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白牙/世界优秀动物小说选

  • 定价: ¥18
  • ISBN:978754505543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陕西人教
  • 页数:202页
  • 作者:(美)杰克·伦敦|...
  • 立即节省:
  • 2017-08-01 第1版
  • 2017-12-01 第2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白牙》出版于1906年,是杰克·伦敦正式出版的第五部小说,一问世便大获成功,尤其受到年轻读者的欢迎。有的评论家认为该书是杰克·伦敦非常有趣、野心勃勃的作品,奠定了杰克·伦敦在美国文坛畅销作家的地位。
    这部作品是《野性的呼唤》的姊妹篇,其主题与后者的主题构成镜像式的对称:《白牙》讲述的是出生于蛮荒世界的狼得到了爱,进化成了狗,进入了文明世界,而《野性的呼唤》讲述的是狗从文明世界被绑架,扔进了蛮荒,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受到祖先的呼唤,重新恢复了野性。

内容提要

    杰克·伦敦著的《白牙》讲述了一只幼狼从荒野中进入人类文明世界的故事:他诞生于荒野中,幼年时期他目睹了弱肉强食的世界。后来,母亲带他从荒野回到印第安主人灰海獭的身边,人类营地的生活使他变的孤僻、残忍,对任何种族都充满敌意。被灰海獭卖给美人史密斯后,白牙变得比以往更加凶残,在史密斯的虐待和操纵下,他成为一匹战狼。在经历了一段几近死亡的门犬生涯后,新主人司各特从死神手上把他救了回来,并用爱感化了他,是他从一只嗜血成性的猛兽变成了忠实的宠儿,并因此赢得了“福狼”的美名。

作者简介

    杰克·伦敦(1876-1916),美国现实主义作家。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有很多困苦的特殊人生体验,也正是这些特殊经历让他更多地去关注下层人民的生活,赋予作品浓厚的社会主义色彩与个人主义情怀。其中《野性的呼唤》《热爱生命》等小说便为其经典代表。

目录

一 跟踪猎食
二 大敌当前
三 生死之战
四 夺偶之战
五 家园
六 灰仔
七 初试锋芒
八 弱肉强食
九 造火者
十 桎梏
十一 仇视
十二 迷途知返
十三 契约
十四 饥荒
十五 众矢之的
十六 易主
十七 斗技
十八 死亡之战
十九 桀骜不训
二十 遇赦
二十一 背井离乡
二十二 不速之客
二十三 神的世界
二十四 爱意浓浓
二十五 功成名就

