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

  • 定价: ¥46.8
  • ISBN:978750574321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418页
  • 作者:易术
  • 立即节省:
  • 2018-04-01 第1版
  • 2018-04-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实力派作家易术,全新长篇小说倾情上市!80后先锋派作家代表人物易术,著有《陶瓷娃娃》、《孔雀》、《字母的童话》、《再见萤火虫》、《我丢失了我的小男孩》和《蝴蝶飞不过沧海》等九部长篇小说,香港传奇作家李碧华,称赞其文字“饱沾爱情之毒”,写尽青春动人事。
    致我们一生仅有一次的青春,每个人都能从这个故事里看到自己。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再回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影视版权已售出。小说还未上市,影视版权已被国内知名媒体平台抢购,同名影视剧即将火热上映。
    易术著的《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经典双封,专色印刷,收藏品质,随书附赠精美书签。装帧精美,排版典雅,阅读体验极佳,值得收藏。

内容提要

    易术著的《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是许愿和柏千阳是大学最好的兄弟,两人同时爱上同级的女生苏暮雪,他们用各自的方式接近了她。大四时,苏暮雪不告而别,从此杳无音信。随后,这群意气风发的80后大学毕业生,怀揣着各自的梦想来到北京,那时他们年轻而坚定,未来充满无限可能。时代剧变下,他们走向不同的命运。十年后,许、柏二人已经成为事业上的竞争伙伴,苏暮雪带着当年的秘密,再次闯入他们的人生……

作者简介

    易术,出生于1982年1月15日,湖南人,现居北京。80后作家代表人物,曾出版《我丢失了我的小男孩》、《字母的童话》、《蝴蝶飞不过沧海》等十余部长篇小说,部分作品被介绍到韩国、日本、美国等国,于2007年宣布封笔。2013年复出文坛,推出自传新作《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目录

暮霭沉沉雪漫山
许愿的诗
不想过圣诞的圣诞老人
孤独者的无聊游戏
除夕夜的问候
少年们
狠角色夏舟
最佳替补
突然成了英雄
在雨中
生日快乐……吗
两个人不等于我们
上天可能眷顾自私的人
对着流星许愿的许愿
还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赶在日出之前拥抱我
不散伙的散伙饭
幽灵公主和阿西达卡
北漂一叶舟
分开旅行
停车暂借问
重逢是一种修辞
灿烂千阳
如果你爱她,把她送到北京去
好久不见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日不落
不说再见的人
尾声

