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走出荒野

  • 定价: ¥49.8
  • ISBN:978755961515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81页
  • 作者:(美)谢丽尔·斯特...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真正现象级畅销书。连续126周(两年多)盘踞《纽约时报》畅销榜(top10)!仅美国就卖出300万册!
    罕见地横扫年度17项图书大奖:TIME(《时代周刊》)、《出版商周刊》、NPR年度图书、Goodreads票投冠军等,全美1200家独立书店一致推荐!
    有关旅行,更有关自我找寻和内心成长。真诚,励志,充满能量。背后的觉悟,人情,非常让人有共鸣。妮可·基德曼大赞“惊艳,深受鼓舞和启发”。
    谢丽尔·斯特雷德著的《走出荒野》是谢丽尔·斯特雷德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的一本游记性质的文学作品。
    一路上,她跋涉过荒漠高山,见识过长河落日,也遇见了一个个有故事的人,同时,她也一刀刀地剥开自己的痛处,毫无保留。旅程结束,她发现,连同一路的艰险,那些痛苦的记忆也都成为了过去,似乎,她在万物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内容提要

    谢丽尔·斯特雷德著的《走出荒野》讲述的是,谢丽尔·斯特雷德,一个普通的美国女子。6岁时,嗜酒暴烈的父亲从她的生命中消失,22岁时,亲密无间的母亲因病突然去世,自此,家不成家,姐弟间日渐疏离,自己的婚姻也摇摇欲坠。有4年7个月零3天,她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迷失了自己。
    一次,她偶然看到一张太平洋屋脊步道(PCT)的图片,心门倏地打开了,当即决定上路。毫无经验的她,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期盼着能至少做点什么,改变这一切。这渴望如同远方的荒野,漫无方向,她告诉自己:最糟的已经发生了。我必须要自己探出一条路来!
    94天,1100多英里。这是谢丽尔一个人的徒步旅程,更是她由痛苦迷茫到渐渐笃定的内心旅程。一路上,她跋涉过荒漠高山,见识过长河落日,也遇见了一个个有故事的人,同时,她也一刀刀地剥开自己的痛处,毫无保留。旅程结束,她发现,连同一路的艰险,那些痛苦的记忆也都成为了过去,似乎,她在万物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媒体推荐

    爱死这本书了!一页一页地往下读,越来越觉得自己很没种。我真希望能让全世界都知道这本书。
    奥普拉·温弗瑞,美国脱口秀女王
    性感、励志……狂野又有趣……斯特雷德难得的文采犹如钉子般深深嵌入人心。
    《纽约时报》
    过去5到10年里最好的一本书之一……《走出荒野》愤怒、勇敢、令人忧伤、充满自知、治愈、真实、迷人而又才华横溢。我想注定会让许多人,无论男女,爱上它好一阵子。
    尼克·霍恩比,英国作家、编剧,《自杀俱乐部》作者
    惊艳,让我深受鼓舞和启发。
    妮可·基德曼
    通透而动人……斯特雷德的文字精准、简明而诗意,她拥有每一位作家渴望的天赋。
    《华盛顿邮报》
    文字生动、敏锐而迷人,会让你感受到沙漠的炽热、高山的严寒,还有一个了不起的女人,为了找到路、还有自我,所展现出的惊人魄力……她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勇敢。
    《人物》

作者简介

    谢丽尔·斯特雷德(Cheryl Strayed)
    美国小说家、散文家、专栏作家。其文笔睿智温情,曾三度入选美国年度最佳随笔集(2000、2003、2015)。目前共出版过四本作品,被译成40种语言。《走出荒野》是她的代表作,据斯特雷德26岁那年夏天(1995年)的亲身经历写成。这本书在2012年一出版,便立即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榜第一名,连续126周以上盘踞在《纽约时报》畅销榜上,罕见地横扫2012-2015年度17项图书大奖,并被执导过《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大小谎言》的让-马克·瓦雷拍成高分口碑电影《涉足荒野》。目前,她与丈夫及两个孩子住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

