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问药(2)

  • 定价: ¥35
  • ISBN:978755002512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239页
  • 作者:苏盈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一个被迫成为“卖药人”的少年,一个神奇的会变出药物的魔方,一个又一个充满想象力的神怪之药,还有都市里形形色色的“患病”之人,以及他们内心拥有着的各种渴求与希望……在长篇小说《问药》中,作者苏盈以药物为引,以欲望为线,为我们构架了一个新颖独特的“药味世界”,用情节紧凑、可读性极强的故事,带领我们寻找内心深处的渴望与宁静。本书是其中的第2分册。

内容提要

    苏盈著的长篇小说《问药(2)》接续第一部的故事。少年荣光意外得到了一个神奇的魔方,开始遇到各种有着不同欲望的人。而他通过魔方向这些人提供各种不同的特制药物。服药之人的愿望或许能得到一时的满足,但他们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不同药性的灵丹妙药,形形色色的患病之人,以及他们内心拥有着的各种渴求与希望……这些求医问药的故事在生活中时常上演。同时,新的邪恶的卖药人出现,仙山“蓬莱”的故事进一步揭开它的帷幕。

作者简介

    苏盈,强迫症A型血与奔放射手座的超矛盾混合体,住在二次元里的猫奴,喜欢幻想,脑洞清奇。热爱冒险的天性使然,喜欢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类型的故事。无论到了多少岁,心里永远有一个喜欢用文字把心底的故事说出来的少女。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mukurooneone(ID:苏盈suiin)
    代表作:《问药》《胆小鬼侦探》《青梅引》等。

目录

第一章  山楂果
第二章  凝水石
第三章  蝎合花
第四章  菘子油
第五章  瑶草珠
第六章  萤之火
第七章  口中灯
第八章  结羽扇
第九章  山珍说
第十章  如蜜舌
第十一章  树之心
第十二章  恶人骨
第十三章  移魂灯
后记

