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工商管理 > 企业经济

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国企业2008-2018)(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08682624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33页
  • 作者:吴晓波
  • 立即节省:
  • 2017-12-01 第1版
  • 2017-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国企业2008-2018)(精)》是知名财经作者吴晓波新作,畅销十年、销量超过两百万册的《激荡三十年》续篇,至此完成改革开放四十年企业史完整记录。作为时代记录者,吴晓波有意识地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伊始,记录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对我们影响至深的人物与事件,串成一部我们每个人的时代激荡史。而最新的这十年,无疑更壮观,也更扑朔迷离。很多事情,在当时并未有很深很透的感受,回过头来再看,可能命运的轨迹就在那一刻无意中形成。这也是我们之所以应该回望历史的原因。

内容提要

    《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中国企业2008-2018)(精)》是吴晓波《激荡三十年》的续篇,描述了从2008年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界发生的巨大变化和产生的影响。在这十年当中,中国公司的体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世界500强的名单中,中国公司的数量从35家增加到了115家,其中,有四家进入到前十大的行列中。在互联网及电子消费类公司中,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分别增加了15倍和70倍,闯进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之列,在智能手机领域,有四家中国公司进入前六强,而在传统的冰箱、空调和电视机市场上,中国公司的产能均为全球第一。在排名前十大的全球房地产公司中,中国公司占到了7家。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前四大银行都是中国的。中国的商业投资界发生了基础设施级别的巨变,以互联网为基础性平台的生态被视为新的世界,它以更高的效率和新的消费者互动关系,重构了商业的基本逻辑,在十年时间里,中国人的信息获取、社交、购物、日常服务以及金融支付等方式都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改变。因此,这个十年,是中国水大鱼大的十年,风云激荡的十年。这十年的变化,对很多人来说,可能更甚于之前的三十年。在这本新书之中,我们将跟随作者的笔触,再次经历这改变了每个人的十年。

作者简介

    吴晓波,知名财经作家,巴九灵新媒体、蓝狮子财经出版创始人,常年从事中国企业史和公司案例研究。著有《大败局I》和《大败局II》、《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等广具影响力的财经类经典畅销书,著作两次入选《亚洲周刊》年度十大好书。
    2014年在微信、爱奇艺等内容平台开设自媒体“吴晓波频道”,微信公众号订阅用户超过300万,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个人财经类自媒体之一。
    2016年在微信、喜马拉雅FM推出付费音频会员服务“每天听见吴晓波”,现已有超过40万付费用户。

目录

序言:除非经由记忆之路,人不能抵达纵深
2008:不确定的开始
【企业史人物】2008年 首善光标
2009:V型反弹的代价
【企业史人物】2009 哈儿建馆
2010年:超越日本
【企业史人物】2010 大炮开博
2011年:“中国要歇菜了吗?”
【企业史人物】2011 凡客陈年
2012:落幕上半场
【企业史人物】2012 赛道投手
2013年:金钱永不眠
【企业史人物】2013 锤子老罗
2014年:卷土重来的泡沫
【企业史人物】2014 褚健困境
2015年:极端的一年
【企业史人物】2015 女工邬霞
2016年:黑天鹅在飞翔
【企业史人物】2016 莆田医生
2017年:新中产时代到来
【企业史人物】2017 向死而生
2018:改革的“不惑之年”
【企业史人物】中国企业家谱系(1978—2018)

