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报告文学

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

  • 定价: ¥98
  • ISBN:978750867717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14页
  • 作者:华山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在《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一书中,许世友将军口述历史,其女儿华山亲历史实,再现中国共产党人浴血奋战和新中国建设的光辉历史。
    书中这些还原真实的知名历史事件和大批珍藏的历史照片,真实反映了党和国家老一辈无产阶级领导人的峥嵘岁月。
    本书适读人群:对共和国历史和军史感兴趣者。

内容提要

    《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作者华山,从女儿的视角,审视了集开国将领和严父孝子于一身的许世友;用平实而不乏生动的语言,重新讲述了毛泽东麾下得力干将许司令的传奇人生和家庭生活。书中从许世友将军的一生经历,再现了中国共产党浴血奋战,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了最后胜利的光辉历史,对许世友将军的书写,也恰恰书写了那些革命英烈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心系人民、一心向党的高尚品质,是一部弘扬我党我军优良传统的优秀传记文学。

作者简介

    华山,许世友将军的女儿。

目录

自序  献给爸爸
第一章  父亲生命最后的日子
  “爸爸要见马克思了”
  “北京路窄”
第二章  土葬
  赶制棺材
  送别父亲
第三章  不愿提及的少林经历
  入少林学功夫
  闯祸打出山门
  漂泊与寻找
  师爷爷来南京
第四章  在延安的岁月
  毛主席为父亲改名
  毛主席第一次救父亲
  一件毛衣
第五章  在山东:成为传奇
  毛主席:“许大将军出山了!”
  马石山十勇士
  孟良崮打败“御林军”
  战友燕青
第六章  军地一把手
  下连当兵
  “一桥飞架南北”
  “你们也是核潜艇之父”
  挖煤的故事
  要吃饱,乞讨不能成习惯
  父亲与酒的故事
  与二十七军的情缘
第七章  亲历“文革”
  “有忠无奸不成戏”
  无锡40天
  脱身大别山
  “七二〇”事件
  毛主席再次救了父亲
  患难战友情
  《知青之歌》任毅案
  清查“五一六”
  带着王洪文解决浙江问题
  “九一三”事件前后
  乌云压城的日子
  毛主席让父亲读《红楼梦》
  “倒许”闹剧
  带枪进京吊唁毛主席
第八章  父亲与我
  我的意外参军
  进军校就要“准备死,争取活”
  《人间喜剧》与《青蛙王子》
第九章  父亲的晚年
  只想过读书种田的生活
  父亲与读书
  亲情中的父亲
  撰写回忆录
后记

前言

    献给爸爸
    转眼间,父亲离去已经30年了,我来美国定居也30年了。
    有一次,美国联合航空公司副总裁迈克尔·维特克(Michael Quiello)和他夫人安妮·维特克(Anne Quiello)盛情邀请我去亚特兰大做客。那天,我在他们新买的房子里,与很多美国朋友一起聚餐。他们之中,很多人的父辈曾在军队服役,而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场中的老兵。于是,父辈们的故事,自然成了那个晚上的核心话题。
    渐渐地,所有美国朋友都放下刀叉,静静地倾听我讲述我的父亲。我从他们眼里看见了沉思与感动,看见了对历史与传奇的热望……也就在那个晚上,他们强烈期望我把父亲的故事写成书,说这是一个女儿应尽的责任。
    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坦陈,在他们的生活中,听到的中国共产党高层负面的东西较多,但是父亲的故事让他们感觉新鲜,他们喜欢他的经历,更喜欢他天然率真的性情……我被触动了。因为那个晚上我告诉他们的,仅仅是父亲生命中的一些小角落。如果这些就能打动异国异境中的人们,说明父亲的生命光彩可以超越不同文化与国家,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也可以让那些真诚的异国朋友们,更加了解我们中国共产党人。
    在那个夜晚,我强烈地感觉到父亲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他只是长眠在我心中。父亲一旦在我心中醒来,立刻就会让我看见过去被自己忽略掉的更多美好。
    也是在那个晚上,我决心写写我的父亲。这时候,我已经不是因为异国友人的关切与好奇而写,也不是为父亲树碑立传而写,我只是觉得,这是让我和父亲心灵相聚的最好方式。如今我也渐入晚境,谁不希望能多和亲人在一起哪!我唯独担心写不好父亲。因为父亲的精神奥秘、父亲的心灵潜藏,只能属于他自己。我只能贴近那些宝藏,却永远不能拥有。
    回忆父亲是幸福的。但是回忆那些逝去的岁月,尤其亲人和友人们所经历的辛酸,我又经常感到意外的疼痛。好在我现在已经能够比较平静地回忆当年了。
    每当我重读那些新中国的缔造者、创造者的故事时,总是被前辈们的精神世界所深深感动。他们饱经磨难、百折不挠,永远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信念,直到告别这个世界。前辈们的人格魅力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现在,请让我以书写他们的方式来学习他们吧!
    我热爱历史,很喜欢“二战”史和中国革命史。记得20世纪50年代末期,苏联国防中将格尼哥柯在南京AB(国民党时期的美国军事代表团驻处)大楼住了好几年。那时是中苏关系最好的时候。格尼哥柯将军的胡子很特别地往上翘,大家都亲切地称他“胡子顾问”。他是父亲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叔叔。他经常给我讲“二战”故事。他的翻译阿廖沙
    20多岁,中文讲得好极了,还常用中文唱苏联歌曲给我听。
    在“胡子顾问”讲过的故事中,我记忆较深的是斯大林的儿子雅科夫的命运。雅科夫被纳粹抓住了,把他同其他战俘隔离,诱劝他背叛祖国。雅科夫当然拒绝了纳粹,但他也明白,纳粹不会放过自己,纳粹让他活着只是为了更好地利用他。果然,在雅科夫关押期间,纳粹企图用他换回一个被捕的纳粹军官。斯大林拒绝了纳粹的要求,说:“用一个士兵换一个军官,我不干。”有一天放风的时候,雅科夫突然扑向监狱的电网,在那一瞬间纳粹的枪也响了……雅科夫维护了苏联军人的尊严与斯大林的荣誉。他不仅是斯大林的儿子,更是俄罗斯的儿子。
    “胡子顾问”还给我讲过女英雄卓娅的故事……所有这些故事,都让我感受到了英雄的魅力。我吃惊地问父亲:“这都是真的吗?”父亲淡淡地说:“是真的,但是我们的英雄一点不次于他们。”我抱怨:“那你怎么不跟我讲讲我们的英雄故事?”父亲叹息一下:“太多了,说不过来啊,将来再说吧。”
    如今,父亲答应的“将来”也成为过往,父亲已告别了这个世界。但是,他却用自己的生命书写了许多故事。
    由于父亲富于传奇的人生,关于他的传说也太多了。但是,很多传说缺乏真实性,人们只是因为父亲的魅力而产生出万千想象罢了。我希望我能写出一个真实的父亲,也算是我对九泉之下的父亲表达的敬意吧!

