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默读

  • 定价: ¥45
  • ISBN:978755002510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37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18-02-01 第1版
  • 2018-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Priest著的《默读》是悬疑刑侦题材长篇小说。燕城突发多起失踪案件,幕后黑手智商极高,不动声色地布下陷阱。与此同时,富家子弟费渡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前往市公安局当起了实习生,真实目的却直指父辈豢养的地下产业;刑警队长骆闻舟拿到师父的真正遗书,誓要为当年牺牲的干警们讨回说法,两名出身和背景毫不相干的年轻人因为共同的目标,一腔热血地走在一起,共同对抗着他们难以想象的危险敌人。
    随书赠送倾予九川手绘《默读》警队全员。

内容提要

  

    Priest著的《默读》讲述了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代。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Part 1
  于连
Part 2
  亨伯特·亨伯特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燕城花市区南平大道北一带,就像个化了半面妆的妖怪。宽阔笔直的双向车道把整个花市区一分为二,东区是本市最繁华的核心商圈之一,西区则是被遗忘的旧城区,城市贫民的聚集地。
    随着东区这几年接连拍出天价“地王”,亟待改造的老城区也跟着沾了光,拆迁成本水涨船高,活生生地吓跑了一帮开发商,在逼仄贫困的窄巷中生生铸起了一道藩篱。危房里的街坊们整天幻想着能傍着这十几平方米的小破房一夜暴富,精神上已经率先享受起了“我家房子拆了就是几百万”的优越感。
    当然,这些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们还是要每天趿着拖鞋排队倒尿盆。
    初夏夜里尚有凉意,白天积攒的那一点儿暑气很快溃不成军,西区非法占道的小烧烤摊陆续偃旗息鼓,纳凉的居民们也都早早回了家,偶尔有个旧路灯电压不稳地乱闪,多半是附近群租房的从上面私接电线的缘故。
    而一街之隔的繁华区,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傍晚时分,东区商圈临街的一家咖啡店里,刚打发完一大批客人的店员终于逮着机会出了口长气,可还不等她把笑僵的五官手动归位,玻璃门上挂的小铃铛又响了。店员只好重新端起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微笑:“欢迎光临。”
    “一杯低因的香草拿铁,谢谢。”
    客人是个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留着几乎及肩的长发,穿一身熨帖又严肃的正装,戴着金属框的眼镜,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他低头摸钱夹,勾在下巴上的长发挡住了小半张脸,鼻梁和嘴唇在灯光下像刷了一层苍白的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店员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揣度着客人的喜好搭话:“您需要换成无糖香草吗?”
    “不,糖浆多一点儿。”客人递过零钱,一抬头,店员的目光正好和他撞在一起。
    客人出于礼貌,冲店员笑了一下,藏在镜片后面的眼角微妙地一弯,温柔又有些暧昧的笑意顷刻就穿透了方才严肃的假正经。店员这才发现,这位客人的模样虽然很好,却不是周正端庄的好,有点眼带桃花的意思,她的脸莫名发烫,连忙避开客人的视线,低头下单。
    这时,给店里补货的送货员来了,店员赶紧给自己找了点事干,大声招呼送货的到后面核对货单。
    送货员是个年轻小伙,二十岁上下,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就着余晖弹进了店里。他皮肤黝黑,一笑一口小白牙,活力十足地跟店员打招呼:“美女好。美女今天气色不错,生意很好吧?”
    店员按月拿死工资,并不盼着店里生意好,听了这通拍歪的马屁,她哭笑不得地一摆手:“还行吧,你快去干活,出来我给你倒杯冰水喝。”
    送货的少年眉飞色舞地“哎”了一声,抬手抹去额上的细汗。他的额角有一小块弯月形的疤,像个道具贴歪了的包青天。
    店员给客人做咖啡的工夫,送货员已经三下五除二地把清单报了一遍,交了差,他趴在柜台旁边等着水喝,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美女姐姐,你知道承光公馆在哪栋楼里吗?”
    “承光公馆?”店员觉得有点耳熟,一时又想不起来,于是摇摇头,“不清楚,你要干什么?”
    送货的少年低下头,伸手抓了抓后脑勺:“没什么,我听说那片好像在招送快递的。”
    店员有点粗枝大叶,没注意他这心虚的小动作,一边给纸杯加盖,一边随口说:“回头我给你问问别人吧——先生,您的饮品,小心烫。”
    买咖啡的客人可能是闲的,抬眼看了那小送货员一眼,懒洋洋地插了句嘴:“承光公馆不在商务楼里,是后面的私人会所。怎么,他们还要单独招快递员吗?要不要我顺路领你过去?”
    店员终于听出了不对,狐疑地抬头看了一眼送货的少年:“私人会所?”
    送货的少年见谎言被戳穿,做了个鬼脸,拿着他的冰水和货单一溜烟地跑了。
    在东区灯火通明的中央商圈后面,是大片人造的绿地与景观,往里走上一公里,就能看见傲慢的高档住宅区——他们非得把住宅建在这里,因为“僻静”本身并不值钱,“闹中取静”才值钱。
    各种格调不同的销金之地绕着景观外围层层排开,以“格调”为轴,贵的在里头,便宜的靠边临街。
    其中,最贵最好最“格调”的一块地方,就是承光公馆。
    此间主人不单是有钱,在附庸风雅方面也造诣颇深,小院修葺得很复古,乍一看像个文物保护单位。刚刚竣工不久,老板为了显摆,特地请了一帮非富即贵的朋友前来暖场。有来交际的,有来谈生意的,有单纯来捧场的,还有不少闻着味儿前来凑热闹,打算靠脸和肉体当门票。停车场里停满了各色豪车,搭了一台锣鼓喧天的名利场。
    费渡徒步溜达过去的时候,已经把一杯甜得发腻的咖啡喝完了。隔老远就听见了院里的音乐声和人声,他随手把空纸杯塞进路边的垃圾箱,听见有人在不远处吹了声跑调的口哨:“费总,这儿呢!”
    费渡一扭头,看见不远处站着一帮人,都是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为首一位小青年非常时尚,挂了一身的鸡零狗碎,正是他的狐朋狗友之一——张东来。
    费渡迈步朝他走了过去:“寒碜我?”
    “谁敢寒碜你?”张东来大剌刺地勾住费渡的肩膀,“我看你的车早到了,在这儿等你半天了,干吗去了?你这是什么打扮,刚跟美国总统签完双边贸易协定?”
    费渡眼皮也不抬:“滚蛋。”
    张东来从善如流地闭了一分钟的嘴,忍耐力到了极限:“不行,我看你这样实在太别扭了,领着你跟领着个爹似的,一会儿怎么泡妞儿?”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