目录

作者的话
前言
01  爱,万物生
  爱,万物生
  和自己决裂
  弓背而立
02  路途
  《太平洋屋脊步道第一辑:加利福尼亚州》
  路途
  同在两个方向上的公牛
  林中唯一一个女孩
03  光之山脉
  乌鸦学
  永不迷失
  光之山脉
04  荒野
  流浪者
  走了这么远
  千树万树
  荒野
05  雨盒子
  雨盒子
  梅扎马火山
  混沌模式
  太平洋屋脊步道女王
  《共同语言之梦》
致谢

前言

    这里的树木高耸入云。此时,我正站在北加利福尼亚州一处陡峭的山坡上,一览脚下这些树木的高大身姿。我刚刚脱掉徒步旅行靴,左脚的靴子已经沉入树海。我硕大的背包倒在了这只靴子上,将靴子弹到了空中,它掠过铺满沙砾的碎石径,飞过山路的边缘,在下面一块突出来的岩石上反弹了一下,接着就飞入山坡上郁郁葱葱的树丛之中,再也没了踪影。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我已经在野外生存了38个日夜,那时候已经明白万事皆有可能发生,也确实会发生,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能在突发情况下依然稳如泰山。
    我的一只靴子就这么没了。真的没了。
    我把另一只靴子像抱婴儿一样紧紧贴在胸口,虽然实际上也没什么用了。少了一只靴子,另一只又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呢?它什么都不是,已沦为永远的孤儿,我不能心存怜悯。这只靴子可真不是个小物件,沉甸甸的,是一只带有红色鞋带和银色金属扣襻儿的Raichle牌棕色皮革徒步靴。我把靴子高高举起,用尽全力抛了出去,眼睁睁地看着它飞入葱郁的密林,离开了我的世界。
    我赤着双脚,孤身一人。26岁,也是个孤儿。还真是个无依无靠的人啊,几周前一个陌生人评价我说。当时,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说自己在这世上总有种离群之感。他说,人如其名,我就和我姓氏传达的意思一样,是个无依无靠的人。我6岁的时候,父亲离开了我的生活。22岁时,母亲离开了人世。守夜的那天晚上,我的继父变了,不再是那个我认作父亲的人,变得我几乎不认识了。我的姐姐和弟弟,陷入悲痛之中,虽然我想把大家凝聚起来,却也还是日渐疏离。最终我也只好放手,与他们渐行渐远。
    在把那只靴子扔过山崖边缘之前的几个年头中,我其实早已将自己扔出了边缘地带。从明尼苏达到纽约,再从俄勒冈到整个西部,我游游荡荡,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直到1995年的那个夏天,赤着双脚的我终于悟到,我与这个世界是相连的,而非分离的——我找到了自我。
    这是一片我从未涉足过的世界,但它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再三踟蹰之后,我将伤痛与困惑、畏惧和希望一起揣在心中,踏上了这片土地。在我看来,这里既会将我磨炼成我梦想成为的那个女人,也会让我变回曾经的那个女孩。这里,有2英尺宽,2663英里长。
    这里,就是太平洋屋脊步道。
    第一次听闻这条步道,还是短短的七个月前。那时,我还失魂落魄地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与我还爱着的男人的婚姻已经走向了终点。我在一家户外用品商店里排队等着为一把可折叠铲子付款的时候,偶然在旁边的一个书架上发现了一本书——《太平洋屋脊步道第一辑:加利福尼亚州》。我拿起来读了封底。上面说,太平洋屋脊步道是一条绵长的野外步道,从美国的加州与墨西哥交界的国境起始,沿着拉古纳(Laguna)、圣哈辛托(SanJacinto)、圣贝纳迪诺(SanBernardino)、圣加布里埃尔(San Gabriel)、利伯利(Liebre)、蒂哈查皮(Tehachapi)、内华达(Sierra Nevada)、克拉马斯(Klamath)以及喀斯喀特(Cascade)九大山脉,一路蜿蜒至加拿大境内。这条步道的直线距离只有1000英里,实际长度却是它的两倍多。它蜿蜒过加州、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的全境,穿越了国家公园和荒野,切入联邦政府、部落和私人的土地,绵延过沙漠山地、热带雨林,又横穿江河与高速公路。我把书翻过来,直愣愣地盯着封面出神:湛蓝的天空下,一个被岩石峭壁环绕的湖泊。然后,我把书放回书架,付了铲子的钱,离开了。
