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小百合医生每天都要坚强啊(全彩手绘插图本)

  • 定价: ¥39.8
  • ISBN:978754048017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73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还在追医疗剧?太假了!不如看这本真实的小小实习医生学医全记录。
    《小百合医生每天都要坚强啊(全彩手绘插图本)》这本催泪、爆笑、温馨、呆萌的医院实习全记录,真实地还原医界内情:学医之路的艰苦,实习过程的所见所闻,第一线医护人员的工作现场,病人面临的无解挣扎……外科、内科、儿科、妇产科、泌尿科、精神科,医院各部门的百态人生。
    小百合希望用自己的真实记录为医疗环境带来些许改善,鼓舞第一线医护同仁,促使你我更珍惜生命的每个当下。
    行医需要智慧与勇气,还有一颗体贴病人的心。

内容提要

    《小百合医生每天都要坚强啊(全彩手绘插图本)》作者小百合用爱心仁心和轻松幽默的文字,带领我们一窥医界内情:学医之路的艰苦、实习过程的所见所闻、第一线医护人员的工作现场、病人面临的无解挣扎……外科、内科、儿科、妇产科、泌尿科、精神科,医院各部门的百态人生。希望这些真实记录为医疗环境带来些许改善,鼓舞第一线医护同仁,促使你我更珍惜生命的每个当下。

作者简介

    小百合,出生于台北,在台湾念到小学毕业,此后出国读书顺利拿到大学学位。某天下午闲着没事,一口气看完《医龙》全集,莫名被当中的热血剧情感动。带着理想与勇气,就读于美国某医学系。写文章的动力主要是想分享医院百态,以及求学期间碰到的点点滴滴。

目录

序  朝田龙太郎的感召
医师的生命周期
不,存在的种族歧视
强大的医学系同学
早逝的天才
想学医的你,愿意努力多少?
Pimping是个很恐怖的东西
遇上毒舌医师
格斗式抽血
我被针扎了
谢谢你,给了我如此珍贵的一小时
看得见的骄傲
解剖学教授的传说
医疗有其极限
医师是没资格犯错的
妈妈爱你,你知道吗?
希望我是错的
Baby Friday,未成年少女堕胎日
这是我的温柔
为什么要救我?
开刀房里最重要的人
病理科的黑色幽默
台湾医院实习记
妇科体检课
男科体检课
好医师的条件
戒毒中心见习记录
传达噩耗的方式
我就只是喝了一口百草枯而已
新生儿加护病房的小baby
据实以报的勇气
Happy Birthday to You
跨出急救的第一步
厌食症悲歌
开不了口
他们,让我想起当初的自己
小百合的脑内小剧场
  别人眼中的我
  书本立志
  实习医生的尿液
  如何避免被教授点到?
  各科听诊器
  原来我不是FOB
  手术房的ABC
  学长,不要!
  医师,我老婆要生了
  穿上鞋套的第一件事
  医学生的Before&After
  开刀房的粉红兔
  360度转一下
  一辈子都会记住的病人
  翻译难为
  美国医师笑话I
  美国医师笑话Ⅱ

