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经 济 > 财经管理 > 经济管理

在线(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精)

  • 定价: ¥59
  • ISBN:9787508686059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22页
  • 作者:王坚
  • 立即节省:
  • 2018-05-01 第2版
  • 2018-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王坚博士是极少数在早期就把互联网看得如此透彻的人。他对于互联网、数据、计算的理解和解读是透过浮躁的评论和评价,直击本质的。他更像是一个技术圈的哲人和预言者,为技术的突破,人类的未来勾画蓝图。在这本新版《在线(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精)》中,特别加入他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实践,你可以读到城市大脑、云栖小镇等一次次的进化过程。无论身处传统行业还是技术公司,这本书对你而言都有非凡的意义!

内容提要

  

    50多万年前的关键词是光明与黑暗,50多年前的关键词是数字和模拟,而今天的关键词是在线与离线。
    王坚著的《在线(数据改变商业本质+计算重塑经济未来)(精)》讲述了移动互联网是比传统互联网“在线”程度更深的互联网。对于真正成熟的互联网来说,手机只是诸多的在线设备之一,慢慢地,每一个设备都会变成互联网的终端。
    真正的竞争力,是把所有人都可能拥有的东西变成财富,让沙子变成硅。大家都把大数据当作金矿,想要掘金。但在主坚看来大数据的厉害之处是把沙子变成了硅。
    当计算变成一种公共服务时,所有人的创造力都会被激发出来。创造力是人类最稀缺的资源,同时也是人类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
    互联网成了基础设施,也是创新平台;数据成了生产资料,也是自然资源;计算成了公共服务,也是能源动力。这三者结合裂变的结果是新经济的出现,王坚把它称作计算经济,它是在线时代的经济。
    算法是计算经济的灵魂。如果说PageRank(网页排名)算法影响了互联网的过去,那么区块链算法可能会影响我们的未来。
    在线让我们看到了完整的世界,也遇上了全新的挑战。人类不会恐惧挑战,这源自人类的自信。
    面对在线世界,唯一的限制就是我们的想象力。无论如何,我们已经走在前所未有的技术创新之路上了。
    目的地见!

媒体推荐

    马云和王坚,都是我喜欢的聊天对象。跟马云聊天的收获是“原来可以这样看问题”,跟王坚聊天的收获是“未来可能真的会这样”。今天这些被我们视为理所当然的思考,在8年前,不论在哪里都会被视作奇谈怪论。王坚是最早洞察到这些问题的人之一,更巧的是他恰好遇到了马云。这不是偶然,是中国的活力、时代的活力带来的必然。
    ——李强  时任浙江省省长
    第一次见到王坚博士时,我震撼于他对互联网技术未来发展的理解,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一次在集团战略会议上听到博士谈未来数据时代,惊叹于他对数据技术的理解和执着,正因如此,阿里巴巴才有了如今的技术布局。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博士,今天阿里巴巴的技术可能会很不一样。
    ——马云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王坚博士将互联网定义为基础设施,将数据定义为世界的新财富,将计算视为一种公共服务,这对企业的经营者来说尤其有吸引力。当数据在未来的世界中扮演关键性的财富角色时,如何有效利用这一项新财富来塑造新的企业经营策略,是真正值得企业经营者思考的议题。
    ——郭台铭  鸿海/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
    10年前第一次见到王坚博士,他就兴致勃勃地向我阐述了云计算的远大前景。如今,他已成为阿里巴巴基础技术平台的先行者和实践家。他在书中不仅以自己独特的经历现身说法,对于未来更做出了大胆预测。我相信无论你从事何种行业,这一定是一本让你脑洞大开的精彩著作。
    ——蔡崇信  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
    “在线”的确是理解我们这个时代最关键的概念,但获得这样新的“常识”实际上非常困难。王坚博士结合自己多年的科研经验、这10年在最前沿的创新实践、广博的知识、深刻的思考,以及非常前瞻的判断,给了大家一把了解未来的钥匙,值得任何认真思考未来的人参考。
    ——曾鸣  阿里巴巴集团总参谋长
    不理解在线,就没有真懂互联网。王坚说,20多年前BM超级电脑——“深蓝”的运算能力仅仅相当于今天每个人手里的智能手机,却被少数几家公司垄断。而今天AphaGo的计算能力尽管提升了数万倍,却能够通过云计算提供给每一个人,计算能力被彻底解放给了每一个人。
    ——秦朔  人文财经观察家、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主任
    在乌镇的互联网大会上,听完王坚博士的演讲,觉得很精彩,于是给马云发短信说:“王坚是阿里巴巴的财富啊!”马云回复:“他是中国的财富。”说服马云之后,王坚还要说服人类。和大部分长于理论的未来学家不同,结合自己在阿里巴巴这家公司的职位,王坚不仅可以推敲未来,还有能力影响未来,这大概才是最大的“作弊”。
    ——阑夕  逐鹿网创始人、自媒体人

