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刺鲸(上下)

  • 定价: ¥59.8
  • ISBN:978755002849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598页
  • 作者:蟹总
  • 立即节省: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蟹总著的深情青春小说《刺鲸(上下)》,既有男女主温暖单纯的年少时光,又有分离后的深情追寻。穿插着复杂现实的人性、让人泪流满面的“世上最美丽的道别”,传达着一种这个世界既现实又温暖的哲思,有跨度,有深度,是人气作家蟹总最具期待的作品。
    人气作家蟹总,擅长现实题材的小说类型,文字风格精练,注重细节描写和人物之间感情张力的刻画,深受读者喜爱。
    本书文字温暖细腻,人物鲜活接地气,情节悬疑曲折有张力。透视爱情与亲情、人性与死亡,有跨度、有深度。既有男女主懵懂青涩的年少时光,纯真可贵,又有重逢后浪漫缠绵的宠溺爱情,是人气作家蟹总最具期待的作品。

内容提要

    年少相遇,久路是学生,驰见是文身师。他们淡漠、冷落、独立、坚强……
    人们都说,相似的人更适合相爱。
    久路:“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被命运打败的少年看到希望。”
    驰见:“你突然闯入我的世界,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生命里的光,我不懂三心二意,对你更不会。”
    逃避、谋杀、误解、心谜……
    青春无法承受之痛,无声告别。那时的他鲁莽冲动,她固执倔强。
    时光重逢,他在海岛开着小店,她在海滩做着救生员。他在找她,殊不知,她在等他。
    “我爱过的人,从来只有你。”
    “爱过?”
    她看他一眼,纠正道:“爱着。”
    八年相识,四年相思。
    锥刺骨,幻化鲸,路向暖,驰南寻。
    本书是长篇小说《刺鲸(上下)》,由蟹总著。

作者简介

    蟹总,80后巨蟹座女生,爱幻想,忠于爱情,喜欢写作跟画画。擅长创作现实题材小说作品,写作风格精练,注重细节描写和人物之间感情张力的刻画。
    已出版作品:《通往你的路》《0852》

目录

第一卷  刺骨,化鲸
  第一章·遇见鲸鱼
  第二章·心事全被你发现
  第三章·整个世界都在下雨
  第四章·你的名字
  第五章·暖暖
  第六章·冷冷
  第七章·需要酒精
  第八章·假面
  第九章·原来是引力
  第十章·你来了
  第十一章·风知道我们的事
  第十二章·问梦
  第十三章·寻路
  第十四章·归海
  第十五章·游弋
  第十六章·溯洄
  第十七章·搁浅
  第十八章·放生
第二卷  向暖,南寻
  第十九章·解忧便笺
  第二十章·等待一只鲸
  第二十一章·你没变,我也没变
  第二十二章·汐起
  第二十三章·追光
  第二十四章·那年吹口哨的少年
  第二十五章·你在记忆深处
  第二十六章·重爱
  第二十七章·鲸落
  第二十八章·你是我的晴天
  第二十九章·离江
  第三十章·恋·鲸
  番外一·无罪之罪
  番外二·我们的小世界
后记

