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浮生物语(附红包5上西溟幽海)

  • 定价: ¥39.8
  • ISBN:978757020031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349页
  • 作者:裟椤双树
  • 立即节省:
  • 2017-12-01 第1版
  • 2017-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浮生物语》系列是古风幻想妖怪志的集大成之作,上以来市至今畅销不衰,累积加印近百次!创造畅销神话!《浮生物语伍》是整个系列的最后一部,杂志连载以来,受到万千读者的热烈追捧,时时催更催出版,精彩程度可见一斑。
    作者裟椤双树,《漫客小说绘》当家作者,国内幻想妖物志代表作家,百万畅销作家。2012年、2013年连续入选第七届、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上榜作家。其作品既有旖旎浪漫的古风,又有现代视觉系风味,个人风格突出。
    这本《浮生物语(附红包5上西溟幽海)》是整个系列的最精彩的高潮部分,前四部的伏笔在这一部里纷纷显现,并串联起来。同为龙族,无藏霜青为什么盯着敖炽不放?帮工们的真正身份,鱼门国里可怕的“暗”究竟是个什么怪物、来源何处?文章草蛇灰线,层层递进,一步步引导读者走向故事的核心。书中收录了未公开的篇章《归来》,将各类线索汇聚,开始解谜。
    裟椤双树亲作后记,记叙这段和浮生有关的日子,披露系列创作感悟!心路历程不容错过!

内容提要

    裟椤双树著的《浮生物语(附红包5上西溟幽海)》讲述:老板娘一家子从鱼门国回到忘川,却突遭袭击,原来是北海龙王无藏霜青因为一句龙族预言,专程来“解决”敖炽和老板娘。与此同时,十二神石之一绡狐眼失踪了。而此物经老板娘之手寻回,天帝因此派人去东海寻人。为了保证身边人的安全以及洗清嫌疑,老板娘和敖炽两口子开始四处寻找绡狐眼,而线索汇聚,最终都指向了西溟幽海,一个盛产妖怪的地方……

作者简介

    裟椤双树,女,射手座,现居成都。自由撰稿人,喜好美食与时尚,善于在行走中捕捉并记录幻想,作品既有旖旎浪漫的古风,又有潮流的现代视觉系风味。代表作《浮生物语》《三界宅急送》《降灵家族》等。

