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小时候

  • 定价: ¥32
  • ISBN:978753507564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海燕
  • 页数:163页
  • 作者:张汝
  • 立即节省:
  • 2018-01-01 第1版
  • 2018-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时光荏苒,童年已经走得很远,当我忆童年时,那些美食的味道仿佛穿越时光扑面而来,令我陶醉。
    那些属于乡村孩子们的童年游戏,正在慢慢地消失,记下它,是为了记录那段曾经欢乐的时光,使孩子们感受我们曾经拥有过的美好岁月。
    二十种童年时代的美味,二十种儿时游戏,三十幅民俗插图,构成了女作家童年生活的重要元素。玲珑的心,唯美的情,美好的光阴,能够引起一家三代人的共鸣。在这本由张汝著的《小时候》中有祖辈的生活,父辈的经历,我辈的记忆,这是一幅不可复制的70后的童年画卷,令人唏嘘,令人着迷,在甜蜜中又有一种淡淡的苦涩,回味无穷。

内容提要

    《小时候》是作家张汝的叙写童年之作。作者叙事节奏舒缓,摹写细腻传神,犹如在时光的深洞里,打开了一盏灯。借助灯光,那些极富地域色彩的童年游戏、乡土美食,尤其是形态各异的乡村人物,次第呈现,使我们完整地看到一幅数十年前豫南乡村生活图景。作者文字功底深厚,遣词用语呈现出高度的文字驾驭能力,生动有趣,回味无穷。

媒体推荐

    如今,城市孩子的童年,多有丰盈的物质生活和现代的声光化电的陪伴,而对垄亩菜畦、野草杂树、虫子飞鸟、星星月亮,对大地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几乎无知。这是最大的缺憾,是不完备或不完美的人生。这缺憾,会影响儿童一辈子。读读张汝的书,庶几可弥补其不足。
    ——周同宾

作者简介

    张汝,河南南阳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1976年出生于一个耕读之家,1998年毕业于河南大学,2011年入郑州大学教育系攻读社会应用心理学专业在职研究生,二级心理咨询师。现居郑州,从事儿童文学创作。代表作有《我的乡村童年》《豆子知秋》《白水河畔育林人》《听父亲拍瞎话儿》等。

目录

第一章:童年的味道
  豌豆情
  蒸菜鲜
  美味蝉
  吃鱼儿
  西瓜乐
  南瓜面
  窝窝头
  忆茄子
  打红枣
  烤玉米
  甜鸭梨
  溜花生
  烧毛豆
  手擀面
  豆腐爱
  甘蔗林
  爆米花
  烧饼香
  野味妙
  果包子
  菜园子
第二章:儿时的游戏
  抽陀螺
  丢手绢
  打弹弓
  抓石子
  摔凹窝
  踢毽子
  打宝
  跳绳子
  斗鸡
  唱戏
  粘蜻蜓
  做手表
  弹弹珠
  打翘
  荡秋千
  滚铁环
  挑兵挑将
第三章:美丽的乡愁
  过年
  清明
  赶春会
  端午
  哭嫁
  递礼
  闹房
  吃喜面
  中秋
  认干亲
  添仓
  叫魂
  冬至
  腊八
  煮黄酒

