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孺子帝(2被放逐的帝王)

  • 定价: ¥42
  • ISBN:978755961645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387页
  • 作者:冰临神下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三位皇帝接连驾崩,一介黄口孺子被立为傀儡皇帝,内有太后垂帘,侧有兄弟虎视,外有权臣把政,他该如何生存,并夺回属于自己的权力?
    《孺子帝(2被放逐的帝王)》是历史权谋小说大神冰临神下继口碑作品《死人经》《拔魔》后全新力作,是一部讲透五千年朝堂智慧的现象级小说。作者凭借高超的讲故事能力,尤擅草蛇灰线、千里伏笔,斩获豆瓣8.7高分。

内容提要

    众妙四十一年七月晦,大楚天子驾崩,享寿五十八载,在位四十一年,谥号为武帝。
    一个月后,武帝入葬陵墓,新帝正式登基,定年号为“相和”。
    相和三年九月晦,年仅三十六岁的新帝驾崩,谥号为桓帝,留下孤儿寡母和草创的新朝廷。
    桓帝嫡太子时年十五岁,天命所归,登基继位。外有重臣辅佐,内有太后看护,年号功成。
    功成元年二月底,春风乍起,积雪未融,小皇帝忽染重疾,三日后的夜里,追随先帝而去,未留子嗣。
    三位皇帝接连驾崩,从来没人注意过的皇子韩孺子莫名其妙地继位,母亲地位卑贱,没有强势外戚,没有重臣辅佐,孤身入宫,身陷重重危险之中。
    太后不喜欢他,时刻想要再立一名更年幼、更听话的新皇帝;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喜欢他,认为他夺走了本属于自己的皇位;太监与宫女们也不喜欢他,觉得他不像真正的皇帝……孺子帝唯有自救。
    请看由冰临神下著的长篇历史小说《孺子帝(2被放逐的帝王)》。

作者简介

    冰临神下,起点大神级作者,代表作有《死人经》、《拔魔》、《孺子帝》、《大明妖孽》。冰临神下行文风格云波诡谲,笔下人物性格丰满生动,素有“文青”之称,作品大气开阔,具有相当高的文字水准和思想深度。

