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湘行散记

  • 定价: ¥22
  • ISBN:978754024952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燕山
  • 页数:217页
  • 作者:沈从文
  • 立即节省:
  • 2018-02-01 第1版
  • 2018-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湘行散记》被教育部新编语文教材总主编,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会长温儒敏强力推荐!
    本书是中国现代文学“无冕之王”沈从文散文代表作,纯美邂逅大师笔下温爱与忧愁交织的诗意湘西。
    它是一阙秀美自然、芜杂认识、独特风土的湘西“牧歌”,与《边城》共同缔造现代文学史上独特的文学景观,代表作者文学的成就。

内容提要

    《湘行散记》是沈从文的散文集代表作,也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散文经典,是一九三四年作者回故乡湘西时作的游记。在作者温婉清丽的笔触下,为我们展现了湘西迷人的自然风光和独特的风土人情,以及底层劳动人民苦乐交织的生活和自发而起的对命运的抗争,充满了作者对人生的隐忧和对生命的哲学思考。本书同时收录了沈从文散文集《湘西》和《从文自传》中和湘西相呼应的经典篇章。

目录

湘行散记
一个戴水獭皮帽子的朋友
桃源与沅州
鸭窠围的夜
一九三四年一月十八
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
辰河小船上的水手
箱子岩
五个军官与一个煤矿工人
老伴
虎雏再遇记
一个爱惜鼻子的朋友
滕回生堂的今昔
湘西
常德的船
沅陵的人
白河流域几个码头
泸溪·浦市·箱子岩
辰溪的煤
凤凰
苗民问题
从文自传
我所生长的地方
我的家庭
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我上许多课仍然不放下那一本大书
辰州(即沅陵)
常德

