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Soul客文艺(聚响)

  • 定价: ¥49.8
  • ISBN:978751086370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九州
  • 页数:301页
  • 作者:编者:易小荷//董...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情绪,你有多久没有好好坐下来,感受文学带来的灵魂的颤栗?易小荷、董啸主编的《Soul客文艺(聚响)》聚集中国当代知名作家,为这个时代发声。
    余华首度在网络平台发表原创文章《爸爸出差时》《我与东亚》。
    王小山的幽默,蒋方舟的乐观,任晓雯的淡然……每个作家的性格跃然纸上,看中国当代先锋文学作家的一颦一笑,感受现实生活的残酷或惊喜。
    高水准文学聚集平台。文学评论、历史小说、作家随笔、原创小说,不同题材,同样精彩。
    外封松蒿纸,品相上乘。内文缤纷时代特种纸,图像清晰舒适。

内容提要

    触及灵魂的文字需要一个集散地,此地没有东拼西凑的烂俗网文,没有翻炒冷饭的洗稿抄袭,它是一个品格和品位俱佳的原创平台,精心书写与安静阅读的所在。“骚客文艺”试图去做这样的努力——在互联网阅读的浮躁时代,重拾中国文字的审美。
    易小荷、董啸主编的《Soul客文艺(聚响)》把美好的文字集结在纸上,不组队,也不跳广场舞。就让它们保持各自原本的样子,或坐或立,这样就好。
    想想看,浩瀚的书海之中,有那样一篇文章,使你脊背颤栗。仿佛漫长的不知所谓死水不兴的人生定式之中,有那么一瞬间,瞥见了鸟儿艳丽的尾羽。
    所以,何妨拿出这么几十分钟,读一本书,像发一次烧,感受一次情爱一样。

目录

呓语
  余华  爸爸出差时
  孙一圣  世界上最悲伤的七千字
  易小荷  火把天点着了
  蒋方舟  海明威的自行车、性和不忠
影像
  余华  我与东亚
  洪峰  生死问题,立此存照
  易小荷  教师曹兆海
  张发财  干了一洗脸盆酒,造了一洗衣盆菜,你才上得了东北人的酒桌
  周云蓬  飞行故事
  蒋方舟  我的相亲史
  洪峰  1977年:大雪,高考与爱情
  王小山  关于世界尽头的那八十件小事
  李海鹏  请病人不要随便死在走廊上
回望
  阿乙  五百万汉字
  董啸  娈童的报复和小贩的逆袭
  苗欣宇  两个汉奸卖国贼的人生B面
  苗欣宇  仓央嘉措最后的秘密
  谭伯牛  磕头这件小事
  谭伯牛  洋枪队统帅两降太平军,这个美国佣兵到死也没做成中国人
  王元涛  你知道吗,数学家最早都是黑社会
浮生
  阿丁  贤者时间
  阿丁  一只叫药片儿的狗
  黄孝阳  花花公子的水下异性纪念馆
  李西闽  死于七月十四
  任晓雯  浮生·袁跟弟
  任晓雯  浮生·杨敏安
  杨树鹏  六次用刀
  郑小驴  枪毙
  董啸  非典型爱情
  易小荷  后记·水中睁眼

前言

    发一次烧
    爱一本书
    很早以前纽约客文风的创始人E.B.怀特写过一篇文章,医生问特雷克斯勒先生有没有过异想天开的念头,在结尾处,他脑海里面虚构出了一棵树,长在街角。
    “在他和路灯之间,冒出一棵小树,生长在那里,浸透了黄昏景象,每一片镀上金边的叶子都美轮美奂。美景当前。”
    从来没有评论家分析过这棵树的寓意,若干年以后它变成了待解之谜,“骚客文艺”有个疯狂的读者群,每天日活上万条信息,聊生活聊书聊电影聊人生,但是有一天,一个读友提出了一个让人沉默了很久的问题:读书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如此准确而粗暴,像一枚激光制导炸弹直击人心,而且我有理由相信,它和“我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一样,本质上是无解的。
    可是,特雷克斯勒先生也无解啊,他其实并不知道如何回答医生的问题,直到他走过街道,踱过公园,直到他的脊椎里自然有所触动,第一次感到如此轻微的震颤,他就知道,他想要一棵简简单单的树,长在那里。
    我们可以拿特雷克斯勒先生的感受来形容初读余华洪峰,遭遇先锋文学时候的那种颤栗吗?就像很多年以来都有人在问我们,你想要做什么,我们不回答,是因为我们自己也未必清楚。直到绕过街角,路过太阳的余晖,看到那个街角,和街角处的空隙。
    应该有棵树。
    2017年6月8日,“骚客文艺”正式上线。开篇文章来自洪峰,这是一个来自文学史上的温暖名字。作为首届恢复高考的当事人,他回忆起艰难时世之后的人生转机——《1977年:高考,大雪和爱情》。
    2017年6月17日,“骚客文艺”的推文为《我的三个现实与梦想》,作者余华。这篇稿件意味着一个标志性的历史时刻:余华首次在新媒体平台发表原创作品,中国最优秀的小说家拥抱了互联网。
    接下来,阿乙、阿丁、任晓雯、苗欣宇、孙一圣、周云蓬、钟立风、杨树鹏、张发财、王元涛等更多的优秀作家陆续并入“骚客文艺”的队列中,他们中既有持续创作的文坛中坚,也有才气逼人的新锐力量。这些有趣的作家同时呈现出文学、艺术的宽度和广度,每日更新的推文题材与风格各异,又具备了奇妙的协调和共性。
    “骚客文艺”既是平台,又是舞台,将优秀的作者和作品放在聚光灯下,让更多人可以看到。
    有趣的灵魂从来不孤独,他们终将在“骚客文艺”相遇。这是个信息流动呈几何级爆炸增长的时代,人们每天要接收和处理海量内容。泥沙俱下之余,审美难免流于粗鄙——人手一个或多个移动终端,碎片阅读只能抄的是感官的底,人们被调动的也是最基础的情绪。移动端泛滥着廉价的愤怒,欢喜和感动,“10万”成为唯一的成功。
    然而,文字终究还是要触及灵魂的。
    触及灵魂的文字需要一个集散地,此地没有东拼西凑的烂俗网文,没有翻炒冷饭的洗稿抄袭,它是一个品格和品位俱佳的原创平台,精心书写与安静阅读的所在。“骚客文艺”试图去做这样的努力——在互联网阅读的浮躁时代,重拾中国文字的审美。
    一个朋友有天送了我一个比喻,她说读书能读出颅内高潮,理想的读书境界跟性经历一样,写作者是灌输者,读者是回应者——也正如同使人愉悦的情爱经历。
    塞林格在《破碎故事之心》当中有一段数据,写说一个在纽约住了几年的印刷小工,也许遇到过75120个女人,却只会对一个一见钟情。
    这次,“骚客文艺”把美好的文字集结在纸上,不组队,也不跳广场舞。就让它们保持各自原本的样子,或坐或立,这样就好。
    想想看,浩瀚的书海之中,有那样一篇文章,使你脊背颤栗。仿佛漫长的不知所谓死水不兴的人生定式之中,有那么一瞬间,瞥见了鸟儿艳丽的尾羽。
    所以,何妨拿出这么几十分钟,读一本书,像发一次烧,感受一次情爱一样。

