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出走的少女

  • 定价: ¥39.8
  • ISBN:9787569920802
  • 开 本:32开 平装
  • 作者:马叛//宫主冰
  • 立即节省:
  • 2018-05-01 第1版
  • 2018-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小城少女凡佳玮,自小走着被父母安排好的道路,为了父母眼中的好成绩,妥协了一切,可惜高考还是考砸了。在父母又一次想要安排她的人生之时,她选择了叛逃,去追求音乐梦想。她想要功成名就,想要混出名堂证明给父母看。她遭遇病痛,遭遇骚扰,遭遇穷苦,遭遇中伤,也遇到爱情。熬过了在异乡追梦的种种苦楚,站在了无数人渴望的高处,她是否也如愿获得父母的赞赏?
    请看畅销书作家、「ONE一个」《花火》《意林》高赞人气作者马叛(天涯蝴蝶浪子)的全新力作《出走的少女》,首次触碰“亲情”的痛点。

内容提要

    马叛、宫主冰著的长篇小说《出走的少女》讲述的是互不理解的两代人的故事。
    可能每个人在年少的时候,都会面对这样的难题——是听爸妈的话,还是听从自己的内心?故事里的人物,选择了一条相对勇敢、相对冒险,也相对不负责的路。如果你也曾叛逆过,轻狂过,那么或许能从主人公身上,看到你的影子。那个叛逆的,为了梦想铤而走险离家出走的姑娘,离你并不遥远。
    我也没有资格说哪一条路一定是对的,我只能说,不管做了什么样的选择,都不能回头,不能抱怨。人生是无数条道路组成的,无论哪一条路,坚持久了,都能走通。

媒体推荐

    从少女离家出走开始,到最后和父母和解。这本书最难得的地方,是写到了成长的无奈和不可控。追梦到最后实现了梦想的故事我们看过了,追梦到最后堕落了自我的故事我们也看过了,这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人在实现了梦想之后发现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平庸,并且接受了这种平庸,这是难得的,也是现实中不可避免的。
    ——甘世佳,编剧、填词人,代表作《爱情公寓3》《丑八怪》
    这本书的文字真实且抓人,故事里的角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自己以及自己身处的生活圈子。好的作品就应该引入深思,这本书做到了,且做得很好。
    ——毕夏,《花火》杂志约作家,作品《如果可以戒掉坚强》
    如作者所说,这本书讲述的是互不理解的两代人的故事。并不是不爱对方,只是爱用错了地方,就变成了伤害,变成了负担。叛逆过的少年或者少女,一定能从这本书里,读到自己。
    ——王若虚,「ONE一个」约作家,作品《追我女朋友的那家伙》《在逃》

目录

第一章  被父母玩弄于股掌的木偶
第二章  为自己活一次
第三章  不主动就改变不了现状
第四章  先解决生存问题再考虑生活质量
第五章  自尊心还是太强
第六章  不够强大的我还配不上爱情
第七章  不能辜负曾经对未来充满期待的我
第八章  只是想获得一点起码的尊重
第九章  或许只有强大才能获得公平
第十章  破罐子破摔吗
第十一章  过去就像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第十二章  终于看到了光
尾声
后记

前言

    别送我
    说再见吧
    故乡已在身后了
    你不要再想起我
    请别送我
    就当我是那云朵
    请别送我
    ——《乘风破浪》插曲
    在电影院看《乘风破浪》,看赛车手男生穿越回去和父亲和解,看得曾经叛逆的我泪流满面。
    现实中,一代人很难和上一代人和解,一旦间隙产生,就是伴随一生的痛。
    现实里也无法穿越,无法理解父辈的苦楚,父辈也不理解我们。
    这本书里,讲述的就是互不理解的两代人的故事。并不是不爱对方,只是爱用错了地方,就变成了伤害,变成了负担。
    早就想写一个关于亲情的故事,一直怕写不好,因为亲人之间关系太近了,很容易失去幻想空间,怕一不小心,就弄乱故事和现实的距离。但是看了《乘风破浪》之后,还是打算写一写,写的虽然也是亲情故事,讲的的却是另一种可能。如果你也曾叛逆过,轻狂过,那么或许能从主人公身上,看到你的影子。那个叛逆的,为了梦想铤而走险离家出走的姑娘,离你并不遥远。

