力着,几乎忘了自己是一个长驻记者。
    有一次在曲麻莱喝多了青稞酒,醉得一塌糊涂,半夜起来解手,凉风一吹,吐了。守夜的藏獒跟过来,二话不说,就把我吐出来的东西舔得一干二净。结果它也醉了,浑身瘫软地倒在了我身边。我和它互相搂抱着在帐房边的草地上酣然睡去。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醒来,摸着藏獒寻思:身边是谁啊,是这家的主人戴吉东珠吗?他身上怎么长出毛来了?
    这件事儿成了我的笑话,在草原上广为流传。姑娘们见了我就哧哧地笑,孩子们见了我就冲我喊:“长出毛来了,长出毛来了。”牧民.们请我去他家做客,总是说:“走啊,去和我家的藏獒喝一杯。”
    很不幸,不久我结束了三江源的长驻生涯,回到了我不喜欢的城市。在思念草原思念藏獒的日子里,我总是一有机会就回去的。雪山、草原、骏马、牧民、藏獒、奶茶,对我来说这是藏区六宝,我的精神上一生都会依赖它们,尤其是藏獒。我常常想,我是因为父亲才喜欢藏獒的,父亲为什么喜欢藏獒呢?我问父亲,父亲不假思索地说:“藏獒好啊!藏獒精忠报主,见义勇为,英勇无畏。藏獒一生都为别人而战。藏獒以道为天,它们的战斗是为忠诚,为道义,为职责。”在一本《公民道德准则》的小册子上,父亲还郑重其事地批注了几个字:藏獒的标准。
    可惜在父亲生前,藏獒已经开始衰落,尽管有“藏獒精神”支撑着父亲的一生,年迈的他,也只能蜗居在城市的水泥格子里,怀想远方的草原和远方的藏獒。每次注视父亲寂寞的身影,我就想,我一定要写一本关于藏獒的书,主人公除了藏獒就是父亲。
    ……
    第二年春天,我们的老朋友旦正嘉的儿子强巴来到我家,捧着一条哈达,里里外外找了一圈,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他把哈达献给了父亲的遗像,然后从旅行包里拿出了他给父亲的礼物。我们全家人都惊呆了,那是四只小藏獒。这个像藏獒一样忠诚厚道的藏民,在偌大的三江源地区千辛万苦地寻找到了四只品系纯正的藏獒,想让父亲有一个充实愉快的晚年。可惜父亲已经走了,再也享受不到藏獒带给他的快乐和激动了。
    母亲和我们赶紧把它们抱在怀里,喜欢得都忘了招待客人。我问强巴,它们有名字了吗,他说还没有。我们立刻就给它们起名字,最强壮的那只小公獒叫冈日森格,它的妹妹叫那日;小的那只母獒叫果日,它的比它壮实的弟弟叫多吉来吧。这些都曾经是父亲的藏獒的名字,我们照搬在了四只小藏獒身上。而在写这部小说的时候,我又用它们命名了书的主人公,也算是对父亲和四只小藏獒的纪念吧。
    送来四只小藏獒的这天,是父亲去世以后我们家的第一个节日,让我们在忘乎所以的喜悦中埋下了悲剧的种子。两个星期后,我们家失窃了,其他东西都没丢,就丢了四只小藏獒。
    寻找是不遗余力的,全家都出动了。我们就像丢失了自己的孩子,疯了似的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一声声地呼唤着:“冈日森格,多吉来吧,果日,那日。”我们托人,我们报警,我们登报,我们悬赏,我们用尽了所能想到的一切办法。整整两年过去了,我们才愿意承认,父亲的也是我们的四只小藏獒恐怕已经找不到了。偷狗的人一般是不养狗的,他们很可能是几个狗贩子,用损人利己的办法把四只小藏獒变成了钱。能够掏钱买下小藏獒的,肯定也是喜欢藏獒的,他们不至于虐待它们吧?他们会尽心尽力地喂养好它们吧?
