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云中人

  • 定价: ¥48
  • ISBN:9787020132157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页数:372页
  • 作者:路内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本世纪初,三流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夏小凡即将毕业,却始终难以忘记大一那年与之发生一夜情的无名学姐,据说她被变态敲头狂杀死在黑暗的道路上,凶手已经伏法,迷题并未解开。
    数年后,敲头案再次出现,学校人心惶惶。美丽的学妹白晓薇被变态斜眼跟踪,不久即告失踪。她的风尘生涯, 她与夏小凡之间的往事,令后者无法报警,只能独自踏上寻找失踪者的路程。精神分裂的咖啡店招待、被铁锤打破颅骨停止发育的杂货店老板、因猫而死的求职女生,一个一个或陌生或熟悉的人相继离开这里,他仍旧在追凶的路上。
    这部阴郁而优美的小说,语言收放自如,情节诡异,各种事件之间坚固或脆弱的联系,扭曲出了一个“莫比乌斯环”,当人处于黑色的世界核心,你无法预知他的下一步……
    《云中人》由路内著。

内容提要

    《云中人》是路内一部带有推理色彩的校园悬疑小说,一个工学院学计算机的专科生夏小凡,在九十年代末的时代节点上,也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迷惘。小说从他的同乡好友小白失踪开始,夏小凡在追查小白的下落中,同时也经历着整个社会转型期的混乱无序和不可抑制的激进和繁荣,一如他们那没有前途的未来和始终荷尔蒙爆棚的颓废青春。小说写出了宿舍室友在毕业中的挣扎突围,也写出了学校周边咖啡店,网吧的更迭,以及旧居民楼的拆迁。在这些延宕的情节和人物中,贯穿始终的是一起又一起忽然而至的敲头案,学校里死了两个女生,而夏小凡自己也在暗夜里遭到跟踪,并遽然遭遇被害的女尸……,所有这些乱入麻的头绪,始终和小说中的社会和人物纠缠着,有条不紊地在小说中次第展开。小说越到后面越恐怖和荒诞,但也越到后面,我们也惊心地觉察到这其间的真实。这是这部小说另一个层面上的悬疑和惊悚。

作者简介

    路内,1973年生,现居上海。优秀的七零后小说家之一,曾获《智族GQ》年度人物之2012年度作家,近年只于《收获》《人民文学》连发六部长篇小说的七〇后作家。著有“追随三部曲”(《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天使坠落在哪里》),以及《云中人》《花街往事》。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非常想念她。
    秋天时,工厂被封了,说是要改造成创意园区。摇滚乐演出搬到了学校西边的铁道边,一个废弃仓库里,去那里得走上半个小时。有个女生夜里从现场回来,遇到了敲头杀手,用锤子敲了她的后脑勺,后面散场出来的人看见她横卧在街头,凶手早就跑到不知哪里去了。她也是工学院的校花,比我高两届,长得很美,听说一头长发像黑色的孔雀开屏,铺散在地上,血顺着路面上破碎的缝隙,慢慢流进阴沟里。
    长而又长的头发,人们描述着校花。我想到那个在看台后面的女孩。但愿不是,但愿她只是消失在漫长而又清醒的午后,像血管里的酒精一样释放掉,而不是死去。
    偶尔我会走到看台后面,在众多树杈之间寻找我的蝌蚪,那个被我抛向夜空的套子和无数个套子在一起。冰冷的天空将所有蝌蚪和所有时间冷藏起来,二十世纪的精子库,属于下个世纪的我在此为之默哀。
    时至二○○一年,我在工学院读到三年级,计算机专科,还有六个月就可以毕业。这一年万事太平,敲头党消失了,女孩也消失了,所思所想就是在浪潮般的新时代找一份工作。大专生像废纸一样论斤称,不管你什么专业的,送到外资工厂稍微培训一下直接上流水线,有点像二战时期的苏联前线。满世界都是为工作发狂的孩子,GDP的尾巴翘得那么高,如不能攀上那根阳线,则必然跌人万丈深渊。僵尸电影里也是这个套路.
    我也在找工作,计算机当然是热门专业,计算机是我们时代唯一的荣光,但我找到的实习工作却是在电脑城里给菜鸟用户装机杀毒,永无休止地干这个,像不像鞋匠7   不想做鞋匠。
    于是,在距离毕业还有半年之际,我又回到了学校,一部分同学已经消失了,一部分像一群嗡嗡乱飞的马蜂,我无事可干,是其中唯一发呆的那一个。
    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网吧里,在聊天室里面向各种各样的人打字,扮演着喝咖啡的孤独男子,或者是刚到T市流落街头的帅气民工,或者是百无聊赖的SoHo族,有时狂妄,有时哕唆,有时多情,有时又完全相反。总而言之,什么性格都可以沾点边,一个连我自己都不知何去何从的角色。
    毫无成就感,即使闭上眼睛做梦也是如此,我蜷缩在全世界最破的黑网吧里,位于学校附近新村一处六楼的民宅,一排几近淘汰的旧电脑,显示器都是十四吋球面的,硬盘发出嘎嘎的呻吟,键盘比鞋底还脏。一抬眼看到的都是些民工、高中生和社会青年。“不要沉溺于虚拟的互联网啊”,想起某个老师的教诲。是的,网瘾很可怕,当你从虚拟世界中抬起头来,打量着现实的世界,如我所描述的黑网吧,唯一的念头就是低下头去一一万恶的资本主义快来侵蚀我幼小的心灵吧!
    某一天头上的吊扇坨子忽然掉了下来,砸在显示器上。网络那一端,聊天室里的女孩正在问我什么时候可以见面,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堆冒烟的碎片,差点把我的眼睛给崩瞎了。我呆坐在原地,好久才反应过来。
    P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