作者简介

    王坚,阿里巴巴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人称“博士”。2008年9月,加盟阿里巴巴集团担任首席架构师一职,负责集团技术架构以及基础技术平台建设。2009年9月,创建阿里云计算公司并任总裁,领导团队自主研发了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飞天”,建立了互联网规模的通用计算平台,完成了云计算公共服务的商业化。同年提出并主导了阿里巴巴集团“去IOE”战略。2010年8月开始,率领团队孵化并打造了YunOS,建立起了商业化的操作系统平台,用于手机、汽车、电视、手表和冰箱等智能设备。2012年9月,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前,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曾是杭州大学、浙江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系主任。

目录

推荐序一
推荐序二
推荐序三
作者序
1 时代的困惑错位和纠结
  互联网和数据的困惑
  云和计算的错位
  离线和在线的纠结
2 从数字到在线的进化
  在线是互联网的本能
  原子比特化,比特在线化
  地图、照片和音乐的进化
  在线是世界的新大陆
3 从信息导数据的进化
  数据比信息更有价值
  数据是战略资源
  望远镜、显微镜和雷达
  相信数据,是一种自信
4 从计算机到计算的进化
  计算,是一种新公共服务
  只有公共云,没有公有云和私有云
  “飞天”让计算成为公共服务
  云计算的化学反应
  “去IOE”是计算替代了计算机
5 互联网的进化
  移动互联网催生在线时代
  App很好,Web更好
  YunOS是操作系统的在线梦
  万物互联网上的新物种
6 追寻在线凌云梦
  计算的在线之梦
  传统和创新同行,大和小同台
  计算成为创新的能力
  数据成为世界新财富
7 从门洛公园到云栖小镇
  门洛公园,照亮全世界
  云栖初心,为了创新者而创
  云栖大会,为了无法计算的价值
  云栖小镇,创新与计算同行
8 互联网、数据和计算的聚变
  互联网成了基础设施,也是创新平台
  数据成了生产数据,也是自然资源
  计算成了公共服务,也是能源动力
  聚变产生的计算经济
9 从摩尔定律到在线定律
  火、新大陆和电
  在线定律
阳光下的阴影
10 人类的自信
  对别人的敬仰,对自己的自信
  城市大脑,下一个10年的登月计划
后记

前言

  

    沉淀下来的足迹
    《在线》出版后,我看到、听到许多读者的回馈,感受到本书引起了人们的进一步思考。这些读者有着不同的职业和教育背景,超出了我原来对读者群的预期。
    就在第1版出版两个月后的2016年12月,本书就被《南方都市报》评选为“2016年度十大好书”之一。尽管在朋友转给我评选结果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评选,但还是感谢这次评选对本书的评价,“《在线》是一位中国互联网工作者做出的独特、深刻、具有前瞻性的思考,它的价值远超互联网经济的范围”。
    2017年7月,媒体人秦朔在其朋友圈发了《不理解在线,就没有真懂互联网》一文,流传甚广。他在文中也谈到了“会上网的公司不等于在线的公司”,更表达了“世界就是那么大,那么多未知,探索永无止境,我们完全有条件做到过去做不到的事情”。
    引发更多的思考和探索,是任何一本书都应该追求的。同样,《南方都市报》评委对本书的态度让我非常感动,“在评价《在线》这本书时,我们决定抛开王坚的身份不管:不管他过去干过什么,也不管他现在在干什么,只看他的书传递的是怎样的观念”。
    我在各种不同场合将本书中的内容讲给不太了解中国,也不会讲中文的各国朋友听。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些带有浓重个人经历的故事并没有影响这些人对“在线”这一核心思想的理解。我深深感受到,书中表达的观点已不会受到我个人经历的影响。这让我有了把《在线》奉献给更多读者的念头。这次的全新修订版是这个努力的第一步。
    更让我敬佩的是《南方都市报》评选的初心,“我们认为,现今一个紧迫的课题,就是中国人能为世界贡献点什么精神产品”。
    独立思考互联网的未来,确实是本书的初心,也希望本书对此能有一点贡献。
    大学时我就读过王佐良先生的译作,很是崇拜。之后读了吴国盛先生送给我的《什么是科学》一书,也让我觉得自己离科学近了一些。所以《在线》与《王佐良全集》和吴国盛先生的《什么是科学》一起入选“十大好书”,对我来说是一个十足的意外。
    最后,再次感谢所有和我交流过的朋友,是你们让本书有了奇特的活力。这也是我为什么把许多朋友的文字直接保留在书中。我想告诉大家,这本书不是事后总结出来的,而是大家不同时间的足迹的沉淀。
    王坚  2017年8月于云栖小镇

