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全宇宙至此剧终(Ⅱ)

  • 定价: ¥38
  • ISBN:978754048647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页数:283页
  • 作者:落落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全宇宙至此剧终(Ⅱ)》是落落,历时十一年创作,全宇宙至此剧终,完整版初度公开。盛大又细腻的文学笔触,揭幕青春下的虚影,还原细微中的触动。
    落落暌违七年的扛鼎之作,盛大又细腻的文字感触,揭穿青春下的虚影,还原细微中的触动。永远纯粹永远年轻。
    2007年,我们初次认识辛追、班霆、贝筱臣、裴七初;2018年,十一年后,我们重新找回当初的自己。辛追、班霆、贝筱臣、裴七初,那阵从年少时便由蝴蝶翅膀扇起的风,是如何将他们裹挟至此,又要带着他们奔向何方。

内容提要

    落落著的《全宇宙至此剧终(Ⅱ)》讲述了时间、命运、性格、人际、机缘……没有哪一个单独拿出来就能把人变得面目全非,然而它们混合在了一起,就在惊天动地或潜移默化之中,改变了未来的走向。
    辛追以为自己也可以拥有“幸福”这样的奢侈品了——现男友对自己温柔体贴、家里欠的债即将还清、怀孕期间受到了*周到的照顾,然而就是关于这个孩子的真相却在顷刻间摧毁了她的一切幻觉;同事的一桩意外事故让贝筱臣的人生观念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荡之中,他突然意识到,曾经轻飘飘地为辛追盖章“俗气”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而可笑;班霆陷入了一场与表妹小谊有关的家庭疑云中,直到*坏的猜测被印证,而他却在机缘巧合下,时隔六年,重遇辛追;裴七初相信自己的运气,一点一点地接近、一点一点地努力,终于与曾经喜欢、现在依旧喜欢的贝筱臣再次见面。
    至此,该相遇的人一一相遇,该进行下去的故事飞奔前行。他们的命运从未凝固,正前往全新而莫测的地方……

媒体推荐

    落落无疑是超乎了我的想象的,用青春小说来概括这部作品显得过于狭隘。落落在书中是掌控者,将青春化为一个更漫长而庞大的命题。我惊喜于落落利用“时间”这一天然的道具扩大了对于青春命题的书写,她构建出一个既梦幻又真实的书中宇宙,潜藏她的写作野心和她的成长与蜕变。落落在这部新作中表现出的写作实力和视野格局,将超越读者们的期待。
    ——郭敬明

作者简介

    落落,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人气作家,导演。作品拥有美好的少女情怀,以独特的文学方式改变着新生代文学的面貌,她创造了一个与当前流行的青春阅读迥异的艺术世界。由她主编的文艺生活杂志《文艺风象》也凭借着清新治愈的风格给人耳目一新的印象,打破了时下商业杂志的固有格局,开创出一片专属于文艺青年的美好天地。创刊至今,每一期杂志均在微博等网络平台引起热烈反响,并长期在网上书城的同类杂志销量排行榜中独占鳌头。

