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滴泪痣(精)

  • 定价: ¥59.8
  • ISBN:9787532163892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上海文艺
  • 页数:424页
  • 作者:李修文
  • 立即节省:
  • 2017-10-01 第1版
  • 2017-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李修文,1975年生,中国「七〇年代出生作家」代表人物之一。2000年动笔写作小说《滴泪痣(精)》,出版後引起强烈轰动,迅即登上各大城市畅销书排行榜,并将拍摄同名电视剧。《滴泪痣》引起的轰动被评论界人士称为「滴泪痣现象」。
    在异乡东京遇上另一个没有身世的人。两个人,两颗滴泪痣。「长我们这种痣的人,卦书上说的好乾脆。只有十四个字:『一生流水,半生飘蓬,所谓孤星入命』。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本长篇小说。
    《滴泪痣》是李修文的成名之作,讲述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一场异国他乡的生死之恋。穷愁潦倒的男女主人公在日本邂逅,不堪的处境和“黑人”的身份使他们彼此相知相恋,在不断逃避日本警察和黑社会的追踪中,他们爱得热烈又爱得惶恐,在痴恋痴缠中,冰冷的现实最终使女主人公死于一场车祸,而"我"只能抱着女主人公的骨灰,把一段绚烂和凄美的爱情记忆埋在樱花树下。李修文有着优秀的文学才华,把一段痴男怨女的爱情写得风生水起,当年出版后,感动了无数的读者,成为2002年、2003年的畅销小说。也成为70后作家中最早登上畅销榜的作家。今天这本小说读来,依然不减其魅力,爱情是文学永恒的主题。

作者简介

    李修文,作家、影视剧编剧、监制,曾著有长篇小说《滴泪痣》《捆绑上天堂》及多部中短篇小说集。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

