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旋转门/蔡骏经典悬疑小说系列

  • 定价: ¥42
  • ISBN:978755961419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80页
  • 作者:蔡骏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你知道旋转门的秘密吗?那是一扇能够穿越时空的门,任何人只要在子夜时分走入飞速转动的旋转门,便会进入另一个时空。
    蔡骏,华语悬疑小说最广为人知的作家,悬疑小说畅销记录保持者,《人民文学》评“未来二十大家”,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百花文学奖、郁达夫小说提名奖、年度青年作家表现奖、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奖得主。图书版权输入英法俄韩等多个国家,读者遍布世界,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
    两个不同时空的人,一个回到过去,一个去往未来,他们的人生永远无法重叠。
    扣人心弦的开头,意料之外的结局,“春雨”的故事完美终结!永恒之爱X时空穿梭X科幻悬疑!《旋转门》讲述了一个让你不能忘怀的故事!

内容提要

    《旋转门》为“蔡骏经典悬疑小说系列”之一。
    伦敦泰晤士河畔,国会广场屹立百年的大本钟在格林尼治时间2005年5月27日10点07分毫无预兆地突然停摆。
    此时此刻,留学英国的春雨与恋人高玄擦肩而过,却发现高玄完全丧失了记忆后,又遭遇一场车祸;
    此时此刻,春雨正抱紧高玄躲过飞车,自己却卷入银行劫案,中枪卧倒街头;
    此时此刻,没有撞车巨响,没有子弹呼啸,春雨高玄登上同一节地铁车厢,却因为分别来自不同时间,即使重逢对面,也终将永别……
    两人、三段完全不同的际遇在同一个时间发生着--古老的大本钟以指针的静止见证了一切。
    当春雨最后一次死里逃生,"地狱天堂旋转门"也即将开启,整个人类正面临着宇宙间最大的危机……
    为什么春雨会在异国街头遇见曾经坠楼“身亡”的高玄?为什么艾伯特家族的迷宫中真实存在着博尔赫斯《小径分岔的花园》中的“旋转门”?
    为什么大本钟突然停摆又离奇地恢复工作?
    真爱的巨大能量在终ji之门的光速旋转中,它将改变时间,也能超越生死。

作者简介

    蔡骏,华语悬疑小说最广为人知的作家,悬疑小说畅销记录保持者,《人民文学》评“未来二十大家”,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百花文学奖、郁达夫小说提名奖、年度青年作家表现奖、图书势力榜年度好书奖得主。图书版权输入英法俄韩等多个国家,读者遍布世界,多部作品被改编为电影与电视剧。
    代表作:《谋杀似水年华》《荒村公寓》《镇墓兽》等。