后记

    这是我第一次与人合著一本书,过去我是很排斥与人共同创作的,我觉得写作这种私密的事情,在写完之前,都不方便给人看,因为你肯定会不断修改,直到达到你心中最好的那个样子。中途给人看,或者跟人讨论的话,一定会改变你最初的设想,甚至违背你的创作初衷。如果一直有人在我创作的时候跟我争论故事走向,那我估计写不了几千字就崩溃了。
    心态会发生变化,最初是因为去一个导演的工作室,参与了电视剧剧本的创作。变成了剧作家,我才发现,国内大部分的电视剧和网络剧以及电影剧本,都是由一群人完成的。完成的过程中每个人都需要不断地提出思路,不断地塑造人物,不断地被推翻和重建,最后达到所有人眼中的完美。
    虽然剧作家这条路我并没有坚持到最后,但毕竟参与了不同的创作模式,每天跟一群人讨论大纲,讨论人物,讨论故事走向,渐渐地我发现,这种创作方式,在小说上,也未尝不可以一试。
    小时候很多人都玩过故事接龙,一群人,每人讲一段,最后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故事的开始,故事的走向,一直到故事的结尾,常常让人目瞪口呆。
    为了不那么离谱,我觉得事先制定好大纲,设定好人物,需要补充的就只是小桥段小情节了。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就一直在寻找一个靠谱的合作对象,但一直没找到。因为和我思想一致的人,太少了。
    直到遇见了宫主冰。
    我退过两次学,一次从初中,一次从艺术学校;一次十四岁,一次十七岁。宫主冰也退过两次学,一次从“魔都”的高一,一次从加拿大的高一。我们都有一个固执的父亲,和一颗想证明给父母看的心。
    有着相似的经历,在阅读喜好上也不谋而合的我们,在讨论故事的时候,很少会有分歧。所以当宫主冰告诉我她打算写这样一个故事的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也许我能帮上忙。
    过去导演对我说,几个人一起写剧本,是为了避免一个人写太累。一部电视剧,有时候写写废废,要写上百万字,几个人一起的话,写起来轻松一些。
    然而实际操作的时候,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有时候不但没有变得轻松,反而会变得更累。毕竟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每个人生活背景、生活阅历都不一样,对同一个故事同一个人物,常常会有不同的理解和看法。
    所以共同创作的前提,是遇到那个合拍的,能够明白你心中所思所想,并且跟你想法一致的人,没有这个人,共同创作就是共同遭罪。
    有了这个人后,接下来做的事情就很轻松了。故事主题抛出来,两个人一起讨论,看人物是否成立,故事是否吸引人。讨论完毕,就执笔写。因为我是负责总体把控的人,所以讨论的时候,我的意见比较多;执笔的时候,则是宫主冰写得比较多。如果论功行赏的话,这个故事的完成,她无疑是头功。就像是上阵打仗,我虽然是运筹帷幄的军师,带兵上阵和敌人厮杀的却是她。 这是我第一次与人合著,可能也是最后一次。不管怎么说,还年轻的我们,因为有了这次合著,对创作的理解,都更深了一层。因为这本书的主题是亲情,写完这本书后,我们对亲情的理解,也和最初大不相同。 可能每个人在年少的时候,都会面对这样的难题——是听爸妈的话,还是听从自己的内心?过去我一直觉得听从自己的内心更重要,写完这本书后,我发现其实听爸妈话的人,也没有错。我也没有资格说我选的路一定是对的,我只能说,不管做了什么样的选择,都不能回头,不能抱怨,人生是无数条道路组成的,无论哪一条路,坚持久了,都能走通。 故事里的人物,选择了一条相对勇敢、相对冒险,也相对不负责的路。这种追求梦想,实现自我价值的路,未必适合每个人。但对于年轻的小伙伴来说,多一种选择,总比没选择好,起码走了这条路的我和宫主冰,都过得很快乐。 最后,希望有生之年,我可以把各种创作方式都尝试一遍,带给大家更多的、不一样的阅读体验。也希望有机会可以和宫主冰一起创作剧本,在共同创作这件事上,她永远是我的不二人选。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父亲把机票和护照放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正在贴吧里浏览G大的乐队招新帖子,与此同时耳机里正播放着汪峰的《勇敢的心》。一个高亢的男声此时此刻仿佛正耗尽了生命般嘶吼道:“这是飞一样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
    尽管我对汪峰的歌向来无感,但此时此刻他却难得地唱出了我的心声。我已经迫不及待地希望九月马上就来,希望下一秒就可以走出这座生活了十八年的闭塞小城,开始我全新的生活——一种再也不用活在他人的期待里,只需为自己、为音乐而活的生活。
    然而,当看到那张郑州飞往洛杉矶的机票的时候,我知道我所畅想的新生活再一次变成了天方夜谭。
    “那个……玮玮,我们已经帮你申请好了AM那边的大学。这是机票。”
    又是这样。父永远只会在背着我做了什么事的时候才会叫我“玮玮”,像是做贼心虚,语气里还会带着难能可贵的愧疚的意思。然而这愧疚也只是表象的,倘若他真的为我考虑过,就不会在我已经十八岁的时候还来这套“先斩后奏”的老把戏。
    真是受够了。
    “我不去。”
    坦白说,在讲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跳得很快,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我甚至把耳机的音量调到z大。可谁知下一秒头部就传来拖拽感,耳机掉到了地上,紧接而来的是父抬高了声量的警告:“我告诉你,凡佳玮,学费我都交了,SM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要不是你高考考上个烂学校,你以为老子愿意C这个心?”
    我是想反抗的。我渴望反抗。可是一看到父仿佛要吃人的眼神,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这么多年,面对父母的安排,我似乎早已养成了“顺从”的条件反射,“反抗”的本能已经不知道被我丢弃在了哪个落满了灰的角落里。我不想再面对这样蛮横的父母,更不愿意面对如此软弱的自己。
    此时此刻的我,只想逃离这里。
    捂着脸夺门而出,看到的却是再熟悉不过的景象,落魄、萧条,甚至肮脏——一座被人遗忘的中原小城。在小地方,z讲究的便是人情世故,所以每一个人都不得不认识每一个人。
    小区门口摆水果摊儿的是李家村的王大妈,她的老公是我爸爸的朋友的小学同学的哥哥,论起辈儿来,我应该叫声叔;还有街角开干洗店的,是我妈妈的姐姐的老公的爸爸的侄子,他们一家人是前年才搬来县城住的;再往北有个新开业的服装店,是我爸爸的手下的老婆的妹妹经营的,她比我大不了几岁,五官精巧十分漂亮,用我们这儿的话说就是她长得很“齐整”;往南……
    方圆十里之内,似乎走不了几步就会碰到一个所谓的老熟人,这让我就算“逃”出了家,也觉得四面楚歌,快要窒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交谈,走在路上的时候我都尽量低着头,要是不小心被人认了出来,我也当作没看见。幸好是雾霾天,多多少少模糊了一点我的脸。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