前言

    赤子——我想和十八岁的自己谈谈
    1999年9月4日的晚上,十八岁的你坐在湖南师大5舍626的房间里,室友只来了两个,此刻他们应该已经睡着了。你一个人坐在桌前,手里转着一支水笔,窗外隐约可见麓山的轮廓,像只沉睡的巨兽卧在不远处,你有些害怕。这或许是你人生中第一次失眠,年少的你并不知道,长大以后,这样的失眠将是常态。你看着窗外的星空发呆,正想着如何度过这孤独的漫漫长夜。
    别着急,请等等,等我穿越这18年的时空,穿越层层星光与云朵,穿越北京西客站、东四环北路、橘子洲头、樟园、爱晚亭……抵达那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坐在你面前。
    然后,我想和你谈谈。
    我听说,时空穿越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无论我说什么,未来的你一定避不开即将遭遇的沮丧、挫折和伤痛,所以不要试图从我这里提前得到任何警示。尽管如此,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有三件事我依然要小心翼翼地叮嘱你。
    第一件事,是关于你爸妈的。
    今天下午,你赶走了他们俩,你总觉得大学新生报到就像一个成人礼,正式向世界宣告了你的长大,而他们在你的成人世界里似乎是多余的,所以你迫不及待地让他们回了常德老家。我现在还记得,那辆车开动了几秒钟,突然停下,你妈妈下了车,跑过来,又朝你手里塞了几百块,她总担心你的钱不够花,你却一脸嫌弃地催促着:“好了好了,你们快走吧!”你并不知道悔恨会来得那么快,我没说错吧?不知所措的你,想必已经知道了这个举动有多幼稚与混蛋,因为在这个晚上,你开始想家了。
    亲爱的少年,不是我说你,你真应该多留他们一会儿,一起吃个晚饭再让他们回去。你甚至可以要两瓶啤酒,你爸一定不会骂你,说不定他也挺想跟你喝一杯。不要小看这简简单单的一顿饭,两年后,他们会离婚,从你的二十岁开始,你们一家三口再也没有在一张桌上吃过饭了。很惊讶吗?听我说,不要去挽救什么,他们早就决定分开了,只是之前觉得你还没有长大。不过……别伤心,后来的你并不会像你以为的那么伤心。他们分开后,各自有了新的伴儿,从两个人疼你,变成了四个人疼你。多好啊,你没有失去任何人,他们会把对你的亏欠变成更多的爱。唯一的遗憾是,你曾经那个完整的家,并没有贯穿青春的始终,而你在家人面前的撒娇与任性,随着你的长大,慢慢变得有一些客气。逢年过节,在哪个家里过,变成你未来无法回避的矛盾。除此之外,爱你的依然爱你,没有任何差别,至少一直到你三十六岁,他们依然身体健康,以你为荣。
    那么我要说的是,接下来的两年,请多珍惜每一次你们三人的相聚,哪怕那顿饭全是爸爸的数落和妈妈的絮叨,也不要急着放下筷子。因为……可能太多年了吧,我已经忘记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吃饭的画面了,我原本以为那会是根植我心中的记忆,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我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画面再也不可能出现。很难过,也很无奈。
    现在跟你说这些,不是在责怪什么,这是你的命运,接受吧。
    说点儿有趣的吧,关于你的青春。你一定不知道青春是什么,这很正常,青春是一种美好而不自知的东西,你身在其中一定不会懂的。没到老的时候,谁会去惦念青春啊?
    十八岁的你多美好,春风扑面,日月同辉。尽管你步入大学后的第一个夜晚看起来有些孤单与漫长,但我得提醒你,其实这是你人生中最短暂的时光。这样的孤单还会延续一段时间,第一个学期,你很自闭,班上的同学议论起你都以为是个哑巴,你惆怅地以为大学四年都得这么形单影只地过了。放心吧,不会的,不久以后,一切都会被改变。
    但你一定要听我的,记住了,我现在要说第二件事——1999年圣诞节前一天,也就是三个月之后,你一定要去河东买礼物给家人,一定要!千万别一时犯懒把自己关在宿舍。因为这一天,你会遇见两个很重要的朋友,涛涛和童童,他们坐在5舍楼下,也计划着去河东逛街。你们会在这里相遇,他们会对你打招呼,然后你加入了他们的小队伍,从此改变你的人生——他们带着你走出桎梏,去参加辩论赛,让你勇敢地站在众人面前说话;去电台做主播,倾听人情冷暖,这会是你未来写作的重要素材;他们还带着你偷偷搬离宿舍,去校外租房子,认识粟智、认识黄瑾、认识一些将在你生命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人。他们俩的出现,像多米诺骨牌助推的那一下,总之,你会从那一天开始发现,原来大学生活是这么缤纷,而你从此不再觉得孤单。
    当然你们后来也会有矛盾、冲突、不堪,甚至到最后大家分崩离析,各安天涯。你们还会有一段仇视对方的日子,但也没有关系,时间会让你们放下所有的枷锁,你也会渐渐明白,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陪伴你走到最后。所以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后悔那一天走到5舍楼下。我知道,他们是我青春里的太阳。倘若再来一次,看见他们热情的招呼,我依然会选择坚定地走向他们。
