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W的悲剧

  • 定价: ¥30
  • ISBN:978753875568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时代文艺
  • 页数:211页
  • 作者:(日)夏树静子|译...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夏树静子著的日本推理小说《W的悲剧》讲述了:
    与兵卫在新年的夜晚不幸被人杀死。为了维护整个家族的名誉,与兵卫家族决定伪装成外来歹徒作案而报警。中里警部调查此案,并终于将杀人凶手──与兵卫的外甥孙女摩子逮捕归案。但是他感到那些破案的线索得来得过于及时,便对结案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经过的调查,发现真正的凶手是摩子的继父。他通过杀死会长、让女儿替罪、再暴露线索使得聚齐的与兵卫家族具有继承权的人因包庇摩子而丧失继承权,从而他将获得全部的继承权……

内容提要

    新年夜,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本该属于夜晚的宁静。当衣衫不整的摩子满身鲜血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时,日本屈指可数的大型药品公司的会长、摩子的外公和辻与兵卫,已被刺身亡。会长生前风流成性,为了维护整个家族的名誉,不使家丑外扬,整个家族结成一道防线,伪造案发现场后报了警。
    原以为天衣无缝的伪造却在内部人员的纷纷倒戈后破绽百出。自称凶手的摩子被逮捕归案。那些得来过于及时的线索却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似乎有人在故意引导破案。会长身故,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利用家人的善意,导演这一场集体包庇的人又是谁?摩子缘何要代人受过?真正的凶手在逐渐浮出水面。
    请看由夏树静子著的日本推理小说《W的悲剧》。

目录

第一章  湖畔的人们
第二章  雪中的序幕
第三章  顽强的防御
第四章  静静的暗示
第五章  内贼的计划
第六章  悄悄的足音
第七章  崩溃的防线
第八章  暗中的诱导
第九章  黑暗的剧终

前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月3日。
    正午驶离新宿车站、开往御殿场的特快电车“晨雾”号,在发车时就几乎坐满了乘客。而对面站台上,开往箱根汤本方向的电车也挤得满满的。这些乘客大多是在东京过完元旦后,又利用元月3日去箱根温泉旅游观光的。
    但是,由于去往御殿场方向的很多乘客是年初首次去明治神宫参拜神社,所以当电车到达町田的时候就已下车一半人了。在这条铁路沿线,没有什么特别值得一看的观光景点和温泉。虽然御殿场的前方是富士山和富士五湖,但这会儿正好赶上冬季旅游淡季。因此当电车到达终点站时,车厢里的乘客只剩下两成左右了。
    东京的天气晴朗而干燥,但一过松田天空就被云层笼罩,下午2点钟到达御殿场的时候,居然还下起了小雪。
    一条春生一个人从空旷的车厢里走了下来。她在寒风中紧了紧围巾,又把头缩了缩,用有些留恋的目光看了看站台那破旧的屋顶和立柱。
    车站的建筑物都是很久以前建造的木制平房。她走出了检票口,三角形的屋顶下方挂着的时钟,正指向2点03分。
    这样的地方还叫“车站”,未免太寒酸了……
    车站前的广场也很小,到处飘舞着雪花。在车站对面有一个土产品商店和一个小旅馆。旅馆的屋檐下,一条新年挂的装饰物——稻草彩绳在寒风中飘荡着。
    从电车上下来的人们走向了各自要去的方向。大概也是因为还在淡季吧,喜爱滑雪和滑冰的年轻人团体来得比想象中要少。
    几辆出租车在站前广场上来回开动着,空的出租车几次停在春生的身旁,但她都是一边摇了摇头,一边朝车站的左侧走去。左侧有一块写着“公共汽车停车场”的标示牌。
    停车场上还有一块介绍车辆开往方向的标示牌,并且停有两三辆公共汽车。汽车尾部喷吐着白色的烟气。
    春生问过之后,得知去和摩子住的别墅要乘开往“旭日丘”的汽车。原本摩子讲好要找一辆车到御殿场来接她,但春生认为太麻烦,坚持自己来,并说好乘公共汽车去别墅之前一定打电话给她。
    开往“河口湖”和开往“旭日丘”的车是同一个上车地点。公共汽车是由富士吉田开往河口湖,中间经由旭日丘的;但好像也有直接开往旭日丘的汽车。旭日丘是距离山中湖畔最远的一条中心街。
    春生看了一下汽车时刻表,好像公共汽车每两小时开出三条线路,下一个班次是2点30分。
    于是她从挂肩式皮包里拿出了一个钱包和一个笔记本,环视着周围,看有没有公用电话。这时一位大个子男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并慢慢地走了过来。
    “是去河口湖吗?”
    这个男人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问道。他穿了一件紧紧裹在身上的黑色的风雨衣,皮肤粗糙,嘴唇很厚。有30多岁吧,也许更大一些。
    “不,我只到山中湖。”春生答道。
    “到山中湖什么地方?”
    这个男人笑了笑又问道,他一副含蓄的样子盯着春生。春生穿了一件里面带毛的巴宝莉的大衣和一双茶色的长筒靴,又挎了一只肩挂式提包,一看就是城里的公司职员外出旅行的样子。
    “去旭日丘。”
    “啊,那正好顺路。要不上我的车?”
    说着,他用手指了指停在车站广场外面的一辆银白色跑车,是“奔驰”车,还是东京的牌号。
    春生的视线从那辆车上又回到了这个男人的脸上,她变得警觉起来。像这样的劝诱并不少见。特别是当她一个人外出旅行时,劝她搭车的人时常可以碰得上。如果是熟人的话,自己会十分感谢并立即上车,就像美国人那样搭车旅行。当然,在不是熟人的情况下就要准确地判断对方是否存有歹意。
    春生呼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情后答道:“谢谢。我的朋友说好要在公共汽车站等我。”
    这个男人看了看春生手中的钱包和笔记本。
    “定好了吗?”
    “不,我马上打电话。”
    “那我把你一直送到你的朋友家不好吗?”
    “嗯,不过……”
    不过,打听一下从停车场到别墅的这段路的情况也好……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