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清单人生

  • 定价: ¥42
  • ISBN:978720112939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342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著的《清单人生》是一部长篇小说。布丽特儿时和姐姐一同遭遇车祸,只有自己被救出,妈妈因此长期卧病。这个童年阴影导致布丽特性格内向,不善交际,拥有一堆怪癖。然而在经历了枪击事件、足球比赛和死亡事件后,布丽特找到了生活的意义,并选择做一群孤儿的妈妈。本书译文流畅,故事生动,是一部感人至深的优秀文学作品。

内容提要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著的《清单人生》讲述的是布里特-玛丽是那种你能想象到的很无趣的63岁女人,因为她不允许生活里有任何波澜。每天6点准时起床,12点必须用餐,从不在天黑后出门,床单整理得一尘不染,否则就不是“文明人的做法”。她有许多许多清单,甚至有一张记录所有清单的清单,以保证她和丈夫的太平日子万无一失。
    然而人生怎么可能用一纸清单来规划呢?
    丈夫出轨,她对美好婚姻的期待摔成了无从清理的碎片。布里特-玛丽被迫离开她无比熟悉的生活。为了糊口,她接受了一份看管废弃娱乐中心的工作,来到小镇博格,可迎接她的却是一只砸向脑门的足球……从此,一群野孩子、小混混、酒鬼和一只老鼠将她的生活搅得鸡犬不宁,然而人生却在失控中获得了新的选择和新的期待。

媒体推荐

    “巴克曼的又一力作。布里特-玛丽也许让人抓狂,但你很快就会爱上这个口无遮拦的直肠子。她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显然与常人不同,既可笑又可爱。合上书后,你会回味很长一段时间。”
    ——《RT杂志》
    “《外婆的道歉信》之后,巴克曼再次送上一个暖心故事,关于一个女人经历人生危机后,重新发现自己。”
    ——《出版人周刊》
    “巴克曼迷倒了全世界……他的小说从不天真幼稚,也不会比惨来赚取眼泪。他总是用人与人之间美妙又痛楚的相遇来打动读者。”
    ——《图书馆刊物》

作者简介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1981年出生于瑞典赫尔辛堡,以撰写博客和专栏起家。某天他把自己和老爸在宜家吵架的过程写在博客上,妙趣横生的对话让他瞬间爆红,吸引众多网友到巴克曼的博客讨论和吐槽自己的家人。结果他灵机一动,以此创作出《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开启了自己的畅销书作家之路。
    《外婆的道歉信》是巴克曼的第二本小说,在世界各国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巴克曼因此成为2016年瑞典年度作家。他对日常生活极具洞察力,作品风趣活泼,笔下的人物生动真实,让读者笑中带泪,感悟人生。
    如今他和妻子及两个孩子居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叉子。刀子。勺子。
    就得按照这个顺序来。
    布里特-玛丽当然不是那种喜欢说三道四的人,而且她的性格跟“说三道四”差得很远。
    可是,无论哪个有教养的文明人,恐怕都不会打乱正确的顺序,随心所欲地排列餐具抽屉里的刀叉吧?
    我们毕竟不是动物,对不对?
    那是一月份的某个周一,她坐在劳动就业办公室的桌子前,这儿当然看不到什么餐具,可是她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些刀子叉子,因为刀叉代表了最近的乱象:它们的排列原本应该遵循既定的规则,正如日子需要一成不变地照旧过下去那样,只有正常的生活才是体面像样的生活。在正常的生活里,你得收拾厨房、打扫阳台、照顾孩子,辛苦得很--超出任何人的想象。在正常的生活里,你当然不会跑到劳动就业办公室里坐着。
    在这儿工作的那个女孩,头发短得吓人,布里特-玛丽觉得那简直是男人的发型。当然,女人剪个男人头也没什么问题,这是时髦,肯定的。女孩指着一张纸,朝布里特-玛丽微微一笑,显然不打算和她浪费时间。
    “只要把您的姓名、社会保险号码和住址填在这里就可以了。”
    布里特-玛丽必须登记,像个罪犯那样,她似乎不是来找工作,而是偷工作的。
    “加奶加糖?”女孩往一只塑料杯里倒了些咖啡。
    布里特-玛丽从来不评判任何人,她的性格和“说三道四”根本不沾边,可这是怎么回事?一只塑料杯!难道我们国家在打仗吗?她很想把这些话告诉女孩,但肯特总是嘱咐布里特-玛丽“要随和”,她只好装模作样地挤出一点笑意,等待女孩为她把杯垫拿过来。
    肯特是布里特-玛丽的丈夫,一位企业家。极其难得的是,他还是位极其成功的企业家,和德国人做生意,性格极其随和。
    女孩给她两小盒牛奶,一次性纸盒包装的,不需要冷藏,又递过来一只塑料杯,里头几支塑料茶匙探出杯沿。见到这一幕,就算突然看到女孩捧出一只被汽车撞死的小动物,布里特-玛丽也不会比现在更吃惊。
    她摇摇头,手开始在桌子上抹来抹去,仿佛上面有许多看不见的碎屑。桌上到处都是文件,乱七八糟,布里特-玛丽意识到女孩显然没有时间整理桌面--大概是她工作太忙的缘故。
    “好啦,”女孩和气地说,回头指指表格,“在这儿写一下您的住址就可以了。”
    布里特-玛丽凝视着自己的膝盖,怀念起在家整理餐具抽屉的日子,她也想念肯特,因为所有的表格都应该由肯特来填。
    女孩似乎又想说些什么,布里特-玛丽打断了她。
    “您忘记给我杯垫啦,”她告诉女孩,面带微笑,尽可能显得随和,“我不想弄脏桌子,能不能麻烦您拿点什么东西给我,我好把我的……咖啡杯放上去?”
    她故意用了特别的语气,每当情势要求她调动起内心的全部良善时,布里特-玛丽都会用这种语气说话,比如这一次,出于善意,她不得不把塑料杯称为“咖啡杯”。
    “噢,不用担心,请随意。”
    说得好像生活只有那么简单似的,好像用不用杯垫、是否按照正确的顺序排列餐具都根本不重要一样。就凭这女孩的发型,她显然不会明白杯垫、合适的杯子以及镜子有着怎样的价值。女孩提起笔来,指点着表格上“住址”那一栏。
    “可是,肯定不能直接把杯子放在桌上吧?会在桌面留下印子,您不会不理解的吧?”
    女孩瞥了一眼桌面,那里的状况嘛,就仿佛有小孩刚刚在上面吃过土豆,而且还是黑灯瞎火时用干草叉铲着吃的。
    “真的没关系,这张桌子很旧,也已经有许多划痕了!”女孩笑着说。
    布里特-玛丽在心里暗暗尖叫。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