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暗黑者

  • 定价: ¥49.9
  • ISBN:9787544380362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海南
  • 页数:312页
  • 作者:周浩晖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2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周浩晖著的《暗黑者》主要讲述了警探罗飞与高智商杀手Eumenides之间的一系列斗智斗勇,抓捕与反抓捕的故事。十八年前,一起离奇的爆炸案,罗飞的女友和好友死去。十八年后,爆炸案凶手再次现身网络,以Eumenides(复仇女神)为名发出死亡征集帖,由网民公投出他要杀死的对象。作为当事人的罗飞终于再次介入此案,与Eumenides展开激烈角逐,最后Eumenides入狱,正义战胜邪恶。

内容提要

    周浩晖著的《暗黑者》是一本侦探类的悬疑小说。
    要战胜毫无破绽的高智商杀手,你只有比他更疯狂!凡收到“死亡通知单”的人,都将按预告日期,被神秘杀手残忍杀害。即使受害人报警,警方以最大警力布下天罗地网,并对受害人进行贴身保护,神秘杀手照样能在重重埋伏之下,不费吹灰之力将对方手刃。所有的杀戮都在警方的眼皮底下发生,警方的每一次抓捕行动都以失败告终。而神秘杀手的真实身份却无人知晓,警方的每一次布局都在他的算计之内,这是一场智商的终极较量。看似完美无缺的作案手法,是否存在破解的蛛丝马迹?所有逃脱法律制裁的罪人,都将接受神秘杀手Eumenides的惩罚。而这个背弃了法律的男人,他绝不会让自己再接受法律的审判……

媒体推荐

    《暗黑者》将一个坚韧的、严厉打击犯罪的警察的故事,设置在一个你从未见过的中国的穷街恶巷。这是一个一流的犯罪阴谋的故事,就像是迈克尔·康纳利和乔.内斯波……但是,这一次的故事属于中国人。强烈推荐!    ,
    ——克里斯托弗·赖克,纽约时报畅销书《欺骗法则》作者

作者简介

    周浩晖,1977年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硕士毕业,著名推理悬疑小说作家。以“刑警罗飞”系列独步悬疑江湖,被称为“中国的东野圭吾”。
    2005年网络推理小说大赛,以罗飞为主角的首部长篇小说《凶画》获得第一名;此后又接连推出该系列的《鬼望坡》和《摄魂谷》,在网络及杂志发表时,受到读者的热烈追捧。2008年创作的“刑警罗飞系列”的《死亡通知单》三部曲,将罗飞塑造为华文推理小说中的经典神探。2012年《邪恶催眠师》三部曲以心理催眠师为题材再创悬疑经典。2014年,由《死亡通知单》改编的网剧《暗黑者》热播,受到广泛关注。
    被读者誉为最高智商的小说家,玩尽各种高分逻辑游戏。他的小说悬念迭起,完全颠覆读者想象,一旦拿起便无法放下。除了无法抗拒的阅读体验,周浩晖在故事之余,对人性的探讨、对刑侦破案的解读、对犯罪动机的思考,都入木三分。