    在你开学的第一天跟你说毕业,似乎是一件特别滑稽的事儿。但你曾以为永远不会到来的毕业散伙饭,一瞬间就到你面前了。
    亲爱的少年,我要跟你说的最后一件事,是一定要去北京、一定要去北京、一定要去北京!重要的话说三遍。毕业之后,你会听到很多声音,你也会犹豫,是不是留在湖南更惬意更舒适,毕竟去一个庞大又陌生的城市会让人胆怯,而在此之前也有各种关于北京的传闻——北风冰冷,竞争惨烈,很多人像一叶小舟,在浪涛里漂泊多年,最后也只能打包好行囊,回到老家这个最安全的地方,陪伴父母的老去。但你记住了,那些都是平庸的人,你不是,你是不平凡的那一个,你只有在这个城市才会变得强大,超乎想象地强大。
    现在的你一定无法想象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年少的你,脑中有限的素材拼凑不出自己未来的样子。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你会在这个城市出版你的作品,如你自小期待的那样,成为一个被一些人喜爱的作家,用你的文字温暖他们;你也会创办自己的公司,与你最好的朋友粟智一起尝遍个中辛酸;你会买车、买房,获得世俗眼中的成功;你甚至还会拍电影,成为一名导演,把文字变成迷人的影像,变成了更多人的期待。
    所以,你必须去北京。
    当然,你可能有过后悔的念头,因为你写的书,常常不被看好。为了销量,出版商们杜撰着各种营销的谎言,你被包装成一个取悦市场的商品,写作因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成为让你痛苦的事情。你害怕自己的文字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乱世被轻薄、被评论、被比较,于是你把自己关起来,不与任何人来往,经过漫长的思考,最后你会在2008年做出一个决定——无限期的终止写作。你偷偷隐匿起来,离群索居,渐渐被人们遗忘,如你所愿,终于又回到了一个不被人所知的纯粹的你。
    你误打误撞地开始创业,做了一家公司,有了不少员工。你不让任何人知道你曾是一名清高骄傲的作家,收起了那些可笑的自负。你开始写PPT去给甲方提案,鼓起勇气介绍你的项目,就像大学时你勇敢地站在辩论赛的讲台上一样,但你很痛苦,因为你并不想做这些,你也不知道,除此之外,还可以做什么。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既然开始了,就不得不如履薄冰地向前走,可每一步都那么疼。那段时间,你很讨厌周末,无比期待周一的来临,因为你认为到了工作日,正在洽谈的项目或许会有进展,新的项目或许会到来。摩羯座的你要面子,憋着一口气想要做好。我想如果“魔鬼的契约”真的存在,让你用活着的日子来交换公司的顺利平安,你一定会答应。可惜的是,你的努力并未得到尊重,你低估了创业者的卑微与艰难。那些年,你遭遇了各种挫败,被诋毁、被伤害、被背叛……你遍体鳞伤,却没有人懂你的疼痛。
    让我意外的是,你比我想象的更加乐观、豁达,你学会了用自己的方式疗愈伤口,云淡风轻地面对人们的不理解。你昂着头,一年一年地熬了下来。
    当然不会一直如此,命运总会给你馈赠。2013年,你会在网上遇到一个名叫红豆的读者,她从你的第一本书就开始喜欢你,多年来从未忘记,她带着你的旧作去了美国,她的信漂洋过海抵达你的手中,那封信记载了这些年你每一篇文字对她人生的影响。她问你,还写不写?你在那一瞬间意识到,文学的力量竟然这么绵长而强悍,于是你决定重新开始写作,带着你蛰伏多年后的巨大激情,带着你这些年的历练与勇敢,写出了更美好的文字。
    回归创作后的你,有了新的梦想——拍电影。这在很多人眼里,是多么滑稽的梦啊。在一片质疑声中,你破釜沉舟,放弃了公司,一点一点地去接近这个梦想,用能力去征服那些不相信你的人,最后依靠自己的力量抵达了目的地,从此你又多了一个备感光荣的身份——导演。你不再迷茫,写作、电影以及少数几个你深爱的人,将占据你未来全部的生活。
    我知道,说到这里,现在的你一定目瞪口呆,你不敢相信未来会发生的一切,但它真真正正地发生了啊!此刻,我很认真地告诉你,如果没有来北京,你一定不会收获这些。三十六岁的我,不止一次地庆幸,还好我选择了漂泊,尽管现在依然没有靠岸,但每一次航行都如此快乐,那么就这样无止境地漂下去吧!
    想要跟你说的话还有很多很多,可是,未来那么多惊喜与反转,是不可以剧透太多的,等待着你自己去感受、去拥抱吧,不然又何来生命的趣味呢?总之,接下来的十八年,你会过得很精彩,你会拥有一段意想不到的青春。你或许会忘记我今天说的话,没有关系,此刻能看到十八岁的你,依然如我记忆中那样安静地坐在626的桌前,我无比感动。
    如今我已三十六岁,当我意识到青春是什么的时候,它已经渐渐离我远去了。但幸运的是,回想起这些年的过往,心中无怨无悔,因为我曾经那么热烈而澎湃地活过。