目录

第一章 寒霜
第二章 龙伤
第三章 远行
第四章 金匠
第五章 平安
第六章 春葬
第七章 莫失
第八章 战神
第九章 凶妖
第十章 归来
后记

后记

    我清楚记得这一本的全稿是10月17日交的,今天是11月23日,我一早醒来,突然想起一件巨重要的事,就是……后记还没写!
    每本浮生都是有后记的,没有后记就像一篇文章少了最后一个句号,不论作为一种规矩还是仪式,这个句号不能少,何况还能顺便聊个天吐个槽。
    《浮生物语·伍》是整个系列的最后一部了,当初担心自己话痨,怕一不小心要写个上中下册才能走到真正的大结局,但目前来看,作为《浮生物语·伍》上册的“西溟幽海篇”完成之后,我的意愿与第六感都在说,应该是没有上中下了,如果你们看到下一册的名字是“裟椤敖炽篇”,那就是《浮生物语》系列的最后一本,所有的角色,老板娘,敖大爷,九厥,浆糊,未知,人类神仙妖怪,走了整整九年多,终于是要走到说再见的那天了。
    正传加前传外传,一共会是十本书。
    我之前一直玩笑般地讲,能花十年以上的时间在写作这件事上,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干出这种事。但是,我的确这么做了。还是有点佩服自己,毕竟我是一个好奇心大于耐心的人,这样的性格并不太容易把所有精力与时间长期放到同一件事上。但唯独写作是坚持下来了。
    笔下的每个角色,视如子女,看他们在字里行间一点点长大成熟,从青涩胡闹到独当一面,从视万物如草芥的寂寞树妖到觉悟了生命贵重的老板娘,从为洗个澡就祸害无数人的孽龙到爱家爱妻爱孩子面恶心善迷之自信的敖大爷,写了这么多年,成熟的不止他们,也包括我。《浮生物语》里每个故事,也是我的心情与行进的轨迹。
    时间是个好东西,你永远不知道它会给你带来怎样的惊喜。
    多年前偶然的一个小心情,随手写了一座叫浮珑的山,既然是山,那就该有树,不如就是一只树妖吧,孤立山巅,独看四季,无聊到要以人类的崇拜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对于这样任性的妖怪,自然会有一位出身天界正道的神仙来点化,于是有了子淼,可是,当一切原本简单从容的关系沾染了感情二字之后,事情就会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了,看起来是我要那只胡乱洗澡的东海孽龙出现在神仙与树妖之间,但也许冥冥中是暗藏在文字里的缘分,让角色都有了自己的灵魂,只是借着我的键盘走到了他们注定要相遇的地方。
    毕竟,我是一个从不写大纲的家伙,在一个故事真正完结前,你问我结局,我自己都很难回答,虽然脑子里会有一个模糊的走向,但它始终无法固定,设想过的反角到最后可能变成有苦衷的好人,出场就各种讨人喜欢的存在,也许随着剧情的发展让你恨得咬牙切齿。所以呀,有时候真的说不清是我在写故事,还是故事本身的力量在牵引我。但我自己还蛮喜欢这种方式,虽然听起来写长篇不列提纲有些冒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冒险也意味着各种不可预料的机会与惊喜,如果连我都不知道结局是什么,写起来该多自由多有趣,嘻~ 总之,那一年,我只是写了一个树妖与水神与孽龙的、并算不得惊天动地的中篇故事,谁会知道数年之后它成就了一个对我而言算是大工程的系列小说。 应该还有人不知道以下这个小插曲,早在老板娘跟敖大爷诞生前的很多年,在我还是个梦想当漫画家的中学生的时候,偶然在我们当地的报纸上看到一则关于古时候的酒坊如何酿酒的小专栏,那甚至不是一个故事,只是一则科普性的小文章,却写得古风盎然,雅致趣味,看完之后我想,能不能写一个关于酿酒的故事,故事里应该有大唐盛世,有繁华不尽的长安城,有一位刁蛮的公主,还有一位潇洒不羁的公子爷,以及一只懂得酿酒的妖怪,比如一只酒杯化作的妖怪。 之后很多天,都在有意无意地在脑子里构建这个故事,在某个课间时段,我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主角们的名字——九厥,苏秋池,李准。 那是关于一只妖怪跟一对男女从萍水相逢到生死之交的故事——“千里循香来,笑对酒中影。”作为一个中学生的我,还没有太高深的创作诗词歌赋的能力,为纪念他们之间的相遇,随手写了这两句。我想把这个故事画成漫画,可是多年之后,当这个最终没有在我手里变成漫画的故事以纯文字的模样登场在《浮生物语·壹》的连载中时,主角们的名字我没有改,那句朴实平凡的诗也没有改,以那时的功力,应该可以把它们都变得更华丽一些,但我内心却在说,不改了,毕竟它们已经在流逝的岁月里存在了那么多年,一看到这些名字就会想到那个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自己,连那天落在课桌上的阳光都还想得起来,嗯,还是带着粉笔味儿的。 因此,也不难理解我为什么对九厥这个角色是有偏爱的,虽然出场不算太多,虽然总是单身狗一只,虽然好不容易有了女朋友但女朋友又不肯嫁给他还总是躲着不出现……但,老板娘在看着两个孩子时对敖大爷说过的一句话,证明了我对这家伙的重视——“若你我有个三长两短,唯九厥可以托付。” 我并不太擅长用各种华丽繁复的词句去描述彼此之间的情谊,连当初在鱼门国同老板娘久别重逢的敖炽,也只是说了一句:“抱歉,我来晚了。” 到今天,我也是这样,无法用特别多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对《浮生物语》的感情,也只有一句——多谢相遇,彼此成全。 我是个比较随缘的人,写故事如此,交朋友如此,与世界相处也是如此,没有早没有晚,遇到了就是遇到了。 所以,每篇后记的末尾都要感谢所有遇到了《浮生物语》的你们,这些年,你们站在故事的另一头,陪我走过干山万水,如果我有法术,一定复制一个老板娘或者敖大爷当赠品送给你们……如果你们不怕自己的家被敖大爷淹了的话,哈哈~ 明年再见吧,我先去休个长假,么么哒~ 裟椤双树 2017年11月·成都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楔子
    这世上的祸福,避不开躲不了,该来的就会来,不管走哪条路,只要一起走下去就好了。吃好喝好照顾好身体,我们可以洗菜做饭嘻哈玩笑,也能挥刀杀敌护我家人,就这样。
