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聊斋志异

  • 定价: ¥42
  • ISBN:978755941065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362页
  • 作者:(清)蒲松龄
  • 立即节省:
  • 2018-07-01 第1版
  • 2018-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蒲松龄著的《聊斋志异》是中国古典小说的珍品,具有独特思想风貌和艺术风貌,虽然里面多数小说是通过幻想的形式谈狐说鬼,但内容却深深地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之中。作为一部文言短篇小说,从清代到现在,它的光辉都不曾有所减少,足可见蒲松龄的学识才华,以及他对于社会的洞察和自己心灵流露与整个世人的有着共通之处,从而使得大众产生了共鸣。
    明清女鬼图鉴,数不尽的旖旎艳事,道不完的鬼狐传说,“由人说鬼事,以此喻人间”;
    《聊斋》一书可以看做明清女鬼图鉴,蒲松龄在书中塑造了形形色色立体饱满的女鬼形象,这里面有知恩图报的侠女,有清淡如菊的辛十四娘,有睚眦必报的婴宁……这些女子,或婉约或豪爽,都代表了明清社会上形形色色的女子形象,除此之外,聊斋还有关于当时社会制度的一些探讨,《续黄粱》对追名逐利的人进行讽刺,《仙人岛》有对逞口舌之快的人的批判,蒲松龄看似在写鬼物,其实都在说人间的事情。
    《口技》《狼》《聂小倩》《画皮》等脍炙人口的经典之作均收录于内,译注翔实,通俗易懂。
    全书共1000多个注释,解释生僻字词,简评文章,随文掌握注释,扫清阅读障碍。

内容提要

    蒲松龄著的《聊斋志异》是我国清初的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或讲民间的民俗民习、奇谈异闻、或讲世间万物的奇异变幻、题材极为广泛。作者蒲松龄一生科甲不利、生活清贫,对于当时的社会有着深刻的认识。他创作的无数个看似荒诞的故事及艺术形象,有对社会的批判,也寄托了自己的孤愤心情。此书历来被视为小说中的翘楚之作。

媒体推荐

    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郭沫若
    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老舍
    用传奇法,而以志怪。
    ——鲁迅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年6月5日—1715年2月25日),字留仙,又字剑臣,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淄川(今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城外蒲家庄人。清代著名的小说家、文学家。
    他出身没落地主家庭,连续四次参加举人考试而全部落榜。直到72岁赴青州补为岁贡生。

目录

耳中人
尸变
画壁
捉狐
画皮
续黄粱
王六郎
龁石
陆判
婴宁
聂小倩
义鼠
张老相公
水莽草
耿十八
珠儿
侠女
莲香
阿宝
口技
苏仙
阎罗
白于玉
青梅
田七郎
柳秀才
水灾
雨钱
辛十四娘
蹇偿债
酒狂
小人
鸦头
花姑子
武孝廉
阎王
伍秋月
莲花公主
龙肉
绛妃
颜氏
小谢
菱角
巩仙
梅女
仙人岛
阿绣
男生子
张鸿渐
农妇
鸟语
真生
三生
黄英
齐天大圣
竹青
乩仙
纫针
胭脂
葛巾
狼三则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续黄粱
    福建曾孝廉,高捷南宫时,与二三新贵遨游郊郭。偶闻毗卢禅院寓一星者,因并骑往诣问卜。入,揖而坐。星者见其意气,稍佞谀之。曾摇箑微笑,便问:“有蟒玉分否?”星者正容,许二十年太平宰相。曾大悦,气益高。值小雨,乃与游侣避雨僧舍。舍中一老僧,深目高鼻,坐蒲团上,偃蹇不为礼。众一举手,登榻自话,群以宰相相贺。曾心气殊高,指同游曰:“某为宰相时,推张年丈作南抚,家中表为参、游,我家老苍头亦得小千把,于愿足矣。”一座大笑。俄闻门外雨益倾注,曾倦伏榻间。
    忽见有二中使,赍天子手诏,召曾太师决国计。曾得意,疾趋入朝。天子前席,温语良久。命三品以下,听其黜陟;即赐蟒玉、名马。曾被服稽拜以出。入家,则非旧所居第,绘栋雕榱,穷极壮丽,自亦不解何以遽至于此。然捻髯微呼,则应诺雷动。俄而公卿赠海物,伛偻足恭者,叠出其门。六卿来,倒屣而迎;侍郎辈,揖与语;下此者,颔之而已。晋抚馈女乐十人,皆是好女子,其尤者为嫋嫋,为仙仙,二人尤蒙宠顾。科头休沐,日事声歌。一日,念微时尝得邑绅王子良周济,我今置身青云,渠尚磋跎仕路,何不一引手?早旦一疏,荐为谏议,即奉俞旨,立行擢用。又念郭太仆曾睚眦我,即传吕给谏及侍御陈昌等,授以意旨。越日,弹章交至,奉旨削职以去。恩怨了了,颇快心意。偶出郊衢,醉人适触卤簿,即遣人缚付京尹,立毙杖下。接第连阡者,皆畏势献沃产,自此富可埒国。无何,而嫋嫋、仙仙以次殂谢,朝夕遐想。忽忆曩年见东家女绝美,每思购充媵御,辄以绵薄违宿愿,今日幸可适志。乃使干仆数辈,强纳赀于其家。俄顷,藤舆舁至,则较昔之望见时尤艳绝也。自顾生平,于愿斯足。
    又逾年,朝士窃窃,似有腹非之者;然各为立仗马,曾亦高情盛气,不以置怀。有龙图学士包上疏,其略曰:“窃以曾某,原一饮赌无赖,市井小人。一言之合,荣膺圣眷;父紫儿朱,恩宠为极。不思捐躯摩顶以报万一,反恣胸臆,擅作威福。可死之罪,擢发难数!朝廷名器,居为奇货,量缺肥瘠,为价重轻。因而公卿将士,尽奔走于门下,估计夤缘,俨如负贩,仰息望尘,不可算数。或有杰士贤臣,不肯阿附,轻则置之闲散。重则褫以编氓。甚且一臂不袒,辄迕鹿马之奸;片语方干,远窜豺狼之地。朝士为之寒心,朝廷因而孤立。又且平民膏腴,任肆蚕食;良家女子,强委禽妆。沴气冤氛,暗无天日!奴仆一到,则守、令承颜;书函一投,则司、院枉法。或有厮养之儿,瓜葛之亲,出则乘传,风行雷动。地方之供给稍迟,马上之鞭挞立至。荼毒人民,奴隶官府。扈从所临,野无青草。而某方炎炎赫赫,怙宠无悔。召对方承于阙下,萋菲辄进于君前;委蛇才退于自公,声歌已起于后苑。声色狗马,昼夜荒淫;国计民生,罔存念虑。世上宁有此宰相乎!内外骇讹,人情汹汹。若不急加斧锧之诛,势必酿成操、莽之祸。臣夙夜祗惧,不敢宁处,冒死列款,仰达宸听。伏祈断奸佞之头,籍贪冒之产,上回天怒,下快舆情。如果臣言虚谬,刀锯鼎镬,即加臣身。”云云。疏上,曾闻之,气魄悚骇,如饮冰水。幸而皇上优容,留中不发。又继而科、道、九卿,交章劾奏,即昔之拜门墙、称假父者,亦反颜相向。奉旨籍家,充云南军。子任平阳太守,已差员前往提问。(P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