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有你的二十四节气

  • 定价: ¥45
  • ISBN:9787550025851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30页
  • 作者:嘭嘭
  • 立即节省:
  • 2018-05-01 第1版
  • 2018-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春夏秋冬,二十四节气,二十四个少男少女,二十四个香港爱情故事。本书以“香港”+“节气”+“爱情”为主打,以独特的叙事方式和细腻的写作风格,来剖析人生百态,与众不同,深受读者欢迎。
    嘭嘭著的《有你的二十四节气》共有二十四个发生在香港的爱情小故事。浮沉世事中的男男女女,无论何种碰撞,都能擦出火花。他们在城市里相爱、分别、重逢、纠缠,经历立春、夏至、秋分、大雪,在不同的节气,上演着各自的悲欢喜乐,带给读者快乐或忧伤的不同情绪。

内容提要

    从春分到夏至,从太平山顶到兰桂坊,有的人如夏雾一场,倏然远去。
    从白露到冬至,从半山扶梯到重庆大厦,有些爱如霜花一簇,温热即化。
    从立春陪你到大寒,请相信,好的事情总会到来。
    嘭嘭著的《有你的二十四节气》是“二十四节气”系列的第一季,平台推广力过硬,粉丝基础坚实,并为深夜里流浪的人们传递温暖的故事,成为他们睡不着时的陪伴。
    从立春陪你到大寒,请相信,好的事情总会到来。《有你的二十四节气》采用独特的叙述方式,“香港”+“节气”+“爱情故事”为主打,来剖析人生百态。随书附含节气故事粤语音频,给你听不一样的“二十四节气”故事。

作者简介

    嘭嘭,商科女,求学香港,日常代码和量化。嗜辣,好饮酒,喜编程,不善交际与言辞,猛虎藏于心。

目录

立春 好的事情总会到来
雨水 让少年的感情淋一场雨
惊蛰 爱是赤诚相待
春分 连厕所里都是恋爱的味道
清明 三十岁了,一半在长大,一半在等你
谷雨 你从没来过我这里
立夏 两个人一起勇敢,才会有以后
小满 再等等,他们就会分手了
芒种 我很高兴,今生能够遇见你
夏至 放弃你,是不可能的事
小暑 我们见到一张床,才觉得有点慌
大暑 以为你会不同,但谁人都相同
立秋 余生请你多指教
处暑 你真的以为我们两清了
白露 一生之旅,有几多新伴侣
秋分 你走后,想起的都是最好的你
寒露 你也是感性动物吗
霜降 天凉了,你还有我
立冬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小雪 今天的天气,适合自作多情
大雪 想追他,就给他做料理好嘛
冬至 看你还不错,不如在一起吧
小寒 陪你一“被子”也行,陪你一辈子更好
大寒 这一年来,谁把你的心冻结
番外一 岁月长
番外二 骤雨将歇
后记一 江湖不见
后记二 不管是否登对,请你想爱便爱