目录

引  子
第一章  风雨欲来
第二章  十八年前的惨案
第三章  初次交锋
第四章  罗飞的秘密
第五章  割喉
第六章  两分钟的时差
第七章  死亡矿洞
第八章  疑云重重
第九章  茧破丝出
第十章  Eumenides的诞生
第十一章  最后的交锋
尾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风雨欲来
    二〇〇二年十月十九日下午,十五点四十分。
    A市是典型的温带季风性气候。一过中秋,寒意就浓了起来。这两天更是连绵阴雨,气温陡降。大街上,Ⅱ乎呼的风儿夹着细密的雨点往来肆虐,弥漫起一股阴冷的气氛。虽然是省城,虽然是周末,这样的气氛也足以大挫人们外出的热情,街面上人影稀寥,难觅平目的热闹与喧嚣。
    郑郝明从出租车上下来后,顾不上打伞,他快跑了几步,然后一头扎进了街口拐角处的极天网Ⅱ巴。在做这一连串动作的时候,他那略显臃肿的身体已远不如年轻时那般矫健和灵活——岁月在每个人身上都会刻上应有的痕迹,毫不留情。
    与街面上相比,网吧内人头攒动,倒是热闹了许多。由于周围有不少高校,所以极天网吧从来就不用为客源担心。那个胖胖的老板此时正站在收银台后面,守着丰厚的营业款,满面红光。看到郑郝明急匆匆地走过来,他略感诧异——这种场合是很少有年近半百的中年男子来光顾的。
    郑郝明的衣服湿漉漉的,头发也一绺一绺地纠结在了一起,这使他看起来多少有些落魄。
    多半是个来找孩子的家长吧?胖老板猜测道,同时暗自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应付对方。他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家长,自己徒劳奔波了半生却无所成就,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下一辈的身上,可是连自己的人生都把握不好,又怎么去把握其他人的呢?所以他们在家庭教育方面往往也是失败者。
    不理他就好了。胖老板很快打定了主意。从对方的年龄来判断,这个人的孩子应该已经成年了,这样便不会有什么大麻烦。
    那个中年男人却显得很心急,来不及喘上一口气,他已经把一个手包放在柜台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过来:“查一下这个地址,告诉我是哪台机器。”他的声音沙哑且疲惫。
    纸条上的网络地址确实是落在极天网Ⅱ巴的IP段内。胖老板淡淡地瞟了一眼,然后爱答不理地翻了翻眼皮:“你要干什么?”
    “少废话,快帮我去查!”中年男子忽然瞪起了眼睛,那目光竟如火灼一般烧人。这番气质变化来得过于强烈,也过于突然,不仅胖老板被吓了一跳,不远处年轻的女网管也被惊动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向这边看了过来。
    胖老板略回过了味儿,立刻感到尊严受到深深的伤害,正要发作反击时,那男子却又掏出一本证件拍在台子上,压低了声音喝道:“我是警察!”
    警察!这个其貌不扬的男子居然是个警察……胖老板一下子瘪了,他悻悻地咽了口唾沫,把那张纸条传给身旁的女孩:“小琳,帮他查一下。”
    女孩不敢怠慢,她右手举着纸条,左手五指翻飞将地址输入了搜索栏。很快显示器上便显出了结果。
    “第二排左边起第六台机器。”女孩脆生生地说道。
    “嗯。”郑郝明满意地点点头,向着女孩所说的位置张望了几眼,那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头发染成了暗红色。
    “他上了多长时间了?”郑郝明又问了一句。
    “从中午开始,快五个小时了。”
    郑郝明从手包里拿出一个数码相机,对着小伙子按下了快门。他一连拍了好几张照片,网吧内环境嘈杂,小伙子又沉醉在自己的网络世界中,对这一幕丝毫没有察觉。
    胖老板的目光在小伙子和郑郝明身上来回打着转,摸不清这里头的玄机。不过毫无疑问那个小伙子引来了警察,这样的麻烦人物以后便不能接待了,虽然他也算是本网吧的常客。
    郑郝明似乎感知到了胖老板的所想,他忽然转过头来吩咐了一句:“我马上就走……你不要惊动那个人,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胖老板无奈地点点头——那个警察已把他完全压在了下风。
    数码相机忽然“嘀”的一声,发出了提示音。它的主人查看了一下,却是储存器的容量已经满了。
    郑郝明轻轻地吁了口气,像是完成了某种任务一般,同时显出凝思般的神色。
    近半个月来,他的足迹遍布全城的网吧,已经对数十个目标对象拍了三百余张照片,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有意义。
    不管怎么样,去拜访一下那个人吧……十八年了,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记得我?郑郝明这么想着,迈步走出了网吧。他的离去就像他的到来一样突然。
    秋风蹿过,几点冷雨打在了他的脖颈上,冰凉的水滴与他心头的寒意相互呼应,使郑郝明禁不住打了个哆嗉。
    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吗?或者说,那一切根本就从未结束?
    晚八点十七分。
    当郑郝明费尽周折找到那个目的地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这里是一片低矮破旧的平房区,巷道狭窄,残缺不全的路灯闪着昏惨’惨的幽光,空气中则弥漫着一股令人很不舒服的霉湿气味。
    而仅仅百米之外就是省城繁华的商业街区。那里霓虹闪烁,人们聚集在各式酒楼、商场和夜店中,享受着灯红酒绿的夜生活。相比之下,郑郝明所处的位置完全成了被现代社会所遗忘的角落。
    阴雨仍未止歇,巷路上到处淌着肮脏的污水。中年警察却对此浑然不顾,他蹚着水径直走到一间矮屋的前面,核对了门牌号码之后,伸手在木门上轻轻地敲了两下。
    “谁呀?”干涩嘶哑的声音从屋中传了出来。说话者虽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发出的音量却有限得很。不过这声音偏偏又如此的刺耳,似乎直接磨在了郑郝明的耳膜上,令他的头皮一阵阵地发麻。略经思忖之后,他回答了一句:“我是警察。”
    一阵轻微的响动伴随着令人心悸的等待,随后小屋的木门往内打开了。借着屋中昏黄的灯光,郑郝明看到一个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虽然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但郑郝明脸部的肌肉还是不自觉地抽动了两下。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凄荒之地,眼前出现一个这样的“怪物”,不管是谁都会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Ⅱ巴?
    是的,这活脱脱便是一个“怪物”,他弓着背,光秃秃的脑袋上没有头发,只有一片片黑褐色的陈年伤疤。他的脸上也是坑坑洼洼的,像一团被踩烂的泥巴,从中找不出半块完好的肌肤;而他的五官则更加令人不敢卒睹:一双眼睛斜吊着,眼睑旁布着伤痕,鼻翼缺了大半个,暴露出黑黝黝的孔洞来,上嘴唇如兔子一般裂开了一道豁口,显出残缺不全的黑黄色牙齿。
    郑郝明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然后他叫出了那个“怪物”的名字:“黄少平。”
    名叫黄少平的恐怖怪人目光倏地一凛,他紧盯着对面的来客看了半响,然后颤着声音说道:“你是……郑警官?”他的声带应该是受到过极严重的损害,说话时带着残破的气音。
    郑郝明的眉头跳了一下,顿感意外:“没想到你还能认出我……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
    “我怎么能忘记?”黄少平咬着牙挤出了这句话语。那嘶哑的声音似乎长出了锯齿,一下下地落在郑郝明的心头上。
    “我也没有忘记,从来没有!”郑郝明的情绪受到了对方感染,他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所以我今天才来找你。”
    两个人,一个警察,一个怪物,他们在潇潇的雨夜中对视着。两个人的目光似乎比风雨更加寒冷,足要把夜色都;东住了一般。
    良久之后,那怪物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进来吧。”黄少平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向屋子深处走去,他艰难地拄着一副拐杖——原来他的双腿也是残疾不全的。
    郑郝明默默地跟在主人身后。在昏暗的灯光下,他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屋子不大,约有十多个平方米的面积。靠门口处隔出了一个小间,摆着炉灶和锅碗,想必便是厨房吧。再往里则是起居室,条件简陋得很: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唯一有点儿价值的就是一台21英寸的老式电视机。
    郑郝明感到一阵心酸,他可以想象黄少平是在怎样的一种艰难境地中熬过了这么多年。那种苦痛和寂寞该如何承受?
    ……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