    我接下来要出版的这本《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讲述的便是这十八年的故事。今天是你离开家的第一个夜晚,从明天开始,书里的故事就要发生了。我曾经写过很多很多关于青春的文字,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写青春,因为这是我最完整的一次记录,写完这本书,我知道是时候向青春道别了。我也明白,不能永远沉湎于回忆之中,十八年过去了,我要用一种更加笃定的姿态去迎接下一个十八年。我已经做好准备了,你呢?
    天快亮了,故事的序曲已经响起。
    亲爱的少年,我要走喽,早点睡吧。
    最后,谢谢你的笨拙与赤诚,让你跌跌撞撞地度过十八年,最后成为三十六岁的我。我很满意。
    易术
    2018.1.15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其实如果昂首挺胸,许愿还真是个俊朗明媚的男孩儿,但他永远低着头,不与任何人对视,假装什么都看不见,这样不想打招呼也不会得罪人了,他常常暗自为这点小聪明而骄傲。
    他来自临近的一座小城市,那里离长沙差不多有两小时车程,秋天也一样潮湿闷热,从家走到高中念的那所学校,也要经过一段像木兰路一样的小道。小道两边种了高大的香樟,茂密浓郁,秋天的时候也有落叶掉下来,厚实的一层,骑自行车碾过,—路听见噼里啪啦清脆的叶子粉碎的声音,那是属于少年时的幸福感。
    那时候,许愿并不是个孤独的人,放学时都有郑小苔跟他结伴而行。骑自行车在那条香樟小道上飞驰,他们的头发像柔软的蒲公英一样随着风飘动。她停下车回头,对身后的许愿说:“喂,跟上来啊,掉队了可没人等你哦。”
    郑小苔是他青梅竹马的同桌,许愿原本也没什么朋友,寡言少语,活泼的郑小苔主动跟他成为朋友,带他去机场滑冰,深夜偷偷溜出来去街边的卡拉OK唱歌,趁着午休的时光在学校后门的水塘钓鱼。甚至连选科时,许愿想读文科,爸爸想让他学理,犹豫不决时是郑小苔眉眼一横说:“我读文科,你看着办。”许愿这才鼓起勇气,瞒着爸爸填了文科。
    少年时的美好仿佛是不会失去的。那时两人心比天高,约好一起考去北京,两人的成绩永远是班上的第一、第二,到最后班主任害怕批评他们影响高考,甚至分别找两人谈话,要求他们千万不能在高考前分手。结果郑小苔家在高考前给她办了出国留学,手续办完后她就急匆匆地去了“日不落”,留下他茫然地扎在书堆中,独自一人奋战高考。
    1999年,在通信并不发达的年月,—个人一旦消失,简直可以做到让人寒冷彻骨。永远没有人接的座机号码,像个诅咒,“嘟嘟嘟”响着,仿佛在向你昭告一段关系的结束。原来失去—个人是那么容易,许愿第一次感受到人生的无可奈何。
    许愿在浑浑噩噩中迎来了高考,那一年的语文,作文考题是“假如记忆可以移植”。他咬着笔头,脑海里忽然全是郑小苔的模样,绑着高马尾,头一偏,认真地对他说:“喂,你不许记得我。”许愿不解地皱着眉问:“为什么?”她等了半天,才说:“因为我要出国了,以后天各一方,你把关于我的记忆都清空了吧。”说完这句话,她就那么定定地看着他。她的脸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见。等他回过神来,离交卷时间只剩十五分钟,他潦草地码了一堆文字,铃声响,卷子交上去。同学们扎堆咒骂这坑人的作文题,问许愿:“你作文那么好,你怎么写的啊?”许愿一愣,竟然忘了自己写的什么。
    反正是砸了,许愿叹了口气。
    他记得那天打电话查分数,那冰冷的人声从听筒里传来,他不相信。他反复拨打了五遍,还是那毫不留情的声音:总分——534分。他有些无奈,去北京是无望了。无所谓吧,既然郑小苔出国了,去不去北京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有些事,只有和有些人一起做才有意义。
    许愿的爸爸许志新曾小心翼翼地问过他:“要不要复读?再努力一年,搞不好能上个更好的大学。”
    许愿不是没有犹豫过,连老师也劝他复读,最后还是爸爸帮他做了决定。
    许志新说:“只有这么多分,也就别抱太高指望了。长沙也没什么不好,回家也方便。”
    这句话有点刺激到了他,尽管他也同意去长沙念大学,却非要倔强地回一句:“你当然希望我早点离开家,眼不见为净嘛。”
    许志新正要发火,许愿恹恹地回了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客厅的墙上挂着爸爸和罗素梅的结婚照,两人笑得甜蜜,像在嘲讽着这即将离开的尴尬的家。接下来,这个高考失利的男孩儿就像任何—个高中毕业生那样经历着煎熬的暑假。放榜,他考上了联大,不好也不坏,也算是个体面的大学,说出去不丢人。收到通知书后他便每天倒数着开学的日子。许愿自我疗愈的方式之一——把某个时间节点当作分水岭。比如开学第一天,那么之前所有的悲伤与伤痛,仿佛一笔勾销,我们重新开始,对命运在这~天之前给予的不堪既往不咎。
    一天天过着,终于到了开学这一天,爸爸和罗阿姨开车载他来到了长沙。他手忙脚乱地变成了联大中文系的学生。
    能读中文系,大概是他高考失利后唯一的安慰吧,他从小爱写作,初一就开始看《红与黑》,上作文课时永远是被老师点赞,读自己文章作为范文的那—个。能与一群文友吟风弄月地度过四年是他曾经的梦想。(P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