后记

    不管是否登对,请你想爱便爱
    在我眼中,嘭嘭是个小女孩,她从来没有去过香港,却凭着想象写下港风十足的《立春》,原本浅尝辄止,不打算续写,最后被我生生逼出了二十四个香港爱情故事。
    不是每个人都有探讨爱情的能力,有的人只明白一两种,有的人却明白每一种。
    嘭嘭就是属于那个天生对情感话题有触觉的人,她的故事道听途说居多,剧情不算曲折完整,场景对话却真实得很。
    从《立春》里的那一场偶遇开始,她在《雨水》里写恋人的劈腿,在《惊蛰》里写姐弟恋,在《春分》里写少女怀春和追爱经历,在《清明》里写情侣受尽百般折磨之后的解脱,在《谷雨》里写单恋无果。她写《小满》里的备胎关系,写《芒种》里的真爱至死,写《夏至》里的异地恋,写《小暑》里的年轻人热恋期,之后又在《大暑》中谈论形而上的精神恋爱,在《立秋》中谈论家庭对婚姻观念的影响,在《处暑》中谈论爱情需要棋逢对手,在《白露》中提出女性不该委曲求全,在《秋分》中写夫妻情分的裂痕,在《寒露》中谈论中年婚姻危机的存在,在《霜降》中谈知己,在《立冬》中谈三角恋和多角恋。到了《小雪》就写和前任纠缠不清的故事,到了《大雪》就写记忆中的异国恋,总算在《冬至》突破暖昧的界限,给《大寒》安排一场忘年恋的话题。
    想来,嘭嘭在爱情上颇有建树,否则哪能够篇篇情感点都不同?想象一下,这个小女孩通过互联网与在香港念书的朋友聊天,与在香港长大的朋友聊天,听粤语歌、看港产片、谈恋爱,这一切搜罗信息的行为难道不是很可爱吗?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这是民间传颂的节令歌。2016年11月30日,《小雪》的故事刚刚结束,便听说了这个好消息——我们国家的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在国际气象界,它被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如此一来,将节气特色与人类爱情凑在一起,并且寻找人与自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又把港风元素安置其中的系列故事,不可不说是作者充满诗意的个人表达。诸如“冬至应食羊肉汤,应团聚”,所以她让故事的主角一个去了香港,一个孤零零在北京——有情人分隔两地,单身汉喜闻乐见。我等抱着嗑瓜子看戏的态度,打从一开始就认准男主角推拉手段一流,在她的笔下,男生让女生自己主动起来,再伺机而动,一举攻下,至于到故事的最后,人虽分散,心却意外团聚在了一起,很有趣。
    而读到《秋分》的最后两段,作者描述过去的那些秘密,形容每想起一次秘密都是在“扫心底的雪”,我喜欢这个比喻,它让暗涌的情绪一览无遗,无论韵之、秋平,还是这段不完美的婚姻、不懂事的年少,我都很希望结局停在那碗粥上。 读《寒露》时就很容易想起电影中的画面了,我记忆中,40岁女人的形象还停留在《20 30 40》里,张艾嘉在镜子前手握剃刀,一个中年女人就此打破家庭构建,离婚,开始新生活,这样的抉择非常残酷。再看寒露,这个中年女人的生活十分平庸,爱人又意外无趣,岁月多忘事,它本该活着活着就变得麻木起来,但在生命过半时对爱仍有追问,会纠结于你是不是爱我、你是不是真的爱我。一个四十岁女人的心脏其实和十九岁少女的一样,也是柔软的、脆弱的、需要保护的。 或许这些故事你读完又会是另一番感受,毕竟,你的感受才是这本书真正的意义。除了文本,我们请来粤语主播小黄泥,制作出了二十四节气电台节目。听的瞬间,极容易被带入香港,仿佛你已经在那居住许久,主角们都是你这一年在香港认识的好朋友,生动极了。他们有的懦弱,有的只是故事中的配角,很不起眼,却是各自人生的主角。 那些相似的男女心思,千回百转,历来如此。爱情之所以迷人,是在于转瞬即逝,同样转瞬即逝的还有闪电、流星雨、1994年以前的三峡、夜晚的昙花、断线风筝、你的孩子、只言片语…… 人生很可能百年都不到,道理很简单,这本书读完,请你想爱便爱。 StoryBook编辑/予望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让少年的感情淋一场雨
    Rain Water
    1
    在一座城市,至少要待上两年,才能逐渐摸清楚它的脉搏。
    你需要认识新的人、睡新的床铺、换新的工作、赶赴新的聚会、学习新的语言……不光是新的文法常识,还有新的粗口、新的语言习惯、新的口头禅,如同认识一个新的伴侣,不断同他争吵、和好,争吵、和好,然后磨合到棱角渐无。
