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大明皇后(揽溪传共2册)

  • 定价: ¥65
  • ISBN:978754048478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628页
  • 作者:江蕊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江蕊著的《大明皇后(揽溪传共2册)》以明朝国本风云、三大疑案为历史背景,从后宫视角出发,讲述大明皇后王揽溪的传奇人生,重温那段波诡云谲的宫廷大戏!
    后宫阴谋、女人暗斗、夺嫡大战、宫廷疑案,一本书写尽了后宫女人的辛酸泪!
    从冷宫太子妃到手握天下的女人,演绎大明皇后王揽溪传奇一生!
    小说已受到数家影视公司关注,具有不菲的影视价值,言情粉和书荒族必读。

内容提要

    江蕊著的《大明皇后(揽溪传共2册)》讲述的是一个短命皇子,一个失宠皇妃,他们所面对的敌手,实在太过可怕,是圣眷不衰的皇贵妃,甚至是重重帷幕后深不可测的皇帝。他们共同经历了妖书案的诬陷、元日夜宴的惊惧、至亲惨死的悔痛、复仇之焰的煎熬……
    他们相互扶持,情意日深,却不知后面还有更大的变故在等着他们。昔日青梅竹马的甜蜜伴侣,为什么就变成了相互折磨的深宫怨侣?

作者简介

    江蕊,青年作家,知名影视策划。
    问她为何走上写作这条路?答曰长日枯燥无趣,一日终不能忍,遂提笔写文,顿时心旷神怡。撰文重因果,口味偏好权谋,喜度人心善恶,珍视温情感动。期待读者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之后,灵光一现时的惊诧之感。

目录

《大明皇后·揽溪传(上)》
  楔子
  第一章  前路茫茫女儿愁
  第二章  风携公子窥娇颜
  第三章  明里笑靥暗里刀
  第四章  一石二鸟计不成
  第五章  淤泥促成两心惜
  第六章  两小偏是有嫌猜
  第七章  洞房花烛梦忽破
  第八章  当时只道苦难咽
  第九章  奇毒惊显连环计
  第十章  阴差阳错情缠结
  第十一章  妖书案发陷死局
  第十二章  绝境相守不求生
  第十三章  几度风波国本立
  第十四章  月圆岂料伤心事
  第十五章  痛失至亲无转圜
  第十六章  恨心渐起冤难申
  第十七章  眉心一滴恩人血
  第十八章  故人长情谋惊心
《大明皇后·揽溪传(下)》
  第一章  情义两难怎奈何
  第二章  白兰幽谷两相顾
  第三章  玉桥惊魂湿重衣
  第四章  佳肴岐黄成双计
  第五章  千钧一发忽闻归
  第六章  污水泼身口难言
  第七章  静水流深终难掩
  第八章  摔琴相别酬知音
  第九章  梃击阴谋冷人心
  第十章  双日心寒相决绝
  第十一章  南柯一梦江湖远
  第十二章  青梅枯萎竹马老
  第十三章  血映朱砂是故人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三章  明里笑靥暗里刀
    结果鹤鸣秋月琴却是被我拿回去了。
    天色已晚,也不知公子一时会不会回来,将琴扔在这里,却又怕外行的人做出焚琴煮鹤的事。
    取走他人心爱之物,我自知不妥,却也无法抵挡鹤鸣秋月琴对我的诱惑。明知再相遇不知何夕,却还是慰藉自身,想着以后完璧归赵便是。
    第二日清晨,我与烟绕便从玄武门进宫了。进宫前,汉岳絮絮交代了许多,仿佛姨娘附体。我们三人终归未尝过离别愁味,虽知再见之期遥遥,心中却也没有十分难过。
    神武门内早有一位姑姑在等,这位姑姑略微年长,年纪四五十的样子,此时见我,笑得极为和善,却让我无端感觉畏惧。她微微福了一福:“王姑娘来得真早,奴婢刚刚到呢。”
    我急忙还礼,和气笑道:“姑姑好。劳烦姑姑了。”
    她道了声“不敢”,便为我们引路,再无多话,毫无寒暄的意思,我只好将许多疑问都咽了下去,不自觉地连脚步都放轻了。我的笑僵在脸上,也不知该不该放下。
    我只是目光平视,端庄地走着,凭余光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皇宫。穿行在巍峨的殿宇之间,只见黄金琉璃瓦、朱红牡丹香,却非世间等闲富贵,独显天家恢宏气势。
    走了许久,日头渐渐大了,直走得我口干舌燥、腿脚酸软,才终于停下。只见“毓德宫”三个大字,笔墨横姿,宫殿雕栏画壁,煞是辉煌。毓德宫原名永寿宫,嘉靖十四年才改名为毓德宫。这毓德宫离皇上所在的乾清宫与养心殿最近,向来是最得宠、最尊贵的后妃才能够居住的地方。
    姑姑引我进入正厅,留下烟绕在外头,依然是那副笑脸:“这里是郑皇贵妃的毓德宫。太后静心礼佛,皇后久病未愈,如今宫中事务均由郑皇贵妃一手操持。王姑娘能够入宫,也是我们娘娘的恩德,此时娘娘正在养心殿伺候皇上,娘娘交代过,选侍只消在此等候即可,娘娘很快便回来。”
    “民女谨遵皇贵妃之命。”我还想问那姑姑几句,不想她垂下眼帘,看也不看我,只道:“奴婢还有事情要忙,先行告退。”说完匆匆行了一礼,撇下我一个人便走了。
    我口渴得紧,独自在此颇有些手足无措,主人不在,岂能随便动人家的东西,失了礼节。
    想了想,姑姑也没说让我坐,于是我只好忍着长久行路的不适,规规矩矩地站到室外的门边,迎候皇贵妃。刚刚入宫也没个人与我讲讲规矩,我只有事事谨慎为妙。
    时间似乎格外难熬,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站到小腿肚子都颤了,饥渴交迫,也不见郑皇贵妃回来。沿廊外白晃晃的阳光照得我眼都花了,看地上影子的方向,似已到了午后。
    仿佛过了一个洪荒之久,终于听见内监尖细的声音叫道:“皇贵妃驾到——”
    昏花中只见一袭华美闪耀的翟衣亮丽夺目,我行请安礼:“民女王揽溪给皇贵妃请安,皇贵妃福寿安康。”
    许是站得久了,猛地一落身,只觉头晕得厉害,身子不禁晃了一晃,我恍惚间听得一声轻笑,很快又没了,可能是错觉。
    香风一阵,郑皇贵妃俯身拉住我拘在身前的双手,扶我起来,笑盈盈道:“你怎么站在这儿,等久了吧?”
    “没有多久,无妨的。”我垂眸笑道,已觉十分力不从心。(P2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