    但没过多久,我就折回店里把这本书买了下来。当时,对我而言,这条步道并不意味着一个崭新的世界,而只是个想法,模糊而奇特,充满了神秘和希望。我用手指在地图上循着它蜿蜒曲折的线条摸索着,心中似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
    我下定决心,要沿着这条路线走完全程,就算走不完,也要在大约100天的时间里尽可能地试一试。当时,我已经和丈夫分居,独自一人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套房子里,做着服务生的工作,生活一团糟,可谓跌到了人生的谷底。每一天,我都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深井之中,眼巴巴地抬头仰望。就是在这口井中,我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野外单人徒步旅行者。有何不可呢?我已经有过很多身份了:是深情的妻子,也是第三者;是妈妈心爱的女儿,如今却在佳节时分形影相吊;是野心勃勃的优等生,也是志向高远的作家,却在一个个卑微的职位之间来回切换,在毒品中醉生梦死,还和男人随意厮混。我的祖父是位宾夕法尼亚州的挖煤工,父亲是名炼钢工人,后又转业为销售员。父母离异后,我与母亲、姐姐和弟弟住在净是些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居住的社区里。十几岁的时候,我住在明尼苏达州北部树林里的一幢连室内厕所、自来水和电都没有的房子里,过着一种“回归田园”的生活。尽管如此,我在高中的时候成为啦啦队队员,还被封为舞会皇后。在这之后,我离开家去上大学,在学校里成了一名左翼激进派女权主义者。
    可是,只身一人在野外跋涉1100英里会怎样呢?这种挑战我还从来没经历过。试一试也无妨。
    当我赤着双脚站在加州的那座山上时,当我带着些许冲动决意徒步于太平洋屋脊步道来拯救自己时,这些往事仿佛已离我很远,恍如隔世。我想,我之前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就是为了让我踏上这次旅程吧。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唯有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人生的每一天,我才可能做好迎接未来每一天的准备。而有时,即使走好了今天的路,明天发生的不测也还是会让我措手不及。
    这么说来,我那从山坡上滚落树海,再也遍寻不到的靴子,就是一例。
    说实话,目送靴子离我而去时,我的心里悲喜参半。在脚踏这双靴子的六个星期中,我跋涉过沙漠雪原,看过形态不同、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树木花草,越过起伏的山川,走过田野沼泽,也见识过难以言状的奇景。在这段旅程中,这双靴子已经让我的脚上磨出了水疱和老茧。拜它们所赐,我的脚趾已经硬化发黑,我只能忍着剧痛,把四个指甲生生扯了下来。在我与它诀别之际,我早已受够了它,而它也受够了我,虽然我也真心地爱过它。它们于我而言已经不是身外之物,而是与我的背包、帐篷、睡袋、饮水过滤器、超轻型炉子、防身用的橙色小口哨,以及那年夏天随身携带的每一件物品一样,成为我身体的一种延续。我熟悉这些东西,依靠这些东西,是它们支撑我走完了全程。
    低头看看脚下的树,高耸的树冠正在热风之中轻轻摇摆。我盯着这绵延不断的绿色,心想,这双靴子就归这些树木所有吧。我选择在这个地方歇脚,正是因为眼前的美景。在这7月中旬的午后,我远离文明,举目无人,离这儿最近能让我拿到补给箱的唯一的小邮局,离我也有数天路程。也有机会碰到其他徒步者,但很罕见,通常一连好几天都碰不到一个人影。能否碰到人不重要,不管怎样,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战役。
