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十宗罪(6)

  • 定价: ¥45
  • ISBN:978751582177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工商联
  • 页数:281页
  • 作者:蜘蛛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有时我们的眼睛能看到宇宙,却看不到社会底层悲惨的世界。
    在变态者看来,杀戮是一种拯救!
    蜘蛛著的《十宗罪(6)》重磅回归!即将加入特案组的新成员初次曝光。
    三位超级警察首次独立破案,疑点重重下,他们遇到的问题比之前更复杂,更具挑战性。
    写尽了犯罪案件背后的人生百态,道出了社会底层人民的艰辛与疾苦。
    轰动一时的社会议题,罪案背后的人性挖掘。。

内容提要

    挖掘人性的善与恶,揭露阳光下的阴影。
    令人震撼的角色安排:四个特警,各怀绝技,从全国警察队伍中挑选而出,组成中国特案组,对各地发生的特大罪案进行侦破。
    引人入胜的情节设置:包斩、华龙、苏眉三人初次独立破案,重重疑点下,他们会遇到怎样的困境?
    初次曝光内幕的特大案件:雨夜“蜈蚣”、大盗无形、地域崇拜……
    蜘蛛著的《十宗罪(6)》根据真实案例改编而成,涉案地名人名均为化名。这些案件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每一个都是曾被媒体严密封锁,大众讳莫如深的奇案大案。蜘蛛以朴实的语言,巧妙的情节安排,营造出紧张的悬疑气氛,并通过对案件深层次的剖析,挖掘人性的善与恶,揭露阳光下的阴影。

作者简介

    蜘蛛,男,原名王黎伟,生于山东济宁,鲁迅文学院学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十宗罪”系列、《秦书》《罪全书》《备忘录》等作品。其繁体版已在香港、台湾地区上市,同时被泰国、越南等国家引进等出版。
    《十宗罪》同名网剧点击量逾十四亿。
    新浪微博:@十宗罪蜘蛛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章  衣锦还乡
  第二章  加祥往事
  第三章  社会蓝姐
  第四章  校园卧底
  第五章  犯罪实验
  第六章  鱼线穿人
  第七章  鬼影再现
  第八章  半夜梦游
  第九章  街头尾行
  第十章  强吻狂魔
  第十一章  燃烧的伞
  第十二章  暴力欺凌
  第十三章  皮肉生涯
  第十四章  女子监狱
  第十五章  非法囚禁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十六章  绝密档案
  第十七章  比武大赛
  第十八章  名师高徒
  第十九章  贼王传说
  第二十章  小偷披风
  第二十一章  赌场大战
  第二十二章  越狱高人
  第二十三章  三个和尚
  第二十四章  侠盗燕子
  第二十五章  窃钩者诛
  第二十六章  小偷之村
  第二十七章  雌雄大盗
  第二十八章  盗亦有道
  第二十九章  步步生莲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章  富豪警察
  第三十一章  脑残粉丝
  第三十二章  “三和大神”
  第三十三章  发廊女神
  第三十四章  键盘大侠
  第三十五章  绑架明星
  第三十六章  职业杀手
  第三十七章  黑暗巢穴
  第三十八章  恶魔新娘
  第三十九章  黑白婚纱
  第四十章  片尾彩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和一个拄着拐杖的驼背老头儿走进屋子,众人纷纷让开,老头儿是包家村的老族长。
    包斩上前叫了一声四爷爷,四奶奶。
    包斩有些木讷,对于人际交往感到恐惧,他本来就是个内向的男人。面对热情的亲戚,他手足无措,只是拿出准备好的礼物分给长辈,四奶奶抱着包斩的头,老泪纵横,一个劲地说包斩从小是个苦孩子,受过不少罪。四爷爷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这个老人口齿不清,包斩只听到几个字:上林,烧纸。
    院子里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公安局派了一辆警车来接包斩,包斩如获大赦,趁机从乡亲们的包围中逃了出来。
    开车的警察名叫孙大越,办案期间负责给包斩当司机。大越虽然是公务员,但是三十好几了还没结婚,他家里有个瘫痪在床的老娘,卧病多年,为了给老母亲看病,家里已是一贫如洗,还欠了不少钱,他又是个孝子,不愿意把母亲送到福利院,所以都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
    随行的还有县电视台的女记者和摄影师,他们打算对“人体蜈蚣”案做一个追踪报道。
    车驶出村子,开向乡村公路,路两边是笔直的白杨树,每一片叶子在阳光下都绿得耀眼,树上传来阵阵蝉声,微风轻轻吹过周围金黄色的麦田,牧羊老头儿靠在树下的草地上休息,远处,一辆收割机在地里割麦。
    包斩想起四爷爷说的话,路过一个小镇的时候他买了些祭奠用品,香、冥币、火纸,还有一瓶酒。他凭着记忆找到父母的坟地,跪下磕了几个头,然后痛哭了一场。
    这些年吃过的苦,受过的罪,走过的艰辛无比的路,历经的风风雨雨,全部化作泪水。
    女记者名叫张蕾,在车上对包斩进行了简单的采访。
    女记者张蕾说:“那个监控视频,我也看了,有点像电影里的赶尸,您相信赶尸吗?”
    包斩说:“当然不相信,尸体是不会走路或爬行的。”
    女记者张蕾说:“假如前面那个扛着鱼竿的人是犯罪嫌疑人,跟在后面爬行的是四位受害者,他们为什么不跑呢?”
    包斩说:“他们很可能跑不了。”
    孙大越说:“现在,疑犯还没落网,案情需要保密,这些,你们电视台不要报道啊。”
    女记者张蕾说:“放心吧,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咱们县城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大家都很关心,等到破案后,这些才会播出。”
    孙大越说:“让小包休息一下吧,他昨晚喝醉了,估计现在还头疼呢,你留我个电话,有什么事问我也行。”
    女记者张蕾说:“好,你给我提供一些爆料,我请你吃饭。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回公安局吗?”
    包斩说:“我们去找一个目击者。”
    那段监控视频中,五个人排成一队,缓慢地前行,最前面的那人穿着雨衣,中等身材,肩上还扛着一根钓鱼竿,身后的四个人也穿着雨衣,如同蜈蚣一样在地上爬,姿势缓慢而奇特,一行人就这样经过了县一中的路口,当时下着雨,监控镜头被雨水打湿,拍摄到的画面有点模糊。
    视频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三点,街上空无一人。
    包斩想到了一个人,此人叫老杨,在路口开着一家早点铺子,每天三点钟就起床做生意,他很可能目击了当时的情景。
    每个学校门口都有一条小吃街,街道往往杂乱无章,一下雨就污水横流,饺子馆挨着包子铺,沙县小吃旁边是兰州拉面,麻辣烫的香味和臭豆腐的臭味一起弥漫,铁板鱿鱼发出的哧哧声混合着鸡排放入油锅的咝咝声。烤肠的机器还在转动,铲子刚刚翻起煎饼倮子,奶茶店里贴满了纸片,上面写着学生的留言。
    毫不夸张地说,学校门口聚集着一个人一生中最难忘最美昧的小吃。
    因为,毕业后就再也吃不到了。
    因为,这些都包含着青春的记忆。(P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