目录

第一章  匈奴人
第二章  真龙天子
第三章  金家的机会
第四章  箭无虚发
第五章  迎战
第六章  绝路
第七章  夺寨
第八章  要挟
第九章  及时雨
第十章  同吃住共甘苦
第十一章  大军
第十二章  最后一次机会
第十三章  大将军需要胜利
第十四章  行军
第十五章  残城
第十六章  初见匈奴人
第十七章  塞外的“芦苇”
第十八章  援军
第十九章  大军过河
第二十章  突然出现的匈奴人
第二十一章  敢死之士
第二十二章  守城之战
第二十三章  出城
第二十四章  各有计策
第二十五章  东海王的承诺
第二十六章  定计
第二十七章  众将夺印
第二十八章  遥远的西方
第二十九章  做决定的总是一个人
第三十章  良禽择木
第三十一章  皇帝就是大势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金垂朵没有射箭,对两个哥哥说:“就让我一个人动手?”
    两名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颤,已经不敢与妹妹争辩,晃晃手中的刀,走向四名勋贵子弟。
    七郎满面泪水:“金二哥,咱们同在羽林卫执戟,求您念在同僚之谊……”
    不说这话还好,一提起羽林卫,金二怒从心头起,咬牙道:“同僚?你跟那些欺负我的人才有同僚之谊!”
    七郎呆住了,努力回忆之前是否有过示好之举,结果一件也找不到,甚至连金二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对面的金二已经举起刀,就要砍下去。
    “住手!”这声音来得太及时了,再晚一会儿,七郎就会步柴韵的后尘。
    一名中年男子匆匆走来,金氏兄妹同时后退,叫了一声“父亲”。
    归义侯来到墙下,俯身查看柴韵,起身时已是满面怒容,冲着手持弓箭的女儿低声道:“孽障,你是要害死全家人吗?”又转向两个儿子,“你们也不看住她!”
    金大、金二低头不语,金垂朵却昂然道:“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了。父亲,准备出发回草原吧。”
    归义侯又急又气,原地转了一圈,对女儿说:“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都王子已经三天没信了,没有他的指引,咱们回草原不就是送死吗?你忘了,金家的祖先归降大楚……咱们连本族的话都不会说啊,去草原投靠谁?”
    “就算浪迹天涯,也比留在京城受人欺负强。父亲,难道你忘了那些人是怎么欺辱您和两个哥哥的?还有我,您的清白女儿,被他们胡乱编派,有谁当咱们金家是真正的列侯?别再犹豫了,父亲。都王子来,大家一块儿走,不来,咱们自己走,我瞧都王子也未必真是有胆识的人。”
    眼前确实已无路可走,可归义侯还是拿不定主意,到处看了一眼,’指着倦侯:“他怎么来了?”
    “和柴韵一路货色。”金垂朵轻蔑地说。
    “他不肯翻墙进来,和柴韵不像是同一种人。”金二辩道,只是没什么底气,妹妹一眼看过去,他立刻闭嘴。
    归义侯长叹一声:“大楚多难,金家只怕也无法幸免。我派人再去都王子那里打听一下消息,你们准备一下,天一亮就出城,然后……”归义侯再次打量倦侯,“把他送给崔太傅,或许能换来一点保护。”
    “崔家不可信。”金垂朵反对。
    归义侯气哼哼地道:“我的傻女儿,你想得太简单了,此去塞北千里迢迢,咱们一家人怎么可能走得到?”
    金垂朵低头小声道:“别带家眷,咱们骑马,很快就到了……”
    归义侯大怒:“胡说。难道连你们的母亲也不要了?她留在京城就是死路一条。快将这里收拾一下,别惊扰到外人。”
    归义侯匆匆离去,金垂朵一脸的不服气:“她才不是我的母亲……”然后对两个哥哥说,“父亲已经同意了,你们动手吧,只留昏君一个人就行了。”
    韩孺子觉得还是闭嘴的好,他现在想不出任何自救的计划,只能静观其变。
    其他四人可没法冷静,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张养浩望着归义侯的背影,大声道:“我知道都王子在哪儿!”
    归义侯转身回来:“你见过都王子?”
    张养浩这时候只想活命,什么都顾不得了:“都王子已经……已经死了。”
    归义侯一家大惊失色,两个哥哥扬起刀,金垂朵又一次拉开弓弦,张养浩急忙道:“不是我杀死的,不是我。”
    韩孺子猜出是怎么回事了,都王子就是匈奴质子,死后被抛尸在荒园里,此事果然与张养浩有关。
    “究竟怎么回事?都王子被谁杀死的?”金垂朵厉声问道。
    张养浩对这名少女最为恐惧,向后挪了挪,紧紧靠着墙壁,壮胆说道:“我说实话,你别杀我。”
    金垂朵抬起弓箭:“你不说实话,我现在就杀你。”
    归义侯上前拦下女儿的弓箭:“大楚是怎么对待我们这些人的,我不说你也清楚,金家只想重回故土,别无他求,你说实话,我将你们留在府中,早晚有人前来搭救。”
    金垂朵极度不满,忍了又忍,才没有反驳父亲。
    墙下四人磕头谢恩,张养浩战战兢兢地说:“都王子、都王子是被林坤山找人杀死的。”
    金家人全都一愣,不知道林坤山是谁,韩孺子却是一惊:“林坤山!”
    众人的目光看过来,归义侯犹豫一下,决定还是让张养浩说,于是道:“林坤山是什么人?”
    “林坤山是一名江湖术士。”
    “江湖术士和都王子有什么仇怨?你在撒谎。”金垂朵总是要威胁一下才肯放心。
    张养浩哭丧着脸:“我怎么敢撒谎?真是林坤山找人暗杀了都王子,他说大楚和匈奴在北疆对峙,一直小打小闹,需要一个理由展开大战。”
    “大楚和匈奴开战,对一名江湖术士有什么好处?”归义侯莫名其妙。
    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