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我的文化人生只修不改(精)

  • 定价: ¥58
  • ISBN:9787538754926
  • 开 本:16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时代文艺
  • 页数:474页
  • 作者:冯骥才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冯骥才著的《我的文化人生只修不改(精)》一书是时代文艺出版社“大家人生”系列继二月河《人间世》、陈忠实《生命对我足够深情》、张贤亮《文人的另种活法》之后推出的又一力作,是冯骥才先生的自传体人生笔记,共计收录散文随笔106篇,并配有珍贵照片几十幅,对冯骥才迷而言是不折不扣的文化盛宴。

内容提要

    冯骥才是作家中的思想家,冯骥才著的《我的文化人生只修不改(精)》以“人生”这一永恒的命题为线索,从“岁月留给我们的,正是我们给予岁月的”“城市的根基是活着的历史”“民间文化是我们的母亲”“绘画是文学的梦”“我心中的文学”“艺术来自浪漫的灵魂”“文化是一种生命情怀”七个方面展开叙述,跟随冯先生的笔触,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和我们面对面、灵魂与灵魂碰撞的作者。他把自己坦坦荡荡地和盘托出,尤其是和巴金、冰心、张贤亮、人文社韦君宜等的交往充满了温情,对1977年至1979年文化界的上层变革进行了真实回顾,是对当下知识分子“做人有筋骨、做事有道德、做文有温度”的*好的诠释。

作者简介

    冯骥才,浙江宁波人,1942年生于天津。当代著名作家、画家、文化学者。早年在天津从事绘画工作,后专职文学创作和民间文化研究。其文学创作丰富多样,题材广泛,对当代文坛和语文教育产生深远影响。其绘画创作以兼取中西的绘画技巧与含蓄深远的文学意境,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他长期致力民间文化研究,积极推动多项民间文化保护宣传工作。