后记

    终究违背了留个悬念的承诺。
    思来想去,还是太想弥补久路和驰见的遗憾,让他陪伴久路生产,也让她体验孩子成长这个过程。
    所以,驰沐雨出生了,一加一等于四,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完美的“好”。
    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更爱那个幼稚、腻乎、爱奓毛,却无比专情的驰见。
    有人说,久路配不上驰见,但不见得,当她决定为他生下小沐的那一刻,对他所有的感情,都包含在里面。沉闷、偏执、一意孤行是她的标签,但同时,她也是伟大的、强大的。
    何况,我觉得爱情之间并不存在“相配”之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无论是白月光、蚊子血,还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只要那个人愿意,何谈相配。恰恰,驰见就是那个人。
    分开四年是好事,假如没有对这份爱与恨的沉淀,两人最终未必会走到一起。
    当千帆过尽,终能放下仇怨,如果仍然相爱,那么,便没什么能再将他们分开。
    而文中的反派周克,说实话,对他恨不起来。
    这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十恶不赦的坏蛋,他原本可以拥有幸福,却被凭空而来的灾难毁掉一切。最爱的人惨死,这是谁的错?他又应该怎么做呢?
    大善大恶,无论是周克、后母江曼、马小也、莫可焱,还是趴在老母病床前、失声悔过的那个不孝子,都值得被同情,又不可原谅。
    《剌鲸》无疑是以往几篇小说中,最令我感动的一篇。
    最后一章写完时,我有些感慨,无论在文风、时间线,还是故事架构上,都是一个全新尝试,有不足,也感觉自己在成长。
    写文的时候,第一次全身心投入感情,时常把自己代入故事中的各种角色,所以整个篇幅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内容是含泪写完的,甚至几次哽咽到无法进行,其实这种感觉很难受,也很分裂。也许,其中感情只能传达一二,但于我而言,过程很深刻,意义已经变得不同。
    上卷的背景在一个小镇,故事多半发生在老人院里。孤寡老人可怜可悲,他们生命的全部是儿女,却不及自己在儿女们心中的二分之一。
    我听过太多不孝的传闻和故事,所以想通过驰见对外婆的孝顺,以及姜怀生和马莲等边缘人物的相反遭遇,让大家明白一个道理——
    不要让“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种悲哀成为现实。
    当你每每接到父母电话感到厌烦时,可曾想到,有一天,那个熟悉的号码,永远不会再打来。
    那将不是遗憾,而是悔恨。
    所以抱一抱父母吧,趁着还有机会,好好爱他们。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久路有时候挺害怕自己小小年纪就看透这一切。
    她房间里没开灯,窗户只留了一道缝隙,外面的哭叫喊闹声清晰地传进来,此时只有江曼和几名护工在,忙着安抚老人们。
    李久路在桌前静静坐了会儿,拉开抽屉。里面有许多星星纸,她抽出一条,手指捏着两端,在其中一端打个结,然后反复缠绕,用指甲掐出五个角。
    她把幸运星投掷到窗边的大玻璃瓶里,瓶子已经快堆满,各种颜色都有,大的大,小的小。形式上的东西,她没太走心。
    李久路随手捏了三五颗,窗外又一阵骚动。
    铁门从外面拉开,一辆轿车驶进来。
    周克下车,副驾的门也随着打开,里面走出民政局的陈瑞成。周克今晚约了他吃饭,得知消息时两人在一起,他便一同跟了来。
    终于见到能主事儿的人,死者家属一拥而上。
    久路目光发直,在那男人身上落了几秒,又转走。
    最后一颗幸运星捏得歪歪扭扭,她把它扔进瓶子,顺手关窗,将窗帘拉严,准备睡觉。
    这一晚睡得不踏实,半夜她突然惊醒,院子里一阵阵若有似无的尖叫声,仔细听,又好像没有。
    久路一时睡意全无,房间很暗,窗外的月光丝丝缕缕,她盯着对面的房门,房门是深色,经由周围白墙反衬,总感觉那是个方方正正的洞穴,黑得深不见底。
    恐惧袭来,让她很难入睡,在床上干躺了几分钟,她挺身起来,从床底拽出一个木箱。
    李久路没有开灯,借着月光,用干布细细擦拭里面的东西,半个小时以后,才重新上床。
    第二天上课时,大家都没精打采的,镇子不大,发生点什么事情很快被传开。
    见她进来,偌大的教室瞬间安静了,大声议论变成窃窃私语。
    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马小也桌旁坐了个男生,是两人的初中同学,叫梁旭。梁旭看见李久路眼睛一亮,低头不知嘀咕些什么,抬腿就往她那边去。
    马小也拉也没拉住,低声斥道:“你回来!”
    梁旭不仅嘴碎还是个自来熟,往久路桌边一坐,说:“久路啊,听说你家昨晚死人了?”
    他声音不高不低,却成功吊起了每个人的八卦心理,都有意无意地竖起耳朵来。
    刹那,班级里掉根针的声音都听得到。
    李久路十分窘迫,悄悄朝他的方向瞪一眼,没吭声。
    上初中时,她就特烦梁旭,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往她眼前凑,借橡皮、借纸巾、借钱从不主动还,就连她喝一半的水,他都抢过去直接往嘴边送。吊儿郎当,神经大条,分不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简直二得可以。
    当然,这些评价久路只搁在心里。
    她从书包里拿出课本,打开窗,让风吹进来。
    梁旭继续问:“听说昨晚警察都去了,死者家属要求尸检,说怕是被下的毒手,你说,一个老人,谁会害她啊?”他拉拉久路的马尾辫,身体又伏低一些,“还有的说你家闹鬼,该不会是……”
    李久路不吭声,拿眼神警告他。
    他咳了咳,又说:“那什么,我猜他们就想讹点儿钱,你说呢?”
    久路开始有些心烦了。
    梁旭说:“真让他们闹下去?你爸怎么说?”
    李久路皱起眉,说:“你别乱讲。”她声音终于提高一些。
    P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