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菩提生香(网络原名玄中魅上下)

  • 定价: ¥65.8
  • ISBN:978754925403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525页
  • 作者:尤四姐
  • 立即节省:
  • 2017-11-01 第1版
  • 2017-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由尤四姐著的《菩提生香(网络原名玄中魅上下)》讲述的是白准与艳无方的爱情故事。灵医艳无方,人如其名,美艳不可方物,立志悬壶济世,从未打算嫁人。直到有一天为了治病救人,跟人讨了一对血蝎,结果莫名奇妙把自己聘给了别人。传说对方位高权重,一把年纪,而且还是个傻子。灵医想尽办法抗争,在抗争的过程中却发现白准并不像外界传言那样,相反是一个善良正直的有为青年,灵医亦由此对他暗生情愫。两人在历经波折之后终成眷属。

内容提要

    魇都是个神秘的城池,在梵行刹土存在了三千年,从来没有人进入过那里。魇都令主除了巡视,也不与人有任何交集,一个有社交障碍的魔王,自得其乐地带领着他的偶们,在那座孤城里生根发芽。游离在尘世之外,距众生很遥远。
    他性情古怪,爱好也古怪,还不注意个人卫生——一件袍子能穿上万年,加上他从没露过一回脸,连打架都包得严严实实的,众妖在背后谈论,一致认定他很老很丑,这地界上没有一只女妖愿意嫁给他。直到有一天,万年老妖情窦初开,使尽浑身解数俘获了刹土灵医的芳心,换下万年黑袍,众妖才惊觉只会玩泥巴的老妖不仅长得绝代风华,还是宠妻狂魔……
    《菩提生香(网络原名玄中魅上下)》由尤四姐著。

