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儒林外史

  • 定价: ¥39.8
  • ISBN:978755941064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520页
  • 作者:(清)吴敬梓
  • 立即节省:
  • 2018-02-01 第1版
  • 2018-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现实主义的长篇讽刺小说一座高山,与《红楼梦》、《聊斋志异》等并列为“明清六大名著”;
    吴敬梓著的《儒林外史》是中国小说史上少有的几部出类拔萃的巨制之一,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讽刺小说。吴敬梓以对待功名富贵和文行出处的态度为中心,贬抑批判士人中的假儒士和假名士,褒扬推崇真儒士和真名士,热烈赞美具有完整健康人格的、德才兼备的知识分子。
    鲁迅、胡适、茅盾、林语堂等名家共同推崇的文学佳作;
    鲁迅赞其“戚而能谐,婉而多讽”,“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胡适称其“可以与《红楼梦》相媲美”。
    五十六回全本收录无删节,译注翔实,通俗易懂。
    全书共600多个注释,解释生僻字词,随文掌握注释,扫清阅读障碍。

内容提要

    吴敬梓著的《儒林外史》是一面封建社会的照妖镜。它通过对封建文人、官僚豪绅、市井无赖等各类人物无耻行为的真实生动的描写,深刻地揭露了行将崩溃的封建制度的腐朽性,强烈地抨击了罪恶的科举制度,并涉及了政治制度、伦理道德、社会风气等等,客观上否定了整个封建制度。否定、鞭挞科举制度,谴责官僚集团,揭露封建礼教,同情人民群众,这样一些内容使《儒林外史》成为一部具有进步的民主思想的名著。

媒体推荐

    秉持公心,指摘时弊;戚而能谐,婉而多讽。《儒林外史》作者的手段何尝在罗贯中下。
    ——鲁迅
    故鄙意以为,吾国一流小说,古人惟《水浒传》、《西游记》、《儒林外史》、《红楼梦》四部。
    ——胡适
    如果有什么准备写小说的年轻人要从我们旧小说堆里找点可以帮助他“艺术修养”的资料,那我就推荐《儒林外史》。
    ——茅盾

作者简介

    吴敬梓(1701—1754年),字敏轩,一字文木,号粒民,清代小说家,汉族,安徽全椒人。清代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因家有“文木山房”,所以晚年自称“文林山人”,又因自家乡安徽全椒移至江苏南京秦淮河畔,故又称“秦淮寓客”。(现存吴敬梓手写《兰亭序》中盖有印章:“全椒吴敬梓号粒民印”),幼即颖异,善记诵。稍长,补官学弟子员。尤精《文选》,赋援笔立成。不善治生,性豪迈,不数年,旧产挥霍俱尽,时或至于绝粮。
    雍正十三年(一七三五),巡抚赵国辚举以应“博学鸿词”,不赴(参加了学院,抚院及督院三级地方考试,因病未延试)。移家金陵,为文坛盟主。又集同志建先贤祠于雨花山麓,祀泰伯以下二百三十人。资不足,售所居屋以成之,家因益贫。晚年,自号文木老人,客扬州,尤落拓纵酒。后卒于客中。著有《文木山房诗文集》十二卷(今存四卷)、《文木山房诗说》七卷(今存四十三则)、小说《儒林外史》。