目录

The first door
第一扇门
The second door
第二扇门
The third door
第三扇门
The fourth door
第四扇门
The fifth door
第五扇门
The sixth door
第六扇门
The seventh door
第七扇门
The eighth door
第八扇门
The ninth door
第九扇门
The epilogue
旋转门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扇门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老子《道德经》第四十二章
    北京时间2005年5月27日夜晚9点30分
    “黑色星期五。”
    一大排书架的阴影下,叶萧的目光像山洞里的猎人,嘴里发出深沉的出气声。
    “什么?”
    虽然被他一惊一乍搞得莫名紧张,但我仍故作镇定。
    “今天是星期五,2005年5月27日。”
    “还好不是13号。”我又打开了两盏灯,让房间变得更亮些,“这又如何呢?黑色星期五?拜托,每隔7天我们就要过一次,一年里我们要过50多个星期五。我想我们的世界没那么多黑色日吧?”
    我的表兄叶萧警官扬了扬眉毛,这些年他越发成熟,肤色也有些深了。
    “但今天是2005年5月27日。”
    “什么纪念日?”
    “今天不是过去的纪念日,而是未来的纪念日。”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10分钟前,叶萧风尘仆仆地敲开我的房门,背着鼓鼓囊囊的旅行包。他刚从浦东机场出来,坐了十几小时的国际航班,身上还带着股英国的味道,就直接到他表弟家里来报到了。
    “天哪,你也变得神神秘秘卖起关子了。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地——狱——天——堂——旋——转——门——开启之日。”
    随着叶萧一字一顿的嗓音,这小小的书房霎时沉默了,宛如他黑得深不可测的眼珠。
    忽然,微凉的夜风卷入窗户,把我双臂的汗毛揪了起来。我拉着自己的耳朵问:“嗯,什么——门?我亲爱的表兄,你能再说一遍吗?”
    “地狱天堂旋转门!”
    叶萧狠狠地重复了一遍,短促有力的话语再也不会使人产生歧义了。
    “这个‘门’又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
    “这算什么?你刚千里迢迢从英国飞回来,立即跑到我家,就为了告诉我有一个叫什么的旋转门,会在今天这个黑色星期五打开?”
    “开始我也觉得无比荒谬,但这几天思考了很久,越来越觉得可怕。说来你也不会相信,你知道这是谁告诉我的吗?”
    我摇摇头,这个地球上的人口超过了60亿,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吧。
    然而,叶萧却说出了地球上现存人口之外的一个名字——
    竟然是,那个人!
    凉风从窗口钻进来,似乎把那个灵魂带到了我眼前。
    把窗户关了,我生怕有人偷听到这段荒唐的对话,道:“你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吗?”
    “当然,天下看过你书的人都知道,而我叶萧就更知道了。我是看着那个人——”
    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是啊,我们都知道他早就死了,半年前死在冬天的雪夜里,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等一下,难道他是临死前告诉你的?”
    “不,是三天以前,在万里之外的英国。”
    “你都快把我弄糊涂了,你说你三天前在英国见到了——”
    我又一次吐出那个名字。
    这名字已留在地狱。
    叶萧的眼神不置可否:“你听我慢慢说。”
    他起身踱了一圈,最后又坐到书架下,目光投向窗外的黑夜,穿越上海的城市森林,穿越中国辽阔的国土,穿越漫漫的欧亚大陆,最后跨过波涛汹涌的英吉利海峡,直到遥远的大不列颠群岛……
    格林尼治时间2005年5月24日下午3点
    伦敦郊区。
    叶萧微微颤抖了一下,天空的阴云就像那个人的黑发,整个天际似乎都是那张令人印象深刻的脸,以纪念那人在此地度过的短暂时光。
    阴霾下矗立着维多利亚时代的大门,黑色的狮子威风凛凛、仰天长啸,露出征服者的傲慢目光。它既像威严的守护神,也像高举皮鞭的看守,俯视所有走进这扇大门的人,谁敢不老实便要被送入地狱。
    没错,这儿是精神病院。
    进门后分外静谧,除了高高的围墙外,还有茂密的橡树林。深深的绿色,绿得有些可怕。
    独自穿过这片树林,四周没看到一个人,只有天空下自己的影子。他好像回到了一百年前,病人们浑身肮脏发臭,在黑夜发出恐怖的呼救,然后在毫不留情的皮鞭下哀号。
    呼吸着英国湿润的空气,叶萧走进那栋古老的楼房。二楼的办公室敞开着,一个秃顶老头儿打着瞌睡,想必就是维多利亚精神病院的院长了。
    叶萧带着史密斯警长的介绍信,这封信使院长很热情,据说史密斯救过院长的命。院长从电脑里查到了4年前的住院名单,立刻就跳出了那个名字——Gao Xuan。
    这个中国人的名字在一大堆洋人名字里特别醒目,仿佛要从电脑里浮现出那张脸来。
