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群山绝响

  • 定价: ¥48
  • ISBN:978756139679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陕西师大
  • 页数:307页
  • 作者:方英文
  • 立即节省:
  • 2018-02-01 第1版
  • 2018-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在方英文著的《群山绝响》中,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乡村少年的意气风发、纯洁快乐、敏感忧伤,农人的爽快泼辣、不拘小节以及小算盘,农村的俗世风情、山水音画,社会背景的波澜壮阔等被以清朗婉俏的语言行云流水般渐次呈现出来,生动而接地气。全书人物众多鲜明,历史细节生动真实,可谓史家品格。读罢掩卷,如挥落霞,满目惆怅与乡愁。

内容提要

    方英文著的《群山绝响》讲述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元尚婴因出身不好升学受阻,利用家里的物资和关系层层打通关节,描画出了一个乡村少年的心智成长,由此还原出人民公社末期的民生百态——清贫年代中的苦中作乐,浮躁社会中的善良坚守;少年时光的敏感忧伤,逝去年代的别样回忆,折射出了历史的精神历程,在悲悯的人性书写中,完成了对时代的凭悼。

媒体推荐

    此作发乎情止乎礼。对昔日生活之泥泞窘迫,看得真切,又有天高云淡的宽余旷远。如此襟怀,如此态度,有传统的底子,也是心性修为。因此,《群山绝响》与诸多同类题材的作品断然不是同类。它眼光别具,所见迥异。
    ——李敬泽
    是少年颂歌呢还是少年哀歌?这是一个时代的绝响。无数人经历了那个时代,有心人难忘,有志者记录,有佛眼的少年使哀痛凝晶化珠为不腐不朽的艺术。元尚婴啊,你是那个时代多少少年的化身啊!
    ——周涛
    如果说方英文的《群山绝响》延续拓展了自己博雅温婉的叙事风格,并没有错。但是你可读出了作者对自己的颠覆?平淡中深藏沉郁顿挫,平易亲和中尽显宽阔气象。小说通过一个乡村少年的心智成长,概括了一个时代的精神历程,在悲悯的人性书写中,完成了对一个时代的凭悼。
    ——李国平
    《群山绝响》取材于四十多年前的乡村生活,精细逼真地还原了一个时代的落霞与孤鹜。众生不易,却皆能顺应与变通,展示出令人叹息的生存智慧。亲情、爱情纯净动人,哀而不伤;笔法微妙、修辞婉讽;自然状写尤为妥帖,诗、音、画三美兼融。
    ——仵埂

作者简介

    方英文,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镇安人,1958年出生,1983年毕业于西北大学。有各类作品五百万余字。出版有《方英文小说精选》(中短篇)、《方英文散文精选》(台湾版),《短眠》(随笔)、《风月年少》(书法小品文)等数十种。代表作为长篇小说《落红》、《后花园》。曾获“中国新时代风雅名仕”称号。