后记

    感觉自己这半年一定是被不可思议的力量诅咒了,写《胆小鬼侦探2》结局篇的时候因为过敏倍感痛苦,写《问药2》的结局时再次得了重感冒,嗓子痛,每天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真心想要找卖药人要个止咳特效药,哪怕会后患无穷也不管不管啦。
    在结局篇快要收尾的时候,奶奶身体也出了一点儿状况,幸好最后还是好了起来,现在九十多岁的老人家精神还不错,满头白发里还长出了新的黑发,也总算是松了口气。真的是兵荒马乱的一个月,因此给编辑部添了很多麻烦,还好最后总算是拼了最后一口气赶上了。
    《问药》已经写到第二部了,在我最初的构思中,《问药》是一个三部完结的系列故事,一眨眼就已经进入尾声了。关于《移魂灯》,相信各位都能看出写的就是卖药人的过去,这是在第一部结局篇之前发生的事情,在这之后就是卖药人被带到岛上,遇到春景的故事了。
    而误打误撞的,荣光也作为旁观者参与进卖药人的过去中,而这大概是他最不想让人看到的事情。
    终于让阿蜜出场了,这是我最初就构思好的一个人物。“阿蜜”这个名字最初出现在第一部的《幽灵草》及《蓬莱梦》里,算是埋下的一个伏笔,这并不是卖药人的名字,但他宁愿不说出自己的名字也要荣光记住“阿蜜”。
    一个傻里傻气的小皇子,可他真的是个傻子吗?他到底是简单还是复杂?是幸福抑或不幸?然而摒弃一切,在我脑海里,阿蜜是个如杏花如蜜糖的少年,我很喜欢他。
    想写的东西太多了,但由于篇幅的原因,还有一些很想放进这次结局篇中的内容,最终还是割舍了。结尾的地方,其实我写过好几个版本,但最终还是觉得现在这样最好,虽然很遗憾还有想说的内容没办法一起呈现给大家,但关于卖药人的最后的谜团,还是和接下来的发展一起放到下一部,在最后的结局篇里一一揭晓吧!
    2017年是让我有种无时无刻都在赶稿的错觉的一年,也真的是有不断推翻已经写好的部分,心累得连话都不想说的时候,然而还是很庆幸自己能坚持下来。当发现《问药》不知不觉已经要迎来最终的结局时,心里并没有感到放松,而是感到十分不舍。
    对我来说,能够不断地写故事,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经常想,我已经做着这么幸福的事情,还与那么多支持我的人相遇、相识,得到那么多感言、那么多鼓励,真的是幸运得太过了吧!
    非常感谢你们,一直支持着《问药》的各位,敬请期待下一部,我会继续努力为你们献上更精彩的故事!
    PS:最终出版中由于某些原因删除了其中一篇,十分遗憾。其中涉及了一些主线内容,与上一篇《山珍说》是相连的,主要是讲荣光和秋茴的第一次见面,希望读者们多加体谅,实在抱歉。 苏盈 2018.01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涂小牧正在面临他人生最的感情危机,所以他跪在公寓走道上抱紧对方的大腿,声泪俱下地哀求着。要不是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奇葩,估计这一层的其他住户都要报警了。
    “不——君卿你不要离开我!你突然说要去别的城市是怎么回事?我不能没有你哇!”涂小牧真情流露,眼泪鼻涕全往人家裤腿上蹭,“不要抛弃我——君卿啊——”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是小情侣吵架闹分手,然而被涂小牧抱住腿强行挽留的却是个一米八几的高大青年,长得还挺帅。他瞪着涂小牧,又不能真的一脚踢飞他,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处境。
    “小牧,放开我。你自己一个人能做得很好的,并不需要我……”君卿好言相劝。
    “不行!如果不是你就不行!”涂小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君卿,我不想回到以前那种生活了,你是我的缪斯!你是我的幸运之神!是我的灵感之源!”
    君卿翻了翻白眼,涂小牧这家伙哪天不当绘本作家,倒是可以去试试当演员,演技如此出神入化,绝不愧对“人生如戏”这四个字。
    楼道里有小姑娘悄悄打开门,拿手机偷拍这一幕,君卿发现了,连忙拎起涂小牧回屋,关上大门谢绝一切八卦人士。
    “君卿,你是不是不走啦?”涂小牧八爪鱼般缠着他,仰起脸使劲儿地装可爱眨眼睛。涂小牧长得一看就是个阿宅,头发长了也不剪,扎个小马尾,要是长得好看还能说有颓废美,但在涂小牧身上那就只有颓废,没有美。
    “行了行了,你先放开我。”君卿无可奈何,涂小牧看起来干瘦干瘦,像一条炒过头的四季豆,但力气还是挺大的。
    但涂小牧以前可不这样,孱弱得风吹就倒。他作为一个人气绘本作者,工作强度还是挺大的,他同时在网络和杂志连载不同作品,每周要画20页的稿子,还有一个与知名小说家合作的改编工作,刚起步的时候他累倒过好几次,后来还是君卿逼着他报了个健身房,督促他锻炼,这才逐渐好起来。
    涂小牧扶了扶眼镜爬起来,严肃地说:“那就说好了啊!我这连载正要进行到关键处,我正愁不知道接下来剧情该怎么走呢,来,我们来聊聊。”涂小牧说着说着,有点儿垂头丧气,“说起来,你之前跟我提到过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子,我画着画着不知道怎么的就画不下去,白糟蹋你的一番好意……哎,我最近怎么老是这样呢?”
    涂小牧百思不得其解,他跟君卿的关系,倒是有点类似漫画家跟脚本的关系,君卿不是专业的脚本担当,但他总是偶尔能说起一些妙趣横生的提议,尽管非常模糊,但那就是灵感火花点亮的一瞬,涂小牧很多大受欢迎的作品,就是因此衍生的。
    君卿还是没有说话,他似乎还在迟疑什么。但涂小牧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用力拍了拍君卿的肩膀,笑道:“我们可是好搭档啊,没了你我真的不行。”他顿了顿,认认真真地说,“我最近状态不太好,稿子怎么画都不对劲,我真的很需要你。”
    他向来吊儿郎当的,所以当他认真的时候,也显得特别认真。
    君卿怔了怔,这才小声地说:“我是为了你好。”
    但涂小牧没有听到,一眨眼的工夫,他那认真的模样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蹦蹦跳跳地去打电话订披萨了。他问君卿想吃什么,君卿摇摇头说:“我什么都不想吃。”
    “这样不行的啊。我做主给你点个套餐吧,你身材已经够好了,不用减肥了。说起来,我们男子汉也不用跟女孩子似的在意体重啦,你长这么大一只,不吃饭不行的……”涂小牧说起话来唠叨个没完,君卿听着他的声音从客厅到厨房,又从厨房到书房,叽叽喳喳的,脑子一阵一阵犯晕。
    别看涂小牧这么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其实他最近一直深陷创作的瓶颈。
    涂小牧作为近年来备受推崇的绘本作家,他的作品风格多变,他可以画小孩子看了会咯咯笑的、像彩色棉花糖一样松软香甜的故事;也可以画笔锋犀利冷酷,让成年人无声流泪的现实童话;他的绘本能让少女萌动恋爱的心情,也能让少年燃起追逐梦想的热血。
    但最近,他的故事正在逐渐失去灵气,从公开的投票、读者的评论、还有编辑愈发严厉的修改建议都能看出来……而涂小牧尽管表现得没心没肺的,但从垃圾桶里堆得越来越高的废弃稿子,都能看出涂小牧的焦虑,君卿想起这件事,眉头愈发紧皱。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饿晕在我眼前,还真把我吓了一跳,哈哈哈。”涂小牧的声音从阳台飘过来。
    涂小牧不知道,那时候君卿是真的快要饿死了。君卿当然记得那一天,他鬼使神差地走进一家快餐店,涂小牧也在那里,抱着他那台快报废的手提电脑赶工。
    当时,涂小牧还没有正式成为专业的绘本画家,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插画家,接一些零零碎碎的工作过日子,收入很不稳定。那天他因为没钱交电费被停电,就跑到快餐店点了杯最宜的饮料,蹭空调坐上一天。他盯着电脑屏幕看太久了,觉得困,就摘了眼镜揉揉眼睛,不知不觉挨着墙睡着了。
    君卿不知道他是谁,他只知道从涂小牧的身上发出了“很好吃”的味道。
    人类想活下去还是挺简单的,有饭吃,不饿着,就能活下去。但他不一样,他不是人类,他是食梦兽,以人类的梦境为食。
    不幸的是,他是一只长期患有厌食症的食梦兽。
    而涂小牧,是他唯一可以接受的“食物”。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