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怪人们/东野圭吾作品

  • 定价: ¥35
  • ISBN:9787020134960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179页
  • 作者:(日)东野圭吾|译...
  • 立即节省:
  • 2010-08-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怪人们》是东野圭吾所著,具有代表性的短篇小说集。其中有怨天尤人的小偷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闯入当年判罚的法官家中,发现了老法官的秘密;也有新婚夫妇为了顾念对方的感受无法坦诚相待,却差点儿令美满的婚姻破裂……东野圭吾在这些推理故事里呈现了现代社会各种行业中的各种看上去奇怪的人物、奇怪的举止、奇怪的动机和奇怪的情感纠缠,书名《怪人们》准确地呈现了这一都市群体,是一部现实主义的短篇小说集。

内容提要

  

    “我”把公寓借给同伴约会,某日清晨回家,却发现床上躺着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我”被警察追得走投无路,闯进了那个人的家中,是他那错误的判罚害“我”沦落到如此地步;“我”的上司头部遭重击死在被反锁的休息室中,众人都以为是机器人失控所致;“我”掐住新婚妻子的脖子逼问她是谁害死了我的女儿……七个故事平白朴实却又生动紧凑,将短篇小说的长处发挥得淋漓尽致。
    本书为《怪人们》,由东野圭吾所著。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第1名;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目录

沉睡的女人
“让我再听一次你的判罚”
至死方休
蜜月之旅
灯塔之上
新婚照之谜
哥斯达黎加的冷雨
解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片冈环抱双臂,向我探过身于。
    “你说的那些都是泡沫经济时代的老黄历了,现在的男人可没那份实力。加班费没了,年底分红也都改为实物抵扣了,你以为还能像从前那样奢侈?”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总之现在是时过境迁了。而且,有些女孩子还偏偏就不喜欢去宾馆呢。”
    “怎么说?”
    “嗯,反正就是那些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啦。”
    “啊,我想起来了,你现在的女友是我们部门的广江吧?”
    听了我的问话,片冈扭曲着薄唇微微一笑。
    “是啊。我只喜欢处女哦。”
    “哎哟。”我终于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叶山广江与我同属一个部门,在年轻女职员当中算得上首屈一指的美女,我也有些心动。可是她大小姐派头十足,不易亲近,只好作罢。
    “所以说嘛,”片冈把一只手搭到我的肩膀上,“白色情人节的约会,我得找个能让她放松的地方,不是吗?所以才来拜托你啊。”
    “在你自己家里不就得了?”
    “喂喂,你忘了我是和父母一起住的吗?怎么好把女孩往家里带?”
    “这倒也是。”
    “那就一言为定。当然啦,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借住一晚上三千块,不,五千块,你看怎么样?”
    五千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再说朋友的请求也不好拒绝,我终于勉强答应下来。
    “真拿你没办法。那好吧,我同意了。”
    片冈顿时笑逐颜开,握住我的手。
    “那可多承你的情啦,关键时候还是你能帮上忙!”
    “少来这一套,”我说,“你小心点,别把床单给我弄脏了。”
    “你就放心吧。”片冈说着,诡秘地笑了起来。
    白色情人节那天,我在公司把公寓的备用钥匙交给了片冈。
    “房间我已经打扫干净了。”
    “多谢多谢。我就怕房里乱成一团呢。”接过钥匙,片冈从钱包里拿出五千元递给我,“房门上的名牌怎么办?”
    “放心吧,我已经摘掉了。夜里应该不会有人送信上门,不过你还是小心点为好。还有,早上七点以前给我出去,我还要做上班的准备呢。”
    “知道知道。嗯,还有……”片冈压低声音说道,“那个东西你放在哪儿啦?”
    “那个东西?”
    “就是那个,我不是让你替我准备好的嘛。”这家伙捏起食指和大拇指做成了圆圈。
    “啊,是了,”我点点头,“在电视机旁边的柜子里。还没开封,所以你用了几个我可是清清楚楚的。五百块一个哦。”
    “知道了。”
    片冈应了一句,摆出一副谈毕公事的样子,回自己办公桌上去了。
    叶山广江和他擦身而过,来到我面前。
    “川岛先生,制造部那边有信给您。”她说着,把一封信放在我桌上。除了日常工作之外,她也常常帮我打理一些杂事,非常得力。其他部门的女职员总拿男女平等当挡箭牌,绝对不肯屈尊供我差遣。在这一点上,广江与她们形成了鲜明对照。
    “多谢你。”
    我道了谢,她微笑着说了一句“不客气”,露出两颗虎牙,显得非常温柔可亲。这么好的女孩子却成了片冈那家伙的俘虏,我在心里暗暗替她叫屈。
    当晚,我驱车来到附近一家家庭餐馆的停车场,在车里窝了一夜。我开的是一辆小面包车,后座上常备毛毯,足以御寒。然而,购买这种车型本来是为了单枪匹马闯荡天下用的,如今却派上了这种用场,实在是难为情。
    次日清晨七点,我回到家。屋内的空气热烘烘的,还有一点湿漉漉的感觉,与户外截然相反。安全套少了两个,一张千元纸币折得小小的塞在盒子里。垃圾箱里也塞满了揉成团的纸巾。我的脑海中浮现出叶山广江的面庞,只觉得心里憋得慌。
    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