目录

正文

后记

    十几年来一直用毛笔写作。文章高下赖灵感,顺带练字应有益。总之用毛笔写文章,好比入山访仙:即便未遇仙颜,却操练了腿脚,又看了些景色,不至于完全徒劳。
    五年前的春天,闲逛西安书院门时,发现新上架的宣纸册甚是可爱,规格又同一,就买回二十卷来。静卧案头月余,忽觉暴殄天物。于是想了,何不再写一部小说呢。反正活着,总得有所聊。
    自此每天清早六点起床,就座书案:抽丝记忆,坐实史料;烟茶笔墨,四美协力……不过三五百字而已!到了八点钟,照常上班去。周末得自由,便将写成的文字敲上电脑。奔流了一千多个寂寞又充实的清晨,总算完成了毛坯。冷冻一段时间,修订。再冷冻,再修订。今天终于三订全稿,一叹告竣。
    这是我的’第三部长篇小说,我唯一全部毛笔写就的长篇小说。键盘、拇指时代,如此复古手工,或许算个新闻,甚或因此而变化了风格。至于内容品质,任由读者明鉴吧。当下喜悦的是,按顺序翻检毛笔手稿,这字,是一页比一页顺眼了。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01
    七年级教室里,没有了往日的嬉闹,大家正襟危坐,等候着班主任进来,因为这是最后一课。课前照例要唱歌,唱赞歌,唱毛主席语录歌。元尚婴是班长,自然由他起头:“学生也是这样,预备——唱!”于是大家唱起来:
    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可是还不见老师来。照习惯,那就再唱一首语录歌。语录歌里的战歌,最是过瘾,唱得人摩拳擦掌、如虎添翼。元尚婴再起头,大家再唱:
    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打了仗再建设,打了——仗,再建——设!
    老师依然没出现。没尿完?拉肚子?学生们自小敬仰老师,觉得老师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跟神一样厉害。可是忽然一天,听说老师也要拉屎撒尿,便觉得不可思议。为了验证,他们瞅准机会躲在树后,偷窥班主任全老师散步。全老师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先是扭动脖子察看周围有没有人。周围没人,全老师就立在地畔撒尿。全老师撒尿时并不安分守己,而是屁股不住地摇晃筛动,推磨子似的。待全老师走远了,学生们赶紧上前去,要看看全老师何以如此撒尿。哦嗬,原来有个蚂蚁窝。全老师舞动屁股,是拿尿烫蚂蚁窝呢!蚂蚁们到处乱跑,各跑各的,毫无队形,好像体育老师不在场的体育课。幸好是深秋时节,蚂蚁们权当冲个热水澡呢。若是夏天,准会全被烫死啦。这件事迅速秘密传播开来,引起大家激烈讨论。身为老师,该不该撒尿?该不该不去厕所就在野外撒尿?蚂蚁们该不该烫?蚂蚁是益虫还是害虫?“除四害”的“四害”里,是苍蝇、蚊子、老鼠、麻雀,没有蚂蚁啊!
    这事发生在上二年级时,已经非常遥远了。如今大家七年级了,初二了,早已觉得全老师是人不是神。上完今天这最后一课,就算初中毕业了。
    全老师终于走进教室。他步子缓慢、神情凝重,腋窝里夹着一卷白纸。他的一只腿刚跨上讲台,大家就抢在喊口令之前,全体起立。他将白纸卷放在讲桌上,目光滑过每一张脸。然后平伸两手,公鸡抖翅似的——第一次没说“请坐下”——抖了那么几抖,让大家全坐下。
    全老师从粉笔盒里捏出一根粉笔,折断,扔进粉笔盒。再捏出一根粉笔,又折断,又扔进粉笔盒。第三次捏起粉笔,那样子像是还想折断,不过犹豫起来。犹豫了三秒钟,回身,一笔一画地,板书了八个大字:
    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
    “为”字刚收笔,就听“咚”一声响屁。不同往常,这回的屁声未能激起半点哄笑,教室里出奇安静。
    “田信康,是你吗?”
    “是。”
    名叫田信康的站起来。黑瘦,一脸菜色。棉袄的袖口破裂着,看不出那棉花曾经白过。
    “两年初中里,”全老师说,“你经常在我的课堂上,放一这个,搞小动作。”
    “老师,我今天不是故意的。”
    “你能坚持两年不改,最后一课还如此,将来有出息!我能坚持两年不点破你、给你保留面子,也念在你爸给我送过核桃柿饼。”
    “我知道自己错了,今天上课铃一响,我心里就发誓,一定要憋住……”
    “好啦,屁大个事纠缠个没完,将来怎么建设社会主义呢?坐下!”
    一向和善亲切的全老师,从未如此严厉过。大家全给吓哑了,像是中了孙悟空的定身法,木头般动也不动。
    “同学们,你们两年的初中生活,今天就结束了。只是毕业证,公社文书到区上开会去了,没法盖章子。随后盖了,由班长给大家一一送到家里。”
    所有的凳子都“咯吱”起来,分明表达着一股失望和抱怨。
    “现在把这个,”全老师举起那卷纸,晃动着,“升高中的推荐表发给大家。”全老师亲自给大家一一散发表格。过去发作业本,是学习干事的任务。发完表,全老师重回讲台。
    “大家看清楚了,只有少数几个同学,一两门课程不及格;大多数同学的成绩,都不错的。但是,这影响不了大家能上还是不能上高中。因为现在,重在家庭出身和政治表现。”
    “我是下中农,可是去年,家里就要我回去放牛。”一个同学说。
    “我倒是贫农,可我上不起高中。我要回家干活。”又一个同学说。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