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侦探猫和幽灵狗/世界儿童文学精选

  • 定价: ¥22.8
  • ISBN:978753394930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页数:144页
  • 作者:(德)维兰德·弗罗...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维兰德·弗罗因德著的《侦探猫和幽灵狗》是德国亚马逊五星图书,荣获2015年国际童书大奖——白乌鸦奖。小说讲述了美丽的散库斯每年都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到此旅游,可是,今年夏天突然发生了一件怪事,在该岛的城堡里参观的三名游客被咬伤了……本书情节抓人,人物个性鲜明,文字风趣幽默,动物们合力破案、申张正义的描写画面感极强。

内容提要

    维兰德·弗罗因德著的《侦探猫和幽灵狗》讲述了在一个美丽小岛上,一只可怕的幽灵狗咬伤游客,引起了骚乱。岛上的侦探小猫迪丝和退休警犬安可联手破获了案件,揭开了幽灵狗背后的真相。小岛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

作者简介

    维兰德·弗罗因德,德国作家、批评家、记者。他的童书曾获德国巴伐利亚艺术促进奖。贝尔茨出版社新近出版了他写的三本书《乌龟特特尔的故事》《约纳斯·尼希茨难以置信的旅行》以及《黑色的红宝石》。

目录

1  不同寻常的夏天
2  小心,幽灵狗咬人!
3  侦查行动开始
4  一个幽灵出现了,还有一个
5  侦查行动扩大
6  一只可恶的猫!
7  在海滩上
8  糟糕,艾斯本·安可来了!
9  羊群与嫌疑犯
10  托福特重获自由!
11  孤军奋战(却又不是)
12  托福特出现又消失
13  在海上
14  在地窖里
15  散库斯的夏天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1不同寻常的夏天
    世界上最美的莫过于散库斯的夏天,每年五月起海水变蓝,一直到九月都阳光明媚。在其间不多的几个雨天里,老约翰每晚都会烧起壁炉,以驱除穆勒嘉农舍里透过黄色桁架墙钻进来的湿气。
    在这样的雨天里,托福特每每都会像一只甲虫般地仰卧在地上,并将几条短腿伸向空中。我则舒舒服服地爬到窗台上,待在那个有浅蓝色条纹的渔船模型旁边。渔船昼夜不停地在一只瓶子里驶来驶去。老约翰通常会坐在他那张破旧的沙发里喝茶。如果海风很大,我们就会听见浪涛拍打着巨大的岩石,在这些岩石上还残留着斯托堡的废墟。
    第二天早上照样又会阳光灿烂。夜里,风将云从海上吹散,吹到远远的陆地上。天气晴朗时,从岛上看陆地只是窄窄的一缕海岸线,那里聚满了人群。
    散库斯的夏天到来时,人们都会来到岛上。可以通过彩裙和被暴晒过的脸来确定他们是游客,然而我只须听见关车门的巨响就知道:他们来了。对我来说,关车门的声音,刺得我鼻子发痒的草丛,还有在农舍芦苇房顶上忙碌的马蜂,这些都是夏天到来的标志。
    那些车总是从最近的小城里斯克开过来。沿着狭窄的海岸,只有一条路可以来岛上。路的尽头有一个停车场,仅此一家,是一片已经被碾平的、铺满碎石的草地。停车场和其对面的穆勒嘉农舍都归老约翰所有。很久以前,当生活还比较无聊,我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时,或许有绵羊在草地上吃过草。但是现在老约翰阜已不再是农夫,而是停车场主人和收费员。他也不再坐在拖拉机上,而是待在小屋里。这座小屋里只有一个收费台、一把老约翰坐的椅子和一条给托福特准备的毯子。
    虽然我不太理解,但是托福特整个夏天每天都去上班。可能因为他像其他狗一样都始终热情高涨吧。他不停地摇着尾巴,只有一切合意,他才会真正高兴。每天早上,我都会看见老约翰和小托福特穿过穆勒嘉花园的门,踏过停车场上的碎石,然后走进停车场中央的小屋。在第一批车到来之前,他们已各就各位。
    托福特当然不会一直待在小屋里。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迈着小短腿围着车打转,凑到游客身边嗅一嗅,或者舔落在地上的冰激凌,要么就对着那些牵在绳上的、有教养的狗狂吠一通。这些狗都是从城里来的,身架普遍比托福特大一号。托福特是条小狗,用老约翰的话说,一把就可以抓住。他浑身长着白色的短毛,背上和脸上还分别有两处大的棕色的斑点,好像是谁泼了茶到他身上似的。
    我则每天傍晚才去停车场。这时太阳已西沉,穆勒嘉农舍也罩在阴凉里。我在草丛里伸个懒腰,趴在那个唯一的垃圾桶旁边,这个垃圾桶已经被托福特刨了几十次。等太阳落山以后,我就跳到一辆汽车顶上。铁皮做的车顶很温暖,我喜欢温暖。
    这样我们三个有时会结伴回家:老约翰拿着他那盛满硬币的收费盒;托福特已精疲力竭,至少像他想象的那样;还有我,一只自以为比谁都聪明的猫。
    我承认自己有时看不起托福特。让我生气的可能是他恰恰知道“咬人事件”。今年的夏天不同寻常,这一点我也早有察觉。但偏偏托福特知道其中原因(或者他自以为知道),单单这一点,就让我颇为恼怒。
    另外,我也确实听到一些风声。或者更确切一点,我其实没听到什么,但结果仍然一样:不再有大声关车门的声音(即使有,也很少);不再有穿着艳丽的人们(即使有,也明显很少);不再有舔着冰激凌爬城堡山的家庭;也不再有寻找斯托堡宝藏的孩子,他们往常都在断壁残垣之间的草地上蹦蹦跳跳。每一本旅游指南上都有关于这些宝物的介绍,但只有孩子们才相信这样的介绍。
    七月里,整个斯托堡显得庄重而安静,她孤独地伫立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老约翰在他的停车场小屋里徒劳地冥思苦想。一辆车也没有来,周围只有碎石。而我,对这一切都毫无兴趣。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