    我凝视着自己那赤裸的、伤痕累累的双脚,呆望着所剩无几的指甲。由于羊毛袜的保护,脚尖直到脚踝上方的皮肤一片惨白。往上,我的一双毛茸茸、肌肉紧实的小腿肚泛着黄铜色,满是泥土和星星点点的擦伤和划痕。我是从莫哈维沙漠(Mojave Desert)出发的,在用手触到在俄勒冈州和华盛顿州交界处横跨哥伦比亚河的那座名字响亮的“众神之桥”之前,我决不会放弃。
    遥望北方,远方的那座大桥仿佛变成了一座灯塔,召唤着我;而回眺南方,望着我走过的路,望着那片教育了我也磨砺了我的荒野,我仔细考虑了自己的选择。心中早已明了,只有一个选择。从来都只有一个。
    继续走下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当时我浑身上下一袭绿衣:绿裤子,绿上衣,头上戴的蝴蝶结也是绿色的。这套衣服是母亲亲手为我缝制的,我从小到大的衣服几乎都是她做的,其中有些恰好是我梦寐以求的,也有些我并不是很喜欢。我对身上这套绿衣服就不是很喜欢,但我还是穿了出来,因为它是我的忏悔,我的爱意,我的护身符。
    那一整天,我都穿着那套绿衣服,和继父艾迪陪着母亲在梅奥医院楼上楼下地接受了一项又一项的检查。与此同时,我的心里却渐渐浮现出一句祷告。可能用“祷告”这个词来形容我心中闪过的念头并不合适,因为当时我在上帝面前一点儿也不谦恭,甚至不相信上帝。我心中的“祷告”,并不是“上帝啊,请怜悯我们吧”。
    我想要的并不是上帝的怜悯。我根本不需要。我的母亲才45岁.看上去还算健康。她坚持素食已经多年了。她从不用杀虫剂,而是在花园四周种上了万寿菊来驱虫。我们几个孩子一患感冒,她就会逼着我们生吃大蒜来治病。像母亲这样的人,是肯定不会得什么癌症的。梅奥医院的检查结果~定会证明她是健康的,德卢斯市那些医生的诊断到时就不攻自破了,这是肯定的!德卢斯的医生们算老几啊?德卢斯又算老几啊?德卢斯?哼!那充其量只是个乡巴佬扎堆的小镇,那里的医生只会信口开河。一个45岁、不抽烟、常吃大蒜、崇尚自然的素食者怎么会到了肺癌晚期?这不可能!
    让他们见鬼去吧。
    对,这就是我的祷告:见鬼去吧,见鬼去吧,见鬼去吧!
    司是,身在梅奥医院里的母亲,只要站着超过三分钟就会疲乏得支撑不住。
    “要不要坐轮椅?”我们在一个铺有地毯的长廊见到一排轮椅时,艾迪问她。
    “她才不需要那东西呢。”我说。
    “就坐一下。”母亲说着,几乎瘫软在了轮椅上。她与我四目相视了一瞬,然后就被艾迪推往电梯间。
    我跟在后面,不让自己胡思乱想。终于,我们乘上了电梯,准备去见宣判命运的医生。我们总是叫他“正牌医生”,一个已经把母亲所有的检查结果汇总,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相的人。电梯徐徐上升,母亲伸出手来,一边帮我把裤子整理好,一边用手指摩挲着裤子的棉质布料。
    “这样就好啦。”她对我说。
    当时我22岁,母亲怀我的时候也是22岁。她22岁有了我,我22岁时她却要离开我……不知为何,这个句子就在我的脑海中萦绕,一时间盖过了那旬“见鬼去吧”的祷告。我差点痛苦地怒吼出来。余生母亲就要离我而去了,这种对未知的已知让我快要不能呼吸。我竭尽全力将这个残酷的事实挤出脑海。在那一刻,在那个电梯里,我不能让自己那么想,并且尽力继续呼吸。我安慰自己说,如果医生带来的是坏消息,他肯定会把我们领到一间办公室,里面会放着一张锃亮的木制办公桌,医生会在那里通知我们。
    可是事实并非如我所想。
    我们被领到一问做检查的病房里,按护士的指示,母亲脱去上衣,穿上一件棉制的罩衫,罩衫上的带子在她的身侧松散地垂下。然后,母亲爬上了一张带软垫的台子,垫子上铺着白纸。她每动一下,身下的白纸就会发出哗哗啦啦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整间屋子都在炼狱之火中熊熊燃烧。我的目光落到了她裸露的背部,她腰问那微微凹进去的曲线依然散发着生命活力。她不会就这么离开的,她的背部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明。我正盯着母亲的背发愣,我们的“正牌医生”走进了房门。他告诉我们,母亲若是能够再活一年,就是天大的奇迹了。他解释说,母亲的病已无药可救,医院已经回天乏术,决定放弃对她的治疗。之后他安慰我们说,肺癌拖到这么晚才诊断出来的例子,并不算少数。
    P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