后记

    写完《父亲》一书后,我不止一次深深沉浸于那逝去的岁月里,父亲仿佛并没有走,他依然活着,活在传奇里……
    我到了山东——父亲战斗生活了16年的地方,那里的老百姓,尤其当年在抗日战争年代过来的老人们见了我,总是绘声绘色地讲着父亲的一些故事,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尽管有些故事我感到简直是“造谣”,但人们还是把很多父亲的传奇故事讲给他们的儿子、孙子听。
    我和老知青任毅一起去了他下乡插队的地方——江苏省江浦县,那里也是当年父亲经常视察的地方。当年那些“小孩子”拍着小手,叫着“许司令你好”,用脏兮兮的小手向父亲的吉普车敬礼,现在他们有的已是镇上的领导干部,有的成了成功的企业家。听说我和任毅一起来了,有的从几十里外赶过来,兴奋地谈起父亲当年到他们家里问长问短的故事,我被深深地感动了。父亲还活在老百姓的心里,也许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今天,明天,还将继续下去,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
    父亲,值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漂泊与寻找
    那一天的事并没有结束。打出山门的父亲连夜奔回老家,把师父所赠的银圆全部留给了奶奶,含泪叩拜。离开了家乡之后,父亲开始漂泊天涯,四处寻找。父亲寻找什么呢?他想寻找传说中的“义军”,寻找隐藏在深山密林中的那支杀富济贫的队伍。父亲想要加入他们,从此沙场建功、护家报国!
    父亲找了很久……这天,他累极了,落脚在一个简陋骡马小店的小角落。深夜,父亲在柴草窝里熟睡,梦中却突然听到高声喧嚷,蒙咙睁眼一看,一伙执枪挥刀的汉子冲入了小店。最初,父亲还以为是苦苦寻找的义军来了,但细一看,那伙人非但不是义军,竟然是山匪。这伙山匪凶狠地抢劫店中客人的财物,客人稍有抗拒,山匪挥拳便打、举刀就砍。
    父亲暗叹一下,虽然愤怒,却仍闭目佯睡,希望不被他们发现,以免再打出人命来。不料,一个山匪摸索到父亲的草窝面前,踢了他一脚,随即抓向父亲枕在头下的那只小包裹,那里面是父亲仅有的几件衣物。就在山匪弯腰的那一刻,父亲突然睁开眼,一把抓住山匪脖子。那人拼命挣扎,却根本挣不开父亲的手掌……
    父亲正欲悄悄离去,山匪头领却发现了他,指挥着七八个山匪都挥刀舞棒地朝父亲扑来。父亲赤手空拳,最后竟然把那伙山匪打退、打败了。父亲拎起自己的小包裹,连夜离去。他刚出店门,客栈老板就追了上来,塞给父亲一包干粮,感谢他帮助小店逃过一劫。
    此后父亲仍然寻找他心目中的义军。数日之后,父亲遇见一支队伍,但仍然不是他所向往的义军,而是当时的军阀部队。但是招兵的长官却口沫四溅地吹嘘着入伍的好处,随后强行把父亲拖进队伍。
    父亲在这支队伍中仅仅待了几天就犯事了,竟然要被绑赴刑场枪毙。因为父亲看见一个长官痛打部下,几乎要将那人打死。父亲忍不住,上前阻止。那个长官正想滋事立威,震慑这批新兵蛋子,于是挥起军棒狠打父亲……结果自然可知,倒地的是那个长官。
    在执行枪决的路上,有人向师长报告了此事。那个师长听后,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突然把父亲喊住了,并把他叫到面前。师长上下打量了父亲一会儿,笑了:“你这人胆子不小哇,连死都不怕,身手也厉害。这样吧,我且饶你一命,到卫士连吧。”
    原来,那个师长看中了父亲,想让父亲做他的亲随卫士。但是父亲已经对这支队伍失望了。黎明前,父亲弃他们而去,再度寻找他心目中的义军。
    父亲继续在山川旷野中寻找,吃了许多苦头,而且还要防备先前那支军阀部队抓捕他。父亲找啊找啊,终于在一片河滩地上看见了正在创建队伍的苏维埃政权,看见了那面镰刀与斧头交叉的大旗……现在,父亲终于找到了他梦想中的义军。父亲成为中共大别山红军部队最早的参与者与创建者之一。从此,父亲踏上了持续终生的革命征程。
    P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