    现在,四只小藏獒早该长大,该做爸爸妈妈了。我想告诉那些收养着它们的人,请记住它们的名字:冈日森格是神山狮子的意思,多吉来吧是善金刚的意思,果日是草原人对以月亮为表征的勇健神母的称呼,那日是他们对以乌云为表征的狮面黑金护法的称呼;另外,果日还是圆蛋,那日还是黑蛋,都是藏民给最亲昵的孩子起乳名时常用的名字。
    还请记住,要像高原牧民一样对待它们,千万不要随便给它们配对。冈日森格、多吉来吧以及果日和那日,只有跟纯正的喜马拉雅獒种生儿育女,才能在延续血统、保持身材高大魁伟的同时,也保持精神的伟大和品格的高尚,也才能使它们一代又一代地威镇群兽,卓尔不群,铁铸石雕,钟灵毓秀,一代又一代地成为人类生活的一部分。
    还请记住,它们身上凝聚了草原藏民对父亲的感情,还凝聚了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无尽怀念。
    杨志军
    2017年9月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它不想这么快就离开这个让它有那么多牵挂的世界,眼睛一直睁着,扑闪扑闪地睁着。但是它毫无办法,所有围着它的领地狗都没有办法,生命的逝去就像大雪灾的到来,是谁也拦不住的。獒王冈日森格陪伴在大黑獒那日身边,它流着泪,自从大黑獒那日躺倒在积雪中之后,它就一直流着泪。它一声不吭,默默地,把眼泪一股一股地流进了嘴里:你就这样走了吗?那日,那日。跟它一起默默流泪的,还有那日的同胞姐姐大黑獒果日,还有许许多多跟那日朝夕相处的藏獒。
    雪还在下,越来越大了。两个时辰前,它们从碉房山下野驴河的冰面上出发,来到了这里。这里不是目的地,这里是前往狼道峡的途中。狼道峡是狼的峡谷,也是风的峡谷。当狂飙突进的狼群出现在峡谷时,来自雪山极顶的暴风雪就把消息席卷到了西结古的原野里:狼灾来临了。狼灾是大雪灾的伴生物,每年都有,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今年最先成灾的不是西结古草原的狼,而是外面的狼,是多猕草原的狼,是上阿妈草原的狼。它们都来了,都跑到广袤的西结古草原为害人畜来了。为什么?从来没有这样过。獒王冈日森格不理解,所有的领地狗都不理解,但对它们来说,理解事情发生的缘由,永远不重要,重要的是行动,是防止灾难按照狼群的愿望蔓延扩展。堵住它们,一定要在狼道峡口堵住它们!
    出发的时候,大黑獒那日就已经不行了,腰腹塌陷着,眼里的光亮比平时黯淡了许多,急促的喘息让胸脯的起伏显得沉重而无力,舌头外露着,已经由粉色变成黑色了。冈日森格用头顶着它不让它去,它不听,它知道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狼来了,而且是领地外面的狼,是两大群穷凶极恶的犯境的狼。而它是一只以守护家园为天职的领地狗,又是獒王冈日森格的妻子,它必须去,去定了,谁也别想阻拦它。
    冈日森格为此推迟了出发的时间,用头顶,用舌头舔,用前爪抚摩,用眼睛诉说,它用尽了办法,想说服大黑獒那日留下,最充分的理由便是:小母獒卓嘎不见了,你必须在这里等着,它回来找不见我们就会乱跑,在冬天,在大雪灾的日子里,乱跑就是死亡。小母獒卓嘎是大黑獒那日和冈日森格的孩子,出生还不到三个月,是那日第六胎六个孩子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其他五个都死了,那日身体不好,奶水严重不够,只有最先出世也最能抢奶的小母獒叼住了那只唯一有奶的乳头。六个孩子只活了一个,那可是必须呵护到底的宝贝啊。有那么一刻,大黑獒那日决定听从冈日森格的劝告,在它们居住的碉房山下野驴河的冰面上等待自己的孩子。
    可是,当獒王冈日森格带着领地狗群走向白茫茫的原野深处,无边的寂寞随着雪花瑟瑟而来时,大黑獒那日顿时感到一阵空虚和惶惑,差一点倒在地上。大敌当前,一只藏獒本能的职守就是迎头痛击,它违背了自己的职守,就只能空虚和惶惑了。而藏獒是不能空虚和惶惑的,那会使它失去心理支撑和精神依托,母性的儿女情长、身体的疲病交加,都不能超越一只藏獒对职守的忠诚,藏獒的职守就是血性的奉献。狼来了,血性奉献的时刻来到了。大黑獒那日遥遥地跟上了冈日森格。獒王冈日森格一闻气味就知道妻子跟来了,停下来,等着它,然后陪它一起走,再也没有做出任何说服它回去的举动。
    冈日森格已经知道大黑獒那日不行了,这是陪妻子走过的最后一段路,它尽量克制着自己恨不得即刻杀退入侵之狼的情绪,慢慢地走啊,不断温情脉脉地舔着妻子,就像以前那样,舔着它那只瞎了的眼睛,舔着它的鼻子和嘴巴,一直舔着。大黑獒那日停下了,接着就趴下了,躺倒了,眼巴巴地望着丈夫,泪水一浪一浪地涌出来,眼睛就是不肯闭实。(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