前言

    除非经由记忆之路,人不能抵达纵深
    历史的目的就是把时间收集到一起,从而所有的人都在对时间的同一探求和征服中成为兄弟和伙伴。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
    一
    “对于过往的十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您的答案是什么?”
    2017年4月,在杭州举办的一场“互联网+”峰会上,我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同席,向他请教了这个问题。此时,我已经开始着手这部作品的调研写作,与十年前的《激荡三十年》不同的是,我一直找不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定义刚刚逝去的这段历史,它变得更加的多元、复杂和令人难以言表。
    周其仁,这位曾在东北长白山当过八年狩猎人的学者是中国经济最杰出的观察家之一,他总是能用简洁的表述把深刻的真相揭示出来,好像用一粒铅弹击穿遮蔽森林的迷雾。
    他略沉思了一下,然后回答我。果然,他只用了四个字——“水大鱼大”。
    的确是水大鱼大。
    在这十年里,中国的经济总量增长了2.5倍,一跃超过日本,居于世界第二,人民币的规模总量增长了3.26倍,外汇储备增加了1.5倍,汽车销量增长了3倍,电子商务在社会零售总额中的占比增长了13倍,网民数量增长了2.5倍,高铁里程数增长了183倍,城市化率提高了12个百分点,中国的摩天大楼数量占到了全球总数的七成,中产阶层人口数量达到2.25亿,每年出境旅游人口数量增加了2.7倍,中国的消费者每年买走全球70%的奢侈品,而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39岁。
    急速扩容的经济规模和不断升级的消费能力,如同恣意泛滥的大水,它在焦虑地寻找疆域的边界,而被猛烈冲击的部分,则同样焦虑地承受着衍变的压力和不适。它既体现在国内各社会阶层之间的冲突、各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与妥协上,也体现在中国与美国、日本、欧盟,以及周遭邻国之间的政治及经济关系上。
    如同塞缪尔·亨廷顿所揭示的那样,一个大国的崛起,意味着新的利益调整周期的开始。这是一个漫长而充满着不确定性的调适周期,迄今,身处其间的各方仍未找到最合适的相处之道。
    大水之中,必有大鱼。
    在这十年里,中国公司的体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财富》世界500强(2017)的名单中,中国公司的数量从35家增加到了115家,其中,有4家进入了前十大的行列。在互联网及电子消费类公司中,腾讯和阿里巴巴的市值分别增加了15倍和70倍,闯进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之列;在智能手机领域,有4家中国公司进入前六强;而在传统的冰箱、空调和电视机市场上,中国公司的产能均为全球第一;在排名前十大的全球房地产公司中,中国公司占到了7家。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前四大银行都是中国的。
    也是在这十年里,中国公司展开了激进的跨国并购,它们买下了欧洲最大的机器人公司、曼哈顿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好莱坞的连锁影院、比利时的保险公司和日本的电器企业,还在世界各个重要的枢纽地带拥有了起码30个港口和集装箱码头。
    在刚刚过去的十年里,世界乃至中国的商业投资界发生了基础设施级别的巨变,如巴菲特所言,“今天的投资者不是从昨天的增长中获利的”,几乎所有的产业迭代都非“旧土重建”,而是“新地迁移”。以互联网为基础性平台的生态被视为新的世界,它以更高的效率和新的消费者互动关系,重构了商业的基本逻辑。
    在十年时间里,中国人的信息获取、社交、购物、日常服务以及金融支付等方式都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改变。甚至在文化趣味上,中国式的自信也正在复苏,国学和“中国风”重新复活,人们回顾更值得赞美的过去,并呼唤它的内在精神回归。很多人觉得“天”变得比想象的快,旧有的人文环境和商业运营模式正在迅速式微,人们所依赖的旧世界在塌陷,而新的世界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我们要么被它吞噬,要么骑到它的背上。
    大鱼的出现,造成了大水的激荡,并在鱼群之间形成了新的竞合格局,它同样是让人不安的。
    有人在警告新的垄断出现,有人提出了新的“中国威胁论”,也有人
    ……
    五
    作为第一位出访新中国的美国外交官,基辛格(他曾经52次到访这个东方国家)对中国有一种类似百年前的赫德式的态度。曾担任晚清海关总税务司近50年之久的英国人赫德,在去世前的信函中写道:“中国人是很善良的,心胸宽大,能很好地一起共事,不要催促他们,但是要一步一步地来,你就会觉得很容易,目标最终可以达到。”在2011年出版的《论中国》里,基辛格引用了唐代诗人李白的诗句:“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这也正是我创作本书时的心境写照。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三迁居所,由一个人车混杂的小区搬进了有中央园林庭院的“高档住宅区”。我的工作也发生了诸多戏剧性的改变,从一个纯粹意义上的财经作家,成了自媒体创业者,甚至是一些人口中的“知识网红”。不过,我一直在写作,我的窗下一直流淌着那条京杭大运河,两岸风景日新月异,那床河水却由隋唐缓缓而来,千年不动声色。
    我有时候在想,当一代人在用自己的方式创造和记录历史的时候,历史本身也许有它的思考和评价逻辑。就如同这条大运河,它的历史性和当代性在不同的空间和语境中,一定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解读。
