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骑马出走的女人(D.H.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文学经典新译本)(精)/D.H.劳伦斯系列

  • 定价: ¥56
  • ISBN:9787511375766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页数:519页
  • 作者:(英)D.H.劳伦斯|...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D.H.劳伦斯著的《骑马出走的女人(文学经典新译本)(精)/D.H.劳伦斯系列》属于“劳伦斯经典系列”,由《儿子与情人》《恋爱中的女人》《骑马出走的女人》《白孔雀》四本组成,由国内劳伦斯研究专家冯季庆、毕冰宾领衔翻译,集结了国内优秀的老中青三代译者,译文古朴素雅,还原原作的优美语境,大量脚注呈现当时的社会背景和英国文化底蕴。
    本书表达了对死亡与爱情的哲学思考,对进化、罪孽、天堂和地狱的反思。

内容提要

  

    D.H.劳伦斯著的《骑马出走的女人(文学经典新译本)(精)/D.H.劳伦斯系列》精选了劳伦斯精彩15篇中短篇小说,篇篇精彩,且译文大限度地还原了原本中风格和底蕴。劳伦斯《英格兰,我的英格兰》对英格兰民族性格进行解剖,对民族国家命运深度思考;在《普鲁士军官》里描写了军官与士兵之间的紧张对峙,沉重且压抑;在《骑马出走的女人》里指望寻找一种原始宗教来替代堕落的欧洲文明;在《狐》里以一只狐狸作为象征,表现人物隐秘的潜在意识……

媒体推荐

    他是我辈最富想象力的作家。
    ——E.M.福斯特(E.M.Forster)
    他是一个天才,居于英国文学的中心,在世界文学中也有他稳定的位置。
    ——多丽丝·莱辛(Doris Lessing)
    劳伦斯那种清晰流畅、从容不迫、强劲有力的笔调,一语中的随即适可而止,表明他心智不凡、洞幽烛微。
    ——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
    对抽象知识和纯粹心智的厌恶导致他成为某种神秘物质主义者。
    ——阿尔都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
    劳伦斯始终还是一个积极厌世的虚无主义者,这色彩原在他的无论哪一部小说里,都可以看得出来。
    ——郁达夫

目录

菊花的幽香  文美惠  译
牧师的女儿们  毕冰宾  译
普鲁士军官  文美惠  译
英格兰,我的英格兰  毕冰宾  译
马贩子的女儿  冯季庆  译
你触摸了我  邱益鸿  译
公主  毕冰宾  译
两只蓝鸟  邱益鸿  译
骑马出走的女人  冯季庆  译
太阳  邱益鸿  译
美妇人  冯季庆  译
逃跑的公鸡  毕冰宾  译
母女二人  毕冰宾  译
人生之梦  毕冰宾  译
狐  文美惠  译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牧师的女儿们
    毕冰宾  译
    一
    林德里先生是第一个来阿尔德克罗斯当牧师的人。这里的农舍仍像小村子初成时那样静卧于此。一到阳光明媚的礼拜天早晨,村民们就穿过街巷和田野去两三英里外的格雷米德教堂做礼拜。
    可是,随着这里的煤矿得到开采,大路两边建起了一排排简陋的房子,住进了一批新居民。他们算得上是残渣废品般的劳工中脱颖而出的精兵强将。新房建成,新矿工来了,这些乡民和农舍就被人遗忘了。
    为方便新来的矿民,得在阿尔德克罗斯建一座教堂。由于经费短缺,小教堂建得很没样子,像一只驼背的石头泥灰老鼠蜷卧在村舍与苹果园之间的田野上,离大路边的新房子远远的。西边角上的两座角塔楼,看上去就像老鼠的两只耳朵。这个样子显得心有余悸、怯生生的。为了掩饰新教堂的猥琐模样,人们在它周围种上了些宽叶常青藤。这样一来,小教堂就掩映在绿叶丛中,在田野中昏睡着。而四下里的一座座砖房却缓缓向它逼近,大有把它挤垮之势。其实它不用别人挤,它早已自暴自弃了。
    厄尼斯特·林德里牧师在二十七岁新婚不久就来主持这座教堂,这之前他在萨福克当副牧师。他只是个在剑桥读书并得了学位的普通青年而已。他妻子是剑桥郡一位教区长的女儿,是个自以为是的少妇。她父亲一年内把他的千元积蓄花得精光,一分钱也没给林德里太太。于是这一对新婚伉俪来到阿尔德克罗斯,靠大约一百二十镑的年薪维持一种优越的地位。
    这些粗犷鲁莽、怨气冲天的新矿工居民对他们夫妇并不热情。林德里先生习惯了农民的生活,他认为自己无可争议地属于上层或有身份的人。尽管他对名门望族毕恭毕敬,但他总归是他们的一员,而与黎民百姓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对此他深信不疑。
    他发现这里的矿工们并不接受这种安排。他们的生活用不着他,他们冷冷地这样告诉他。女人们只是说“他们忙着呢。”要么就说:“唉,你们来这儿干嘛呢?俺们又不信你那个教。”至于男人们,他只要不惹恼他们,他们就还算对他不错。他们对他的蔑视是通过嘻嘻哈哈的玩笑流露出来的,对这种成见他只能认了。
    最初的愤懑演变成默默的厌恶,最终这种情绪变成了对周围群氓们有意识的仇恨和对自己无意识的仇视,他不得不把自己的活动范围局限于几户农家。他不得不忍气吞声。他总是靠自己的职位来获得在人们中的地位,一点脾气没有。现在他一贫如洗,甚至在这个区里的庸俗商人眼中也没有社会地位了。他不想同他们友好交往,这是性情使然;可他又无力在他愿意获得承认的地方树立起自己的威望来。那就只能脸色苍白、孤独自怜地离群索居,混日子而已。
    最初他的妻子恼羞成怒。她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式来示威,骄横乡里。可她收入过于微薄了,应付商人的帐单令她穷相百出,若再装腔作势就只能招来大家一通冷言讥讽。(P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