前言

    杰克·伦敦(1876—1916),闻名世界的美国现实主义作家。他的小说具有难以抗拒的魅力,在世界范围内影响了无数的读者。被誉为商业作家的先锋,是最受中国读者欢迎的外国作家之一。他与马克·吐温并列为20世纪美国文学史上的重要作家,代表作有《野性的呼唤》《白牙》《热爱生命》《海狼》等小说。
    1876年,杰克·伦敦出生在关国加利福尼亚州。由于家里很穷,为了维持生计,他11岁就开始外出打工,当过报童、码头小工、战地记者……还曾经在贫民窟里住过很长时间,这种滋味实在太让人难受了。
    17岁时,杰克·伦敦在一艘捕猎船上做水手,经过朝鲜、日本,去白令海一带去猎海豹。途中经历严寒、风暴,也听了许多有趣的又可怕的故事,这些都成为他后来写作的最佳素材。
    值得一提的是,杰克·伦敦是一位很勤奋的作家。凡是到过他家中的人都觉得很奇怪:窗帘上、床头上、镜子上、墙上……到处贴满了形形色色的小纸条。实际上,这些小纸条上写满了各种各样他搜集来的材料:有美妙的词汇,有生动的比喻,有五花八门的资料。由于没有机会系统地学习过,他建立了储存写作素材的“参考阅览室”,这些材料直到他逝世时都没有用完。
    《白牙》是杰克·伦敦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在《白牙》中,杰克·伦敦讲述了一只幼狼从荒野中进入人类文明世界的故事:他诞生于荒野中,幼年时期他目睹了弱肉强食的世界。后来,母亲带他从荒野回到印第安主人灰海獭的身边,人类营地的生活使他变得孤僻、残忍,对任何种族都充满敌意。被灰海獭卖给美人史密斯后,白牙变得比以往更加凶残,在史密斯的虐待和操控下,他成为一匹战狼。在经历了一段几近死亡的门犬生涯后,新主人司各特从死神手上把他救了回来,并用爱感化了他,使他从一只嗜血成性的猛兽变成了忠实的宠儿,并因此赢得了“福狼”的美名。
    1906年,《白牙》出版,曾一度成为畅销书。
    《白牙》不仅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更说明我们所生存的环境会塑造一个人的个性。
    因此,有人称这部小说为“杰克·伦敦最有趣和最具野心的作品之一”。而《白牙》也成为世界小说史上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
    杰克·伦敦是位优秀的动物小说家。有人曾说,他前世一定是一条狗。这并非贬义,而是对他笔下栩栩如生的狼与犬的最高认可。他所塑造的动物英雄,往往比某些人类高贵而值得尊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跟踪猎食
    黑鸦鸦的丛林,肃立在冰河的两岸。不久前的一阵大风,已经将树体上的冰雪一掠而去。而现在,它们正依偎在沉沉暮霭之中,抑郁寡欢。
    无垠的原野死一般沉寂,除了寒冷和荒凉,没有任何生命和运动的含义。但这一切绝不仅仅意味着悲凉,而是蕴含着比悲凉更可怕的、远超过冰雪之冷冽的残酷。那是永恒用他的专横和难以言传的智慧,嘲笑着生命和生命的奋斗。那是“荒原”,是充满了野蛮、寒冷彻骨的北国的荒原。
    但,不屈的生命依然存在,而且正在反抗。看,一队狼犬,正在沿着结冰的河流艰难跋涉。他们的气息一出嘴巴就结成冰霜,从空中落到身上,变成白色的晶体。身上的皮轭和皮带把他们拴在一部雪橇上。他们拉着前进。雪橇下面用坚实的桦树皮做成,向上翻起,没有滑板,滑过前面波涛起伏般的雪。雪橇上面,用绳子紧紧地捆着一只狭窄的长方形木盒,此外还有几条毯子、一把斧子、一只咖啡壶、一只煎锅,但最为显眼而且占了绝大部分地方的是那只狭窄的长方形木盒。
    一个穿着一双大雪鞋的男子,艰难地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们中的第三个人,已经躺在了雪橇上面的木盒里,他的苦难已经结束——他是一个已经被荒原征服、打倒,永远不会再活动再挣扎的人。荒原从来不喜欢运动,生命对于它是一种唐突,因为生命是运动的,而荒原是永远企图消灭运动的。它冻结水,阻止它流向大海;它榨干树汁,直到强健的树的心脏变得冰冷;而最为凶恶可怕的,是它蹂躏折磨人,直至他们屈服。人,本是众多生命体中最不安静的生命,始终反感那句“一切运动必然会成为运动的终结”的格言。
    虽然如此,这还未死去的两个人却毫不畏惧,一前一后不屈不挠地跋涉着。他们身穿毛皮和鞣皮,睫毛、嘴唇和两颊糊满了气息结成的冰屑,面目模糊难辨,仿佛戴着鬼的面具,是阴曹地府里鬼魂出殡时的承办者,实际上在面具之下,他们是人,是正在深入那片荒凉、沉寂、嘲弄人的土地的人,是热衷巨大冒险的渺小的探险者,是驱使自己跟这个无限空间一样茫然、陌生、死寂的世界的威力相抗争的人。
    这一列队伍无声地爬行在雪野上,为了省些力气,他们走路的时候保持沉默。周围一片寂静,寂静像是存在的实体,压迫他们,影响他们的精神,仿佛深水的压力影响潜水者的身体。它用一种无限的空间以及无可变更的命令所具备的巨大威力压迫他们,逼迫他们缩退至自己心灵的深处,如榨葡萄汁般,榨掉人类的一切狂妄、热情、骄傲和心灵中那样僭妄的自尊自重,使他们终于发现自身不过是有限而渺小的尘芥而已,凭借低劣的狡猾以及一点儿小聪明,在伟大、盲目的物与力的作用与反作用力中活动罢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第二个小时又过去了。短暂、没有太阳的白天的黯淡的光线开始消失。这时,从远处传来一声微弱的哀号,打碎空间的寂静,急速翱翔而上直到最高调,声音不绝如缕,颤抖而紧张;最后,慢慢消失。它带着一种凄绝的凶狠和饥饿的焦虑,大概是一种面临毁灭的人的哀号。
    前面的人回过头来,和后面的人隔着狭长的木盒子目光相视,相互点点头。
    第二声哀号,针一般尖利的声音刺破死寂。两人都听出了声音的位置,在他们后面——刚刚走过的冰天雪地里。
    第三声相应的尖叫又起,在第二声的左边。
    “比尔,它们在追我们。”前面的人声音沙哑。显然,他说话很吃力。
    “食物缺乏,”后面的人说,“我几天都没看到兔子的踪迹了。”
    以后,他们就不再说话,竖起耳朵听着后面继续响起的猎食者的嗥叫。
    天黑时,他们把狗赶进河边一丛枞树林里宿了营。棺材在升起的火堆旁,既做桌子又当凳子,狼犬在火堆另一边,相互咆哮,却丝毫也不想要跑到黑暗中去。
    “亨利,我觉得他们离营地很近。”比尔说道。
    亨利靠火蹲着,点点头,用冰块垫好咖啡壶。直到坐在棺材上开始吃东西时才说话。
    “这些狗知道什么地方安全,它们知道吃东西总比被吃掉好。”
    比尔摇摇头:“它们不知道。”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