    在香港的第三年,小雨准备离开。
    她在海港城的无印良品兼职,轮班休息时去荷里活的咖啡店打杂,周末在中环发传单。不需要技术的工作,随便干上两年,都能比新入职的正式职员做得好,更何况她又极善于跟人打交道。
    小雨高中没毕业就来了香港,粤语学得精熟。她肤色偏黑,容貌又有着南岭姑娘的小家子气,很容易被当成本地人。
    她有一个每周定期幽会一次的男友,叫阿明,还是个学生,地道的北京男生,浓眉大眼,身材挺拔,在H大念营销,这在香港并不是一个讨巧的专业。
    “有什么办法呢,我又喜欢香港,又喜欢营销。”阿明说。
    2
    阿明是她的第一个男友,严格来说,是第二个——在家乡时,家人曾为她安排过一门亲事,同那个男人见过几次面后,小雨便逃了。她的家乡潮市是个奇怪的地方,富有而平庸,现代而保守,像一个巨大的黑洞,能够同化所有现代化的科技新潮,纳入它原来的旧制度之中。她对阿明说,潮市被几个家族势力划分,每个家族都有族长,犯了道德错误都会被惩罚,阿明觉得不可思议。
    同阿明在一起是新奇的。
    他教她写数列,她念高中时怎么也学不会。枯燥乏味的数字在他笔下变成了规则严谨的队列,加减的美感更是妙不可言。他们整个晚上缩在他的小房子里看押井守、看大友克洋、看黑泽明而毫不倦怠。
    阿明对事物的理解有他自己的一套美学认知,仿佛任何事情都有它存在的美感。同他相处,就好像黑暗的夜晚秉烛穿行在密林,前方是否有归途尚不可知,但耳畔夜莺啼歌,确如人间天籁。
    这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门,阿明愉悦地拉她进入。
    而她,却不能为他开启任何大门。
    3
    少年人的感情往往不会是七年之痒,而是七月。
    拍拖到第七个月时,小雨在尖沙咀的钟楼看见阿明牵着另外一个女生,阿明的眼睛里有光,两人说说笑笑,似乎很开心。少男少女在拥挤的人群中紧紧牵着手,任人流如何湍急都不放手。
    她恍然间想起一句诗:
    你来人间一趟
    要去看看太阳
    要和心上人走在街上
    那一刻,她好像被太阳照得无处遁形,恨不得从人间消失,仿佛她才是那个多余的人。
    “小雨和阿明,多不对等啊!”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连数列的计算都要绞尽脑汁,他说的任何一个网上的笑话她都听不懂,更别说新的企业营销模式、市场细分、产品定位,甚至他口中简单的管理学理论,在她听来都是天方夜谭。
    “阿明啊,我们分手吧!”小雨逮着机会说。
    “好啊!”阿明没有一丝迟疑。
    4
    好聚好散。
    他们对坐在他们认识的地方——荷里活的咖啡店。
    阿明刚签了工作合同,看上去似乎很开心,“其实也很简单,无印良品的销售。”是小雨以前兼职的公司,她干得比正式职员都要好太多。
    “如此,那恭喜你呀。”小雨说。
    “能不能升职,还要看业绩啦,奈何我实在是喜欢无印良品,每个产品都有它自己特有的性格。”阿明笑着说。
    可能这就是她和阿明的区别,她工作、兼职,日夜马不停蹄,都只是为了谋生,而阿明是为了他自己开心。这样真好啊,一点棱角都没被磨去。
    “对了小雨,你为什么要来香港呀?”阿明问。
    小雨一怔,她确实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当时她才17岁,被家里逼着订婚,就慌慌张张随着黑船偷渡到了这里,用假身份证做各种各样的零活,在路上看见警车都会心跳慢半拍。她都快忘了,自己以前也是个喜欢安妮宝贝、黄碧云的文艺小女生,在学校也有自己偷偷喜欢的光芒夺目的男孩子。
    “高中看了香港的画报,想着就来了,一待就是三年。”想了想,还是决定骗他,可能这样任性而充满喜好气质的答案才是阿明喜欢的吧。
    “这样啊,真是很棒呢,不像我,还要考各种东西才能来。”阿明说。
    他们互相道了别。
    “再见。”阿明说。
    “还是再也不见了吧!”小雨笑着摆手。
    出了咖啡店时已是黄昏,香港的天空永远蒙着一层灰,太阳散发着苟延残喘的热。她看看自己的手,粗糙有力,是长久为生计所迫的手。如果当时没有逃出来,也许她会安逸地做某个店铺的老板娘吧?
    她突然想回家乡,同家乡的那个男人结婚。
    不知……还是否有回家的船在等她?
    P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