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无止境的逃离

  • 定价: ¥55
  • ISBN:978755961026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47页
  • 作者:(土耳其)哈坎·甘...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无止境的逃离》是土耳其小说名家哈坎·甘迪2013年的作品,是土耳其当年的年度好书。小说以第一人称的叙事视角,追溯了生于混乱时局下的加萨悲惨扭曲、短暂无奈的一生。以这个小人物的一生为故事主线,折射出大环境的动荡,以及大环境下平常人物的苟且和无可奈何。作者文风大胆凛冽,小说文意直白而力透纸背,开放式结尾,虽然向着光明却令人唏嘘不已,整个故事不仅探讨了个人寻找归属和自我的永恒话题,同时反映出人性的正面和侧面。是一部视角独特,文字真挚、有思想深度和阅读快感,同时具有现实意义的外国文学作品。

内容提要

    哈坎·甘迪著的长篇小说《无止境的逃离》讲述了:
    “如果我的父亲不杀人,我就不会出生。”加萨生而为罪。他的父亲是人贩,他是人贩的帮凶。
    9岁,成为蛇头;10岁,背负第一条人命;11岁,便可以对生死别离无动于衷;12岁,一个叫库玛的幽灵住进他的脑海,再没离开;13岁,他就已经彻底地死了……亲眼目睹了太多生命在生存面前的沦落,他逐渐丧失了一个孩子、一个人应该有的情绪和情感。
    “我只用了五年就变成了可怕的怪物。我是我父亲、阿鲁兹、多铎尔和哈尔曼的总和。事实上,我比他们加起来还要恶劣。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只有14岁。”
    在加萨不足30年的人生里,绝望和希望将他来回抛掷。他心念逃离,可现实是一无形的绳子,将他牢牢捆缚。而过往慢慢变成一头猛兽,终日伺伏,时刻准备将他一口吞下。
    “是的,我从未想过自杀。只是,在某个时候,我能感觉自己距离自杀只有一步之遥。”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毫不畏惧、引人入胜的小说,它把难民危机等抽象概念扫走,让我们一头扎进这个世界的痛苦之中。在这个世界里,人类的生命会在地图上的线条上流血。
    ——《纽约时报》热销书作者,西达尔塔·德布
    这本书的重要价值在于,再现了难民逃离绝望境地的生存群像……在探索人性恶的方面,哈坎·甘迪的书写是复杂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式的。
    ——《纽约时报》
    这位惊艳的土耳其新生代小说家一出现,奥尔罕·帕慕克就可以让贤了。《无止境的逃离》取材于当今重要的世界难民问题,故事暗黑,叙说无情……触动人心,堪称新一代的《铁皮鼓》。
    ——《科克斯书评》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就不会出生。
    “在你出生的两年前……有艘船,名叫‘斯温科博’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它……船主拉西姆就是个狗娘养的……反正就是往船上装‘货’,至少有40人吧。其中一个病了。你真该看看那家伙是怎么咳嗽的!只剩下半口气了!大家都在猜他多大年纪,七十,兴许是八十……”
    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也就不会成为杀人凶手。
    “我甚至问过他,你这人还能派得上什么用场呢?逃跑,移居到别的地方?就算到了目的地又能怎么样呢?你愿意受尽眼下的折磨再死?唉……然后,拉西姆对我说,赶紧吧,回来的路上再闲聊也不迟。当时我还没买卡车,也没个营生……”
    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母亲也不会在生我时死去。
    “我偶尔会帮忙偷运移民。我逐渐摸清了其中的门道,还赚了点钱……我说好吧,那就这样吧。于是我们上了船,到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就快到希俄斯岛的时候,竟然遇上了暴风雨!‘斯温科博’号在劫难逃!我们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掉进了海里……”
    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永远也长不到九岁,和他一起坐在这张桌边。
    “我看看四周,人们散落在周围的水中,喊呀,叫呀,挣扎呀……这些人是从沙漠地区来的,全是旱鸭子!这一刻,你还能看到他们,下一刻,他们就不见了!像石头一样沉下去了,全部,无一幸免!都淹死了……然后,我看到了拉西姆,他的额头上全是血……他的脑袋肯定是撞到了船上……你真该看看当时的海浪,跟堵墙似的!巨浪打来,活像是要把你吞掉!接着拉西姆也不见了……”
    如果我父亲没杀人,也不会给我讲这个故事,我也不可能有命听。
    “我本打算游泳逃生,但我就想了,要往哪边游呢?今晚算是死定了!我拼命地挣扎……然而,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做到不让脑袋沉到水面之下。我一直浮浮沉沉……我说,阿哈德,你的末日到了。你完了,小命算是送到这里了……跟着,我忽然在两波大浪之间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顶端黑乎乎的……”
    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就永远也不必知道他杀了人。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病人……你知道的,就是我刚才和你说过的那个船主……他紧紧抓着一个救生圈……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游过去的,但我游到了他身边……我一把抓住救生圈,从他手里夺了过来……他愣愣地看着我……像这样伸出手……我使劲儿推了他一把……扼住他的喉咙……跟着,一个海浪打来,把他卷走了……”
    但是,我父亲真的杀了人,这一切真的发生过……
    那天晚上,我父亲慢慢地讲述了这个故事,时不时沉默片刻才会再次开口,而他的话仿佛与我们之间流动的空气融合在了一起。事实上,正是出于这个原因,父亲的故事才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记忆中。它在我的脑海里安了家,一次又一次地回放。或者说,它留在了我仅存的良知里……现在,我很想知道,如果我父亲没杀人,那我是不是根本就不会有父亲了。时光荏苒,越发证明了这一点……
    他再也没有说起过那次谋杀。他也不必这么做。你会向同一个人坦白同一项罪恶多少次?
    听一次已然足够。已经足以让你缓缓地从桌边站起,躺在床上,无法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睛……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在想: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要在现在讲起那件事?他是讲给我听,抑或只是讲给他自己听?或许对于他9岁大的儿子,这是他唯独可以传授的人生经验。或许这是他唯独拥有的重要信息,唯独真正的生活经验,即,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我还记得我在他的故事里总结了一个教训: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你是如何活下来的……人不应该谈起他们昔日的求生经历。我记得我哭了。人不应该谈起他们曾如何夺走其他人的性命。我只有9岁。我不可能知道的是……你首先得活下来,才能把如何活下来的故事讲给别人听……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想象父亲一把扼住那个老头的喉咙、用力推开他的情形。我觉得那个老头肯定和父亲一样也有喉结。我在心里问自己,父亲是否摸到了老头的喉结?那个喉结是否在他的手心里留下了印记?当他抚摸我的脸颊之际,我是否也能感觉到它?我记得接下来我睡着了。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