    终于找到这个名字了,一个谜一样的男人,长久以来吸引着叶萧一窥他的过去。
    当然,叶萧万里迢迢来到这里,不单是为了找这个早已死去的人。他是作为一名优秀的中国警官,被公安部派到英国参加国际刑警组织的一个培训,这还是叶萧第一次到欧洲。
    培训只有短短两周,内容包括如何对付高智商犯罪及跨国网络犯罪。幸好叶萧这两年英语进步大,很快成了培训班教官史密斯警长的朋友,也拜那个早已进入坟墓的人所赐,叶萧用了三个晚上向史密斯警长讲述了半年前的故事……
    无论哪个国家的警察,好奇心都是他们最大的优点——偶尔也会是缺点,史密斯警长被这个故事俘获了。叶萧告诉史密斯:那个人几年前曾在英国生活过。
    史密斯帮他找到了这家精神病院,据说在维多利亚时代,许多著名人物都在这儿被关过。
    院长证实了叶萧的判断,那个人确实在此住过大约半年时间,从2001年的夏天到冬天。
    叶萧的英文操练得更流利了:“院长,他在这里留下过什么东西吗?”
    “什么都没留下!”院长耸耸肩膀,但又拖出一句,“不过,除了——”
    “除了什么?”
    他讨厌这种吊人胃口的说话方式,但院长依然保持着慢条斯理的风度,道:“除了他的房间。”
    几分钟后。
    医院被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包围着,看来更像个郊野公园,但矗立在中央的这栋房子却保留着百年前的风貌。若不知道这是精神病院,还会以为是关押死囚犯的监狱。叶萧走在这监狱的走廊里,巴洛克式花纹的铁栏杆使阳光以格子状投到眼中,就像一张黑色的网。走廊如此安静,除了偶尔从窗户飘出的幽幽哭泣声外,几乎使人联想到停尸房。
    院长肥硕的身体走在前面,宛如一堵移动的墙。他在走廊尽头打开了一扇铁门。
    “就像囚牢一样,他真在这里住过吗?”叶萧往铁门里瞥了一眼。
    “是,有半年时间。”院长的表情忽然有些僵硬,“在他离开以后,我们把他住过的房间保留了下来,没有安排其他病人住进来。”
    “搞得像名人故居一样。”叶萧依然站在门口,没有急着进去,“为什么?”
    “你进去看了就会知道。”
    看着院长古怪的表情,叶萧的眉毛不自觉地跳了跳。他知道这是自己的老毛病,尽管所有的警官都要求喜怒不形于色,但眉毛却总是泄露他的情绪。
    他压低眉毛,神色凝重地跨进铁门。
    “别去,里面是地狱……”
    一个声音在心底浮起,但又被他强行按了下去。房间出人意料地大,有30多平方米,叶萧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病房。幽暗的光线穿透铁窗射进来,照亮了他的额头,也照亮了他的眼睛,他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像被什么锐器刺了进去。
    刺痛他的不是光线,而是光线照射下的墙壁。
    但墙壁不会伤人,伤人的是墙上的画。
    是的,整面墙壁上都画满了画,确切地说是壁画。
    在叶萧不由自主地合上眼皮的一刹那,黑暗的房子里掠过无数影子,仿佛画中的人或鬼都一个个走了下来,扭起腰肢手舞足蹈,唱出撕心裂肺的歌谣,宛如回到了那个古老洞窟。
    重新睁开眼睛,壁画依然如故。眼球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叶萧看清了这幅巨大的画——
    画从窗口直至墙的尽头,大约10米长;高度从地板直到天花板,大概有3米。壁画中出现的既不是地狱也不是天堂,而是伦敦最著名的景致——大本钟。
    壁画画的是泰晤士河畔的大本钟,那如梦幻般的高塔,在直耸云霄的哥特式大楼一角,威严肃穆,是一个多世纪前“日不落帝国”的象征。大本钟坐落在英国的国会大厦,巨大的钟面俯瞰着伦敦的芸芸众生,就连泰晤士河也只能谦卑地悄悄流过。
    几天前,叶萧和其他国家的警官学员们一起游览了伦敦市区,大本钟自然是必到的景点。当他在国会大厦脚下仰望大本钟时,却想起了上海外滩那面朝黄浦江的海关大楼上的大钟。
    走近几步,似乎嗅到了墙壁上油彩的气味。油彩早就凝固了,浓浓的笔墨像浮雕一样镶嵌在墙上,仿佛要从墙壁里“生长”出来。这是任何书本或图片都无法表现的,唯有直面真正的油画才能体验。
    壁画太大了,靠得太近就感觉变成了一堆颜料,后退几步才重新看清全貌。整幅画的色彩偏暗,笼罩在一片夜色中,周围星星点点亮着灯光,原来是泰晤士河的夜景。在高高的钟楼顶端,是一片混沌的紫色天空,再往上是满天星斗的宇宙,它们以奇怪的方式排列着,仿佛螺旋一样扭转上升,在最顶端变成一个巨大的旋涡苍穹,笼罩着下面的世界。
    房间太暗了,看不清最上面的部分。突然,房里亮起一盏灯,是院长打开的。叶萧借着灯光往壁画顶端看去,才发现在旋涡般的宇宙苍穹中央,竟有一扇小小的旋转门!
    旋转门?
    眯起眼睛靠近了几步,确实画着一扇旋转门,但又和平常在酒店门口见到的不太一样,实在无法用语言表述这种特别。这扇门画得栩栩如生,似乎正在旋转,还有个模糊的人影在门口徘徊。
    这种奇怪的感觉持续了几秒,画里的旋转门好像真的转了起来。叶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面墙壁变成了电影院的大屏幕,壁画变成了一部彩色动画片,而那个人影正向门里“飘”去……
    叶萧喘息着靠近了墙壁,伸手向壁画顶端摸去,可惜天花板太高了,唯有姚明那样的高度才能触到。
    P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