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对手(4)

  • 定价: ¥40
  • ISBN:978755682356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
  • 页数:342页
  • 作者:姜远方
  • 立即节省:
  • 2017-05-01 第1版
  • 2017-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对手不是敌手,对手就是搭档,既相辅相成,共同提高;
    对手也是敌手,挖陷阱,布帷幕,排兵布阵,暗中角力,围绕权力玩计谋;
    对手就是对手,官场上要在圆通,化敌手为帮手才是高手。
    姜远方所著的《对手(4)》是一部极具政治智慧的长篇小说,将相斗,万事成蹉跎;将相和万事有奔头。

内容提要

    姜远方著的《对手》系列小说讲述了孙永和曲炜是海川市党政一把手。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多年来,他们相辅相成,既斗也和,堪称最佳搭档和对手。市长曲炜步步突进。省委有意调走孙永,让曲炜接任。将相失和,他们之间的权力平衡终被打破,一场波澜壮阔的政治大潮开始在海川上演:孙永败中求胜,再次获得省委书记程远的信任。曲炜挑战失败,又因陷入桃色风波,最终怆然离开海川。
    接任市长徐正为省长郭奎所赏识,是个能力极强,雷厉风行的干才,他直接插手多个重大项目,推动海川经济发展。不久,海川政坛又起波澜,孙永借口处理一起普通的挪用公款案,矛头直指徐正接受贿赂,两人几乎短兵相接。将相失和,剑拔弩张,就在徐正感到走投无路时,省纪委突然宣布孙永被“双规”。海川政坛似乎就要尘埃落定,不料风云再起,狂飙惊天……
    《对手(4)》为该系列小说的第四部。

目录

第一章  金蝉脱壳徐正逃过一劫,诿过下属傅华承担责任
第二章  破困境徐正四处结盟,先告状金达有口难辩
第三章  大工程党政如何配合,要监督搭档竟成对手
第四章  心力交瘁徐正猝死,风云突变金达上任
第五章  走马上任金达展抱负,迫在眉睫拯救大企业
第六章  查疑案差点丢掉性命,恨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第七章  失靠山刘康穷途末路,查凶嫌傅华步步紧逼
第八章  重组难雷声大雨点小,利益前各打各的算盘
第九章  节  外生枝金达迎考验,局面复杂书记亲压阵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傅华笑了笑,说:“看这首诗就知道老板是个雅人,好地方。”
    餐馆内给人一种灵秀气质,倒是十分贴切江南的感觉。暗红色嫁妆盒,天花板上的仿古窗棂,甚至镂空雕花的吊灯,既有江南园林的美好,又夹杂着时尚的欧陆风格,水乡的柔美悠闲,有机地融合在大都市的时尚中,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贾昊拿起了菜单,笑笑说:“我上次吃过几个菜还很不错,我来点吧。”
    贾昊就点了清蒸大黄鱼、醉蟹、西湖糟鱼、龙井手剥虾仁等几道菜,酒点了二十五年的鉴湖花雕,这是黄酒中的名酒,产自绍兴,贾昊说吃杭帮菜就应该喝绍兴的花雕酒。
    菜很快就送上来,菜品也如江南般的温婉,脱俗气质渗透进每个细节,尤其是那盘龙井手剥虾仁,青色瓷器在云雾中凸显,晶莹的虾仁上蜻蜓点水浮着几片墨绿色茶叶,给人一种诗情画意之感,吃起来口感脆弹,带有龙井的淡淡茶香,美昧至极。
    傅华笑着说:“师兄啊,你真是会选地方,这个地方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词人墨客,都有吟诗作对的兴致了。”
    贾昊笑了,说:“我的眼光什么时间差了?不是好地方我又怎么会带你来呢?来,喝酒。”
    贾昊这话说得倒是事实,他的品位一向出众。他带傅华出来玩的地方基本上都是这么高雅的。
    碰了一下杯,贾昊就将杯中橙黄的酒液一口喝干了。
    傅华看贾昊喝这么快,连忙劝道:“师兄啊,不要喝这么急,慢慢来嘛,你忘记上次喝得那么醉了?”
    贾昊笑笑说:“放心吧,这个酒精度很低的。实话跟你说,小师弟,我也就跟你在一起才敢这么喝,跟别人喝酒不是有这样的算计,就是有那样的勾当,没办法放心大胆地喝。你就不同了,你这个人功名利禄都看得很淡,你是一个可以做真心朋友的人,在你面前我不需要防备什么。”
    傅华笑了,倒还真没想到贾昊是这么看他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师兄,你这么夸我会不好意思的。”
    贾昊说:“好好,我不夸你了,那你先把酒喝了。”
    贾昊就又给傅华把酒倒上了,两人就这么慢慢闲聊着,一杯接一杯地喝着。两人师出同门,自然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同学现在都在做什么啊,哪个老师又有了什么新的轶事啊,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聊得愉快,酒就喝得顺口,不觉已经喝了两坛鉴湖花雕了,贾昊的脸又像上一次一样喝得红扑扑的,眼睛也红了。
    傅华见贾昊又要叫酒,连忙拦住了他:“师兄啊,酒已经够了,不要再叫了。”
    贾昊说:“那怎么行,我正喝在兴头上呢,放心了,这是黄酒,又不是白酒,喝多一点没问题的。”
    傅华笑笑说:“黄酒也是酒啊,师兄,我看你再喝下去肯定是要喝醉的。”
    贾昊说:“你别拦我,今天这酒我一定要喝痛快了,反正我回去也是一个人。”
    傅华看出来,贾昊还是没有完全从文巧带给他的情伤中解脱出来,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心说师兄也算用情很深的人,算了,他要喝就喝吧,反正有自己在身边照应着,大不了再像上一次那样酩酊大醉罢了。
    傅华也就没再阻拦,只是自己开始喝得少了一点,他可不想跟贾昊同时都醉了。
    贾昊又喝了几杯,开始有点醉态了,他说:“小师弟啊,你知道我到目前为止最遗憾的是什么?”
    傅华笑了笑说:“你不会又要说你的那位大明星吧?你可跟我说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贾昊说:“我不是想说那个,我是说你看我到目前为止,仕途也算是很成功吧?”
    傅华笑笑说:“你已经是证券行业的官方权威人士了,肯定应该算是很成功。”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