前言

    答应给张汝的散文集写序,张汝就来了。
    到我书房坐定,她说,在序里,多多指出作品的缺点和不足。这就和别人不同。我接待过不止一位年轻或者不年轻的作者,一见我,就一边述说自己的文章如何如何,一边阐发自己的文学见解,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像向我讲课。其实,他的“货色”一般化,甚至远低于一般化,他的见解属“小儿科”,甚至算不上“ABC”。真想在序里狠狠批评一番,却不能。个中原因,孙犁先生在《序的教训》一文里早说得很清楚,兹不赘。我断定,这样的作者多不会有大出息。
    一看张汝的书名,就先有几分亲切感。我也有童年,我的童年也在乡村度过。翻阅张汝书稿,一步步走进她的童年,也一步步走进我的童年,虽然我们的童年相隔几近四十春秋。我的童年在“农业合作化”前,她的童年在“联产承包制”后,经历的都是传承千年的农耕文明。当然,缘于时代的差异,也有些许不同,但大体上还是那种环境和氛围。农耕文明,小农经济,老牛木犁疙瘩绳,一家一户种庄稼,生产力固然低下,但那种人和自然的和谐相处,人际关系的简单质朴,还是令人留恋不已,不胜向往之至。当然,那时很穷,但那时的枣儿确实很甜,那时的烤玉米确实很香。
    写这本书,张汝做了一次精神还乡。一回故土,她就又成为一个天真活泼的小丫头。徜徉其中,她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美和媚。那美和媚,经过时间的久久窖藏,就如酒一样酿出了淡淡的而又长长的清香,即使苦难和不快,岁月的酵母也能把它酿出凄婉。记得王元化在《清园自述后记》里有句话道:“当我回顾自己的童年时,我仍像观赏晨曦中冉冉升起的旭日那样感到陶醉。”我想,张汝执笔时,一定带有几分醉意,否则她不会文思如泉、下笔如流,布局谋篇、遣词造句那么轻松自在,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字里行间充盈着深深的情愫和活活的气息。冰心有言:“童年时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在文章里,张汝时时在微笑。微笑里,也有惆怅,也有辛酸。真也罢,梦也罢,在心中,在眼前,在天边,在千呼万唤也难招回的往昔。只有文字可以把它们定格于纸上。
    如今,城市孩子的童年,多有丰盈的物质生活和现代的声光化电的陪伴,而对垄亩菜畦、野草杂树、虫子飞鸟、星星月亮,对大地上发生的一切事情几乎无知。这是最大的缺憾,是不完备或不完美的人生。这缺憾,会影响儿童一辈子。谢德林说:“如果在儿童和大自然之间没有直接而生动的联系(它能促使儿童首先对宇宙生命的伟大奥妙感兴趣),那么,最鲜明最绚丽的图景也不能使他动心。”这是大事。直接关乎儿童长大后的观察力、想象力、创造力和能否有番作为。这么说,读读张汝的书,庶几可弥补其不足。
    为读这部书稿,昨晚迟迟难眠。中宵忽有还乡梦,梦里得一诗句。现凑成一绝,录于下,结束这篇序文:
    韵华不耐沧桑摧,
    常向群楼忆旧扉。
    最是销魂惬意里,
    瓜棚豆架月如眉。
    (周同宾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首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后记