目录

第一辑 岁月留给我们的,
  正是我们给予岁月的
  马年的滋味
  逛娘娘宫
  书桌
  哦,中学时代……
  面对人生的转折
  我的“三级跳”
  父子应是忘年交
  白发
  最初的人生思索
  往事如“烟”
  乡魂
  命运的驱使
  砚农自语
  我的“伯乐”
  我的书法生活
  老兄,咱们各干各的吧
  致大海
  ——为冰心送行而作
  凌汛
  ——朝内大街一六六号
  (一九七七—一九七九年)
第二辑 城市的根基是
  活着的历史
  手下留情
  文化眼光
  城市的文物与文化
  城市为什么要有记忆?
  老街的意义
  巴黎的历史美
  奥地利的象征是什么?
  白金之城
  意大利断想
  奈良的味道
  今天的布拉格
  文化的粗鄙化
  伪文化之害
  旅游性破坏
第三辑 民间文化是
  我们的母亲
  年文化
  年画与民意
  过年和辟邪
  年,不能再淡化了
  ——从杭州鞭炮开禁说起
  大门上的福字不宜倒贴
  时光
  过洋节的中国人
  节日不是假日
  传统与地域性
  到民间去!
  民间审美
  民间艺术的当代变异
  手工是一种遗产
  魂归来兮,年画!
  小人书的兴衰
  莫扎特糖球
  一千年的手工
  木偶大师艾赫尔
  雪山上的音乐
第四辑 绘画是文学的梦
  我非画家
  绘画是文学的梦
  水墨文字
  神奇的左手
  ——关于画家歌德与画家雨果
  文学大师们的另一支笔
  ——俄罗斯经典作家的绘画
第五辑 我心中的文学
  小说的艺术
  小说的眼睛
  小说的尾巴
  小小说不小
  胸无成竹的快乐
  趣说散文
  文化责任感
  谁在全球化中迷失
  又苦又甜的终身劳役
  文坛比文学热闹
  平面轰炸
  一个糊涂的口号
  谁吹捧新潮,谁才进入新潮
  我心中的文学
  我在做上帝做过的事
  作家要干预人的灵魂
  让心灵先自由
  寻找心的出路
  解放小说的样式
  鲁迅的功与“过”
  ——国民性批判之批判
第六辑 艺术来自
  浪漫的灵魂
  关于艺术家
  如果没有艺术
  艺术在哪里
  为艺术的圣洁而战
  ——关于对吴冠中侵权案的思考
  拒绝永恒与点子文化
  以假当真
  百水的怪楼
  记住《平安夜》
  原作的力量
  永恒的敌人
  ——古埃及文化随想
  纸莎草和最古老的纸画
  静止的辉煌
  在大阪市立美术馆内的断想
  平山郁夫的境界
  古希腊的石头
第七辑 文化是一种生命情怀
  遵从生命
  文化收藏
  整旧如初
  一张旧照片
  家庭的遗产
  旧与老
  老东西
  历史拒绝怀旧
  精神的殿堂
  塞纳河边的中国古董
  保卫克里姆特画室
  一先令的古堡
  留住昨天
  ——维也纳区博物馆小记
  世外美髯公
  重光西斯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那时,我并不常见自己的父母,他们整天忙于应酬,常常在外串门吃饭。只是在晚间回来时,偶尔招呼她把我抱下楼看看,逗逗,玩玩,再给她抱上楼。我自生来日日夜夜都是跟随着她。据说,本来她打算我断了奶,就回乡下去。但她一直没有回去,只是年年秋后回去看看,住上十天半个月就回来。每次回来都给我带了一些使我醉心的东西,像装在草棍编的小笼子里的蝈蝈啦,金黄色的小葫芦啦,村上卖的花脸和用麻秆做柄的大刀啦……她一走,我就哭,整天想她;她呢,每次都是提前赶回来,好像她的家不在乡下,而在我家这里。在我那冥顽无知稚气的脑袋里,哪里想得到她留在我家,全然是为了我。
    我在家排行第三,上边是两个姐姐,我却算作长子。每当我和姐姐们发生争执,她总是明显地、气啾啾地偏袒于我。有人说她“以为照看人家的长子就神气了”,或是说她这样做是“为了巴结主户”。她不以为然,我更不懂得这种家庭间无聊的闲话。我是在她怀抱里长大的。她把我当作自己亲生孩子那样疼爱,甚至溺爱;我从她身上感受到的气息反比自己的生母更为亲切。
    每每夏日夜晚,她就斜卧在我身旁,脱了外边的褂子,露出一个大红布的绣着彩色的花朵和叶子的三角形兜肚儿,上端有一条银亮的链子挂在颈上。这时她便给我讲起故事来,像什么《傻子学话》《狼吃小孩儿》《烧火丫头杨排风》,等等。这些故事不知讲了多少遍,不知为什么每次听起来依然津津有味。她一边讲,一边慢慢摇着一把大蒲扇,把风儿一下一下地凉凉快快地扇在我身上。伏天里,她常常这样扇一夜,直到我早晨醒来,见她眼睛困倦难张,手里攥着蒲扇,下意识地,一歪一斜地、停停住住地摇着……
    如果没有下边的事,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所能记得的那时某一个人的事情也只能这些了。但下边的事使我记得更清楚,始终忘不了。
    一年的年根底下,厨房一角的灶王龛里早就点亮香烛,供上又甜又跪、粘着绿色蜡纸叶子的糖瓜;这时,大年穿戴的新装全部试过,房子也打扫过了,玻璃擦得好像都看不见了。里里外外,亮亮堂堂。大门口贴上一副印着披甲戴盔、横眉立目的古代大将的画纸,姆妈告诉我那是“门神”,有他俩把住大门,大鬼小鬼进不来。楼里所有的门板上都贴上“福”字,连垃圾箱和水缸也都贴了,不过是倒着贴的,借着“到”和“倒”的谐音,以示“福气到了”之意。这期间,楼梯底下摆一口大缸,我和姐姐偷偷掀开盖儿一看,全是白面馒头、糖三角、豆馅包和枣卷儿,上边用大料蘸着品红色点个花儿,再有便是左邻右舍用大锅烧炖年菜的香味,不知从哪里一阵阵哨悄飞来,钻入鼻孔;还有些性急的孩子等不及大年来到,就提早放起鞭炮来。一年一度迷人的年意,使人又一次深深地又畅快地感到了。
    独眼表哥来了。他刚去过娘娘宫,带来一包俗名叫“地耗子”的土烟火送给我。这种“地耗子”只要点着,就“哧哧”地满地飞转,弄不好会钻进袖筒里去。他告诉我这“地耗子”在娘娘宫的炮市上不过是寻常之物,据说那儿的鞭炮烟火至少有上百种。我听了,再也止不住要去娘娘宫一看的愿望,便去磨我的姆妈。
    我推开门,谁料她正撩起衣角抹泪。她每次回乡下之前都这样抹泪,难道她要回乡下去?不对,她每次总是大秋过后才回去呀!
    她一看见我,忙用手背抹干眼角,,抽抽鼻子,露出笑容,说:
    “大弟,我告诉你一件你高兴的事。”
    “什么事?”
    “明儿一早,我带你去逛娘娘宫!”
    “真的?!”心里渴望的事突然来到眼前,反叫我吃惊地倒退两步,“我娘叫我去吗?”
    “叫你去!”她眯着笑眼说,  “我刚对你娘打了包票,保险丢不了你,你娘答应了。”
    我一下子扑进她的怀抱。这怀抱里有股多么温暧、多么熟悉的气息呵!就像我家当院的几株老槐树的气味,无论在外边跑了多么久,多么远,只要一闻到它的气味,就立即感到自己回到最亲切的家中来了。
    P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