后记

  

    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是我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接触互联网。我曾经读过很多有关互联网的书,但对互联网形成真正的认识还是在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之后。我想因为有了阿里巴巴等有影响力的公司,我们有了空前的实践经验。互联网会进化成什么样,中国应该有自己的独立思考。
    2013年11月,在飞往台北的飞机上,我顺手翻阅了11月25日的那期《时代周刊》,里面有杰弗里·克鲁杰(Jeffrey Kluger)的一篇文章——《发明的火花》(The Spark of Invention)。文章的内容谈不上有多精彩,但里面有两个观点还是很有意思的。一是提到历史上三个最重要的发明,分别是轮子、电和互联网:电和轮子本身都没什么用处,但没有电就不会有电视机、电冰箱、计算机等,轮子如果不是成为自行车、汽车、火车甚至飞机的一部分也没有单独存在的价值,互联网也是一样。二是调查发现全球84%的人认为今天是发明的最好时代。有传言称美国专利局局长查尔斯·迪尔(Charles H.Duell)曾在1899年说“能被发明的东西都已经被发明了”,并写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要求关闭专利局。这个传言从来没有被证实过,但是否从侧面反映了当时大众的心态?相比之下,今天的大众是自信还是盲目?如果我们认同有了电才有所有带电的发明,有了轮子才有后来所有带轮子的发明,我们就更应该相信刚刚到来的在线时代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发明。
    根据《周礼·冬官考工记》的描述:“车人为车,柯长三尺,博三寸,厚一寸有半,五分其长,以其一为之首。毂长半柯,其围一柯有半。辐长一柯有半,其博三寸,厚三之一。”从文中对轮子的要求,我们可以看出轮子对车的意义,它是车辆适应不同路况的重要基础。无独有偶,1975年在贵州省兴义市万屯镇出土的东汉铜制轺(双辕单马的小马车),也是轮大而车毂小,比较适合当时云贵之间的5尺道路。读到这些故事,我觉得“不要重新发明轮子”这句话,是否可以重新理解为:轮子为这个世界创造了更多发明的机会。同样,我们今天也不需要重新发明互联网,热闹的物联网、车联网等还是互联网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慢慢明白了移动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我曾经和人开玩笑说,谷歌能搜索的所谓互联网,只不过是新闻和出版物网站。在线世界比谷歌呈现给我们的要大得多。
    同样,你周围的人也会让你生活的世界变得更大。特别要提到的是,我的很多想法和观点,得益于与不同人的谈话和讨论。很幸运能碰上这些亦师亦友的好人。也要特别感谢潘越飞、李静怡、刘江、刘湘明、张宇婷、李佳师、郭雪梅、周国辉、徐俊、李倩、吴以四、吴磊、陈志刚等许多和我交谈过的朋友,他们的创造力和对互联网的憧憬让我的一些普通想法有了不同的视角,也感谢他们让我在本书中使用他们采访我的内容。 美国著名建筑学家路易斯·康(Louis Kahn)说过一句话:“这个世界永远不会需要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直到贝多芬创作了它。现在我们离开它无法生活。”进入在线时代,我们面临更多的未知,如果只有一件事是已知的话,那就是我们会创造出更多的、人们离开了它就无法生活的东西。 我们很幸运,生活在一个创造决定未来的时代。但创造能否决定未来取决于我们的信念和坚持,坚持相信的,相信坚持的。 王坚  2016年4月于云栖小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互联网和数据的困惑
    这些年,我遇到了三件看起来不同的事,不大不小,却很有意思,看似没有联系,相互却有关系,它们引发了我对互联网、数据和计算的认真思考。