    “任何一个当代人欲写作20世纪历史,都与他处理历史上其他任何时期不同,不为别的,单单就因为我们身处其中……我以一个当代人的身份,而非学者角色,聚积了个人对世事的观感和偏见。”当霍布斯鲍姆以77岁的高龄创作《极端的年代:1914--1991》时,他的笔端充满了迟疑,过于近距离的观察和判断,无疑让他心生畏惧。
    你即将展开阅读的本书,也许正是一次鲁莽的冒险。它的价值在于你我的亲身参与和对之的全部好奇。“文字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它是水平和无限的,它永远不会到达某个地方,但是有时候,会经过朋友们的心灵。”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2008 不确定的开始
    天地虽宽,这条路却难走
    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
    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
    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
    ——汶川大地震赈灾歌曲,《感恩的心》
    “一路高涨的房价是否走到了一个下跌的拐点?”
    2008年1月底,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记者柴静采访房地产界的三位明星企业家——王石、任志强和潘石屹,向他们提出了同样的一个问题。
    在刚刚过去的2007年,各大城市房价又上演了一波脱缰暴涨的行情。全国土地开发面积只增长了1%,而完成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额则达到2.5万亿元,增长30%。在大量资金的涌入下,房价一路上涨,深圳住宅价格同比上涨51%,北京为45%,津、渝、沪三地的同比涨幅也都超过了15%。在民怨沸腾之下,中央政府开始了严厉的宏观调控,到下半年,一些中心城市陷入有价无市的僵局,业界恐慌开始蔓延。
    王石是“拐点论”的提出者,在他看来,现在的房价已经让他心惊肉跳,不再具有继续上涨的理性空间。有一次在长沙做活动,一个小女孩让王石帮她参谋是否要购房。他问:“你准备结婚吗?”女孩说没有,但是担心三四年之后就买不起房子了。王石脱口而出:“如果三四年之后你买不起了,那是市场的问题。”又有一次,王石在深圳参加地产论坛,他在台上足足用了40分钟分析眼下的形势,劝大家不要抱幻想。末了,一位老板站起来说:“王总啊,我求求你,你能不能在公开场合说房地产走势就要开始上升?”
    王石的悲观态度对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同时也形成了两派截然不同的观点。
    当柴静问到任志强的时候,他不同意王石的判断,这位地产界的“任大炮”认为,从长远看,持续上涨是趋势,至于是今天反弹还是明天反弹,则需要看宏观政策。他甚至认为房价涨得还不够快,1978年全国平均月工资28.6元,到现在增加了一百倍,2分钱一棵的大白菜,现在卖2元钱,也增加了一百倍,而房价只增加了16.6倍。
    当问到潘石屹的时候,他显得坐立不安,被逼得急了,他索性站起来说:“你老追问我,我都不知道说到哪儿了。我去找水喝!”
    正在路上的2008年,从一开始就散发出这种不确定的气息,同时充满了对峙和相互矛盾的焦虑。
    一方面,在经历了长达三十年的高速成长之后,中国变得空前自信,即将在8月8日举办的北京奥运会被认定是宣示“大国崛起”的标志性时刻。另一方面,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似乎正在发生一些让人不安的变化。
    2007年2月,汇丰银行宣布北美住房抵押贷款业务遭受巨额损失,减记108亿美元相关资产,次贷危机由此拉开序幕。4月,美国第二大次级抵押贷款公司新世纪金融公司申请破产保护,随后30余家次贷公司陆续停业。当年8月,美国第五大投行贝尔斯登宣布旗下两支对冲基金倒闭,随后花旗、美林证券、摩根大通、瑞银等相继爆出巨额亏损。
    2008年3月中旬,贝尔斯登因流动性不足和资产损失被摩根大通收购。投资者的恐惧情绪像一锅热水突然逼近沸点。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的决策层及经济界一直以“观影团”的姿态观望华尔街正在上演的这出崩盘大戏。次贷危机被认为是美国的危机,是流动性过剩闯的祸。如果中国要从中吸取什么教训的话,也是应当警惕通货膨胀。在全国两会的记者见面会上,温家宝总理很明确地表示:“我们在确定今年的经济政策时,第一个防止就是要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我们必须在经济发展和抑制通货膨胀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
    这一决策思路投射到具体的经济政策上,便是放出两个大招。首先是勒紧货币投放的绳子,从1月25日到5月20日,央行连续四次上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银行的准备金率达到16.5%的历史高位。其次,便是在产业经济层面抑制股市和楼市的投机泡沫。
    上证综指从上一年10月16日的6 124点开始掉头下跌,这被认为是去泡沫化的过程。而在房地产市场上,很多大佬都认为顶点已达,无可作为,王石的“拐点论”便是在这样的政策背景下提出的。
    从4月开始,万科在杭州率先降价促销,继而在全国30多个城市推广,这引起了已购房者的愤怒,一些楼盘的预售处遭围堵,甚至被砸烂,警察来了,却只站在一旁。在南京、上海等城市,政府派出调查组进驻万科查税、查账。到2008年9月,与2007年11月比较,万科的股价跌去88%,保利地产跌去75%,碧桂园跌去87%,中海发展跌去70%,可谓惨不忍睹。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