目录

第一回
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
第二回
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周蒙师暮年登上第
第三回
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
第四回
荐亡斋和尚吃官司 打秋风乡绅遭横事
第五回
王秀才议立偏房 严监生疾终正寝
第六回
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
第七回
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
第八回
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第九回
娄公子捐金赎朋友 刘守备冒姓打船家
第十回
鲁翰林怜才择婿 蘧公孙富室招亲
第十一回
鲁小姐制义难新郎 杨司训相府荐贤上
第十二回
名士大宴莺脰湖 侠客虚设人头会
第十三回
蘧駪夫求贤问业 马纯上仗义疏财
第十四回
蘧公孙书坊送良友 马秀才山洞遇神仙
第十五回
葬神仙马秀才送丧 思父母匡童生尽孝
第十六回
大柳庄孝子事亲 乐清县贤宰爱士
第十七回
匡秀才重游旧地 赵医生高踞诗坛
第十八回
约诗会名士携匡二 访朋友书店会潘三
第十九回
匡超人幸得良朋 潘自业横遭祸事
第二十回
匡超人高兴长安道 牛布衣客死芜湖关
第二十一回
冒姓字小子求名 念亲戚老夫卧病
第二十二回
认祖孙玉圃联宗 爱交游雪斋留客
第二十三回
发阴私诗人被打 叹老景寡妇寻夫
第二十四回
牛浦郎牵连多讼事 鲍文卿整理旧生涯
第二十五回
鲍文卿南京遇旧 倪廷玺安庆招亲
第二十六回
向观察升官哭友 鲍廷玺丧父娶妻
第二十七回
王太太夫妻反目 倪廷珠兄弟相逢
第二十八回
季苇萧扬州入赘 萧金铉白下选书
第二十九回
诸葛佑僧寮遇友 杜慎卿江郡纳姬
第三十回
爱少俊访友神乐观 逞风流高会莫愁湖
第三十一回
天长县同访豪杰 赐书楼大醉高朋
第三十二回
杜少卿平居豪举 娄焕文临去遗言
第三十三回
杜少卿夫妇游山 迟衡山朋友议礼
第三十四回
议礼乐名流访友 备弓旌天子招贤
第三十五回
圣天子求贤问道 庄征君辞爵还家
第三十六回
常熟县真儒降生 泰伯祠名贤主祭
第三十七回
祭先圣南京修礼 送孝子西蜀寻亲
第三十八回
郭孝子深山遇虎 甘露僧狭路逢仇
第三十九回
萧云仙救难明月岭 平少保奏凯青枫城
第四十回
萧云仙广武山赏雪 沈琼枝利涉桥卖文
第四十一回
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
第四十二回
公子妓院说科场 家人苗疆报信息
第四十三回
野羊塘将军大战 歌舞地酋长劫营
第四十四回
汤总镇成功归故乡 余明经把酒问葬事
第四十五回
敦友谊代兄受过 讲堪舆回家葬亲
第四十六回
三山门贤人饯别 五河县势利薰心
第四十七回
虞秀才重修元武阁 方盐商大闹节孝祠
第四十八回
徽州府烈妇殉夫 泰伯祠遗贤感旧
第四十九回
翰林高谈龙虎榜 中书冒占凤凰池
第五十回
假官员当街出丑 真义气代友求名
第五十一回
少妇骗人折风月 壮士高兴试官刑
第五十二回
比武艺公子伤身 毁厅堂英雄讨债
第五十三回
国公府雪夜留宾 来宾楼灯花惊梦
第五十四回
病佳人青楼算命 呆名士妓馆献诗
第五十五回
添四客述往思来 弹一曲高山流水
第五十六回
神宗帝下诏旌贤 刘尚书奉旨承祭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回
    说楔子敷陈大义 借名流隐括全文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这一首词,也是个老生长谈。不过说人生富贵功名,是身外之物;但世人一见了功名,便舍着性命去求他。及至到手之后,味同嚼蜡。自古及今,那一个是看得破的!