目录

Chapter.12 第十二章
Chapter.13 第十三章
Chapter.14 第十四章
Chapter.15 第十五章
Chapter.16 第十六章
Chapter.17 第十七章
Chapter.18 第十八章
Chapter.19 第十九章
Chapter.20 第二十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不然还能是谁”】
    几年前那次高中聚会结束后,裴七初在校友网上挂了整整一天,她不辞辛苦地把很多算不上好友的人添加为好友,然后一步步找到了贝筱臣的账号。果然没怎么用,头像还是系统自带的浅灰色块,转载过一条篮球队的消息,转载过一则有关老虎的冷知识,点赞过一个校友晒的婚纱照,点赞过另一个校友晒的婴儿照,他在下面回了一连串叹号。
    裴七初的坐姿一点点松塌下去,像块受潮的饼干,湿润的不是环境而是复现的回忆。她谈不上时刻挂念着校园生活,不过是那次聚会开启的大门,一旦打开后很难轻易合上,来自过往的空气在甬道里流动,形成强劲的风卷来。好吧,那就仔仔细细地重温,不偏不倚地复原,安之若素地保存。她恢复出的很多回忆里都有贝筱臣。他成了那个回忆里“无忧无虑”的象征,和她一起证明她雄赳赳气昂昂走过的广场、过道、楼梯都真实存在,都渗满了属于他们的奢侈和明亮。
    一个礼拜四的午后,学校组织去参观赛车场。几百号人扔进偌大的场地,再吵吵闹闹的嗓门都被匀得单薄。风很大,在场地上扬起威慑的沙子,女生们躲进室内的新闻中心。裴七初上完厕所回来,一屁股挨着同桌女生坐下来,接着顺势要搂肩,对方却受惊似的迅即站起,把裴七初的胳膊“咣”一声卸在凳子上。裴七初朝她看,同桌女生寡淡的脸上难得染出罕见的红晕,焦虑地想解释,但词不达意,“不是”后面接着“不是不是”,重重否定谁也不懂到底否定了什么。裴七初并没有尴尬,更谈不上生气,她反而倒向了别的重点:红晕的新妆里, 同桌女孩忽而美丽了许多。
    “辛追,我手洗过了嘛。”裴七初的笑里放了一个好大的台阶。
    “啊,不是……”辛追依旧拿不准该不该重新坐回来,完成之前被冷不丁的亲密吓退的后续交往。她自认为和同桌不熟。熟还是生,与时间的关联原来很浅,哪怕在先前的学校,辛追也谈不上有什么密友,大部分人和她的距离在主动或被动中拉开,含混但坚固。等换了新学校,她刚刚被指派到裴七初身边的课桌上,内心就很明白了一点,仅仅是两张桌子拼在一起的客观现象而已,绝不代表可以和对方熟络地聊天,亲昵地打闹。裴七初的好看是一条条列得明白的,头发,脖子,不畏缩的眼睛,四肢真修长啊,体育课上到最后人人都把外套脱下来系在腰上,裴七初伸个懒腰,人群里只有她一个人像脱颖的花蕊,集体的开放唯有靠她完成。毕竟用再低幼些的描述,裴七初在很多人口中和“蜜”啊、“糖”挂钩的比例太高了。和辛追截然相反。
    但辛追也很漂亮啊。
    裴七初歪一点脑袋,像观察到一个其貌不扬的蘑菇在雨后忽然变了颜色那样难掩诧异。辛追漂亮得静悄悄的,班上的男生女生忙着吃零食打电玩翻手机,哪愿意静下心去看一眼躲在伞盖下的转学生呢。明明辛追的漂亮在各个细节都被落实,只不过它们被包装成别的,包装成温和,包装成柔弱,包装成自卑,到处打了折扣,换了核心。
    但辛追还是很漂亮啊。
    裴七初脑海里再度冒出这个句子时,她给自己吹了一个稍带不悦的停哨声。
    干什么呢,怎么突然就上心了。班上漂亮的女生何止一两个,够伸出两手来清点了,豪华得让别班男生个个羡慕。对新同桌过度关注,才会把对方吓得弹那么老远吧,见过哪个猎手进森林时先大喊一声“hello”的?
    猎手?
    裴七初站起来,拉上辛追朝外逛去。大风还没停,旗帜在看台后方被吹出进军般的号角,音量高得朝四面八方宣战。裴七初看手表,离集合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样子。不远处有个人影大步流星地走来,近了,裴七初心口的枪倏地抬起,子弹是小熊软糖,粉红色的。她枪法不好,扣扳机时还让后坐力震得晃了下,所以那颗隐形的子弹擦着男生的肩膀飞过去,“扑通”在地上滚落了几圈,又让风吹得更远了吧。(P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