    “独坐书斋里,阅读又耕作。闹市人不知,兰草常相伴。”这就是我丁酉年春节真实的生活写照。为了修改我的这本书稿《小时候》,我又一次做了精神上的还乡。严格来说,《小时候》就是十年前出版的第一本散文集《我的乡村童年》的再版,当然我在内容上做了调整,又进行了补充和删改,但味道还是那种味道,以童年的经历为线索,用回忆来串起那些遗落在童年时代的珠子,将儿时光阴变成一串闪亮夺目的珍珠。
    读书与写作究竟能带给我什么,我从未去考虑过,但我知道当作家是我青少年时期就产生的一个梦想,从1991年在报纸上发表处女作的那一刻起,作家梦在我心中萌芽,26年过去了,这个梦依旧没有改变。如果现在有人问我,梦想是什么,我还是26年前的答案,我想当作家。这也是我今生唯一的一个梦。一件事情坚持三个月之后会变成一种习惯,一个梦想坚持多年之后,就会变成一种信念。所幸,我的信念从未动摇,哪怕穷其一生的努力,我也会执着地对待我的信念,而且我始终坚信我的梦想总有一天会实现。不管距离有多远,不管时间有多久,梦想总是激励着我不断前行。
    有人问我,读书和写作能否给你带来好处?我心平气和地回答,读书和写作带给我的好处是说不完的。首先是我在读书和写作中得到了快乐和满足,精神上很幸福。其次是读书和写作开拓了我的视野,增长了我的见识,丰富了我的阅历,使我有了底气和资本。当然,我也在不断写作过程中,取得了赖以生存的物质,解决了我的衣食问题。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在毕业奋斗18年之后,我因为写作的成绩被省城的一所学校录用,从盆地的一介书生变成该校的特聘作家。
    有一天,《小时候》会和您不期而遇,如果它有幸被您请回家中,我送上最大的感激,因为对每一个作者来说,读者是真正的衣食父母,为此我感谢你们。在本书的编辑出版过程中,我受到了中州古籍出版社张社长的鼎力推荐,得到了海燕出版社的青睐,得到了编辑老师的指导和帮助,在此表示真挚的谢意!特别感谢我的恩师张亚平先生,他为我的作品配了几十幅生动而精致的图画。最后还要感谢著名作家周同宾老师在百忙中为我作序,感激所有帮助过支持过我写作的人。
    朱自清说过,春天是刚落地的娃娃,一切都是新的。我想,春天相当于人生中的童年时光,充满朝气和希望。很高兴《小时候》能在这样一个适宜的季节与您相逢,让我们一起走进春天吧!
    丁酉年立春于郑州·潜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豌豆情
    阳春三月,豌豆长势良好,我和小伙伴们经常到豌豆地里采豌豆苗吃。那时候乡村不富裕,家家户户都过着物资匮乏的日子,种豌豆的人家屈指可数,于是,豌豆角便成了我们乡下孩子的美味。
    豌豆叶既能蒸菜,又能当蔬菜下面条,还能生吃,但孩子们最喜欢吃的还是豌豆角。豌豆秧长得又高又密,我们趁主人家看得不谨慎,从地头或旁边的油菜地中间钻进去,趴在豌豆秧下小心又麻利地摘下豌豆角,塞进嘴里或者装进口袋里,等到口袋装满后,就跑回村子里。坐在村中央的石桥上,一边吃豌豆角,一边Ⅱ昌道:“豌豆角,吃茧子,我和伙伴扛膀子……”
    我家那时是大户,全家共有十多口人,每年家里总要种上几分地的豌豆,所以吃煮豌豆角的机会很多。隔上几天,伯母和母亲就会煮一锅豌豆角让全家尝新鲜。毕竟,豌豆角不能当饭吃,只是图个新鲜。
    豌豆晒干后,既能打成豌豆面做饭,又能用豌豆做粉皮或换凉粉。听大人们说,我小时候是一个嘴馋又机灵的孩子,在三四岁的时候就知道用自己吃饭的小木碗装满豌豆去换凉粉吃,可见凉粉对我的诱惑有多大。
    有一次,大哥从学校回家拿书,听到里间屋里有响动,开始以为是老鼠,后来扑腾的声音越来越大,又听卖凉粉的在门口大声喊:“换凉粉哟!豌豆换凉粉喽!”他走到屋里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只见盛豌豆的大瓦缸旁边放着我的小凳子,而我却头朝下栽进豌豆缸里,两只脚丫在缸沿上乱踢腾。大哥忙将我抱出来,端着豌豆为我换凉粉吃。卖凉粉的说:“这小妞最爱吃凉粉了,我只要一来,她就用豌豆换凉粉。一大块凉粉,她坐在小马扎上一会儿就吃完了。”至此,我偷偷用豌豆换凉粉的把戏,算是在大家庭里传开了。
    豌豆苗、豌豆叶、豌豆角、豌豆面、豌豆粉,豌豆全身都是宝,无论是小小的豌豆苗,还是最后的豌豆粉,都成为人们口中的食物,豌豆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人类。豌豆是我童年时代最爱吃的食物。著名作家二月河先生曾经说过,小时候吃过的东西,不管是爱吃的,还是不爱吃的,如今都变成了美味……想想他说的话,颇有道理。
    蒸菜鲜
    我小时候,吃蒸菜的机会很多。树上的榆钱、槐花,田里的荠荠菜、面条菜、马齿菜,沟渠上的水芹菜、黄花苗,这些都可以蒸着吃、煮着吃、炒着吃,怎么吃怎么有味。特别是蒸菜,最受欢迎。
    蒸菜的品种有很多,榆钱、槐花、豌豆叶、红薯叶、马齿菜等,都能拿来蒸着吃。蒸菜的种类很多,但调料却大同小异,无外乎把葱、姜、蒜、辣椒捣成汁,然后兑少许凉开水,加上醋、盐和小磨油,用小勺拌匀即可。喜欢吃辣的就做成辣椒汁,不想吃辣的就捣些蒜汁或姜汁。吃蒸菜离不开调料,调料使蒸菜的味道更有味。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