    虽然如此说,元朝末年,也曾出了一个嵚崎磊落的人。这人姓王名冕,在诸暨县乡村里住;七岁时死了父亲,他母亲做些针黹,供给他到村学堂里去读书。看看三个年头,王冕已是十岁了。母亲唤他到面前来,说道:“儿阿!不是我有心要耽误你。只因你父亲亡后,我一个寡妇人家,只有出去的,没有进来的;年岁不好,柴米又贵;这几件旧衣服和些旧家伙,当的当了,卖的卖了;只靠着我替人家做些针黹生活赚来的钱,如何供得你读书。如今没奈何,把你雇在间壁人家放牛,每月可以得他几钱银子,你又有现成饭吃,只在明日就要去了。”王冕道:“娘说的是。我在学堂里坐着,心里也闷;不如往他家放牛,倒快活些。假如我要读书,依旧可以带几本去读。”当夜商议定了。
    第二日,母亲同他到间壁秦老家,秦老留着他母子两个吃了早饭,牵出一条水牛来交与王冕,指着门外道:“就在我这大门过去两箭之地,便是七泖湖。湖边一带绿草,各家的牛都在那里打睡。又有几十棵合抱的垂杨树,十分阴凉,牛要渴了,就在湖边上饮水。小哥,你只在这一带顽耍,不必远去。我老汉每日两餐小菜饭是不少的,每日早上,还折两个钱与你买点心吃;只是百事勤谨些,休嫌怠慢。”他母亲谢了扰要回家去,王冕送出门来。母亲替他理理衣服,口里说道:“你在此须要小心,休惹人说不是;早出晚归,免我悬望。”王冕应诺,母亲含着两眼眼泪去了。王冕自此只在秦家放牛,每到黄昏,回家跟着母亲歇宿。或遇秦家煮些腌鱼、腊肉给他吃,他便拿块荷叶包了回家,递与母亲。每日点心钱,他也不买了吃,聚到一两个月,便偷个空,走到村学堂里,见那闯学堂的书客,就买几本旧书。日逐把牛拴了,坐在柳阴树下看。
    弹指又过了三四年。王冕看书,心下也着实明白了。那日,正是黄梅时候,天气烦躁。王冕放牛倦了,在绿草地上坐着。须臾,浓云密布,一阵大雨过了。那黑云边上镶着白云,渐渐散去,透出一派日光来,照耀得满湖通红。湖边山上,青一块,紫一块,绿一块。树枝上都像水洗过一番的,尤其绿得可爱。湖里有十来枝荷花,苞子上清水滴滴,荷叶上水珠滚来滚去。王冕看了一回,心里想道:“古人说:‘人在画图中’,其实不错!可惜我这里没有一个画工,把这荷花画他几枝,也觉有趣!”又心里想道:“天下那有个学不会的事?我何不自画他几枝?”
    正存想间,只见远远的一个夯汉,挑了一担食盒来;手里提着一瓶酒,食盒上挂着一块毡条来到柳树下。将毡铺了,食盒打开。那边走过三个人来,头戴方巾,一个穿宝蓝夹纱直裰,两人穿元色直裰,都有四五十岁光景,手摇白纸扇,缓步而来。那穿宝蓝直裰的是个胖子,来到树下,尊那穿元色的一个胡子坐在上面,那一个瘦子坐在对席;他想是主人了,坐在下面把酒来斟。吃了一回,那胖子开口道:“危老先生回来了。新买了住宅,比京里钟楼街的房子还大些,值得二千两银子。因老先生要买,房主人让了几十两银卖了,图个名望体面。前月初十搬家,太尊县父母都亲自到门来贺,留着吃酒到二三更天。街上的人,那一个不敬。”那瘦子道:“县尊是壬午举人,乃危老先生门生,这是该来贺的。”那胖子道:“敝亲家也是危老先生门生,而今在河南做知县。前日小婿来家,带二斤干鹿肉来见惠,这一盘就是了。这一回小婿再去,托敝亲家写一封字来,去晋谒晋谒危老先生;他若肯下乡回拜,也免得这些乡户人家,放了驴和猪在你我田里吃粮食。”那瘦子道:“危老先生要算一个学者了。”那胡子说道:“听见前日出京时,皇上亲自送出城外,携着手走了十几步,危老先生再三打躬辞了,方才上轿回去。看这光景,莫不是就要做官?”三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个不了。
    王冕见天色晚了,牵了牛回去。自此,聚的钱不买书了;托人向城里买些胭脂铅粉之类,学画荷花。初时画得不好,画到三个月之后,那荷花精神颜色无一不像,只多着一张纸,就像是湖里长的;又像才从湖里摘下来贴在纸上的。乡间人见画得好,也有拿钱来买的。王冕得了钱,买些好东好西,孝敬母亲。一传两,两传三,诸暨一县都晓得是一个画没骨花卉的名笔,争着来买。到了十七八岁,不在秦家了。每日画几笔画,读古人的诗文,渐渐不愁衣食,母亲心里欢喜。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