前言

    朝田龙太郎的感召!
    我是小百合。因为个性柔弱清纯,所以绰号小百合。
    根据我妈本人口述,我出生那天没有九条金龙盘天,也没有大鹏鸟展翅,更没有天狗食月、妈祖托梦或是天使向牧羊人宣告之类的事件,从头到尾就只有持续不断的阵痛。
    我妈羊水破了之后,有一个胖胖的值班医师每隔几小时就来照顾她,有一次,胖医师甚至还带了一颗卤蛋给我妈,隔壁床的产妇见状乱感动一把,还说:“哇,这家医院的医师真是贴心,查房还送卤蛋,你真幸运!”
    而我妈则冷冷地回了一句:“他是我老公,你觉得呢?”
    我从小就是个极度胆小怕生的孩子,每次出门时都会紧紧抓住妈妈的手,生怕一不小心就走丢了,就连上厕所也都不愿意放手。我同时也非常怕黑,所以一直不敢关灯自己一个人睡,我妈通常会先哄我睡着,然后再偷溜回自己房间。无奈,我常常在半夜里惊醒,接着鬼哭神号地跑去狂敲爸妈房门,但他们总是不理
    不睬。
    多次折腾后,我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姊姊还不忘提醒:
    “小百合,我劝你关灯后不要跑下床。”
    “为什么?”
    “因为,鬼都躲在床下!天黑之后,他们会从床下伸出手来抓你的脚,你知不知道?”
    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关灯后下床了。
    小学的时候,我功课算是全班倒数。去学校的目的当然只有扯女生头发或是在地上打滚。成绩对我来说乃身外之物,完全不屑一顾。想当然耳,每次发成绩单都会被老师痛扁一顿。
    我妈则是个极度理性的新现代女性,她认为打小孩一定要有条理、有原因、有解释,所以她每次扁我之前都会长篇大论一番,确认我知错之后,再取出家法狠! 一顿。
    问题来了,既然知错了,为何还要体罚呢?
    “因为你欠揍,用嘴巴劝不听,只好拿棍子劝。”
    喔,原来如此。
    发考卷那天通常也是惨烈异常。我妈会仔细检查我那满江红的考卷,然后翻出参考书,一一找出正确答案。照惯例,开扁前她还会问:
    “为什么一模一样的习题,你会写错?”
    “我买了书给你,你为什么不看?”
    “你那么聪明,为什么不用功?”
    “你知道错了吗?”
    当然,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妈,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会努力认真读书的请你原谅我吧!”
    可惜的是,这招不是每次都有效,该打的还是会打,该打的还是会打,想逃都逃不掉。有时我会装可怜,有时会据理力争,反正不管认不认错,最后都是换来一顿海扁,我早就看开了。
    打得特别凶的一次是某次月考的生活与伦理考卷。那天班导佛心来着,出了一份史上最简单的考卷。不过,依照惯例,我还是不及格……
    “老师说全班只有你不及格,为什么?”
    “我不知道。太难吧?”
    “太难?好,我问你,第五题,请列出从高雄到澎湖的交通方式?”
    “飞机和船啊!”
    “那你为什么选火车?”
    “就写错啊。”
    “好,那我再问你,第十一题,食、衣、住、行哪个跟吃有关?”
    “食啊!”
    “你为什么写‘衣’。你说啊,为什么写衣?!衣服可以吃吗?”
    “我又没吃过,我哪知道。”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说实话我记不太清楚。其实,我一直怀疑我患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简单来说,就是当人受到极大痛苦或伤害时,身体会借由保护机制逃避或是选择性遗忘有关之刺激,使得当事人无法记起事件某重要部分。我只依稀记得,那天下午,我缩在角落咬了一个小时的衣服。
    总而言之,我从小胸无大志,只想当个平凡的上班族。我想做一份普通的工作,住一栋普通的房子,娶一个不美不丑的老婆,生两个小孩。等到孩子大了之后,申请提早退休,然后某天在陪孙子玩耍时心脏病发而死。
    我的人生观是: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如果哪天世界末日,我想,我一定第一个挂掉,绝对逃不到最后,更别说平安幸存了。若是哥斯拉登陆的话,我一定是第一个被踩扁的路人,而不是挺身而出打倒怪兽的勇者。
    这样的我,高中毕业后,念了所不好也不坏的大学,也读了自己没啥兴趣的研究所。当时还想着毕业后随便找份公职,就这样过一辈子就好了!
