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春秋判

  • 定价: ¥32.8
  • ISBN:9787549256945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
  • 页数:264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叶无酒原著、杨片片改编的《春秋判》是一部女子励志推理小说,是橙光经典权谋推理作品,聚集了64万人气。不少玩家二刷三刷才理解全部剧情,可谓橙光烧脑的推理作品。女主人公苏箧衣在父亲的有意安排下从小女扮男装在书院学习,窃官银、佳人误、飨盛宴、锦屏风,四件案件相互关联,在曲折复杂的案件中揭示人物关系和朝堂局势。人设鲜活饱满,主角和配角都有曲折的经历和饱满的个性,甚至上一辈的故事也引人猜想,在主线故事之外给读者更多回味。

内容提要

    叶无酒原著、杨片片改编的言情小说《春秋判》讲述了:
    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志。苏箧衣自小女扮男装在云中书院学习,立志当官断案,惩恶扬善。郡王叶濯和御史孟愈至云中赈灾,官银失窃,苏父牵连入狱。苏箧衣破案救父崭露头角,得举荐随孟愈去国子监读书,自此逐步走入帝王家的棋局。
    妃子身亡,科举闹鬼,杀人盛宴……一件件离奇案件接连发生,真相一步步揭开,人心一点点显露……

目录

第一案  窃官银
  第一章  钦差各百中,风波乍起
  第二章  陆庆死,官银失
  第三章  初查案,谜云重重
  第四章  真凶当如是,锋芒毕露
第二案  佳人误
  第一章  临行发病,孱弱郡王
  第二章  入越州,再起波澜
  第三章  登瀛楼遇故人,云以游邀夜谈
  第四章  方探案,四面埋伏
  第五章  线索易得,真相难寻
  第六章  皇家秘闻,听者心惊
  第七章  “偶遇”八卦,再闻秘辛
  第八章  真凶自首,案不成案
  第九章  蔽芾甘棠,召伯所茇
第三案  飨盛宴
  第一章  终入京,成监生
  第二章  初识白子乌,比赛被组队
  第三章  鬼神说骤起,风雨将至
  第四章  比赛蒙冤,游园识佳人
  第五章  牵线结良缘,揽云轩三人游
  第六章  学子眺明月楼,平安符藏玄机
  第七章  金榜题名,卷入诡异宴会
  第八章  霍少离奇死亡,箧衣女儿身难藏
  第九章  再发命案,终现真凶
第四案  锦屏风
  第一章  匣玉离京,借住王府
  第二章  进宫请罪,无缘大理寺
  第三章  叶濯受伤,心有所思
  第四章  林氏当街喊冤,状告贵人
  第五章  探监遭拒,孟愈初提醒
  第六章  除夕宫宴,不欢而散
  第七章  苏启来信,事态骤变
  第八章  北宁郡王遭禁,帝王心思崭露
尾声  江山倾
  第一章  叶孟兄弟决裂,箧衣理想梦碎
  第二章  祖父遗匣,惊人真相
  第三章  母子不似母子,阴谋重重
  第四章  尘埃落定
番外
  番外一  蔽芾甘棠
  番外二  白发生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苏箧衣听着苏匣玉阴阳怪气的嘲弄声,也不恼,笑道:“来得来得。”
    苏匣玉将苏箧衣拉到一旁的老桐树下面,在阴凉处站定了方和他说道:“舅舅说朝廷的钦差今日到了,明日大概会来书院视察,叫你今日早点回去,明天也别来了,算是……避避风头。”
    苏箧衣点了点苏匣玉的鼻子,笑道:“匣玉,你这是和我爹合计好了,一起来逗我吧。我又没犯法,有什么好躲的?”
    苏匣玉小脸一红,娇嗔道:“这就被你识破了,没劲透了!”转念她又调皮一笑,一双美目在苏箧衣的胸前流连,连连咂舌:“那倒也是。表哥你胸前一马平川,又丈高八尺,确实没什么好躲的。”
    苏箧衣瞪了她一眼,自顾自思索道:“若是我明年要入国子监,这钦差——还是要主动结交才是。”