    2013年5月12日,MTC(Mobile Talk Club,杭州移动互联网俱乐部)在杭州的云栖小镇组织了一场关于云计算的主题沙龙,音乐分享平台虾米网创始人王小玮聊了云音乐,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聊了云时代的产品设计,手机互联网站点短趣网创始人王强宇聊了云时代的创业。这些人都称得上互联网时代的“老兵”。我也借机聊了聊自己的一些看法。总的来讲,当时被移动互联网闹了一阵后,大家(包括我在内)都有相当的困惑。
    曾经是《钱江晚报》记者的潘越飞把我的分享以第一人称做了详细的梳理,以“王坚:云计算和大数据,你们都理解错了”为标题发到朋友圈中,文中涉及移动互联网和云的定位、对大数据的反思,以及对App(移动应用程序)创新的不看好。
    无人机是大数据的应用典型
    我热爱和平,但一讲到云计算和大数据,我想到的两个例子,都跟战争有关。
    一个例子是,《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一书作者去过阿富汗前线后认为西点军校应该重新办了。因为他发现一个连排级的军官,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指挥航母上的飞机,这在以前的战争年代是不会发生的,那时一个连排级军官能够动用的战争资源非常有限,而如今的连排级军官需要进行的训练和过去的军长师长是一样的。经常有人问,如果有一定的基础设施,我能不能改变世界。在以前,许多大事只有美国总统可以做;而今天,因为有了云计算,一个人可以做得比总统还多。另外一个例子是,有人说世界上把大数据用得最好的就是无人机。无人机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创新,以前的仗不是这么打的,但有了大数据之后就变了。
    云计算可以让你做以前不能做的事情,做到以前不能做到的规模。
    我们的客户才是最会使用数据的人
    阿里云最早成立时,我们说自己是数据分享第一平台,对于这个定位,我自己觉得还挺超前的。在早期讨论时,我们的关注点是数据,而不是信息,这是一个很关键的事情。只要一谈到数据,我们其实就把自己定位在平台上了。我们想象最会使用数据的人是我们的客户,而不是我们自己。
    今天,最成功的数据公司是谷歌。谷歌利用全世界每个人都可以获取的网络数据,依靠自己的处理能力,做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生意。在谷歌的初创时期,它拥有的数据别人也有,只是别人没有它的处理能力和思想。
    我们在定位自己时,一直坚持“数据就是数据”这个最基本的观点,但肯定有人比我们更聪明,会把数据做成重要的生意。
    今天的数据远远超过以前的网络数据,所以可以想象的生意更多,而且肯定可以比以前做得更大。
    以前没人知道数据在哪里,直到谷歌做出了搜索引擎。这在今天看来很简单,放在当初却很难,因为要把手中的资源做成一个挣钱的东西,当时没几个人想得清楚,否则微软、雅虎也就不会把搜索外包出去了。
    “大数据”这个名字叫错了
    我分享时说“大数据”这个名字叫错了,它没有反映出数据最本质的东西。
    其实大数据很早以前就有,只是那时的“大”还没有意义。世界上最大的数据估计和互联网一点关系都没有,最大的数据估计存在于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那里的对撞机中计算的数据可能人类一辈子都算不完。
    今天数据的意义并不在于有多“大”,真正有意思的是数据变得在线了,这恰恰是互联网的特点。所有东西都能在线这件事,远比“大”更能反映本质。如果快的打车使用的交通数据不在线,那它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今天的淘宝数据值钱,因为它是在线的。写在磁带和纸上的数据,作用是有限的。
    反过来讲,在线让数据的价值更容易体现。过去美国总统大选之前,需要做盖洛普调查,随机找2000个人做问卷,这样做出的预测也很准了。现在不用这样做了,只要在推特上分析每个人发的信息,就可以预测谁更有可能当选总统。盖洛普调查做完之后很难快速影响社会,不同的是,数据可以快速影响社会。就像打车软件,它对出租车司机的影响可能比对出租车公司更大,究其原因就是数据在线了。
    有时候,一些主营业务是石油、地质探察之类的公司来跟我讲它们的大数据,我不大确定这算不算大数据。它们的数据确实多,但是它们的数据若不在线,就没有意义。(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