    话虽如此,不过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夜路走多了则会踩到狗大便。某天下午,我一口气看完了《医龙》全集,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莫名其妙被朝田龙太郎感召。鼓起勇气,爆肝苦读后,热血地考取了医学系,现在在美国跟一九九几年生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当同学,成为一个老留学生。
    所以说,做人不要太铁齿。越不爱念书的人,往往之后念得越多;越想偷懒的人,往往之后活得越辛苦。接下来的故事,是我在医学院实习时碰到的真实例子。有些搞笑,有些温馨,也有些令人鼻酸。
    这些故事,让平凡的我,可以与你分享我不平凡的经验。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妈妈爱你,你知道吗?
    “哔哔哔哔哔……”(call机响起)
    小百合:“哈哕,我是小百合。”
    某医师:“我们等会有个case要送来解剖。”
    小百合:“没问题,几点?”
    某医师:“嗯,还要再几个小时吧。”
    小百合:“人还没走?”
    某医师:“其实,病人已经往生了,家属在做最后告别。”
    小百合:“OK。那,等他们准备好了再call我?”
    某医师:“好。”
    结束通话后,我发觉这情况有点奇怪。一般来说,如果病人死后需要进行医学解剖,主治医师会先征得家属同意,然后接着把遗体送到太平间,这样一来,可以延缓遗体腐化的速度。待一切准备妥当后,才会联络病理科。今天这么早就联络了,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等了一个多小时,我拨了电话过去。
    小百合:“哈哕,是我,我想请问一下大概还要多久?”
    某医师:“其实,我也不知道。”
    小百合:“好吧。不过如果拖太久的话,遗体会开始腐化,到时候结果可能不会那么准确喔!”
    某医师:“我明白。”
    就这样,又过了五个小时……
    小百合:“不好意思,请问case会过来吗?”
    某医师:“会啊,不过家属还在跟病人诀别。”
    小百合:“好吧,没问题。不过,晚上六点后解剖室就不接受case了喔,这样就要等到隔天。可是这么一来,解剖的准确度会下降。”
    某医师:“我明白。”
    在等待的同时,我查了一下病历。
    “三十八岁女性,第一次怀孕,上个月产检时发现胎儿异常,怀疑为基因或染色体突变,无家族史。建议:医学堕胎。”
    喔,原来往生者是小baby啊,家属则是妈妈。嗯,听起来像是某种少见的基因异常疾病,如果能通过解剖找出突变基因的话,将会是一大突破,也能给家人一个合理的医学解释。
    “怀孕二十一周,孕妇不愿意接受堕胎,希望尽一切可能生下孩子。主治医师明确表示孩子生存率极低,就算得以生存,生活质量也会是极低的状态。”
    “怀孕二十六周,超声波显示多重异常。胎儿没有眼睛、腭裂(口腔和鼻腔之间上腭的部分欠缺)、耳朵异常短小、心肺功能异常、手指分裂异常、肾脏囊肿异常。”
    “怀孕二十八周,孕妇明确得知胎儿畸形异状,不过孕妇依然坚持尽一切可能生下孩子。”
    “怀孕三十二周,主治医师表示胎儿如果顺利出生,则非常可能需要插管和急救。孕妇希望尽一切可能生下孩子,也表明希望尽一切可能急救。”
    “怀孕三十六周,主治医师连同基因学专家与孕妇及家人开会,会中表明胎儿出生后存活率接近零,而且急救效果预期不佳。孕妇坚持希望尽一切可能急救,并且表示希望给胎儿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怀孕三十七周,自然产,经阴道分娩。婴儿有多重异常,无眼睛、无耳朵、腭裂、蹼指。婴儿呼吸困难,心肺衰竭,吐出大量分泌物。紧急插管时,母亲临时决定要医疗人员停止急救。早上六点零七分于母亲怀中过世。”
    我想,这妈妈一定抱着无比的爱怀着这个孩子吧!她希望看到孩子出生,也愿意接纳孩子的一切。她一定觉得,不管孩子有多么畸形、多么异常,她都会全心全意地爱着他。
    可是,当孩子一出生的那一刹那,她明白了。于是她忍痛,做出困难的决定。
    我拿起了电话。
    小百合:“是我。家属还抱着死者吗?”
    某医师:“你看了病历了啊?是啊……”
    小百合:“没关系,让她慢慢来。不管多晚,今天我会留下来做完这个case。”
    Baby啊,你一路走好。
    其实你很幸福,能在妈妈的怀中离开。
    你知道吗,你有个如此爱你的妈妈喔。
    妈妈爱你,你知道吗?
    P8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