作者简介

    尤四姐,现居上海,晋江原创网签约作者。80后狮子女,恋家、散漫,爱花爱草爱古言,向往无组织无纪律的生活。
    2010年,尤四姐凭处女作《旧春归》初露锋芒,其充满红楼意韵的京味儿语言俘获了大批读者;随后相继出版的多部作品,被读者口口相传,各大贴吧、论坛、微博账号竞相推荐,成为当之无愧的当代经典言情小说代表作品。因高人气、高口碑、高质量而广获赞誉。尤四姐亦凭其独一无二的文字魅力成为时下最具代表性的古言人气作家。
    已出版:《红尘四合》《锁金瓯》《宫略》《浮图塔》《禁庭》微博:O尤四姐O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番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太阳落下去了,浓稠的赤霞弥漫上来,天边有地光,头顶有星月,钨金刹土的夜晚,向来是这样一幅诡谲又深刻的画面。
    一条小路从山包顶上垂挂下来,地光把它染成了彩色的丝带。丝带蜿蜒,铺向山脚,山脚下有一座碑亭,黄土盖顶,像野地里的孤坟。
    一只三足鸟飞过,翅膀带起猎猎的狂风,吹倒了路旁的枯草。朦胧间乍现一盏鬼灯摇曳而来,青灰色的光芒时断时续。渐渐走近了,灯笼圈口映照出一张精致的脸,五官工细,眉眼缱绻。那身形也是袅袅,但不似蛇的无骨,或者狐狸的痴媚,她一本正经,目的明确。花了很大的力气搀扶身边的男人,脚下踉跄着,眼睛却紧盯那座石碑。
    “快到了,阿郎你要坚持住。”
    鬼灯先行,停在碑的中段,碑上没有字。她仰头看半空中盘旋的瞿如,瞿如是刹土灵医的领路人,只要有它在,灵医就不远。
    她一手揽着身边的人,一手叩击石碑,“阴山麓姬,求见灵医艳姑娘。”
    她的嗓音在无垠的旷野上回荡,石碑毫无动静,别说灵医,连只虫豸都没有。
    她等了又等,摸了摸男人的脸,轻声说:“阿郎,你答应过我会坚持住的。我们到钨金刹土了,只要见到灵医,你就会好起来的。”
    可是灵医并不是说见就能见的,刹土灵医,治三界内妖魔魑魅。不像人间看病的大夫,把个脉开两剂药,不伤医者本身。病人是精怪,有时候施救需要灵力相佐。灵医是个女人,修为损耗了,恢复得用上一段时间,所以前后两次接诊,通常要相隔半个月。
    鬼灯照出男人的脸,一派森森的死气。麓姬心急如焚,一面叩碑一面哀声恳求:“艳姑娘,两界都传你心地最善良。麓姬的心上人忽然染了重疾,药石无医,求艳姑娘发发慈悲施以援手,麓姬将来为奴为婢,报答姑娘大恩。”
    结果好话说尽,不见成效。求医问药的人太多了,来的时候都不会骂天骂地。阿谀的话到灵医耳朵里,打个滚也就出溜了,撞不进她心里去。麓姬束手无策,那只三足鸟停在碑顶,古怪的人面上没有表情,只有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她,照这意思,是让她继续。
    男人站不住了,直往下滑,麓姬用更大的力气叩击石碑,把掌根敲得生疼,“艳姑娘,你开开门吧,麓姬愿意献上内丹供姑娘使用,求姑娘成全。”
    内丹是妖怪的精元,是一生修为的结晶,再怎么发誓做牛做马,也抵不上这种实打实的交易。被逼到那个份上了,求人救命得拿出诚意来。刹土灵医究竟活了多少年,没人知道。年纪大,老江湖,不见兔子不撒鹰。麓姬面向月亮,无量海上吹来潮湿的风,她在风里张开嘴,把胸中供养的内丹吐了出来。
    藤树的内丹和走兽飞禽的不一样,别人是赤红的,她是绿色的。飘浮的珠子流光溢彩,四周扩散的光晕比鬼灯还要亮几分。她放下阿郎,双手承托上去,“麓姬微末之妖,身无长物,唯有此丹还有些用,请艳姑娘救命。”
    这么直接不做作的手段终于打动了灵医,石碑边上的空间开始荡漾,豁了个细长的口子,缝隙间有光泄出来。麓姬大喜,背起她的心上人,快步挤进了狭小的通道。
    迈过那道屏障,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这里没有赤霞和地光,却有大如锅魁的月亮。长长的石板路,十步一盏灯笼,路的尽头有三间屋子,建得很奇巧,莲华盖顶,素纨飘拂……麓姬觉得好像在哪幅画里看到过这个场景,不过时间隔得太久,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无论如何救人要紧,她温柔地蹭了蹭阿郎的额,嘴里说着“得活”,把他送上了诊室的竹榻。
    回身找灵医,预备痛哭流涕道一道感激。因为灵医的名号早就以刹土为圆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了,众妖都道艳无方很美,但她实在想象不出来能有多美。见惯了狐狸和鹿变幻出的人形,还有怎样的容貌,能够令妖怪吃惊呢。
    灵医从她身边经过,画帛像一道烟,滑过她的手背。没有任何香气,然而有种奇异的力量涌动,和以往她遇见过的任何妖魔都不一样。也是一怔忡,居然错过了看清她长相的机会,只看见侧面精瓷般的耳廓和风流的身段,不像个和妖魔鬼怪打交道的灵医,反倒像壁画上舞乐的飞天。
    麓姬有些纳罕,不过暂且顾不上其他,定了定神,焦急地搓起了手。担心之余又很忌惮,万一灵医发现一些私密的病因,譬如纵欲过度导致元神耗尽什么的,那就尴尬了。
    她的视线跟随灵医游走,灵医的脚腕上有红绳拴着银铃,移步的时候琅琅作响,仿佛高僧震动锡杖上的九环。
    麓姬小心翼翼地问:“艳姑娘,我的郎子有救吗?”
    灵医不语,挽起袖子试图吸出精魄,结果竟掌中空空。
    终究不太好吧!麓姬怔怔看她,灵医脸上的神色难辨,半晌摇头,“救不了,你带他回去吧。”
    麓姬一听,瘫坐下来,“姑娘是刹土最高明的灵医啊……”
    那身形一闪走开了,麓姬再哭,她也没有半句安慰。被悲伤冲昏头脑的人,一般都不愿意轻易接受现实。麓姬膝行过来,伏地哀求:“艳姑娘,你一定有办法的,求你救救他。”
    灵医坐在一架铜炉前调息,炉顶的香烟环绕,为那张艳丽的面孔覆上了一层轻纱。麓姬这才看清,灯下的美人美得恒赫,美得惊天动地。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