    壹
    东海,龙王寝宫。
    金色的鲸静静地停在半空中,无聊地摆着尾巴。
    下头,睡袍加身的龙王席地而坐,手里捏着一张还没刻完的麻将牌,认认真真地在上头凿着剩下的笔画,嘴里喃喃着:“八万……就差你了。”
    铺在地上的垫子上,乱七八糟扔满了白玉雕成的麻将牌。
    敖炽与他对面而坐,一直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然后长时间地盯着他的眼睛。
    “老头子,别玩了。”
    他突然一把将龙王手里的麻将牌抢过来,强压着心头的焦躁低声道:“你看看我,是我呀!我回来看你了!”
    龙王伸出手:“还我!”
    “你到底是怎么了?”敖炽急得想跳脚,但又不敢闹出大动静。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龙王皱眉,“再不还我,我就喊人进来揍你了!”
    “你……”
    “我喊啦!”
    敖炽只得把麻将牌塞回他手里:“拿去拿去,那么喜欢这个你干脆吃到肚子里好了!”
    “智障,麻将是拿来打的,不是吃的。”龙王翻了个白眼,埋头继续他的雕刻工作,万字还差两笔。
    “你才是智障好吗?”敖炽提高了声音,“你是堂堂东海龙王,居然缩在这里刻麻将!”
    “你才是东海龙王,你们全家都是东海龙王。”龙王又翻了个更大的白眼,“别吵我了,要是刻不完,我明天就没法带上它们去赢钱了。”
    敖炽重重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煞费苦心回到东海探望这个老家伙,却没料到是这样一个情景。
    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白发老嬷嬷见状,赶E走上来将他拽到一旁,压低声音道:“少主,可急不得!王醒来之后就一直这样,说傻了吧又不傻,说清醒吧干的又不是正常的事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日子,除了雕麻将就是打麻将,而且麻将打得可好了,只赢不输。但要问他别的事,他一概不知道,莫说你了,就连一直在他身边替他打理起居的我,他都不认识了。方才我已经提醒过你,要你有个心理准备。你看你,还是急了。”
    敖炽深吸了口气,问她:“他什么时候醒的?”
    “就个把月前,突然就睁眼了,然后就要吃的,吃饱以后就把来瞧病的人都给打出去了。”老嬷嬷忍不住哀声叹气,“之后就在寝宫里到处翻,不知从哪里寻到这些工具,直接就把墙壁凿了,弄下来的玉石都雕成了麻将牌,雕好以后就喊人来打麻将,玩得高兴得很。到时间呢就吃饭睡觉,这倒是一点都不让人操心,只是……他是东海龙族的王啊,这……这算什么呀!唉。”
    “就没有找人再来瞧过他的病?”敖炽又问。
    “趁他睡着时,大夫们来了好多次。”老嬷嬷如是道,“但是都说一切正常。”
    “哪个庸医说的?名字报给我!”敖炽又怒了,“人都这样了还一切正常?”
    “哎呦,少主息怒息怒啊。”老嬷嬷赶紧捂住他的嘴,紧张地朝卧房大门那边瞅了瞅,见没有动静才放了心,又说,“确实是查不出病根,好几个大夫都说是妖毒未清,蚀骨伤魂所致。只开了些宁神清毒的药,让王每天按时服用,可也没见什么效果。”
    “所以就由着他这样稀里糊涂的?”
    敖炽看着专注于麻将牌的龙王,突然走过去,蹲下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爷爷!你清醒点行不行?”
    爷爷……
    他好多年都没有这样喊过了。
    而龙王只是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退到离他更远的地方,愤愤道:“你这小子烦不烦,莫要打扰我行不行?你要玩,等我刻好以后我们来打个八圈!”
    “少主,别这样了。”老嬷嬷走上前,眼睛有些发红,拉住敖炽说道,“你听贝嬷嬷一句劝,看看就好了,莫再做徒劳的事。不管怎么说,他还是东海龙族的王,地位仍在,衣食无忧,留在寝宫养病是目前唯一的法子。兴许过段时间,王突然就清醒过来了呢。倒是少主你,还是先顾着自己一些吧。”
    敖炽用力揉着发疼的脑袋:“我好着呢。”
    “你若真好着,就不必利用阿灯偷偷摸摸潜回东海来看你爷爷了。”贝嬷嬷心疼地看着他,“少主,贝嬷嬷看着你长大,虽知高攀不起,但心里确实是拿你当自家孩子那么疼着的。你娶了妻,虽然她跟我们不是一路的,但贝嬷嬷心里高兴,你们俩在一起也般配,我看得出她心里有你,不管别人怎么说她,贝嬷嬷都站在你这边。她出了事,我也着急,可惜我就是个只懂料理吃喝起居的老东西,人微言轻,帮不了你们。但你们得帮你们自己啊,少主,龙域你暂时待不得了,还是快回你们自己的家吧。”
    敖炽看着她:“贝嬷嬷,你是不是听到了些什么?”
    贝嬷嬷面露忧色,又下意识地四周看了看,这才把声音压到最低,几乎是用耳语同敖炽道:“已经有风声传出来,说少主你进了鱼门国,坏了那里的结界,扰乱龙域秩序。”
    敖炽皱眉。
    说出了这句话,贝嬷嬷已是愁云满面:“别的不说,单就少主你进鱼门国这一件事,你今后大概是安生不了了。唉,王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如今这个样子,想帮你都帮不了。可如何是好?”
    “谁传出来的?”敖炽冷笑,“无藏青霜对吧?”
    贝嬷嬷摇摇头:“谁最先传出来的倒没个说法,只是这消息传得太快,龙域之中大概已经没有谁不知道了,如今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对少主的窃窃议论。只是至今没有一位龙王站出来对这个消息加以确定,所以龙域最近还算安宁,也不曾听说哪里有什么具体的动作。北海龙王除了来东海探望过一次王,还陪他打了几圈麻将之外,便再也不曾听到他的消息。南海龙王倒是时不时来看看,还带一些珍贵的药材来,只是探病,从不多言,几位龙王之中属他最温和体贴。西海龙王就不说了,至今杳无音讯,不知云游到哪里去了。”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