目录

第一章    花火
第二章    起初
第三章    心乱
第四章    迷离
第五章    卧雪
第六章    水妖
第七章    短信
第八章    樱时
第九章    空无
第十章    刹那
第十一章  惊鸟
第十二章  莫愁
第十三章  首都
第十四章  上坟
第十五章  渔樵
第十六章  再见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只画眉,一丛石竹,一朵烟花,它们,都是有来生的吗?短暂光阴如白驹过隙,今天晚上,我又来到了这里,走了远路,坐了汽车,又换了通宵火车,终于来到了这里,被烟火照亮得如同白昼的新宿御苑。在我耳边,有烟花升上夜空后清脆的爆炸声,有孩子兴奋的跺脚声,还有癫狂的醉鬼将啤酒罐踢上半空的声音。但是,扣子,蓝扣子,没有了你的声音,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我是摸黑进来的,进来之后,也不想和众人挤在一起凑热闹,就想找个幽僻的地方坐下来,抽支烟,喝完手里的啤酒,再和被我抱在怀里的你随意谈些什么。可是,御苑里的人太多了,不久前又下过雨,草地上太潮湿,我怕你着凉,正在茫然四顾之际,看见了一棵低矮但堪称粗大的樱树,计上心来,便干脆抱着你爬了上去,坐下来,继而躺下去一一即便此时也没忘记给自己找个舒服的姿势——扣子,如果你还活着,一定又会厉声呵斥我是恶霸地主转世了吧?
    可惜你已经不会再说一句话了。
    你已经死了,化为一堆粉末,装进一个方形盒子,被我抱在怀里了。
    躺在冠盖如云的树丛里,喝下一口啤酒,我就难免猜想起你会怎样训斥我,想着想着就不敢再往下想。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会顺手抓过可以抓到的任何东西朝我砸过来:“不要问我,我是聋子,是哑巴,什么也不知道!”即便在时至今日的此刻,一想起这句话,我也竟至于手足冰凉。迷离之中,心里一紧,险些从树冠里栽倒在草地上。
    我也有些醉了。我已经喝了七罐冰冻啤酒,手里还拿着第八罐。冰凉的风从东京歌剧城、都厅大楼和高岛屋时代广场这些摩天大楼之间的空隙里吹拂过来,穿过御苑上空的烟花,穿过此起彼伏的兴奋的尖叫声,降临在我拿着冰冻啤酒的右手上,使凉意更加刺骨,我也唯有竖起衣领而已。
    可是,扣子,我还是想问,我怎么会走到这里来了呢?我明明记得自己是要去秋叶原,而不是这里。实在想不通,我的脚怎么会把我带到这里来。上午九点,在新宿警视厅,我从一个年轻警察手里接过了装着你的那个方形盒子,抱着,我便上了山手线电车,满东京乱转,什么也不想,只看着车窗外的东京发呆。终了,临近十二点,我又在新宿站南口下车,在光天化日之下闭着眼睛往前走,全然不怕满街疾驶的汽车。那一刻之间,我真正是对世间万物都不管不顾了。扣子,我不敢睁眼睛,原因你自然知道:我闭目走过之地,即是你灰飞烟灭之处。
    我的手里还一直攥着一张落款为新宿警视厅的信纸,都已经快被揉烂了:
    本年度八月二日,新宿车站南口发生车祸,一不明身份女子当场死亡。遗物为一只亚麻布背包,包中计有手持电话一只、现金三百五十元、卫生棉一袋。因该女子手持电话中储存有阁下电话号码,特致函阁下核实该名女子身份,热忱期待阁下回音。
    后来,在从新宿开往成田机场的机场班车停靠站台附近,我感到自己有些累了,便背靠大街上的栅栏席地坐下。对面是一堵墙壁,在我和墙壁之间不断有人来来往往,即使闭着眼睛,我也能感觉出来来往往的人经过时在打量我。是啊,他们定然奇怪眼前这个年轻的流浪汉为什么会手捧着一只骨灰盒。但是我都不管了,扣子,说来你也许不会相信,此刻我竟想大睡一觉——不如此,就有一股看不见的魔力逼迫我回头,好好去看一看你灰飞烟灭的地方,那地方离我不过两百米而已。可是,我根本就不敢看!
    我只能故伎重演,就像过去我无数次对付过你的那样,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脑子里却在神游八极:从莫高窟岩画到亚马逊热带丛林里的猩猩,从太平洋上的一只白色轮船到遥远的白垩纪山冈上的一只恐龙蛋,再从水彩画般的普罗旺斯小镇到银河系里孤独巡游着的大小星球。每每这样,尽管你说的话也会飘进我的耳朵,但我只需稍加留心,就不会让脑子里的所想被你的话带走。
    当然了,这些你都是知道的。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可以瞒得过你。
    如此一来,在光天化日之下,我竟真的抱着你睡着了。
    现在想起来,莫不是我睡着的时候你给我托了梦——你从那个最阴冷最孤单的地方偷空跑出来,来到新宿车站的南口,把嘴巴凑到我的耳朵边上:“还是到御苑里去看看吧。”于是我就来了。是这样吗,扣子?
    回答我吧,扣子。既然敢斗胆相问,我就不怕你的惩罚,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尽管抓住你可以随手抓住的所有东西朝我砸过来,我全然不在乎,反正我已经醉了。
    是啊,我醉了,而你也已经死了。
    有梦不觉夜长,躺在树冠里的我没有梦,但是也没觉得夜就多么短。扣子,我抱着你,懒洋洋地打量着漫天的花火,懒洋洋地打量着那些被漫天花火照亮的脸,渐渐地,突然发现花火会已经行将结束了,意犹未尽的人们正在陆续退场。漫天的花火也在不被我注意的时候由繁华转为了寂寥。那么,我又该去往何处呢?
    ——自然是继续在东京城里游荡下去,一直到给你找到下葬的地方为止。
    也只有到了此刻,我才在蒙咙中意识到,今天似乎是一个节日。对了,假如我没猜错,今天应该是日本人的“月见节”,大致和我们的中秋节差不多。总之是别人的节日。在茫茫东京,世间万物大概都是属于别人的,属于我们自己的唯有我们的身体。
    不要训斥我,我的这个说法一点错都没有:无论你如何糟蹋自己的身体,它也属于我……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