    苏匣玉也正经起来:“嗯,舅舅也是这么想的。其实钦差今日下午就到书院,舅舅说他不陪,这里就由你来招待。不过,说起来,钦差为什么要来咱们云中?”
    “云中今年不太平。开春旱灾,复又蝗灾,这几日多暴雨,怕是又有水灾。前两个有惊无险,但是也耗光了储粮。官家贤明,自是要派钦差赈灾。”经匣玉这么一提,苏箧衣突然意识到,这次钦差的人选倒是别有深意。
    两位钦差一位是陛下的亲弟弟,北宁郡王叶濯;另一位则是御史中丞孟愈孟怀瑜。孟愈幼年便以神童闻名,弱冠之龄封御史中丞,只怕不服之人大有人在。老爹自然不是那般肤浅之人,可是云中郡也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若是带了北宁王,那就不一样了……这北宁郡王自幼骄纵,被称为京城一霸,从未干过什么正经事,让他来任钦差,就是为了方便孟愈办事。可是孟愈一个御史台的人,大老远跑到云中来赈灾,可见皇帝的重视。只是一沾上赈灾,就怕会不干净,只要云中出事,老爹就脱不了干系……
    “表哥,想什么呐,半天不理我。”苏匣玉见表哥又开始“发呆”了,拉了拉他的袖子。
    “呃……要见钦差了,有点紧张。”苏箧衣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
    “乱说,我表哥以后是要中状元的人,殿试都要去的,还怕这几个钦差?”
    苏箧衣长叹一口气:“唉——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啊。明年选贡生,考了贡生,我能去做监生,便要争监元;争了监元,之后就是解元。争了解元,复去争会元。争了会元,复去争殿元。”
    苏匣玉听得头晕,连连摆手:“停停停一这个元那个元的,听得我头都大了。不是都说是争状元嘛,怎么有这么多幺蛾子。表哥你也别着急,什么元都没有,大不了玉儿给你包汤圆吃!”
    苏箧衣爽朗一笑:“好,吃个三碗,便是连中三元!”
    苏匣玉便也跟着笑了,她的笑如三月春光,带着小女儿家的温柔明媚。苏箧衣心中默默感慨,自家表妹也是出落成大姑娘了。
    “也快中午了,快回去吧。你今年刚及笄,在书院还是避讳些,小心嫁不出去。”
    苏匣玉被苏箧衣推着往外走,嘴里嘟囔着:“我又不恨嫁,你不也没有成亲么?哼,走就走。”
    送走苏匣玉,苏箧衣不禁对自己的身份有些犯愁。成亲什么的,她还从未想过。想她爹苏启一生痴情,妻子早逝后孑然一身,夫妻二人只有她一个女儿。因她聪敏好学,父亲便从小给她做男孩打扮,方便上学读书,一晃眼就长这么大了,却也未曾被人识破,也不知是可喜还是可悲。
    告别表妹,苏箧衣安排小厮注意着动静,便回学堂继续学习了。
    到了晌午时分,果然有小厮前来回禀。
    “苏公子,外面来了好多人,都挎着刀,穿的衣服上还写着御字。”
    苏箧衣眼睛一亮:“一定是钦差大人到了。你去里面通知先生,我先去接钦差进来。”
    看着小厮匆忙跑了进去,苏箧衣复又整理了一番自己的仪表,这才朝着门口走去。还不等她走到门口,就见两个盛气逼人的男子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两人明明风格各异,气场迥然,却又偏偏一前一后相得益彰。走在前面的男子,穿蓝色锦袍,袖口腰带等处都绣着华丽的麒麟图案,这个人必是北宁郡王叶濯了。而他身后的男子,则一身白袍,腰间只挂了一枚简单的古玉,走路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和叶濯错开了半步的距离,眉宇之间清朗俊逸,这定是弱冠便封御史中丞的孟愈了。北宁郡王叶濯的母亲钟太妃和孟愈的母亲已逝的孟夫人乃是亲姐妹,说来他们还是表兄弟,这两人长相虽有些相似,气质却截然不同。
    看了一会儿,苏箧衣总算及时回过神来。她上前两步,迎了过去,正好听到叶濯正不耐地和孟愈抱怨:“这是什么鬼地方,还不能坐轿子,本王绝对不会来第二回了。”
    P3-4