前言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现代著名作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上的文学大师之一,曾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
    沈从文出生在湖南凤凰,祖母和母亲是少数民族,祖父和父亲是汉族。一九一八年小学毕业,他遂投身行伍,浪迹湘川黔交界地区。一九二二年他脱下戎装来到北京,投考燕京大学未果,就在北京大学旁听。一九二四年开始文学创作,在《晨报》、《语丝》、《晨报副刊》、《现代评论》上发表作品。一九二八年他从北京到上海,与胡也频、丁玲筹办《红黑》杂志,后因资金不足,数期之后草草停刊。一九二九年后,沈从文改执教鞭,先后任教于上海中国公学、武汉大学、国立青岛大学;抗战爆发后辗转而至昆明,任教于西南联合大学。新中国成立后,沈从文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与文物的研究。一九八八年,沈从文病逝于北京,享年八十六岁。
    沈从文一生笔耕不辍,著作颇丰,作品结集出版有八十多部,是中国现代作家中成书最多的一位。他的主要作品有:小说《边城》、《长河》,散文《从文自传》、《湘行散记》、《湘西》,文论《废邮存底》、《烛虚》、《云南看云集》等。他晚年编著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填补了中国文物研究史上的一项空白。
    沈从文的作品,以湘西为题材的文学成就最为卓著,通过描写湘西人原始、自然的生命形式,赞扬人性之美。他的作品融写实、纪梦、象征于一体,具有浓浓的诗意和独特的地域色彩。
    一九三四年初,沈从文因母亲病危,回到阔别十多年的湘西。行前,他与夫人张兆和约定,每天给她写一封信,报告沿途所见所闻。后来他整理书信集成散文集《湘行散记》。《湘行散记》与之前创作的《从文自传》重叠交织,前者写眼前见闻,后者追忆往事。三年后,他再次回故乡,又写了散文系列《湘西》。这几个散文系列,是沈从文的自传,也代表着他的散文最高成就。关于湘西的这一系列散文,内容正如沈从文在《从文自传》中所说:“取材的侧重在写我的家乡……我虽离开了那条河流,我所写的故事,却多数是水边的故事。故事中我所满意的文章,常用船上水上作为背景。我故事中人物的性格,全为我在水边船上所见到的人物性格。”作品以“我”的见闻和行走为线索,将湘西的山川景物、民俗风情、地理物产、人事变化、历史遗迹等一一展现出来,带着浓郁的、独特的地域风情,令人感慨,令人流连。
    沈从文在散文写作中融入了小说创作的笔法,本来是写实的人物对话、细节描写、情景再现,读来就像小说一样具有情节性和情境性。作者通过对湘西底层人民——水手、纤夫、妓女、矿工、农民、兵士等等人物的泪与笑、恩与怨、生与死的描写,抒发了一种浓重的乡土悲悯之情与孤独感,具有一种独特的美学风格。
    总得来说,沈从文的散文,描绘了一幅幅如诗如画富有传奇色彩的湘西风景图,讲述了一个个湘西人的悲欢离合故事,表达了一种“对于生命沉沦的大悲痛”和对真善美人性的呼唤与赞美,散发着永久的艺术魅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个戴水獭皮帽子的朋友
    我由武陵(常德)过桃源时,坐在一辆新式黄色公共汽车上。车从很平坦的沿河大堤公路上奔驶而去,我身边还坐定了一个懂人情有趣味的老朋友,这老友正特意从武陵县伴我过桃源县。他也可以说是一个“渔人”,因为他的头上,戴得是一顶价值四十八元的水獭皮帽子,这顶帽子经过沿路地方时,却很能引起一些年轻娘儿们注意的。这老友是武陵地域中心春申君墓旁杰云旅馆的主人。常德、河洑、周溪、桃源,沿河近百里路以内“吃四方饭”的标致娘儿们,他无一不特别熟习;许多娘儿们也就特别熟习他那顶水獭皮帽子。但照他自己说,使他迷路的那点年龄业已过去了,如今一切已满不在乎,白脸长眉毛的女孩子再不使他心跳,水獭皮帽子,也并不需要娘儿们眼睛放光了。他今年还只三十五岁。十年前,在这一带地方凡有他撒野机会时,他从不放过那点机会。现在既已规规矩矩做了一个大旅馆的大老板,童心业已失去,就再也不胡闹了。当他二十五岁左右时,大约就有过一百个女人净白的胸膛被他亲近过。我坐在这样一个朋友的身边,想起国内无数中学生,在国文班上很认真地读陶靖节《桃花源记》情形,真觉得十分好笑。同这样一个朋友坐了汽车到桃源去,似乎太幽默了。朋友还是个爱玩字画也爱说野话的人。从汽车眺望平堤远处,薄雾里错落有致的平田、房子、树木,全如敷了一层蓝灰,一切极爽心悦目。汽车在大堤上跑去,又极平稳舒服。朋友口中糅合了雅兴与俗趣,带点儿惊讶嚷道:“这野杂种的景致,简直是画!”
    “自然是画!可是是谁的画?”我说,“大哥,你以为是谁的画?”我意思正想考问一下,看看我那朋友对于中国画一方面的知识。
    他笑了。“沈石田这狗肏的,强盗一样好大胆的手笔!”说时还用手比画着,这里一笔,那边一扫,再来磨磨蹭蹭,十来下,成了。
    我自然不能同意这种赞美,因为朋友家中正收藏了一个沈周手卷,姓名真,画笔并不佳,出处是极可怀疑的。说句老实话,当前从窗口入目的一切,潇洒秀丽中带点雄浑苍莽气概,还得另外找寻一句恰当的比拟,方能相称啊。我在沉默中的意见,似乎被他看明白了,他就说:“看,牯子老弟你看,这点山头,这点树,那一片林梢,那一抹轻雾,真只有王麓台那野狗干的画得出。因为他自己活到八九十岁,就真像只老狗。”
    这一下可被他“猜”中了。我说:“这一下可被你说中了。我正以为目前远远近近风物极和王麓台卷子相近;你有他的扇面,一定看得出。因为它很巧妙地混合了秀气与沉郁,又典雅,又恬静,又不做作。不过有时笔不免脏脏的。”
    “好,有的是你这文章魁首形容!人老了,不大肯洗脸洗手,怎么不脏……”接着他就使用了一大串野蛮字眼儿,把我喊作小公牛,且把他自己水獭皮帽子向上翻起的封耳,拉下来遮盖了那两只冻得通红的耳朵,于是大笑起来了。仿佛第一次所说的话,本不过是为了引起我对于窗外景致注意而说,如今见我业已注意,充满兴趣地看车窗外离奇景色,他便很快乐地笑了。
    他掣着我的肩膊很猛烈的摇了两下,我明白那是他极高兴的表示。我说:“牯子大哥,你怎么不学画呢?你一动手,就会弄得很高明的!”
    “我讲,牯子老弟,别丢我吧。我也像是一个仇十洲,但是只会画妇人的肚皮,真像你说,‘弄得很高明’的!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吗?鼻子一抹灰,能冒充绣衣哥吗?”
    “你是个妙人。绝顶的妙人。”
    “绣衣哥,得了,什么庙人、寺人,谁来割我的××?我还预备割掉许多男人的××,省得他们装模作样,在妇人面前露脸!我讨厌他们那种样子!”
    “你不讨厌的。”
    “牯子老弟,有的是你这绣衣哥说的。不看你面上,我一定要……”
    这个朋友言语行为皆粗中有细,且带点儿妩媚,真可算得是个妙人!
    这个人脸上不疤不麻,身个儿比平常人略长一点,肩膊宽宽的,且有两只体面干净的大手,初初一看,可以知道他是个军队中吃粮子上饭跑四方人物,但也可以说他是一个准绅士,从五岁起就欢喜同人打架,为一点儿小事,不管对面的一个大过他多少,也一面辱骂一面挥拳打去。不是打得人鼻青脸肿,就是被人打得满脸血污。但人长大到二十岁后,虽在男子面前还常常挥拳比武,在女人面前,却变得异常温柔起来,样子显得很懂事怕事。到了三十岁,处世便更谦和了,生平书读得虽不多,却善于用书,在一种近于奇迹的情形中,这人无师自通,写信办公事时,笔下都很可观。为人性情又随和又不马虎,一切看人来,在他认为是好朋友的,掏出心子不算回事;可是遇着另外一种老想占他一点儿便宜的人呢,就完全不同了。——也就因此在一般人中他的毁誉是平分的;有人称他为豪杰,也有人叫他作坏蛋,但不妨事,把两种性格两个人格拼合拢来,这人才真是一个活鲜鲜的人!
    ……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