后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爸爸出差时
    余华
    我第一次看到埃米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是什么时候?应该是1994年,我的记忆有一个重要依据,就是我儿子出生不久。一位中国的导演借给我一盒录像带,说你应该看看这部来自南斯拉夫的电影。就这样,我在家里看了《爸爸出差时》,没有中文字幕,里面人物的台词我完全听不懂,可是我觉得自己看懂了。过了几年,我在北京街头的地摊上翻找VCD电影时,突然看到有中文字幕的《爸爸出差时》,还有库斯图里卡的另一部电影《地下》。我拿回家重新看了《爸爸出差时》,屏幕下方一行一行出现的中文字幕证实了我几年前的感觉,当时我确实看懂了。
    我在中国“文革”时期的成长经历让我迅速抵达《爸爸出差时》的社会背景。那时候我背着书包去小学路上,最担心的就是看到街上出现打倒我父亲的标语,一天又一天的担心之后,这样的标语终于出现了。当时我和哥哥一起走向学校,看到标语后我畏缩不前,不敢走向已经不远的校门,比我大两岁的哥哥若无其事,他说怕什么。他勇敢地走向学校,可是还没有走到校门口他就转身回来了,走到我跟前说,老子也不上学了。我哥哥确实比我勇敢,他第二天还是照常去上学,我请病假在家里躲了几天,然后提心吊胆去了学校,我不知道同学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对待我。当我小心翼翼走进校门,走到操场上时,几个同学奔跑过来,热情地向我喊叫,你病好啦。那一刻我被解放了,压抑已久的恐惧和不安瞬间消散,我奔跑过去,跑到同学们中间,加入到应得的生活之中。
    我父亲很幸运,没有被关押,他被发配到了农村。就像《爸爸出差时》孩子跟着母亲去父亲那里,我和哥哥也去了乡下看望父亲,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坐火车,也不是母亲带我们去,她不能离开工作,请一位同事带我们坐上轮船去了乡下。那是在中国南方河流里行驶的轮船,大概有五六十个座位,前行的速度很慢,只是比岸上行走的人稍快一些而已。我记得自己不时走上船头,迎着风吹,惊讶地看着轮船划出的波浪,还有远处广阔的田野。那位阿姨担心我会掉进河里,把我抱回船舱,趁她不注意时,我又会走上船头,接着又被她抱了回来。
    我在看没有中文字幕和有中文字幕的《爸爸出差时》时,也在看一部有关自己往事的纪录片。所以我要说,一部伟大的电影后面存在着千万部电影,不同的观众带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生活感受去与这部电影接触碰撞,发出共鸣之声。这样的共鸣之声或多或少,有时候是一两句台词,有时候是一两场戏,有时候甚至是整个故事。这共鸣之声也是引诱之声,引诱观众置身电影之中,将自己的人生加入到别人的人生里,观众会感到自己的人生豁然开朗,因为这时候别人的人生也加入到自己的人生里了。所以一部伟大的电影会让观众在各自的记忆和情感里诞生出另外一部电影,虽然这部电影是残缺不全的,有时候可能只是几个画面和几句台词,但是足够了。
    我的意思是每个人在自己的现实世界之外,都拥有一个虚构世界,很多的情感、欲望和想象存放在那里,期待被叫醒。电影、文学、音乐、美术,所有形式的艺术如同叫醒闹钟,让人们虚构世界里的情感、欲望和想象获得起床出门的机会。然后虚构世界开始修改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也开始修改虚构世界,这样的相互修改之后,人生不知不觉丰满宽广起来,并且存储在记忆之中。当然记忆会有误差,误差是在相互修改过程中出现的,也是在时代差异、文化差异、人的差异等差异之中出现的。(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